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人世间】看我(散文)

精品 【晓荷·人世间】看我(散文)


作者:大路白杨 进士,8771.1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19发表时间:2020-01-13 10:22:59
摘要:大自然之中,有很多比人类长寿的生命,从步履蹒跚的乌龟,到一株迎风而立的树木,从一条河到一座山,它们哪个都比人活得时间长,数十年,几百年,上千年,甚至亿万年光景的东西,不是没有。这些时光超长的生命,看我、看我们的事情,就如同老人看婴儿,人类俯首看着蝼蚁。

(上)
   那个时期,我不知道,曼妙的少年时光,浪漫、轻盈、诗意,梦想,会构成一个人最好的时间。此刻的岁月,正敞开大门,让我以富饶的心情,冲破庭院,置身四野,大肆挥霍,纵情地享受着生命的快乐!
   可惜,这种美好的时光,在我的岁月里并不多见;更多的记忆,是我满怀着青春特有的烦恼,处于极度敏感而且自卑的状态里。
   有一阵子,世界仿佛变得突然狭窄起来,最终拥挤到只有一个农民家庭大小的空间,空间或时间,一并挤压壶来,压迫着我喘着粗气几乎窒息。我觉得所有的物体,都齐整整地站在我的四周,用不同的眼睛和目光看着我、瞧着我、注视着我,制造出一种被公开窥视、甚至受到监视的气氛。让我在为数不多的童年时光里过得并不轻松。
   不知为什么,我小的时候,因为调皮很不受父亲的待见,是家里挨打次数最多的一个孩子。因此,当我在这样的状态里慢慢长得之后,胆子变得非常小。即使被人欺负到头上也会逃避或投降,从不愿意惹事,更害怕与人交往惹出麻烦来,从而把用自己的日子,彻底地活进了别人的世界。有时,生怕自己稍一放纵,或者稍显高兴,就会得意忘形起来,去大胆做事,大声说话,甚至放声大笑。有时这种高兴的结果很麻烦,马上就惹起了大人们的愤怒,随即就会迎着拳打脚踢,挨上一顿无名的揍打,弄得毕青脸肿惹教室里同学的讪笑。
   世界多规律,人间更事非。少年生事,犹如好动的小狗小猫,这不是规律就成是非。我也一样,自己惹过的事情多了,心里就变得敏感很多。时时害怕,大人们会不会因为我的惹事而不要我,或把我送人,或把我扔了,让我独自活在陌生的野外,迎风沐雨,自生自灭。你想,我这么一个弱弱的小人,若没有家,没了父母,靠什么活下去?为了能在家中像其它姊妹一样长久地活下去,我开动脑筋想尽各种办法,以此博得大人的欢心。比如克制自己的欲望,比如降低自己的饭量,比如主动多干家务活,帮着母亲带弟弟妹妹玩,夜里挑着马灯站在田头照着浇水的父亲,能让大人们变得高兴起来,这是我得以活下去最直接的办法之一。也许,他们在我惹事生非之后,觉得我虽然小却还有一些用处,没有白吃饭浪费粮食,自此或暂时,不会再滋生出扔我弃我的念头。这个时候,大人们可以忘记了抛弃我的事,我却无法放下恐惧的心情。虽然此时,天地空阔,心情舒畅,我却不敢掉以轻心。
   活了很多年后才明白,我那时的每一根骨头里,早早潜伏着一种怕死的念头,只是我自己从不知道而已。
  
