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虫子与花朵间的绝世传奇(散文)

精品 【流年】虫子与花朵间的绝世传奇(散文)


作者:祁云枝 白丁,90.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51发表时间:2020-01-07 10:02:11

大凡植物,无论何等模样与性情,因名字中有个“兰”字,便顿觉雅了几分,玉兰、蕙兰、君子兰……朱唇轻启,“兰”音滑出时,仿佛都携带着一缕芬芳,在舌尖上缠绕。
   但初次看到丝兰的人,一定不会把它的名字和实物等同起来。
   丝兰的模样很像剑麻,有莲座样的叶丛,近一米长的叶子锋利如剑,威风八面地拒绝着想要接近它的食草动物。这点,也很像它的同科同属姐妹“凤尾兰”。
   走进细看,丝兰的叶缘,悬挂着好多细长微卷的丝状物,像叶子上长出来的头发丝,风过时,猎猎飘动,它的名字或许因此而来。这点,也很容易让人把丝兰和剑麻以及凤尾兰区分开来。
   开花后的丝兰,会突然间变得柔美起来。杯状的蜡质花朵,高高悬挂在直立的圆锥花序上,远观,如一大串白色的风铃。
   那些低垂的花儿,似乎一阵风过,就有音乐叮当作响。
   关于丝兰,让我瞠目的,不是这柔花与剑叶间的突兀,而是它和一种虫子建立起来的互惠共生的关系,这关系如同寓言故事般神奇,然而,却是真实的存在。
   和丝兰一对一相互依存的昆虫,叫丝兰蛾。
   一般说来,昆虫为植物“做媒”,大概有两种方式,一种如蜜蜂、蝴蝶,飞旋于各种花朵间,属于大众“媒人”。还有一种专职“媒人”,一生只为一种花传粉,并依靠该植物繁衍后代。它们之间互惠互利,失去其中一方,或许都将导致两个物种的灭绝!
   自然界中,这种一对一的共生关系非常稀少,已知的大概只有三、四对。
   丝兰和丝兰蛾,就是其中的一对。
   丝兰蛾是一种个头纤细小巧的小白蛾,是丝兰专一的传粉“媒人”,并且,只能生活在丝兰的怀抱里。
   白色的花朵基本上都是傍晚之后开放的,丝兰也不例外,花朵绽开的过程中,会释放出香味。这花香,是丝兰向脚下土壤里的丝兰蛾发出的一封封“请帖”。
   丝兰蛾接到请帖后,会从蚕茧中爬出来飞离地面,直抵丝兰花朵,把这里作为爱巢。在这充满芬芳的爱巢里,丝兰蛾完成雌雄婚配。之后,雌性丝兰蛾开始飞悬在丝兰的雄蕊上,用它那细长且能弯曲的吻管,收集花粉。然后很细致地用前足把花粉搓结成一个大块。丝兰的花粉非常黏,很容易成型。丝兰蛾有时收集的花粉个头,能达到它头部的3倍那么大。
   待收集好花粉,这只丝兰蛾便背负着这团重物,飞抵另一朵花。雌性丝兰蛾还长着一个长长的放卵器,它能利用这伸缩自如的放卵器,刺穿丝兰的子房壁,将身体里的卵,安放在丝兰的子房中。从此,丝兰将开始行使自己的另一个职责:代育妈妈。
   丝兰是自交不亲和的,也就是说,自己的花粉不能给直接传递给自己的柱头,这和人类刻意避免近亲结婚一样,可以少一些不良后代。因此,丝兰高质量的传宗接代重任,必须仰仗丝兰蛾的鼎力合作。
   丝兰的花朵有6枚花瓣,位于花中间的雌蕊,是由3根三角棒状的结构组成的复合雌蕊,外围有6个分离的扁平状雄蕊。复合雌蕊是中空的,合围成一个假的柱头管,真柱头在管子的底部。因此,花粉只有传递到花柱的底部,丝兰才能授粉。
   雌性丝兰蛾在丝兰花的子房里安顿好后代“卵子”后,开始为丝兰工作。它会爬上复合雌蕊的顶部,用前足和吻管将搬运过来的花粉球,竭尽全力压入管子的深处,好让花粉球够得到丝兰的柱头。细心又勤恳的丝兰蛾妈妈,为了确保丝兰受精,会将“采集花粉——放卵——压入花粉”,这项工作来来回回重复多次,仔仔细细,不遗余力。
   世间的好妈妈大概都具备这样的品德:吃苦耐劳且精益求精!
   如此这般劳碌后,这朵丝兰子房中的3室,都有了丝兰蛾产过的卵,3个柱头,也都经由丝兰蛾压入了花粉而受精,随后结出种子。
   作为报酬,丝兰会贡献出自己的一部分种子,养活位于子房里的丝兰蛾幼虫。
   在自然条件下,假如丝兰没有丝兰娥协助授粉,丝兰就不可能结出种子,自然无法繁衍;如果没有丝兰花子房的庇护和提供食物,丝兰蛾的幼虫,也无法长大,更不能繁殖后代。总之,这一草一虫,千百年来就这样相伴相生,唇亡齿寒。
   奇妙的是,丝兰蛾似乎知道每朵花里是否有其他姊妹光顾过,也懂得在每朵花上产下多少卵最合适,更知道适度利用和过度开发的利与弊——让后代刚好吃掉大约百分之15的种子,这样剩余的大部分种子,用以确保丝兰完成传宗接代。
   当丝兰的种子快要成熟时,丝兰蛾的幼虫也长大成虫了,它们便咬穿果壁,吐丝下降到地面,钻入地下一到三英寸的地方,开始结茧,休整过冬。那些没被吃完的丝兰种子掉落地上,来年就会长出一株株新丝兰。等到下年度丝兰开花时,新一代的丝兰蛾也破茧而出,再次为生育和传粉而忙碌——如此这般年复一年,往复循环……
   我一直很好奇,丝兰蛾是怎样知晓丝兰的雌蕊构造的?难道上帝造物时,就将丝兰的生理结构信息植入了丝兰蛾的头脑?否则,每年破茧而出的丝兰蛾,怎么不用培训,就能够与丝兰如此心有灵犀?然而直到现在,我依然无法知晓答案。
   在西安植物园老区的单子叶植物区,原来就有一片用棕榈、丝兰和凤尾兰营造的热带风情区,首次踏入景区的人,都以为走入了南方。这片景区,也曾经是我的最爱。
   记得我的一个同事告诉我,他曾经为园子里的丝兰进行过人工授粉,但从来没有看到过丝兰结种子。现在我知道了,他在操作时,只是依据自己以往的经验,将收集到的丝兰花粉,涂抹到了花中心的复合雌蕊上,也就是假柱头管上,并没有像丝兰蛾那样,将花粉压入空心的复合柱头管,直达底部真正的柱头上。
   人,大多数时候,并不比其他物种聪明呢。
   的确,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我们园子里的那些丝兰结出种子,它们几乎每年都“花而不实”。然而,似乎从来也没有人停下脚步,仔细想想这是为什么?
   这些乔迁西安的丝兰,用三个季节的沉默,换来的短暂花香和展颜,自然唤不回原生地生死相随的丝兰蛾。唉!只能说它们“生不逢地”啊。
   丝兰的故乡在美国西南部和墨西哥,索诺兰沙漠地区,是大约10种丝兰植物的家园,有丝兰的地方,就有它生生世世的伙伴:丝兰蛾。丝兰蛾也存在于美国和西印度群岛的东南部,这里,只有一种丝兰植物伴生。
   西安植物园老区单子叶区的那片丝兰,当初,是靠无性繁殖(分苗)的方式来此定居的。
   大多数植物,因为同时具备有性和无性两套繁殖方式而雄心勃勃、生命力旺盛。借助于人类,丝兰可以撇开丝兰蛾,飞越太平洋,来到一个个陌生地,来到我们身旁。但是,丝兰蛾不同,离开丝兰,丝兰蛾将无法生存……
   待我了解了这一虫一草间的传奇,每每经过开花的丝兰时,我都会放慢脚步,听丝兰铃铛般的花朵,摇曳出忧伤的旋律。
   这些扎根于异乡的丝兰,还会想起老家的丝兰蛾么?
   每年,这一嘟噜一嘟噜“花而不实”的白色花朵,该是丝兰的声声叹息吧。
   位于世界另一端的丝兰蛾,能听到这些“游子”丝兰的孤寂与落寞吗?

