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灰色的府河(散文)

编辑推荐 【流年】灰色的府河(散文)


作者:秋水翁 童生,830.9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38发表时间:2019-12-27 11:39:17

吃过午饭的时候,我在府河边散步,打开手机看到一位文友空间里的一段话——
   “干杯!一杯敬往事,往事已随风烟散去,那沉淀在心底的情愁万绪,唯有酒一壶诉哀愁。一杯敬余生,红尘几多韶华易逝,盈一颗淡然的心,收获一种积累,一种踏实,一种谦和,一种智慧,汲取一山好水。”
   不知是哪一个字或哪一句话触动了我。于是便在其空间里作了这样的回复:岁至年末,举起岁月佳酿,大呼一声:跟往事干杯!
   翻过这年头,我便已经真正地进入奔五的年纪。时光如流水一样,无声无息地流动,携着一缕清波,不知来自何方?又带着经年的旧迹,不知流向哪里?我一片茫然。
   脚下踩着满地的落叶松黄色的叶子,柔软而富于弹性。在这一年里,它们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坠入泥土,再分解,把养分给了养育自己的那一片土地。留下这高大光颓的树干,沉睡在冬日的灰色里。
   灰色,是蓉城冬天的主调。
   交通广播已经宣布蓉城进入PM2.5的橙色预警了,所以府河边散步的人,屈指可数,几近于无。
   看看这灰暗的天空,整日里不见远处的景象。就连空中的太阳,也像疲倦了一样,偶尔露出一些微弱的光辉,于是雾尘中就有一些暖色突显出来,让人昏昏然若有睡去的意思。
   府河里的水,流动的似乎也是昏暗的泪,默默地向前,带着几分伤感。偶尔有几片飘向水中的树叶,慢悠悠地晃荡着,久久不愿意落在水面,仿佛惧怕那污浊的液体把自己瞬间融化了去。
   有一栋大楼立在横跨府河的桥头,大楼高八九层许,正面伸出主体建筑的是一个宽大的平台,平台下是大门,门口四根浑圆的立柱,支撑着上面的平台,高高的墙面上贴着纯乳白的磁砖,在灰色的空气中,那白色甚为耀眼。大楼顶层上两侧又独立地耸出,让人想到皇城的宫阙。一排排窗子整齐地嵌在墙壁上,一目了然。远远看去,整栋大楼就像一座豪华的宫殿。
   记得这楼好像是市里的规划院,后来人去楼空,只留下这样一栋雄伟的建筑,让人想到繁华与荣耀后的衰落。
   很羡慕那两只飞翔在府河面上的白鹭。它们顺着水面,低低地飞着,时而斜斜地贴近水面,相互追逐;时而轻盈地落在河边的栏杆上,梳羽长鸣。
   据说鸟是自由的化身,它们可以任意地飞翔,无忧无虑,自在逍遥。尤其能够腾飞的大鸟,整个天空便归它独有。《庄子》上说:
   “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只是自己这种芸芸之躯——“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怎知适千里之途者之志?
   临近府河边,一排排旧房正在改造外墙,横七竖八的脚手架紧贴着墙面立着。一群劳动的民工兄弟,呼喊着,叫嚷着,接着便有砖石砸在地下的声音,钢筋倒在地面的“哐当”声响……混乱而嘈杂,热闹而生动。
   他们红色安全帽下灰色又蓬乱的头发,冒着汗流蒸发的热气;满身的灰,移动时抖动一阵灰雾——这些人融进了这座古老的城市;让城市整洁,道路宽阔,高楼林立;然而城市究竟能否接纳他们?不得而知。他们的颜色,不正与城市天空的灰色一样的么?
   我走过一丛梅花树下,想起年年在此处见过的梅。于是便留心地驻足。
   远远地只见那梅树上,还有一丛丛的叶子——恐是还未到数九寒天,叶子残留着一丝绿意,在微风中轻飘抖动,摇摆着生命最后的激情。
   我低下头,从树下向上寻,只见树枝上星星点点的有几粒黄花,像藏在深闺中的女子一样娇羞妩媚,只是不闻其香。半开着的花瓣,欲说还羞的样儿让人动容;花骨朵似桃形,褐色的花蒂,淡黄的花叶,像春天冒芽的叶苞一样;唯有那盛开的花儿,展开着鹅黄的花翼,三三两两地分布在枝头之间。
   突然有一阵短促的“嗡嗡”声从耳边掠过。定睛看时,一只蜜蜂飞过树叶间,径直溜进一朵盛开的花朵里,半个身子隐进花瓣之中,只留下黑黄相间的尾部在外面。
   只见那小家伙从一朵花里出来,又急匆匆地飞向另一朵,接二连三地忙碌后,腿上的花粉却少得可怜。记得儿时父亲养蜂,冬季不会采糖,因为冬季蜜蜂不能采蜜,只会在蜂巢抱团过冬,所以冬天是少见蜜蜂的。
   我一时感叹——若不是为生活所迫,谁会忙碌于这寒冬之中?
   正感叹之时,那蜜蜂从花丛中又迅速地飞出,“嗡”的一声,消失在灰暗的空中。
   一阵幽幽的暗香从梅树间飘来,随了它飞去的方向,消散而去……

共 168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灰色,是蓉城冬天的主调,也是人近五十的生命色彩。灰暗的天空、疲倦的太阳、人去楼空的规划院、PM2.5的橙色预警、梳羽长鸣的白鹭、民工兄弟热闹而生动的劳动场景,忙碌于寒冬之中的芸芸之躯,各色各样,灰调满目。目之所见,心之所触,然,灰的苍茫中有一抹绿。宛若,那一丛绿意的梅树,暗孕生机。观府河,跟往事干杯,继往开来的冬啊!笔调轻愁,携裹着一缕生命之叹。流年推荐。【编辑:芦汀宿雁】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9-12-27 11:41:20
  “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引证有据,充满着生机。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