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星月】求佛(小说)

精品 【星月】求佛(小说)


作者:春草葳蕤 举人,5900.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160发表时间:2020-01-15 16:02:18


   “去吧,去后山庙上求求佛吧。笛儿,听妈妈的话,听说呀,那佛可灵验了呢。”笛儿妈妈拍着两手面,弯着腰头低向面板,边揉着面团边说着。
   金笛儿刚一进门,就听见母亲又说这话,心里就不耐烦起来:“我说我的妈妈呀,我亲爱的妈妈,都什么年代了,你也信这个,真是迷信,我才不去呢。”
   “这可是真的灵验,村后五子家结婚多少年没有孩子,这不,就是去求了一求,听说就怀上了。刘家村的谷子爹,多少年的老病治不好,这不也是去求了一求,就治得好多了,还有……”
   还没等母亲说完,金笛儿捂上耳朵大喊着制止母亲:“行了,行了,行了妈……”在金笛儿看来,不这样制止母亲,母亲能一连串地数落个一天一晚上,也数不完那佛的灵验。
   母亲听到金笛儿不耐烦地阻止她,就白了一眼:“妈是为你着急呢,多大的闺女了,都二十五六了呢,还没有结婚。妈能不急嘛,像你一样大的姑娘,孩子都老大了了呢。你要是这样子再过上几年,就三十了,就成了老大姑娘了不是。”
   “妈妈,再说一遍,那佛不是万能的,那些求佛的人,都是一种寄托,事情的好转,也是遇上巧事了,哪有这么灵那么灵的。”金笛越加不耐烦地说着。
   其实金笛也听说后山旧庙,不久前有人出资修缮了,许多人去山上庙里进香拜佛。也是想去看看的,可是听母亲让她去求佛保佑婚姻的事,心里就老大不高兴了。说起来,金笛儿已是二十几岁的大姑娘了,人儿要摸样有摸样,要身段有身段,同村的一般大的姑娘都结婚生子了,可是金笛儿还连个男朋友也没有呢。
   这把母亲给急的,天天求人给金笛儿介绍男朋友,可是,就是一个一个的总也不成。金笛儿娘别提多着急了,天天都在叨叨着:这可咋说呢,都二十五六的大姑娘了,还不着急不着慌的,这可咋好呐。
   金笛听着母亲的唠叨,心里有些厌烦,索性去看看,也借此躲出去,去散散心也好呀。于是,金笛就一个人匆匆赶到后山旧庙里。
   来到后山旧庙里,别说还是有香火的,只见案上香雾缭绕,梵唱缕缕升起。来的人还真是不少呢,金笛一步就跨了进来,也没看看周围有谁没谁,反正也不认识,可是却正与一人撞了了满怀。
   “哎呀,是你呀,笛儿。”那人突然惊喜地喊着金笛的名字,金笛赶紧止住脚步抬头一看,不是别人,原来是自己村子里嫁到后山村的姑娘芸儿,金笛一直叫她芸姐的。
   金笛立刻叫着:“芸姐,是你,你也来求佛吗?”
