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路】那些年(散文)

编辑推荐 【柳岸·路】那些年(散文)


作者:芦苇向远 白丁,24.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59发表时间:2020-01-06 08:41:48
摘要:社会在日新月异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步步登高,可总忘不了小时候经历过的那些事,仿佛就在昨天。


   从记事起,每到进了腊月,听大人们说又快过年了,立刻喜上眉梢,想到过年能吃上那白白的大米饭、粉条菜、白腾腾的馍馍,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于是,就掰着手指一天一天地算,看离大年还有几天。
   等到过年“年”来了,就有三个美好的愿望能达成。
   一,能吃上大米饭、白馍馍。我的家乡是西部山区,不种稻谷,小麦打的也不多,一年四季都是玉米面为主,有少量的小米、荞麦、小豆等杂粮。白面馍馍只是在过节的时候吃。整个冬天,每天都是吃黄菜玉米面窝窝蔓菁菜饭,改善的时候就是吃小米稠饭或者是荞麦面窠捞。吃腻了,紧想吃一顿白面条或大米饭,妈妈不给做,我和弟弟就“抗议”不吃饭,我们就说饭不好吃,不想吃。妈妈急了,就大声地喝斥我们:“这不想吃,那不想吃,去吃人参吧!就是没有挨上饿的过,让你们饿上几天,什么都好吃,看看别人家,吃不饱的孩子多得是”。
   那时候,货物不能自由交易,有钱也买不到,再说钱也不多,只能等到腊月里,滹沱河边上的村庄盛产大米,有的人家家里实在是缺钱,就在晚上,偷偷把大米背到我们大山里,放到一个熟知或者有点亲戚关系的家里,由关系人偷偷地告诉关系不错的、不会去告发的乡亲们,大伙在晚上偷偷地交易。所有,只能在过年的时候我们才能吃上几顿大米饭。那一年,大哥当兵去了厦门,回来探家时,带回来20斤大米。哇,一听说过年有二十斤大米,心里高兴的别提有多美了。
   二、“年”来了,能穿上新衣服,那时候,实行供应制,每人一年一丈七尺三寸布票,供应的都是棉线布,不耐磨,孩子们顽皮,在地上摸爬滚打,几天就磨出了窟窿。我爹就在“黑市”上买老百姓家里织的粗布,给我们做棉衣,颜色不鲜艳,不是青的就是黑的,有少数有点暗蓝色的道道。不管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整个冬天都是穿着厚厚的粗布棉衣,外边没有褂子套,哪里破了,就在哪里补上一块补丁,几个月穿下来,脏兮兮的,污点布满了衣服,皱巴巴的,就像穿着油布。盼着年来了,能把这脏衣服换了,穿上新衣服。有一次,家里来了客人,带着一个小女孩,穿着一件带花的红袄,我和叔伯姐姐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眼睛都看直了,羡慕极了,想着,什么时候也能穿上这样的带红花袄啊!
   三、盼着“年”来了,就不用干活了,能快快乐乐地玩几天。到了冬天,我们孩子们干的活就是拾柴、割柴,七八岁的时候,还拿不动镰刀,就跨上个筐子拾柴。狂野的西北风把树上的叶子刮得干干净净,那些枯死的树枝也就被大风刮了下来,我们去的最多的是核桃树下,核桃树枝不坚硬,容易被风刮下来,核桃树底下还有那些被“扫毛”(一种会跳的动物)吃了的核桃皮,“扫毛”嘴尖,在核桃上掏个窟窿,把核桃仁都吃了,剩下空空的壳,我们就拾回去当柴烧,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碰见一个核桃吃。上学后,个子长高了,星期天就去山上割柴,割的最多的是荆梢枝,把一颗颗荆梢枝砍下来,绑成小梱背回家。如果不去上山割柴,就背上篓子,拿上搂耙,去搂树叶,我去的最多是柳树底下。柳树底下都长着细细的毛茸茸的细草,柳叶掉下来后,就夹在了细草中间,风也刮不走,柳树上的叶子,春天它来的最早,秋天它去的最晚,即是叶子落下来了,叶子还是淡黄色的,叶子落下后,细细的树枝也就落了下来,大概这就是枝对叶的情,叶对枝的意,它们不离不弃,紧紧相随。我用搂耙把柳叶和柳枝耙成一堆,用手托到篓子里,用脚踩实,烧火做饭时,比别的叶子耐烧。
   都说柳须带来了春天,我信,可又是谁带去了秋天呢?几十年也没有想明白。那时候,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一年更比一年喜欢柳树、喜欢它的飘飘洒洒,即是柳叶落光了,柳枝也还是那么飘逸。我站在柳树下,常常浮想联翩,心中会涌起也不知是喜是悲的思潮,常常是泪洒树梢。多少次梦见攀着柳条往天上走呢!柳树、荆梢枝成了一辈子挥之不去的情结,每到秋天,看到落叶后的树枝,淡绿油油的柳枝、黑压压的荆条就会漂浮在眼前,想把它蛰伏在记忆深处,可怎么也隐藏不起来!小河边,柳树下,一个女孩子双手拿着搂耙,一拔一拔地搂着柳叶,微风吹乱她的头发,金色的阳光洒下了万道金辉,她沐浴在清辉里,这个画面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死死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如果在平时,妈妈让我们去干活,嘴上不说,心里很是抵触,毕竟是孩子吗!体谅不到父母的难处,可到了腊月,“年”成了干活的动力。让干什么,都是高高兴兴地去,过了腊月二十,大人们开始做过年吃的年饭。炸油食、做豆腐、蒸年糕、煮肉等等,忙的不可开交,就让我们孩子们去打扫卫生,房前屋后,到处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然后,开始淋灰水,那时候,还没有洗衣粉,只有肥皂,嫌买肥皂花钱,就淋灰水洗衣服,把一个筐子放在一个大盆子的上面,在筐子里面,铺上旧衣服或不能用的床单,把烧柴余下的灰放到筐子里,然后开始往框子里加水,过滤下来的灰水能把衣服洗的很干净,可洗衣服的手就遭殃了,灰水碱性强,奶奶、妈妈、婶婶他们手上都是开着裂子,印着血印。到了晚上,就用猪牙茬骨油烫裂子,猪头上的肉剥下来后,白白的牙茬骨里面还有一层骨髓,把牙茬骨放在火上烧,里面的油就流出来了,把油抹在手上治疗裂子。到了小年上,在所有的门子上贴上对联,让我们都换上新衣服,把旧衣服洗了。奶奶说:“今年的活干完了。”我们心里喜滋滋的,别提心里有多美了。这时候,“年”虽然还没过,其实“年”已经到了我们的心里和眉梢上。
   小年晚上是最丰盛的饭菜,大米饭,粉条菜,白馍馍,大锅菜里边只有少量的白萝卜、红萝卜、海带,大部分都是粉条、豆腐、肉,这样的大锅菜,我们一年只能吃三顿,小年晚上、大年晚上和正月十五吃了晚饭后,要把大年早上吃的饺子包好。看见孩子们打瞌睡了,奶奶说:“今天晚上不能睡觉,要熬年,要守岁,一会还要吃菜喝酒,谁要是睡了就吃不上了。”心里嘱咐自己千万不能睡,可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忽然,叭叭几声炮响,惊走了甜甜的梦,是哥哥在放迎新春的鞭炮,这时,“年”已在妈妈煮饺子的锅上了。
   那一年,去一个女同学家里玩,同学说:“看见煮饺子的时候啊,紧想把饺子放到嘴里边,猛猛地想吃上一盆子。”
   正月十五以前,基本不让我们孩子们干活,除了走亲戚就是嬉戏、玩耍。遭圈、踢毽子、捉迷藏,最开心的就是擦光,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溜冰,长长的小河上覆盖着厚厚的冰,一群孩子们,每人搬一块石头放在冰上,我们坐在石头上,排成队,后面的人用脚踹前面的,以此类推,嗖嗖地滑的很远。
   又能吃上好饭,又能玩,“年”是我们小时候的天堂。
  
