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人生家园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家园】我和我的外婆(散文)

编辑推荐 【家园】我和我的外婆(散文)


作者:古风雪 白丁,15.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38发表时间:2020-01-16 15:27:40

【家园】我和我的外婆(散文) 我和我的外婆
  
   对于每个人失去的东西一定会知道珍惜,拥有的东西却不一定会珍惜。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从不知道到知道,从知道到不知道。每个人都无法避开这真理的一幕。
   今天想起来还有一丝淡淡的忧伤。那份浓浓的情意,我直到现在仍然难以抛开心中的思念。每逢忆起,必然心有所伤,泪有所感。不为别的,仅仅为了一份爱。
   我并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对她敬爱难忘。或许这些经历每个人都有过罢了。对她最早的记忆是上小学三年级时。至今,已有几十个春秋。
   十来岁的孩子最喜欢“游亲戚”,我也是。每逢寒暑假,我从未错过去她家的机会。仿佛放假的快乐莫过于去看她。“外婆,外婆……”,我尽量放开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嗓门,让外婆在老远就能知道我来了。平时在家里我很少用“婆”这个字。许多次看见同龄人都围在婆婆爷爷跟前。那时候我并不懂得什么是羡慕,只看见他们很高兴,起码比我快乐。听母亲说,爷爷抱过我,不过在我刚学会走路的时候,他就过世了。在问起婆婆时,母亲并不作答。对别人我说“我婆婆就是外婆,并不在这里而是在另一个村子”。他们听了都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我也习惯了。他们笑他们的,在我心里我婆婆就在那里,起码我一直这么认为。其实,我的婆婆一直就住在我家的隔壁,只是我的母亲不愿意承认罢了,也不允许我过去。这是因为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母亲和婆婆产生了一些隔膜,让母亲永的久难以释怀。
   父亲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婆婆。一共生了五个孩子,三个女儿,两个儿子。父亲是大儿子结婚早。八十年代的农村,还很落后,生活非常贫穷。大多数人家里住的是土胚房子。父亲家里有四间土胚房。父亲结婚的时占了一间,二爸一间,老人一间,剩下一间是厨房。那时候农村人家做饭用的是大铁锅,一家人在一个锅里吃饭,吃的是大锅饭,共用一间厨房。在我们农村,家里有几个儿子的,老大结婚后就要分家过日子。分家以后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厨房肯定也要分开。老人和结婚以后的儿子基本是各自生活互不干涉。还没有结婚的儿子继续和老人生活在一起,直到结婚。如果只有两个儿子,那么无论是否结婚老人都会跟最小的那个儿子生活在一起,直到百年之后。父亲和二爸的年龄只相差三岁,在父亲结婚不到两年,爷爷就托媒人在三里河村给二爸介绍了对象。为了给二爸置办婚事,父亲自然就要被分离出去,在分家的时候我的父亲和母亲什么都没有分到,完全是净身出户。后来用母亲的话来说:“她连一片瓦都没有分到就离开那个家了”。分家以后,在亲戚的帮助下,我的父亲在老家的隔壁修了一户院子,盖了三件土胚房。父亲盖新房的时候,我的婆婆什么忙都没有帮,来帮忙的亲戚也都是母亲的家人。我的母亲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也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据父亲说,我当时只有一岁,母亲一手抱着我,一手给帮忙的人做饭,有时还会帮着干活。母亲从未喊过累,只是以后没有和老屋的人来往过。在我的印象里母亲很忙很忙却少有向村里的人开口寻求帮忙,她总是默默承受着岁月的沧桑。这些都是后来听村里的本家老人说的,我想这就是母亲不愿意承认婆婆的原因吧!
