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过年(散文)

编辑推荐 【菊韵】过年(散文)


作者:垂拱而治 童生,533.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42发表时间:2020-01-14 23:27:55

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平时吃的喝的跟过年也没啥区别,显得年味淡了。尤其到了我这岁数,一个六零后的人,简直有点儿怕过年了。过完年意味着又长了一岁,又离退休逼近了一年,也就没有了慌慌的劲头了。在我小时候的那个年代,平时是吃粗茶淡饭的,偶尔还要吃忆苦思甜的糠窝窝。只有到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荤腥、吃到细粮,才能做件新衣裳,所以是盼着过年的。一进腊月浓浓的年味就蔓延开了。
   “腊七腊八冻死鸡鸭”。那个年代没有实现工业化,几乎没有二氧化碳的排放,无法制造出温室效应。城市的规模又小,楼房又低,也无法遮挡住从西伯利亚刮过来的凛冽大风,天头极寒。尤其在农村,散养的鸡鸭没有窝棚,又缺乏足够的食物,有的体力不支,无法抗拒寒冷,就有活活冻死的。这些个生灵下的蛋是用来换取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生活的必需品的,是给一家人提供调剂餐桌上的滋味的,所以在平时是不忍杀了吃的。寒气给了百姓补充营养的机会,尤其在过年的时候终于可以品尝到美味了。从此刻起,家家也就开始悄悄准备年货了。养猪的人家要把育肥的猪交到县里的食品公司去,换回钱来,扯上几块布料给孩子们做一件新衣裳,或买一些糖块、瓜子、豆腐、粉条儿和少许肉食等,当作在过年的当天和正月里招待亲戚朋友的高级食材。有的人家养殖的猪营养不良,骨瘦如柴,一看就是个病秧子。这样的猪交不出去,就只好惋惜地、心酸地自个家里杀了吃。养了一年的猪到头来交不出去,就换不回衣料和来年一年的生活必需品,这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是过年时啃着肉骨头掉眼泪的哀愁的事。
   到了腊月二十三这天,要祭灶神,百姓称作小年儿。这天是灶王爷的生日,要把锅灶洗刷干净,要沾点儿油星刷刷大锅。有条件的人家要炒个肉菜,或者拿出冻死的鸡鸭摆在锅台上,上三炷香,念叨念叨。给灶王爷上供,祈求来年日子红火、衣食无忧。平时这口大锅是沾不到荤腥的,熬大白菜是不搁油的。每天除了蒸窝头、煮渣粥外,还在锅里插猪食,灶王爷有多寡淡?能不嫌弃吗?所以到了他老人家生日的这天,也要给他改善一下生活,让他尝到荤腥,过个小年儿。
   腊月二十四这天,大人们开始打扫屋子的各个角落,拆洗被褥和窗帘,用热水洗头、擦身子,要把一年的污垢和晦气全部清洗掉,干干净净地迎接新年的到来。
   小孩子们都放了寒假,三三两两地到城里去看热闹。我们最爱看的就是卖鞭炮的摊位,摊主比着赛着看谁放的鞭炮响。这边挑了一挂五十响的,我们围过去。那边就挑了一挂一百响的,我们呼啦一下子又跑到那边去看热闹。放完鞭炮,摊主马上吆喝着推销他的鞭炮如何如何响,大家跃跃欲试。那边那个卖五十响的摊主没有一百响的,就推着摊位到远一点的地方又挑了一挂。我们又缩回拿钱的手,呼啦一下子跑到那个地方去围观。就这么着,听了一上午的炮竹响,过足了瘾。回来时我们人人还是买了一卦五十响的鞭炮。我们发现五十响的跟一百响的响声没啥区别,价钱却相差一半。(那个年代还没出现一千响乃至一万响的鞭炮,也没有打到天空上绽放的烟花)。
