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菊韵】黑龙(小说)

绝品 【菊韵】黑龙(小说)


作者:孤独小男孩 童生,672.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428发表时间:2020-01-08 08:47:02

【菊韵】黑龙(小说)
   良子小心地从被窝里把头探出来,支棱起耳朵。山野里除了林子被冻得嘎嘣响之外,再也没啥动静。刚才,惊天动地的一声吼,震得土炝子里直掉土渣儿,吓得他“妈呀”一声拱进被窝,老半天没敢露头。这会儿,捂了一脑门子汗,心想,咋地也得透透气,没吓死倒闷死了,多屈?
   啥东西那么大的嗓门?是老虎还是黑瞎子?是不是打不着食儿,饿急眼了?赶紧点个亮,听师傅黑龙说,山牲口都怕亮,看见亮都躲着走。想起光亮,心里就没底。这些日子,蜡烛早就没有了,晚上照明用的是松明子。这玩意倒是亮,可一股松油味,熏得脑仁子疼,还把眼睛炝得红瞎瞎的,总淌眼泪,让人看了,又以为是在哭叽尿腚地想家呢。
   快三个月没回家了,良子真想。想妈烙的饼,煎的荷包蛋,还有妈那张脸,真耐看。师傅黑龙回家了,去取油锯零件,说好两天就回,可是都一个礼拜了,还没搭着影儿。可把人坑稀了,啥菜都没有了,每天只能开水泡饭。这点大米,还是二把头老吴剩下的,在旮旯里翻出来的时候,都要长绿毛了……师傅没回来,也怨这场大雪。大棉被一样的雪,把山里山外捂得溜严。这几十里山路,车就别想了,步行上来至少要一天,看样子还得过两天,师傅才能上来。正想着,却听见“咯吱,咯吱”的踩雪声音,由远而近,在静谧的黑夜里,格外响亮。他不禁头皮发奓,刚刚平复的心跳又突突蹦起来。是不是刚才那家伙又回来了?他忙往炕边一划拉,就摸到了斧子,胆子立刻壮了不少。
   “良子快开门,我回来了!”
   我的妈呀,是师傅!良子哽咽了一下,眼泪差点滚下来。忙去摸火柴,那火柴就放在炕沿边,一着急,给碰到了地上,他不得不从被窝里跳到地上,两手四下划拉着。
   “小瘪犊子,抠索啥呢?咋这磨叽!”说着话,外面在使劲拽门。
   良子为了保险起见,用根粗铁丝绑在门柱上,要想把门拉开,除非把铁丝拉断。这扇门有些松松垮垮,抗不住如此拉拽,“哗啦”一声,散了架。
   “性子就是急,就不能等一会儿?”有个女人的声音在埋怨。凉气和着一股浓重的酒气一起涌进来,同时,还进来一道雪亮的手电光。当手电光照到良子的身上时,良子才想起自己还精赤着身子呢,忙窜回被窝,摸起衣服往身上套。
   “哈哈……”尖利的笑声响起,像麻雷子一样炸响了,震得炝子里直晃悠。黑龙不满地推了女人一把,“有啥好笑的?山场里就这样!”
   那女人弯着腰,在极力地控制着,“他像个白条鸡……哈哈……”
   “快别笑了。良子,你们认识一下,这是你未来的师娘。”黑龙大咧咧地说着,把扣在脑袋上的大棉帽子一摘,随手撇到炕里。
   笑声戛然而止。女人猛地搡他一把,不满地说:“谁是师娘?瞎咧咧啥?”黑龙并不理会,去灶台的锅边寻块松明子,掏出打火机点燃,炝子里立马亮了起来。他使劲撸了把流出来的鼻涕,抹在支炝子的立柱上,一侧身,把背着的塑料袋卸了下来,“咣当”扔在炕上。
   良子穿好衣服,把被褥一卷,顺到炕里,出溜下地,就去翻工具兜。只一会儿,外面的冷气就把炝子里的热乎气逼没了,再不把门修上,就会变成冰窖。他找出来钳子,快速地修起来。
   “叶儿……”黑龙跟女人在套近乎,“咋样?我这徒弟是不是钢钢的?真他娘的好,多有眼力件儿,将来肯定比他师傅强!快给弄点好吃的,这两天把他耗完了。”
   “是人就比你强。”女人回一句,便把炕上的塑料袋打开。
   良子一边修门,一边偷冷扫一眼。她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小塑料袋,打开塑料袋,把一块猪头肉放到案板上。香味飘来,良子觉得嘴角淌出了口水,他忙擦拭一下。
   “你叫良子?多大了?”她问他时,也喷过来一股酒气。
   “十七啦。”他有些蔫蔫地回答。
   “以后叫我叶姐,不,现在就叫,快点,叫一声我听听。”
   “叶姐,不是叫师娘吗?”良子怯生生地问。
   “别听他瞎咧咧,想得美!”正唠着,炕里传来轰隆的呼噜,犹如一架大型轰炸机起飞了。
   “这个下水道,马葫芦!没心没肺!”叶儿往炕里瞅一眼,鄙夷地说。良子有些犯傻,茫然地问:“叶姐,啥意思?”