  

共 256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回忆性的散文。作者截取了三个画面进行对“年”的具体描述。一、过年了,能吃上米饭、白馍馍。二、过年了,能穿上新衣服。三、过年了,不用干活了,可以尽情的玩耍。作者通过这三点,抓住细节,选准意象,用细腻的心去感受,用精细的笔触去再现。本文情理交融,相映成趣,给人情景再现,令人如入其境。也更好地突出了那些年的艰难与困苦。本文语言表达流畅,自然贴切,层次清晰,段落分明。全文饱含真情实感,增强了文章的感染力,令人读之回味。问候作者,推荐共赏。【编辑:李湘莉】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李湘莉        2020-01-06 08:44:30
  感谢投稿柳岸,遥握问好!谨祝创作丰收!
2 楼        文友:李湘莉        2020-01-06 08:49:36
  当回忆童年时,我们感到十分快乐,虽然那时日子很清贫,却还是给我们带来了悠悠的留恋和向往。祝福作者写作快乐,祝冬暖!
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1-07 07:39:57
  那些年很多事都在记忆里,拿出来温暖自己温暖大家,很不错。文笔细腻,表达有温度,点赞。
4 楼        文友:圈圈是句号        2020-01-07 17:21:45
  是呀,好回味那记忆中期盼的年。
随性而活,性如流水
5 楼        文友:老百        2020-01-14 10:29:40
  建议作品修改,申请复议,现联系不上作者。请加入柳岸文友群858852421
柳岸花明社团欢迎各位文友 联系群QQ:858852421
回复5 楼        文友:芦苇向远        2020-01-14 11:22:27
  我加不上咱们这个群,搜索不见,我的电话是13483141375
6 楼        文友:老百        2020-01-15 13:05:22
  群加不了,加老百QQ506217598,或者微信18609016096,
柳岸花明社团欢迎各位文友 联系群QQ:858852421
回复6 楼        文友:芦苇向远        2020-02-14 10:03:50
  亲爱的编辑,我还是加不上群,我刚才发给你们一篇小说,忘了写上首发,该怎么办?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