   那一挂五十响的鞭炮是用来过年时燃放的。我们舍不得把一挂鞭挑了燃放,我们把编着花的炮芯子解下来,一个一个地燃放。那时候的农村没有院墙,只有用高粱秸秆和玉秫秸干扎成的寨子,用高粱秸秆顶端的那一节秸秆点燃鞭炮最合适。我们专门到用高粱秸秆扎寨子的人家去,偷偷折下一截,撕下外面的硬皮,点着里面的瓤子。高粱秸秆的瓤子就像炭火似的,不起火苗,不耐灭火,总是红着。我们随时走到人多的地方从褂兜里掏出一个鞭炮点燃,啪的一声吓唬他们一下。我们老去那里撅寨子上的秸秆,那户人家看也看不住,就往上泼洒屎汤子,从此就再没人撅高粱秸秆去了。我们就拿鞋带儿当火种。鞋带儿也不耐灭火,只是不时地得吹一下,把碳灰吹掉,才能保持明亮的炭火。
   到了腊月二十五,老师又把我们找回了学校,说腊月二十六要赶“社会主义大集”,我们要自己动手糊小红旗和小绿旗。还说集市上啥都有,可以随便以物易物。那天我偷偷装了一只鸡蛋,准备换点好玩的东西。
   “社会主义大集”好生热闹,村村都组织了锣鼓队。生产队长举着一杆写有该村代表队的大红旗和敲锣打鼓的大人走在前面;小学生手里举着自己扎的小红旗、小绿旗,喊着口号走在队伍的中央;村里的民兵和骨干社员们走在最后,浩浩荡荡来到集市上。各村的代表队锣鼓喧天地一列列鱼贯而入。街道两旁确实有稀稀拉拉蹲在地上售货的人员,但我们无法停下脚步进行交易。我的那个鸡蛋也被碰碎,弄了一褂兜子,黏糊渣渣地不知咋好。跟着队伍走到尽头就又原路返回来,仍是敲锣打鼓喊着口号。现在想起来,简直就是个笑话。
   到了腊月二十七这天,阳光灿烂,多日来的寒风也收住了扇动的翅膀,一派祥和的景象,人们欢欢喜喜地准备过新年了。突然公社的两名干部来到村里传达上级指示,要求全体社员过一个革命化的年,要做到:“早起四点半,中午带顿饭,晚上看不见,外加连轴转。”好家伙,年的气氛立刻走了样儿。大人们马上抄起家什到河渠里破开冰层,挖出河底的淤泥进行积肥。小孩子们也要回到学校排练节目。我们并没有感到不满,相反人人都处在大干社会主义的亢奋之中。
   大地冰封以后,河沟里不再有流动的水,仅有的那些水冻成了厚厚的溜冰,有的地方塌陷下去,周边裂开了长长的缝隙,社员们就用撬棍撬,用冰镩镩,用洋镐刨。把冰块掀翻,冰块的下面几乎没有水了,黢黑的泥巴有两个挖锹的深厚,还是柔软的,挖上来甩到河岸上,一会儿就冻成黑色的土块。
   河床上的黑滓泥是水垢和杂草的混合物,经过多年的腐烂、沉积,才形成的,是极好的田间肥料。据专家们考证,世界上共有三大块黑土地,一块是美国的密西西比河流域,总面积为120万平方公里;第二块是乌克兰的第聂伯河畔,总面积为190万平方公里;第三块是我国东北地区的松辽流域和三江草原,总面积为102万平方公里。黑土的有机质含量高、土壤肥沃、土质酥松,最适合农耕生产,有“世界粮仓”之赞誉。据说,形成一厘米厚的黑土地需要四百年的演化过程,可见其珍贵。河床上的淤泥正是黑土地的原料,人们把它们挖出来,掺和到贫瘠的田野里,能够改善土地的成分,对提高粮食产量大有益处。
   河床的最底部,有的地方还有少许的冷水,一些个鱼儿都猫在里面,挣扎着想越过寒冬,或能侥幸熬到来年的开春儿,等到冰雪融化时,它们就得救了。这个季节的鱼儿们都自然地生长了厚厚的脂肪,孕育了满肚子的鱼子,营养丰富,口味极佳。劳作的社员们会拿铁锹把这些鱼儿铲出来,分而食之,是过年的上好佳肴。有的社员分到了鱼,不舍得自家吃就串家兜售。那时花钱买鱼吃的人家不多,有一个来我家售鱼的,我父亲想买。因为我不吃肉,没有鱼吃,似乎作为他的老儿子就等于没有过年。但鱼价较高,一共也就是一盘子小瓜子鱼就要一块钱,父亲踌躇着在屋子里来回踱步。那个卖鱼的人也站在屋子里腼腆地红着脸看着他,我也拿期盼的眼神盯着他,心里祈祷着把鱼买下来。最后,父亲吃了大亏似的,嘬嘬牙花子,一狠心买下了鱼。