   芸姐听了就说:“妈呀,真是你呀,笛儿,你咋也来啦?”边问着就又笑着说:“俺是俺婆婆让俺来替她还愿的,你来干嘛?不会是求佛保佑你找个好人家的吧?哈哈。”
   金笛听了不好意思起来:“芸姐你也拿我取笑,我不是嫁不出去,是没有遇上心里那个人呢。”
   芸姐就拉着金笛手儿亲切地说:“是呀,是呀,咱们金笛还愁嫁吗?又漂亮又能干,心底又善良,这谁不知道姐也是知道的。哈哈,笛儿呀,姐急着回家忙午饭去,中午别忘了去我家吃了饭再回去哈,我等着你。”
   说着芸姐就急急匆匆的走了,还不停地回头向着金笛摆摆手:“快去求佛保佑吧,中午等你家去吃饭,咱们再细说再细聊吧。”说着话,芸姐已走远了。
   二
   芸姐走后,金笛就来到佛像前,她想跪下,又有些个犹豫,忽然间,又很是不好意思,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了,左不是右也不是的,她迟疑着。
   但是,金笛看看来庙中的人,你来她去的,都是来去匆匆的忙着自己的事,并没有人去在意她。一个个都在闭目跪在佛前默默地祷告着,咕咕哝哝,专心致志。于是金笛一咬牙,她也慢慢跪了下去,也是闭目暗自祷告着,心里无限虔诚地在默默向佛祖诉说烦恼与所求。
   就在此时,金笛听到了身边一个男人的声音,一个悲惨凄苦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佛祖呀,我是实在活不下去了,求你了,求求你了,为什么倒霉的事儿一件一件都发生在我身上呢?为什么?为什么啊?我咋这么倒霉呀?这叫我可咋活下去啊?佛祖呀,佛祖,我没法活下去了呀。呜呜……”
   佛祖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人们,金笛听了心儿好似被谁扭了一把,疼疼的。心想他这是什么情况?在这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的不是诵经真言,反而是苦楚的诉说。
   此刻,金笛无心再祷告什么了,只是一门心思静静地在听着那个男子的诉说着:“很小的时候没有了娘,父亲又当娘又当爹的一人总算把我拉扯大。好容易给我成了家,有了一儿一女,好日子也就刚刚开始,没想到先是我父亲得了脑血栓,从此不能自理,卧病在床。接着就是我拉着媳妇进城买化肥,回来的路上顺便去学校接着一双回家过周末的儿女,没想到路上竟然出了车祸。”
   断断续续,金笛总算听明白那苦命男子的诉说:就在这场车祸中,媳妇去了,小女儿在车祸中伤到了眼睛,失明了,儿子也在车祸中伤到了一只胳膊,只好截肢了,唉,咋活呀?咋活?我呢,伤到了腿也伤到了手,留下了一条命,却手和腿落下了残疾,失去了劳动能力,啥也干不了了。佛祖呀,佛祖,你咋叫俺活下去呀,这倒霉的事情一桩又一桩,不如你也叫俺也死去吧,去见俺的媳妇吧。我是实在活不下去了哇。”说着说着那男人又自顾自地哭泣起来。
   听到这里,金笛心里就是一阵阵酸楚,不自禁泪水湿了眼眸。于是她偷偷地看着这自诉着自己如何苦命的男子,只见那男子,四十多岁的样子,满腮络腮胡须,黑黑浓密的眉毛,古铜色脸儿,鼻直口方,身躯高大。穿着的衣衫很是普通,当地让你打扮,衣服裤子都是半新不旧的,也都是如村人们平时干活时穿的。
   却见他一脸诚实的样子,好似不是在说谎,但这样苦命的人,好似也太不可思议了,咋还什么都让他摊上了呢?这也太倒霉了吧?金笛也有些半信半疑起来。这要是真的,真是倒霉死啦,老天呀,太不公平了吧?可是,这又咋会呢?
   但是,必定不熟悉,也不好上前去问。只有悄悄听着,默默地偷偷觑看。正在金笛胡思乱想之时,却见那位自诉苦命的男人说也说了够了,哭也哭了够了,身上好似也没有了气力,也没有了精神,于是,他慢慢的站起身好似打算要走了。
   他边擦着眼泪,边很费力地站了几次,都没有站起来。香雾缭绕,梵唱声里,几次努力后,他似站还是没有站稳,几次险些摔倒下去。看到此,金笛什么也没想,就立刻来扶着他,才发现他腿和手原来有残,行动起来很是不方便,放在地上的拐杖,也不知什么时候被过来过去的人,踢踏到了一边去了。
   金笛忽然想起,是呀,他刚刚不是哭诉着说过嘛,他车祸中腿脚和手受伤了,落下了残疾,什么也干不了了嘛,看来这是真的了呢。
