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柳岸】你妈,她冷……(微小说)

编辑推荐 【柳岸】你妈,她冷……(微小说)


作者:舒乐夫子 布衣,167.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78发表时间:2020-01-11 14:27:04
摘要:八十八岁的老父亲十二年前就查出了脑梗……

跷过这年的门槛,父亲便是米寿了。
   奶奶就是米寿那年过世的。所以,前几天,我忽然忆起,犯忌似的,内心顿时忐忑不安了起来。
   于是,我便问妻:“老父的轻微脑梗查出来都十年了吧?”
   妻扬起头来,想了想,回答:“十二年了。那年儿子大学刚毕业。”
   “嗯嗯。今年,老父的身体每况愈下,要是这个春节故去,和奶奶比,不但享年相同,‘享月’也相同。”我掐指算了算,半开玩笑说。
   妻子眨了眨眼睛,兴致勃勃问道:“真的吗?”
   我微笑着,向妻慎重地点了点头。
   “根据眼前状况,很有可能啊!”妻怅然若失道。
   这一夜,我怀里好像揣着一只兔子,又如同走火着魔了似的,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天刚蒙蒙亮,避过孩子们的“盯梢”,我坐了大巴,径直由省城向老家疾驰而去。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正午时分,我提着重重的行囊,如期站在了老家的前院子里。
   恰巧,父亲拄着拐杖,从院子后蹲完茅厕,佝偻着身子,艰难地蹒跚而来。
   二妹妹就像首长的勤务兵,紧紧跟随在父亲后面。
   我急忙走上前去,搀扶了父亲。
   父亲的个头原本矮我一点点,现在差不多是我的一半。几十年“一贯制”的标准体重——一百三十来斤,现在不足八十斤。
   父亲用“似曾相识”的目光,痴痴地望了我半天。接着,如同迎接久别重逢且远道而来的客人,脸上堆满了笑容,说:“来了?”
   “来了。”
   “走,家里走!”父亲骨瘦如柴的左手紧握了拐杖,右手朝前一伸,向我郑重发出了“邀请”。
   我随即问:“大,你认我是谁啊?”
   父亲像细心琢磨一块昂贵的汉白玉佛像般,又反复打量起了我来。打量着打量着,他干瘪的嘴唇上下张合了两次,突然叫出我的乳名来,且脸上立时浮现出儿童时才有的得意洋洋的笑靥。
   我眼睛有些湿润,连忙把父亲搀扶到上房里。
   二妹妹提了我的行囊,一同进了上房。
   父亲坐在了沙发上,亲昵地和我拉呱上了话儿。
   父亲直截了当,又一次讲起了他讲过不下一百遍的当兵的经历:“解放前,我在县自卫队当过兵。那年,我十五岁。”
   我点头应诺:“嗯嗯。”
   “那天,我刚踏进自卫队大门,迎面就碰上了我们连长。连长是个满面毛,看上去凶神恶煞一样,害怕得很。他一看见我,就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说,嘿,抓来个这跟瘦猴似的,能干嘛?抓兵的牛班长连忙战战兢兢汇报,长官,名册上写的是他二哥。可是,他二哥是个鬼灵精,一听到风声,跟兔子似的,撒腿就跑,跑得无影无踪了。上哪里去抓?他大哥刚满二十,也是适龄青年。我们围堵他,他纹丝不动。跑跟前一看,噢,原来是个跛子。他是老三,十五岁,小了点,没办法,筷子里面挑旗杆嘛,只好把他抓来了。”
   “噢……”我皱了眉头,叹息了一声,算是对老人家的回应。
   这是父亲一辈子引以为傲的军旅生涯。说到兴奋处,他忍俊不禁,咯咯咯地笑个不停。笑罢,干枯的右手向上一扬,继续说:“后来连长让我去放羊。哪里来的羊?政府王县长送的,犒劳自卫队的。县长说了,八月十五快到了,没送的,送你们自卫队一只羊吧!喂肥了,过节去!你不知道,一只羊难放得很啦!放开嘛,它就像丢了魂一样,不吃草,漫山满屲地乱叫乱跑。圈养吧,又没草没料。想来想去,我就找了根绳子。一旦出去放牧,就把它牵着。放累了,就把它拴在树桩上,我也趁机闲游乱转一阵子。可是,不几天,羊被人偷走了,差点把我吓死!”
   我故意问:“找到了吗?”
   父亲擦了擦眼泪,又笑哈哈说:“找到了。护林的夏大爷看见我把羊拴在杏树上,怕啃树,想吓唬吓唬我,牵走了。”
   “噢……”
   总之,说起过去的事,父亲记忆犹新。说起当下的事,不是全然不知,就是颠三倒四。
   不时,我告诉父亲:“再过几天,就是我舅舅的九年纸了,我得去一趟。”
   父亲连连点头,赞称说:“去!去!舅舅的纸,当外甥的咋能不去呢?”
   转眼,父亲吊了吊眉毛,又问:“你舅舅走了几年了?”
   “九年了。”
   “噢……我记得是四年还是五年。”父亲像是想起了与舅舅的交情,内心充满了怀念,脸上挂满了悲伤。
   过了一会,父亲眼睛睁得跟环似的,看着我,追问:“哎,你舅舅家在哪里?”
   “峡门啊。”
   “噢……我记不起了着……”父亲又是一脸的沮丧。
   又过了一会,父亲突然自言自语起来:“哎,你看我这身体……我舅舅的九年纸,应该我去,走不动了着。”
   我听到了,眼睛又湿润了,明知故问:“大,你说啥?”
   “我说,我舅舅的九年纸,应该我去,走不动了着。”
   “是我舅舅的九年纸,不是你舅舅的九年纸。”我一字一顿,更正道。
   父亲盯了我的眼睛,固执地坚持:“我舅舅的九年纸。”
   “是我舅舅,不是你舅舅。”我艰涩而笑盈盈地回应。
   父亲头一扬,那股倔犟的牛劲儿又上来了:“我舅舅。”
   我知道此路不通,得另辟蹊径了。于是,耐心道:“你舅舅在任岔,不在峡门。”
   这下,父亲的思路像是“咔嚓”又接通了。他猛然愣在了那里,眼神一动不动地。半晌,又仿佛从睡梦中惊醒了一般,轻轻“嗯”了一声,耷拉着脑袋,沟壑纵横的脸上浮现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夜幕即将降临,忽然,天空中飘起鹅毛大雪。
   父亲看见了,忧心如焚似的,念叨:“这老天爷不晒太阳就知道下。下下下,不是下雨就是下雪,烦死了。”
   我自“公干”四十余年来,每逢回家,总要挤在父母的热炕上踏踏实实睡上一晚上。
   母亲离世三年十一个月了,我这个习惯仍然保留着。
   当晚,吃罢晚饭,看了一会儿电视,我和二妹服侍父亲洗漱后,泡了脚,换上了老年尿不湿。
   父亲又叨叨:“雪还下着呢吗?”
   二妹说:“下着呢,大。下不下,没关系,咱们把咱们的觉睡。”
   “哎……”父亲长叹了一声。
   我让父亲睡里面,我睡靠窗,靠窗冷。父亲不依,非要我睡在里面不行。
   父亲还解释说:“你是个娃娃,冻坏了就嘛哒了。我这把老骨头不怕冻。”说这话时,父亲还是一脸的自信。
   听了父亲的话,我自觉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华发,心里一股幸福的暖流悄然涌动。
   睡下后,父亲老是两眼直勾勾望着大雪纷飞的窗外。
   我问:“大,有啥事儿吗?”
   父亲耳背,伸长了耳朵,反问:“啥?”
   我又问:“有啥事儿吗?”
   父亲摇摇头,回答:“没有。”
   我请求道:“大,睡吧!”
   父亲好像心神不宁,但随口说:“睡。”
   父亲睡下了,我看着他睡下了,安安稳稳睡下了。平日里,父亲一觉睡下去,不到天亮不翻身。
   我压了吸顶灯的按钮,睡在了父亲身旁。
   窗外,一轮圆圆的月儿高挂中天,照在白雪皑皑的田地里,原野上,那光芒,白得瘆人。
   我头一偏,望着月光下对面山包上瑞雪覆压着的母亲的坟茔,思想成了奔腾的野马……
   忽然,我感到父亲偷偷起身下炕了。
   我悄悄地等候着,借着窗外透射进来的白光,想看看父亲的葫芦里究竟买的什么药。
   父亲竟然吃力地挑起了铸铁火炉的大盖子,拿了火铲,准备架炭。
   我仿佛身底下碰到了火炭,又生怕炭火烫着父亲,慌忙又压了吸顶灯的按钮,一骨碌翻身起来,嗔怪道:“大,你在干嘛?”
   “架炭。”父亲毫不掩饰。
   “临睡时,炭我已经架满足了,不需要再架了。”
   “架,再架。”父亲穿着单薄的睡衣睡裤,一边十分坚决地说,一边不停地操作着。
   “为什么?”我疑惑不解,又问。
   “你妈,她冷……”父亲用的是抖音,仿佛浑身都打着寒颤。

