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暗香】风,停留在窗口(散文)

精品 【暗香】风,停留在窗口(散文)


作者:易辞 秀才,1605.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15发表时间:2020-01-10 10:49:00

风,何尝不想吹进窗口,去领略家的风景;只是,风也有风无奈,只能停留在窗口静静地看着窗内。
   ――题记
  
   下了班,风大了起来,直吹脸上。姐突然间打电话给我说母亲生病。我忙于工作,没有打电话询问母亲,过了几天后,母亲打电话给我,还是叔(继父)说是身体不适,但没什么大碍,吃些药就行。
   母亲从来不会在电话里说什么她生病的事,说来也惭愧,我也很少打电话给母亲,都是母亲打给我的。母亲耳朵不好,平时说话都得大声说,在电话里就更难沟通了。所以,我也就少打电话,每次有什么事,都是叫叔跟我说的。
   自从父亲走后,母亲留下了病根,很容易就生病。依稀记得母亲在父亲去世时,拍着那张憔悴的照片,脸色煞白,没有一点血色的面容,那张照片我都不忍心看到,就存放在抽屉里,不让自己轻易想起母亲曾经的模样。
   高中读书那会,母亲和叔外出务工,我每次回家总是孤零零一个人,面对着偌大的房子,冷冰冰的感觉,总是让我想起儿时的热闹,有父亲在,母亲在身影。那时,只有对着泛着白光的白炽灯发呆,带着点点星光逐渐独自流泪。也许,这就是风不想吹进屋里的原因,更不想再为我添加丝丝凄凉吧?
   逐渐地,我习惯了没有家人陪伴在身边的日子,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但是,我仍旧渴望着有母亲的温暖,所以每年春节才能和母亲相聚,我都尽可能地多住上几天,让母亲好好看看一年没见的儿子,也让我看看一年未见的母亲。自从外公那件事后,我很害怕家在吵闹中的脆弱,外公一走,到如今杳无音,而那一面竟然成了我和他最后的一面,也许这就所谓亲情的遗憾吧!而那一年,我知道母亲的难过,也许外公对于母亲来说是让自己“害怕”的父亲,可是母亲仍旧尊敬他,每年春节回外公家,母亲总是忙前忙后,不让外公外婆走动干活,这也是母亲深深影响了我,作为子女,母亲是最合格的。今年春节去看母亲了,脸色要比之前朗润了些,多了些血色,母亲总是让我多吃点,瘦了。我想,这在任何一个母亲的眼里,孩子永远还是孩子。
   对于母亲,似乎只有亏欠与愧疚。我总是感叹母亲的前半生,命运的不公,只读到二年级便辍学了,从小听力受损,生长在仍旧未褪去的“旧时期”,还常常受到外公这种大男子主义的“苛责”,远嫁他乡,为了家而又不辞辛苦地外出劳作,三十多岁便失去丈夫,四十来岁的父亲走失,直到叔的出现,我才逐渐知道母亲以后的日子不再那么艰难了。母亲随叔出去务工,我和母亲也开始渐行渐远……
   孩提时说不想母亲,可内心却总是渴望着她能留在身边。可小时候的无奈,为了母亲以后不再那么操劳,黑夜里睡不着的我,只能偷偷地流着眼泪,不敢和姐姐说,我想母亲了!
   没过几天,叔打电话给我说,母亲生病了,是子宫肌瘤。之前母亲总是身体不适,就是因为肌瘤还未形成,还无法检查,直到今年年底,才检查出来有肌瘤,要进行手术切除。我知道这是常见病,可是内心在想,为何母亲要去承受这些病痛?她承受太多太多人生心酸了,可病痛又是人生无法避免的规律,而我们也只能选择去承受。电话无意挂掉,我除了叹息也只有叹息,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地哭泣……只剩下风,吹过脸颊,似乎轻轻地在告诉着我,不哭,如同母亲安慰我儿时生病的话语。也许,母亲要比我想象中坚强得多,因为母亲经历过父亲的离去,自家大娘堂哥的病逝,外公的杳无音信。或许,见证多了,也就不再害怕了!可是,我懂母亲的,我怕母亲害怕手术,这是母亲生平第一次动手术。由于工作,我无法回去,心里难免有些难过。姐姐也有打电话给我说,母亲只要能看到我们姐弟,也许就不再害怕。是的,孩子永远母亲的牵挂;同样的,割在母身,何尝不痛在我心呢?
   我曾在想,对于母亲我想继续亏欠她的爱,我愿意如同风停留在窗口静静地看着窗内。我知道窗内的那份有家的热闹,有母亲的笑容早已尘封在脑海里,我只是想与母亲有一段“距离”,有窗罩的隔阂,因为我害怕那份离去,让自己更加害怕,从此萎靡不振。孩子与父母,到头来只是一段短暂的缘分而已,无非就是父母欢乐地看我们长大,而我们却又悲伤地看父母老去;出生的我们,有父母的欢乐声,离去的父母,却剩下哭泣的我们……
   长大后的我们,离开家似乎成了必然,我曾在想,也许习惯了没有母亲在身边的生活,但是思念依旧不断,仍旧在心中流淌着。闲时,我总是站在阳台上,我期待着风带来母亲的寄语,在窗口和我说母亲一切安好,让我放心。我不敢寄托风带回给母亲的话,只有在心中默念:
   妈,咱不怕手术,儿子永远是您最坚强的后盾;您身体能够健康,快乐地生活,就是对我最大的慰籍!
  
   (原创首发江山)

共 180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风,停留在窗口,不敢放她进来,怕风拂过脸颊的温润,怕风吹进心房的伤情。就像妈妈与我的距离!母亲的一生可谓坎坎坷坷,年纪轻轻就经受丧夫之痛,就要背负家庭所有的承重,苍白的脸颊,一直是我心里根深蒂固的沧桑模样。中年父亲离散,至今毫无消息,更是牵肠挂肚的疤痕,窝在心里,时时碰,时时痛。而我,远在他乡奔赴自己的前程,没有可以帮到自己的人,只能靠自己闯天下,也想有朝一日,给年老的母亲一丝补偿与安慰。得知母亲生病,又何尝不是心系远方,又何尝不想床前尽孝,可在其位谋其政,身不由己,更有自己心里小小的纠结,不敢靠的太近,怕生离死别再次承受!母亲的手,抚摸自己脸颊的余温依旧停留在心里,就像风吹过窗户就会想起………读老师这篇作品,有些酸涩,有些哀伤,真希望风是母亲和我的信使,打开心结,打开窗户,让风抚慰着你,温暖着她!祈愿母亲平安看康健!问好作者,期待你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入住暗香。【编辑,诛心】【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113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诛心        2020-01-10 10:53:29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人都有不同的经历,人活着就要承受,就要努力,就要奔走刨食!人活着不容易!所以,希望风吹过是暖的,吹过你的窗,她的窗,我的窗!让我们打开窗户,把风放进来,,,,,,
回复1 楼        文友:易辞        2020-01-10 11:45:01
  问好诛心老师,也许这就生活,这就是人生经历,辛苦编辑~~
2 楼        文友:河蚌赌徒        2020-01-10 11:11:48
  祝福,都不容易,希望老人好好的,普通人家,最怕的就是遇到亲人生病
回复2 楼        文友:易辞        2020-01-10 11:46:15
  老师好,承蒙关注拙作,问好~~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