   金笛边想着边给他去找回踢踏远了的拐杖,其实拿拐杖,就是半截木棍子,金笛递给他,扶起他来,又搀着他慢慢把他送到庙门口,再小心翼翼地慢慢把他搀扶出庙门口,金笛站定在门里,他在门外,他迟缓地回身向金笛拜了一拜:“谢谢,谢谢,好人呀,妹子,好人呀,谢谢啊。”
   他这一拜又一次险些摔倒,金笛立刻又再次去扶一扶他,二人指尖相碰,指尖间香雾升腾,经殿香雾里,袅袅梵唱的余音中,或许,金笛此刻有多少疑问多少话语要问要说,也只能在这指尖轻轻一擦瞬间一碰之中,萦回,缭绕。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说什么,就此转身,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三
   金笛送走那个苦命的再也不能苦命的男人之后,再也没有心思佛祖面前祷告什么了。金笛心里乱乱的,刚刚那个苦命男子的样子,还有那些话语,总是在脑海里萦绕,挥之不去。于是,金笛打算回家去了,可是看看天色尚早,回家又得遭到母亲的唠叨,索性一想,刚刚遇见的芸姐不是叫自己去她家坐坐嘛,对呀,不如去芸姐家坐坐,和她聊聊去。
   于是,她就去了后山村芸姐家。到了芸姐家,芸姐正在忙着烙饼呢,灶台上烟熏火燎的,芸姐见了金笛高兴的往里让:“金笛来了呀,快进来,进来里间去坐,喝水等着啊,我给你做好的吃,先喝点水歇一歇哈。”
   金笛也不客气,就进了里间,可是并坐不住,就进厨房,去灶下帮着芸姐烧火,看着柴禾不多了,就要出去抱点柴禾去,于是问:“芸姐,家里柴禾垛在哪里?我去抱点柴禾吧。”
   芸姐说:“出门往左一走不远就是,上面苫着片草帘子的,别人家的都是玉米秸子苫着呢。”
   金笛听了,说声知道了,就出去抱柴禾去了。后山村村子还算挺大的,村里人口不少,此刻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做饭呢,鸡鸣犬吠,锅碗瓢盆叮叮当当,家家房上烟囱里冒着烟,袅袅炊烟一起,倒有几分村庄的气息与素朴。
   金笛来到芸姐家的柴禾垛前,刚刚揭开草帘子准备往外抽些柴禾,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歪一斜地在远处闪过。金笛当即就说一句:这不就是那个苦命的男人吗?怎么是他?咋会这么巧?难道他也在这个村子里住吗?
   金笛远远的看清了那个刚刚在庙里,跪在菩萨面前哭诉的苦命男人,就是他,一点也不会错的。金笛不由得在想,真是有缘呢,佛前遇见他,村子里又一次遇见他,他到底是谁呢?金笛忽然想到,芸姐定会知道呀,他们一个村子的,能不知道嘛,于是,抱回柴禾,金笛立刻就向芸姐问起那个苦命男人的事情。
   芸姐一听,就知道金笛问得是谁了,也就一五一十的说了那个发生在苦命人身上的事情,与庙中那男人在佛前说的一样一样的。金笛听了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心里自语到:我还以为他说的不是真的呢,只是随意说的,故意说给佛祖听听呢,我真是一点那也不信会有这么苦命的人,唉,却原来,还是真的呢,看来他真是够命苦的了。
   芸姐还告诉金笛那男人姓刘,叫刘山青,一直就住在后山村子里,因为他生得人高马大的,身体很是强健,村子里的人都叫他大山子。原本棒棒的身体,好好的一个家,妻子很贤惠,一双儿女也很懂事,可是一场车祸,一个家就这样给毁了。
   帮芸姐烙完了饼也烙好了,金笛顾不上吃饭,央求着芸姐先去那个苦命的大山子家看看。芸姐就顺便拿上几张刚刚烙好的饼,一路陪着金笛来到了大山子的家里。
   三
   家徒四壁,可能就这词用得恰如其分了。金笛立在大山子屋地当央,一时间回不过神来,大山子看到刚刚扶自己出庙门的那位姑娘,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屋子里,同样也是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激动的只是一个劲地说:“快请,快请,屋里坐吧,家里不成样子,见笑了,见笑了哈。”
   简单的说了几句,简单的在屋子里看了看,金笛已经感受到了这一家人的苦难与不幸。她也看见了那位失明的小女儿她叫红红,还有一只胳膊的儿子叫奕奕的,再就是卧床不起的老父亲……
   眼泪就在金笛眼里打着转转,实在是忍不住,她竟然一下子流下泪来:“这屋子需要一个女主人,孩子需要一个妈妈,老人家需要一个儿媳妇给他伺候,洗洗涮涮啊。”