   (中)
   我的童年或少年时代,就是满怀着这样痉挛的心情,通过一天一天的磨难,讨过出来的一份记忆;因此,我常常会在被家人抛弃的恐惧中,比别的孩子率先一步,更早地学会了很多人生的东西,学会看着别人的眼色行事,学会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然后暗暗地盼着自己快些长大;有一天,当我真正有了一份走出家庭的能力,我便毫无牵挂地毅然诀别,从此不再回头,而是远走高飞,努力地忘却着曾经有过的耻辱。
   我以为,所有的人都会这样,在童年或少年的时代,他们也和我一样,畏惧着死亡,逃避着被抛弃,充满着恐惧的念头。
   然而,事实和结果很快就可以证明,我错了。现实版本的社会,并不是课本、新闻或报纸,更不是老师们告诉我们的理想社会;相较于残酷的农民家庭而言,这种生活可能是一种更为陌生,甚至恐怖的社会镜像。其实,不是他们错了,而是我错了。
   社会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根本不去理会别人的想法,别人辛苦耕种后被掠夺的收获,更不可能感受别人,中在乎自己对自己的感觉,至于别人的痛失,别人的饥饿,别人不忍放下却不得不放下的东西,在他们的眼里根本不值得一提。这些出生后就含着金钥匙的家伙,自从生下来,就让自己成为社会的精英,成为主宰别人命运或生命的人。他们除了自己是人,被摆在高高的位置以外,把其它人都视为空气,当成草木,看成并不存在的浮尘。
   他们看我,犹如我看他们。谁都是万物生长的产品,在不断演化的过程中,我们相互看到,并成为偶尔为之的一件小事;况且,谁也不是世界的大事,谁也不能成为空无的生命。我不断思想,并在思想中冷静地看我,从而看到了骨头里的自己。生活在世界上,我们存在的时间最多也就是100年,这还得算上受孕怀胎的时间,从形成一个受精的细胞卵,到骨头在泥土里腐烂,最终重归于细胞的全部时间。在时间的滴漏之中,许多的物种都可能用轻蔑的目光,冷冷地看过每一个人用无耻表演出的高傲。
   大自然之中,有很多比人类长寿的生命,从步履蹒跚的乌龟,到一株迎风而立的树木,从一条河到一座山,它们哪个都比人活得时间长,数十年,几百年,上千年,甚至亿万年光景的东西,不是没有。这些时光超长的生命,看我、看我们的事情,就如同老人看婴儿,人类俯首看着蝼蚁。我被它们看到并不难受,不失尊严,我不会逃避,这是它们的权利,就像人类中的强者看弱者,是它们比我活得更为自信的证明和优越。
   你看我,我看我,也许,这种看,就比哲学更具有真理。它能让我们在相比之下的看里,更多地认识和克服恐惧。恐惧让我生活的并不快乐,也让更多的人不快乐。
   战胜或消除,都是人类解决自我的最好办法。
  
   (下)
   记得,20岁那一年,我的老朋友老魏,在一个炎热的夏天,下巴处耷拉着一副老花眼镜,不为人知地死在儿子承包的棉垅里间。他的家人用柴草和汽油把他烧成一瓷罐混成颗料的骨灰,再由儿子送回山东的老陵祖坟归祖下葬。他生前就不想麻烦别人,害怕别人用眼光看他。我也没去麻烦他,没再跑几百公里为他送行。
   老魏是我青年时代习读《诗经》《大学》之类古书的朗读师,而且全额免费义务教学。那时,被发现读这种书的人,除了承受批斗,可能要面临着死。也许,对真理的向往,魅力远远超过了对死的恐惧,我们之间,他60岁我18岁,他教我学,一老一少私底下仔细领会着中国文化体系中至高无上的真理。突然而且必然的死,对他是一种双重意义的结束,既是他生理生命的突然终结,也是一种传统文化传承的终结。我觉得,后一种含意在当时并不明显,人们更多去关注他肉体的死亡,从而忽略一种更高意义的文化夭折。
   对于他的突然离世,随着年龄变化,我有过三种不同的感受。开始时,我对整件事情充满了惊讶和恐惧,主题就是怕死;死,怎么会这么突然地领走了老魏,死又这么漠然,离我那样的遥远;死,仅仅是我青年时代遇见的一件偶然事情,有时会觉得死是那样好玩,好好的,就让一个人说没就没了,说走就走了。及至中年,我又想起此事,发现自己开始害怕死了,在害怕之际,又觉得老魏儿子的薄情;老人替你劳作,又死在你承包的棉田里,你怎样也得心有自惭吧。
   如今,我以和老魏几乎相同的年龄,再度想起老魏时,突然发现自己变得释然很多;人乐意也喜欢面对生命的诞生,也应当学会面对的死亡的到来,它们都是生命过程中重要的课题和任务。
   上帝看人,悲悯之中充满着俯瞰的近;人看人,多一份平等的冷漠;人看自己,却多了一份劝告的贴近。为什么,我们不去看看自己,今天在哪儿,明天去哪儿,最后,我们将归向哪儿?
   若是看我,你看、我看,都是看;看透了,就看到了,你不在时,世界还在那儿!
  
   二〇二〇年一月十二日于乌鲁木齐
  

共 280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此文别有一番新意和独特,更具有深刻的哲理哲思。作者从自身的一些经历缓缓入笔,是不是插入哲学、人生感触等等,由浅入深,由主观到客观,有自身也有旁人,有当局者的感触也有旁观者的冷静触感,将人性乃至人存活在世间的价值意义,都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和解惑,同时又借入名人相应的著作阐明观点。全文逻辑思维强,甚至含有禅理禅意,令人深思。同时也呼吁世人要真正懂得生命的价值,世间生存规律,不要忘记初心。佳作倾情荐赏!【编辑:叶华君】【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121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华君        2020-01-13 10:24:13
  大自然万物都具有灵性和一定的规律,此文很好的诠释了,给人深刻的反思和启迪。问好老师,祝您佳作丰盈!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