共 277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说以第一人称写法,叙述我的年迈父亲的故事。父亲到了米寿年龄,轻微脑梗查出来都二十多年了。想着奶奶也是在这个年龄去世的,我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回到老家,果然,父亲的身体是每况愈下,虽然还能认出我,可讲起来过去的事能牢记在心,眼下的事却都想不起来了。说话也是前言不搭后语,还有健忘症,还偏执,倔强,令人哭笑不得。下雪了,我们劝他去睡觉,父亲躺下了,我也躺在了他的身边,可他又偷偷起来,吃力地挑起了铸铁火炉的大盖子,拿了火铲,准备架炭。我慌忙起来问他干啥,他却回答:“你妈……她冷……”。小说通过和老父亲的在一起交流的经历,反映出年迈的老父亲对逝去的老伴念念不忘的深情厚谊,令人感动。小说语言朴实,情节生动,故事感人,贴近生活,引人共鸣!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舒乐夫子        2020-01-11 14:56:32
  谢谢这么快就发表!辛苦了!
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1-11 15:27:27
  温度,在不经意里流露,暖和得很,写得好。
回复2 楼        文友:舒乐夫子        2020-01-11 15:31:43
  谢谢怀才抱器主编,过誉了。
3 楼        文友:圈圈是句号        2020-01-13 08:41:03
  你妈 她冷…字字千斤。压得人心头格外的沉重。
随性而活,性如流水
回复3 楼        文友:舒乐夫子        2020-01-13 10:11:43
  谢谢关注,我的事儿本来就这么沉重。不过,沉重也是一种幸福。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