   “哈哈……”良子懵懂的样子很逗,又让她忍不住笑起来。这声音,似有极强的穿透力,差点没把刚起飞的轰炸机击落。黑龙停下呼噜,翻个身又沉沉睡去。
   修完门,良子见那盘猪头肉已经摆到炕桌上了。叶儿正忙着把袋子里的东西往外捣弄,各种吃食之外,还从里面拿出一个皮盒子。她从里面拿出个照相机,一边摆弄,一边还朝他比划比划。
   良子觉得这女人很有意思,大山沟里的风景不错啊,带个照相机真对。他没太理会女人的心情,盘腿上炕,一心一意地造起那盘肉来。
  
   二
   良子眨巴眼睛醒来时,阳光已经从天窗透进来。蒙在上面的塑料布上的薄冰化成一串串水珠,滴答到地上。木楞上的白霜,又让热气哈成水溜儿,没边儿没沿儿地淌起来。那两位还在沉睡着,他蹑手蹑脚地起来,拎着水桶出了门。每天晨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打水,炝子里冷,存水都是现用现拎,免得冻住。
   泉水在离炝子不远的山根前,他刚走出门不远,雪地上有一溜踪迹,让他瞪大了眼睛。这踪迹猛然看去,却如一个人在赤脚走路似的,只是有明显的爪痕。这溜足迹绕过炝子,在林中曲曲折折地绕了一阵,最后奔向远处的虎头砬子而去。
   虎头砬子巍峨耸立,是这一带山峦的制高点。它昂首向天,张开血盆大口,似乎要一口将天吞下。这等雄浑的气势,让它充满无限的威风,似有无边的神圣而不可侵犯。在它的周围,是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它似乎在目光炯炯,无时无刻不在巡牧着自己的这片领地。良子不敢多想,就觉得这林子当中,有一双恶毒的眼睛,在狠狠地盯着自己。只觉得后脖颈子在“嗖嗖”冒凉风,忙窝回头就蹽,掼得水桶“咣咣”直响。
   “快看看,快出去看看,有情况!可能是黑瞎子来了!”
   “啥!”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爬起来。三个人一起来到足迹前,分析了一下,确定是黑瞎子留下的足迹。良子说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叶儿不禁有些害怕。
   “这黑瞎子在冬天的时候,不是蹲仓子的吗?它怎么出来溜达呢?”叶儿对此有些不解,疑惑地问。这句话提醒了良子,今年刚入秋的时候,他师傅黑龙曾经采伐过一棵大空筒子树,会不会与这个有关系呢?那棵大树是一棵紫椴,有两人合拢才能抱过来。在七八米高的地方,有一个大洞,而整个树体上,遍布爪痕,不用说,这棵树是黑瞎子理想的蹲仓场所。
   良子把这件事说出来时,叶儿不禁着急地跺了下脚。“你采倒它干吗?没有了蹲仓的地方,它能不出来溜达吗?”
