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剪烛西窗 >> 短篇 >> 微型小说 >> 【西窗】逍遥游(小说)

精品 【西窗】逍遥游(小说)


作者:问君几多愁 白丁,12.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85发表时间:2020-01-15 17:53:22
摘要:所谓的自由、逍遥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呢?终逃不过命运的枷锁,化须弥一座。

【西窗】逍遥游(小说) 楔子
   庄画是庄子的后人,已经数不清是第几世孙了。他活了很多年​,如今依旧红颜不衰。他行于天地之间,把庄子在书中提到过的妖怪都依依拜访了遍令他印象最深的当属北冥那条鱼了。
   说起北冥那条鱼,众鱼只能叹息,真是个可怜鱼。
  
   一、荒冢
   北冥是海,一望无际,波浪盛放如春花。
   这里的鱼生活的无忧无虑。庄画路过这片海的时候,忽然想起《庄子·内篇》​中的《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他突然想去拜访鲲。
   庄画生来便能与世间万物交流,他去问过路的飞鸟,去问水中的鱼儿,得到的答案千篇一律:“你说鲲啊,我已有几百年不曾见过它了。”​
   庄画愣了。
   他没能见到鲲,只好先去拜访北海之帝。北海之帝曾受过中原浑沌的恩惠,为报答浑沌的恩惠,却不小心害死了浑沌。听得庄画说起鲲,北海之帝沉默良久,低声叹息:“鲲啊,早就没有了。”​
   庄画迷茫的看着他。
   北海之帝道:“我带你去见它吧。”​
   北冥有高山峡谷,峡谷之间有​一孤岛,荒草丛生,毫无生息。庄画立在云头之上,俯视这座孤岛,忽感凄凉。
   “这就是鲲了。​”北海之帝肯定道。
   细看,孤岛的荒草竟不是​杂乱无章的,依稀能看见三个字:鲲之墓。
   原来,这是一处荒冢。
  
   二、扶摇
   日月轮回,朝代更替,江山百年。鲲不能体会。
   已经数不清是第几个一百年了,鲲日日夜夜窝在峡谷之间,历经风吹日晒,雨露精华,如同一座孤岛,又如​一座荒山。它的背上沾满了泥泞,杂草在它背上的土壤扎根生长,无拘无束。它真是寂寞啊。
   鲲生来与别的水族不同,它长得太过笨重,又宽又长,所幸在海中生活,不会感到拘束。它曾以为,​鲸比它更大,然而不是。因为与其他水族不同,它没有朋友,水族不乏良善之辈,可纵使它们想和鲲玩,鲲也无法自如玩耍。
   鲲沉睡了许多年,忽然有一天,它被惊醒了。
   惊醒它的是一只五光十色​,周身皆是祥瑞之气的大鸟。这是一只神鸟。
   这只鸟用尖尖的喙​啄醒了鲲:“吾乃神鸟,乃名凤凰,借此地栖息,可有梧桐,可有甘露?”
   鲲傻傻道:“有的,话说你的翅膀真大啊,和我一样。”​
   凤凰高傲地斜腴​它一眼:“你又丑又笨,怎么会和我一样?我可是凤凰神鸟,凡人见我,都道是祥瑞之兆。”
   “我也有翅膀!”​鲲急切地说,在凤凰不信的目光中化身为巨鸟,展翅飞翔,它的翅膀遮住了太阳,暗了天地。
   凤凰说:“真是奇妙啊,我也行哦。”​
   鲲笑了:“我是鲲,还有一个名字是鹏,你是来北冥居住的吗?可以和我做朋友吗?”
   凤凰道:“好。”​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三、逍遥
   凤凰在北冥定居下来,时常会去与鲲游戏。
   凤凰很好奇鲲既有翅膀为何不逍遥天地之间,鲲回答:“因为没有朋友啊。”
   天地之大,浩瀚无边,轻易就可决定着生死,你我之辈,再大再奇,也不过沧海一粟,天地蜉蝣。
   “所以啊,不如趁有生之年,纵情翱翔!”凤凰如此认为。
   鲲不再沉睡,因为它有了一个可以与它交流玩耍的朋友,虽然它们一个是妖怪一个是神。鲲在海中游泳,惊起鱼儿竞相跃出水面,在天空飞翔,遮天蔽日,不可谓不逍遥。
   它们一起飞翔时,天地之间一明一暗,明的是凤凰身上的火焰照亮了天地,暗的是鲲的翅膀遮住了太阳。
   忽有一日,北冥来了位青年,名唤庄周,在鲲的许可下,写下了一篇论述,题名《逍遥游》。
   逍遥,大概是凡人几百年来最大的梦想吧。
  