   “唉,那些根本不敢想的,这样的家庭,这样的情况,谁会来呀?”里屋大山爹听到说话声接到:“姑娘,谢谢你能进来看看,谢谢哈,山子快给客人倒水喝。”
   金笛听到老人说话声,再也无法忍住,竟然哭出声来:“老人家,你受苦了,不要难过,金笛以后会多来看望您的。”
   一双儿女听了金笛的话语,也都围过来,小女儿红红先就扑在金笛怀里哭泣起来,儿子奕奕也扯着金笛的衣襟流泪,好似见到了久没见到的亲人一样。
   一旁的大山子立刻拉开一双儿女,对金笛说:“小孩子,不懂事,别见怪呀,别见怪呀。”
   金笛是怎么离开大山子家的,自己也说不清了,芸姐牵着她的手:“唉,真是可怜见的,没有妈的孩子苦呀,没有老婆的男人也苦,没有儿媳的老人也苦呀,那没有女主人家就更是不成家了呀。从前多么让村里人羡慕的一家子呀,如今成了这个样子,看了,就让人心酸呢。”
   金笛忽然就说:“芸姐,你去给我做媒吧,我要嫁给他,去做孩子的妈妈,去做孝敬老人的儿媳妇,去做那苦命男人的老婆。”
   芸姐被金笛突然的一句惊得当即跳了起来:“金笛妹子,你这是发高烧吗,不会是在说胡话吧?你是糊涂了咋的?虽然大山子一家可怜可叹,你可不要去牺牲自己呀,婚姻非同儿戏的,可要想想清楚呀。”
   “芸姐,我是很认真的,我和他定是有缘的,我们一天见了两次呢,这不是缘分是什么?何况他的一大家子也需要我去照顾呀,这事儿你一定要帮我,一定要给我去做媒,一是要说通大山子,二是要说通我爹我妈。这事儿非你莫属了芸姐,求你了。”
   芸姐立刻停下脚步,很认真的对金笛说着:“可是,笛儿,放下大山子这一家难处不说,你知道大山子多大了吗?他可是四十多岁了,你才二十几岁,他比你整整大了是好几岁呢,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呀。”
   芸儿说着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反复再三劝着金笛:“笛儿呀,笛儿你好好想想吧,你一个黄花大姑娘,嫁给一个又穷又又残疾的老男人,你图什么呢?别人又会怎么说你?”

共 10287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一首经典让人向往爱情。小说讲述了一个感人的爱情故事,主人公金笛儿,是一位美丽善良的姑娘,二十好几了还没出嫁,母亲着急催促去村子后山的庙里拜佛烧香,祈祷嫁给好人家。金笛儿在求佛时遇到了一个拜佛的男人,男人悲凄地与佛哭诉,诉说家里遭遇的不幸:一场车祸失去了媳妇,使一双儿女一个失明,一个残疾,自己也成残疾人,家里还有因病卧床的老人,这悲惨的故事触动了金笛善良的心,故事就此展开了,缘分也在这里注定了。金笛不顾一切,在没有婚礼没有亲人的祝福、只有一片嘲笑声中,嫁给了这个可怜的、家徒四壁的男人。生活不管多艰难,依然乐观豁达,这就是金笛,一个善良坚强的女人,一个不普通的女人,因为她的爱拯救了一个家,因为她的爱和善良让可怜的孩子们对未来充满希望。一个家有了爱的滋润,精神便会从悲凄中走出来,变成温馨的家。有了爱就有了希望,从贫穷到富裕,金笛付出了很多也从中得到了她想要的。结局很圆满,故事也很有感染力,人物刻画的不错,一部值得一看的小说,推荐赏读,欢迎留评。【编辑 千年月色】【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115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千年月色        2020-01-15 16:07:49
  问候作者,拜读学习你的小说,主人公不是普通俗人,值得赞美!
回复1 楼        文友:春草葳蕤        2020-01-15 18:07:55
  问好老师,提前祝福新春快乐!
2 楼        文友:快乐永远        2020-01-16 08:23:23
  恭喜葳蕤,喜获精品!
回复2 楼        文友:春草葳蕤        2020-01-16 11:07:03
  感谢老师留评,问好老师,提前祝福新春快乐!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