   “这事问吕老板去,该我啥事?”黑龙争辩着。
   “吕老板让你采伐空筒子树了?你别打马虎眼!”叶儿冷笑着。
   “你知道啥?有一棵大红松架到那上面了,不采倒它就下不来。”黑龙不想跟她打这个嘴官司,扭头就进了炝子。叶儿脚跟脚也进来,外面多一刻都不敢停留。撇下良子一个人,想也跟着回去,想一想还没有拎水,早饭就做不了。他左右巡视着,小心翼翼地来到泉水边。好在离炝子近,再远一点儿,打死他都不会去。
   叶儿一整天都蜷在炕头上,吃饭时,胃口似乎也不佳,简单扒拉两口,就撂下筷子。黑龙通红着眼睛,舌根子又让酒精给泡硬了。
   “怕个啥!它敢来,看我不收拾它,我正好想尝尝熊掌是啥滋味呢!”说着,端起碗又灌了一口。
   白天很容易过去,到了晚上就让人绷紧神经。叶儿觉得肚子丝丝拉拉的疼,真是越渴越吃盐,肚子在这个时候疼,可真要命啊!她有心吱声,可在两个男人面前,却没有那么大的勇气。最后,她还是硬着头皮,擎着手电,战战兢兢地出了门。
   “妈呀!”一声惨叫传来,她连滚带爬地骨碌进来,哆哆嗦嗦提着裤子,哭叽叽地指着房头,嘴里的舌头被什么卡住了,干张嘴,发不出声。
   黑龙“忽隆”窜下地,趿拉着鞋,摸起斧子,大喝一声,一脚踹开门,冲了出去。手电在雪地里,空有一道白光,他捡起来,仔细照了一圈,并没有看见什么,不觉有些丧气。
   “净自己吓唬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
   叶儿探出头,怯怯地说:“在房头的一棵树旁边。”
   黑龙手电一晃,定在那里,不由地哈哈大笑。
   “那是个色木桩子年头多了,掉了皮,黑古溜秋的,把它当成了黑瞎子。”
   一听是树桩子,她忙走出了门。果然看见了那个黑黑的树桩子,真别说,冷眼看去,还有几分黑瞎子的模样。回了屋,叶儿啥也不说,摸起酒壶就灌了两口。
   “咋的?借酒壮胆?”黑龙戏谑地问,“怕啥?要是真害怕,就往我的被窝里钻,有我呢!”
   叶儿撂下酒壶,操起斧子,“哐当”地砍到炕沿上,恶狠狠地说:“你要是敢动我一指头,我就剁了你!”看她横眉立目的样子,黑龙一窝脖没敢言语。心里说,我的妈呀!这姑奶奶还是个猛张飞。
   临睡觉前,黑龙听见灶坑那边传来一阵撩水的声音。他抽抽鼻子,似乎闻到了一股臭味。
   “咋啦?”
   “睡你的,别过来!”她有些惊慌地喊道。不用多问,他也能猜出来,发生了什么。真完蛋,吓得拉裤兜子了。
  
   三
   一连几天,炝子里被不祥的气氛所笼罩着。叶儿蜷在炕上,连地都不下。两眼不住地盯着天窗,门口稍有风吹草动,就神经质地把脑袋拱进被窝。良子也受到传染,门也不敢出,就是出去方便,也不敢往远去,在门口不远,忙三火四地弄完,“嗖”地窜回来,比猫收尾巴还快。自然,去泉子里打水的活儿,就落到黑龙的身上。
   黑龙一天三顿地喝,老天一直在零零星星地飘着雪花,更增加了喝酒的理由。叶儿不想去管他,就由他去造,灌上些酒,比平时更生猛了,给死气沉沉的炝子带来不少活力,也给她壮了不少胆子。偶尔,她也会陪他喝上两口,让黑龙更加神魂颠倒了。
   这天傍晚,她刚把饭菜收拾上桌,门便“吱呀”地开了。吓得她一屁股坐到炕沿上,让炕上端坐的两位也睁大了眼睛。
   只见一个戴着狗皮帽子的脑袋探了进来,鼻子“哧溜”地抽着,嘿嘿一笑,露出一排黄板牙。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做啥好吃的了?让我赶上了?”说着,人进了屋,却原来的二把头老吴。
   叶儿使劲剜他一眼,“我当是黑瞎子呢,吓死我了。”
   老吴没有理会她,摘下帽子,顺便把手闷子也理顺到帽子里,放到炕沿。掸掸鞋上的雪,撇腿上炕,刚盘正腿,就摸过来黑龙面前的酒碗,闷了一口。
   “这两天一直没动弹?”他在菜里扒拉出一块肉,边嚼边问。
   黑龙又拿来一个碗,往面前一放,良子立即搬来酒壶倒上。他也闷了一口,冲着叶儿点点头,没好气地说:“你问她吧!”