   我们在学校排练的节目有小合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我爱北京天安门》、《社会主义好》等歌曲,还有舞蹈《亚克西》。在大年三十那天,我们分几组挨着家慰问演出,从中午一直演到晚上煮了饺子。那时农村的平房比现在的城里的楼房还要窄许多,人口又多,一大家子忙着包、煮饺子,我们这些个孩子们进去就把屋里挤满了,还有一些进不了里屋,就站在外间屋里。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演我们排练好的节目。社员们还一个劲的夸我们唱得好。现在想起来,虚假极了,心里不定咋膈应我们呢。
   年三十的晚上,刚吃完饺子,上边就来了通知,要组织社员往地里送肥料。要把白天从冰窟下挖出来的黑淤泥运送到白地里边去。黑淤泥已经冻成了冰坨坨,用洋镐一刨就能分成块状,可以像搬石头那样搬上牛车。可笑的是,上边的指示竟然不让牛、马这些牲畜拉车,要人拉车。壮劳力们轮换着驾辕,后面一群人推着车走。社员们也纳闷不知何意,拉了一宿,人困马乏。
   古人根据天地运行的规律确定了四季,年就成了一年四季的时间总称。年三十既是一年的岁尾,又是第二年的起始之日,夜间的十二点钟正是两个年的交合之时,人们要守岁,守到这个时辰就到外面燃放鞭炮,以示辞旧迎新。
   民国时期,政府把新年的第一天定为了春节。这一天人们要互相拜年,小的给长辈们磕头,长辈们给小的压岁钱,然后就挨家挨户地互相拜年。这一天过后就是走亲戚拜年了,要拜到出正月为止,叫作“青草埋驴眼,拜年也不晚。”
   由于要过革命化的春节,那一年这些个陈规旧习就被清扫掉了。那时候家家都安上了小喇叭,早上四点半准时广播,不起床睡懒觉是绝对不可能的。大人们只好在冰冻的农田里在月光下见了面张着哇哈互相拱手拜年。我们这些个小孩子们揉着惺忪的眼睛,要背起粪筐给生产队拾粪去。那个年代我们没有见过汽车,各村都养牛、马、驴和骡子。用牛和驴拉耠子耕地;用马和骡子拉车运输。所以,到公路上去,到通往田野的乡间小道儿上去,准能发现一堆堆或一溜溜的牲口的粪便。那时我们听着家里的小喇叭广播,听着村里大喇叭播放的激昂的歌曲,热血沸腾,我们是热爱集体、热爱劳动、热爱生活的,年的味道也是革命化的浓浓的味道。
   当然,对于年来说,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过法,我们那个年代过的也是挺有意思的,在我们那代人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迹。相信历史也会记录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共 371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过年,是中国人最看重的节日。是非常有仪式感的。不管是什么时代,也不管是有钱没钱。作者回忆了六七十年代过年的往事。带有普遍性。虽然只是说农村,但城市里也大同小异。年三十最是看重的时刻。【编辑 远近】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01-15 09:39:00
  过年很好玩 谢谢
2 楼        文友:远近        2020-01-15 18:28:22
  新年好,鼠年大吉!最有仪式感的中国年,值得我们华夏民族骄傲的中国年。
3 楼        文友:飞云流瀑        2020-01-15 19:12:50
  被尘封了的回忆,一切风俗都为政治让路,破旧立新是当时的宗旨,阶级斗争是纲,纲举目张。问候作者。文友,
4 楼        文友:垂拱而治        2020-01-19 13:50:40
  谢谢远近老师、金山老师、飞云流瀑老师,过年好!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