共 260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以准确的语言,清晰的思路,给我们介绍了大自然中神奇的一草一虫——丝兰和丝兰蛾。它们之间相依相存,互帮互助的生存模式让我们叹为观止。使我们第一次知道了世界上还有这么两个奇特的生物。作者植物学知识丰富,写起顺手拈来,驾轻就熟。给读者带来生动的趣味,让我们了解了自然的奥妙。作者文笔老练,有写科普小品文的才情。继续努力!编者推荐阅读。谢谢赐稿流年!【编辑:嘉禾】【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114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嘉禾        2020-01-07 10:03:15
  你有写科普小品的潜质,加油!
2 楼        文友:文字生存录        2020-01-07 10:23:05
  阅读欣赏长知识,一虫一草,大自然传奇,写得真美。老师要是能有图就好了。
一朵花、一滴水、一捧火、皆为我爱
3 楼        文友:文字生存录        2020-01-07 10:40:57
  我在网上搜了一下,才知道丝兰有好多种,老师说的,在公园也见过,好像剑麻也是叫剑兰吧?也有把吊兰叫丝兰的,金边和金心吊兰网上图片常见,我喜欢植物,却是不求甚解,常见的丝兰竟是西方来的客人,还是有这样传奇的故事,谢谢老师的好文章,希望佳作连连。。
一朵花、一滴水、一捧火、皆为我爱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