   叶儿接过话头,“可不是吗,这么大的雪不说,这两天还来了个大黑瞎子,真够吓人的,连门都不敢出!”
   “啥?黑瞎子?真的假的?别是在忽悠我呢吧?这时候,怎么会有黑瞎子呢?不都蹲仓了吗?”老吴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瞪圆了。
   “这可不是瞎掰,也就是我在这里撑着呢,要不炝子早就塌了。”黑龙不无炫耀地自夸着。
   老吴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有也不怕,这时候早蹽到哪儿去了。平时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真遇事儿了,不会掉链子吧?咱老板可有点着急了,缺货缺得厉害,特别是大红松,胸径五十六十的。过两天,爬犁就上来,你可得准备好了,别到时候抓瞎!”
   提起吕老板,黑龙有一肚子气。“别提了,都干了两个来月,一分钱都不给算。我知道老板为了笼络人,不让人走,压工资是个办法。可是压得太多了。”
   “钱?”老吴冷笑着,从衣兜里拽出一沓钱,“啪”地在手里一拍,“你那仨瓜俩枣还能差了?来的时候,老板都想到了,怕你跳老虎神!”说着,顺手扔进黑龙的怀里。
   “在山场你揣这么多钱干嘛?就不怕砸你的杠子?你要是害怕,就拿回来,我给你保存着,下山一块算。不相信我,你就自己揣着,弄丢了可别怨我没提醒。”
   黑龙抬起头,一脸黑已经变成灿烂的笑容。
   “木头弄下来,能运出去吗,这道可够呛。”他忙跟老吴套近乎。
   “咸吃萝卜淡操心!到时候,老板自己来一根一根扛出去,也不干你的事。好好干你的活儿,别拿我的话当成放屁!给你电话,去问问老板。”说着,他还真的去兜里摸索起来。
   “好了哥哥,我知道了,我们都有电话,这里没有讯号,到了山顶上才有呢。抓紧干,我一定抓紧!”他的脑袋跟鸡鹐米似的,忙不迭地把酒壶抢过来,亲自给老吴倒酒。怀里的这沓钱像暖水袋一样暖和,让他一下子暖到心里去了。
   见黑龙服帖,老吴不由满意地举起碗,同时冲叶儿嘿嘿一笑,又喝起来。外面又飘起雪来,把不太清晰的塑料天窗又蒙上了一层,使得炝子早早陷入黑暗之中。
  
   四
   雪停了,天晴了,郁郁苍苍的松林在白雪的映衬下,格外清新。黑龙和良子收拾利索,正要出门,却见叶儿穿戴整齐,从灶间闪出来。

共 661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记述了一个深山伐木的故事。生活场景形象生动人物栩栩如生,通过这一过程的描写,塑造了一个淳厚老实舍己救人的山民形象。他爱喝酒,待人粗旷豪放,喜欢上了一个女人却又不被她接受,只是在最后的生死关头他才以自己的性命换来了她的认可。这一人物形象说明了人的美丑在于心灵而不在外貌。他与十八世纪法国大作家雨果的小说《巴黎圣母院》中敲钟的那个丑陋男人十分相似,都是心灵在闪耀着熠熠光辉。小说的现实意义还在于,对于盗伐森林的犯罪行为有所揭露与挞伐,给社会敲了一记警钟。作者善于剪裁取舍。小说的重点很突出,着墨疏密有度。叙述层次清晰,白描的手法使作品有真实感而不流于空泛。语言质朴很接地气,方言的运用使作品充溢着生活气息。行文张驰自然不露斧凿痕迹。情节引人入胜故事性强,能让读者手不释卷。佳作点赞,推荐共赏。【责编:刘银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1120001】【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200219第0011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银科        2020-01-08 08:53:01
  一篇思想性和艺术性很强的小说。人物塑造成功到位,矛盾冲突合理,情节设置引人,语言朴素明朗,结尾点睛手法巧妙。感谢作者赐稿,在新的一年里,欢迎您继续精彩支持菊韵!