   四、白驹
   龙凤呈祥。这是凡人最尊贵的东西,象征着无上的权利。
   凡人总以为,龙凤是天生一对。
   “嘁,愚蠢的人类,龙凤是死对头啊。”凤凰嫌弃道。
   龙行于山川之间,凌驾于水族之上性属水。凤翔于天地之间,傲视天下鸟族,性属火。水火不容,千百年来争斗不断。
   鲲怔怔道:“我被凡人称作‘大龙’,你也会与我为敌吗?”
   凤凰轻笑:“不会,你又不是真龙,你是朋友啊。”
   鲲这才安心。
   鲲曾经没有朋友,百年来一直孤零零的生活,它仿佛成了石头不能感受世间冷暖,不能理解世间真情。自从遇见凤凰,它再不是孤独的那个了,它开始体会世间种种,患得患失。
   鲲想,这大概就是知己之情了吧。
   一日,凤凰一路惊惶,九色的尾羽少了一根。
   道是在梧桐树下遇见了一匹白驹。
   “我本不想与白龙开战,但它欺鸟太甚!”凤凰忿忿道。
   鲲明白,白驹的出现,是龙凤之争的预兆。
   古书有载,白驹即白龙。
  
   五、战争
   战争,自古有之。上古之时,部落与部落之间相互攻伐,死伤无数,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不变的真理。
   龙凤之争,更是惊天地泣鬼神。这是神灵之间的战争。
   鲲是水族,自然成了白龙的下属,与百鸟为敌。
   百鸟可以在空中翱翔,天空是它们的领域,长空万里,它们无拘无束,在水中却只有死路一条。龙为水神,操控天地之间所有的水,它肆意地淹没了高山,淹没了天地……它甚至妄想杀死这世间最尊贵的鸟。
   鲲想阻止白龙的杀伐,然而它虽可水击三千里转扶摇直上九万里,但它终究不是白龙的对手。白龙轻蔑道:“你不过是一只蠢笨的妖怪而已。”
   战争以凤凰落败而结束,鲲又成了孤独寂寞的妖怪。
   它不曾以为凤凰死了,它在与凤凰初遇的峡谷之间等凤凰,又是百年。
   岁月流逝,时代变迁,鲲没能等到凤凰。鲲想,凤凰已经死了吧,这世间再无它的知己了。鲲觉得再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它选择了死,结束这漫长的生命。
   那是一个冬天,高山峡谷之间冷如冰窖,鲲在茫茫白雪之中永远闭上了眼。
   雪落在它背上,寂静无声。
  
   六、相忘
   海风吹来,带了腥咸的味道。冢上的荒草随风摇摆,现出一块石碑,斜斜躺在冢上,分明写着: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凤凰涅槃,为何鲲以为凤凰死了?”庄画好奇道。
   “重生后的凤凰已不是初时的凤凰,又是另一个生命。”北海之帝道。
   “我忽然想起一首诗。”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顾,二者皆可拋。
   所谓的自由、逍遥,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呢?终逃不过命运的枷锁,化须弥一座。
   远方飞来一只鸟,九色斑斓,浴火而翔。它落在荒冢上,望着那块石碑,发出一声叹息。
   仿佛雪花落地,几不可闻。
   它或许在疑惑,这是谁的墓冢,亦或是想找一只妖怪问问,此处可有梧桐,可有甘露……

共 238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鲲与凤凰的相遇,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但最后又不得不分离,天涯相隔。既然不能相见,牵挂和思念都会徒增痛苦。鲲为了凤凰去跟白龙交战,而最终以失败告终,凤凰也不知去向,鲲认为凤凰已死,自己也不能独活,于是鲲死去,变成一处荒冢。待凤凰涅槃,又以另一个生命出现在荒冢上,也只能叹息。如果是人呢,“相濡以沫”长久以来当做了爱情美好的代名词,人们总是只看见了美好的开头,广为赞扬逆境中的互助,却很少有人看完故事后面。“相濡以沫”,或许令人感动;而“相忘于江湖”则是另一种境界。人生有时间的局限性,只在朝暮生死之间。选择放弃强烈的感情来换取平稳的生活,这或许需要更大的坦荡、更淡泊的心境,因为自由和逍遥也逃不出宿命。作者以《逍遥游》来拓展一个知己的故事,另辟蹊径,足见其写作功力,想象力之丰富,不露痕迹的巧妙转换,让读者为之惊叹。感谢赐稿,推荐赏阅!【编辑:温柔小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123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20-01-15 17:54:52
  如果是人,是自由自在在江海里畅游,还是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也或许,很可能会因这而失去生命?是在所不惜,还是回头?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