回复1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1-08 10:07:27
  银科老师的点评到位而又精彩,谢谢!遥祝冬安!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01-08 09:11:10
  henyoushenyi很有深意!值得学习!赞美
回复2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1-08 10:08:27
  谢谢老师来访留评!
3 楼        文友:水墨砚儒        2020-01-11 15:18:08
  故事曲折动人,几次欲擒故纵,引人入胜。语言有地方特色,使小说更有真实感。整篇的盗伐,在最后的悲剧结局中受到惩罚,是小说的立意之处、点睛之笔。
回复3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1-11 18:38:49
  谢谢老师的精彩点评,遥祝冬安!
4 楼        文友:壮溪        2020-01-13 18:25:42
  本家的小说越来越精美!人物形象鲜明饱满,充溢着良知和正义感!恭喜本家加精!
回复4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1-13 20:38:29
  谢谢老师的赏识!文字要服务于大众,在写作之初就想做到这一点。身边有许多污浊,更需要清者自清。再次谢谢老师来访留评!
5 楼        文友:过河卒        2020-01-31 13:54:17
  很不错的一篇小说。开篇黑瞎子恐怖的叫声,使读者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急欲往下看。整篇文章最大的亮点,栩栩如生刻画了黑龙这个个姓鲜明的人物,性格直爽,粗旷,最后舍己为人的壮举,形象瞬间高大起来。语言颇具吸引力,简短,明快,不拖拽,有张力。语句恰到好处运用了很多动词,画面感极强,充满浓郁的地方色彩。为作者点赞,拜读学习了。
在江山,我是小卒。爱好文学使我驻足菊韵。泥腿子拿起了笔杆子,用真诚的文字诠释对生活的渴望与感悟。
回复5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1-31 16:38:42
  谢谢老师来访留评,非常时期,仍来光顾,非常感谢!遥祝冬安!
6 楼        文友:叶雨        2020-02-15 06:55:04
  小说主旨鲜明,立意深刻。人物刻画到位,伐木工人的善良与互助,黑心老板的贪婪和残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增加了读者的爱与恨。题为回家更是突出中心,写得很感人。善人回家,恶人也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回复6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2-15 13:59:59
  以前,我们这里的森林盗伐严重,如文中所提。打击了一批之后才有所改善,感谢老师的赏读,非常时期多保重身体!
7 楼        文友:飞云流瀑        2020-02-15 22:38:55
  欣赏好作品,推荐阅读,推荐精品。
回复7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2-17 01:19:09
  谢谢老师赏读,非常时期多注意保重身体,祝身体康健!
8 楼        文友:远近        2020-02-15 23:25:27
  欣赏佳作,小说故事情节曲折离奇,人物塑造很成功。语言流畅自如,无晦涩难懂之处。作品有社会教育意义。
回复8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2-17 01:20:27
  谢谢远近老师的厚爱,一定加倍努力!祝身体康健!
9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20-02-19 22:34:56
  黑龙,其貌不扬。他有着东北爷们的豪爽,他嗜酒如命。他被叶儿称作是马葫芦,没心没肺。面对危险,他有情有谊。森林的过度砍伐让大熊无仓可居,面对生存环境的破坏,注定人与动物必然会对峙,一场人与动物的血战,让黑龙的生命就此画了一个句号。一个普通的伐木工形象,呼之欲出,令人唏嘘。小说中,每一个人物的塑造都栩栩如生,除了令人唾弃的吕老板,单纯的良子,充满正义感的叶儿,都间接的给读者敲响了警钟。爱护自然,保护生态平衡,是每一个人一辈子的修行。小说构思精巧,情节描写惊心动魄,语言质朴,有一定的警示意义。力荐赏析!
回复9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2-20 02:35:53
  谢谢评议组老师,把莫大的光荣赋予我,一定加倍努力,争取把最好的文字奉献给江山!再次感谢!
10 楼        文友:瘦马        2020-02-26 06:07:59
  早醒,读孤独老师的绝对小说《黑龙》,实至名归,真的很棒,问安,学习。
回复10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2-27 14:32:10
  多谢社长的强力推荐,否则不会成功。谢谢老师厚爱,非常时期,多保重身体!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