   成长的开始,我的第一个理想就是学会骑自行车。因为每次去外婆家都是母亲用自行车驮着我。不过,要等到逢年过节才可以。当然,外婆到我家也得母亲去接。外婆的到来,让我时常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欢喜,那是一种幸福,是一种炫耀,我可以拉着外婆的手从别的孩子面前走过。我下了一番功夫,总算学会了骑自行车。那年暑假,我骑着家里唯一的“飞鸽牌”老式加重自行车得意的去了外婆家。和以前一样,我是人未到声先到,外婆应了一声,表示她在家,外婆是个小脚,走路极不方便,但她还是尽量的使快脚步迎了出来,微笑布满了慈祥而又熟悉的面容,立即露出了惊讶:“哎呦,我的乖乖,学会骑自行车了,快来”。进到屋里,外婆拿出好吃的给我。我高兴地伴在她的周围,露出掩饰不住的笑容说:“外婆我带你去我家”。外婆先是不肯,但经不住我嚷嚷,最后才知道是舍不得那只刚开始下蛋的花母鸡,走了就没人给它喂食了。本来还有舅妈在。但我的舅妈与别人的舅妈不同。她是一个极其恶毒的女人,对我的外婆很不孝顺,我的舅舅是外婆的小儿子,虽说没有分家,但平时还是各过各的。舅妈很不待见外婆的几个子女。我不喜欢她,应该说是我讨厌她,舅妈在我去的时候,也从来不给我好脸色。她不喜欢我来看外婆,更不喜欢我接走外婆。很多次都当着外婆的面呵斥她。这些都是后来听母亲提起的。也有那么几次是我亲身经历。舅妈的百般刁难,我对母亲说外婆为什么要住在那里,她可以永远的住在我们家里呀!(我当时不知道,不过现在慢慢懂了)从小到大,从不懂事到懂事,我的舅妈依旧的令人厌恶,她视钱如命,毫无怜悯之心,称得上是教科书式的反面典型。她的厨艺也是非常的烂,从她手中做出来的馒头青涩难咽,硬不可嚼。外婆跟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无疑是受罪。
   我喜欢外婆在我家,我的父母亲也从不反对。只要外婆来我家我就很高兴,心里就踏实。有时候也会担心,担心外婆回去。不过,我总会拿出小孩子天真无邪的办法挽留她。不知是外婆看懂了我的不舍,还是真的想多留几天,每次总会被我留住。
   岁月就像流水一般,洗刷了我记忆的痕迹。碎片的记忆忽朔不定,让人感觉是梦,又好像是烟,如烟如梦度华年。外婆花白的头发比以前更白了,皱纹似乎深了些。在外婆的陪伴中,我察觉自己在成长,而且成长了许多,或许更能感受这份爱了。曾今一个暑假,我基本上都住在外婆家,开学时的几个晚上,我哭了。泪水里藏着对外婆的不舍和想念。泪水里映着和外婆一起愉快地暑假。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情不自禁的哭过,我的泪水像江水从决裂的堤口一涌而出。我想控制,但来不及。直到今天,直到她离世,我都没有机会告诉她,我为她哭过。或许老天只允许我一个人知道吧!
   夏日的阳光普照着大地,虽说有些强烈,可也无所不至地照顾着万物生灵。长大了,总会离开长者的庇护,去经受人生的磨砺,风雨的考验。这似乎已经成为千古不变的定律。生老病死也不过是人之常情,又有多少人能放开,能明白。不失去怎么能知道可贵,每个人好像都要经历这一步。
   外婆给了我二十个成长的春秋,留给自己的是岁月的苍老和无情的病痛。晚年,外婆突然脑溢血成了半身不遂。今天,我已经忘记了最后一次出门迎我的那一幕,她那裹着的小脚再也不能支撑她瘦小的身体了,永远的沉寂了。我时常能隐约的记起她患病的那一刻,她用一种暗淡的眼神看着我,使我的心被一把钝刀狠狠地割开了。那种疼痛让我忘记了男子汉的尊严,我的眼泪急促的流满了脸颊。
   岁月的车轮,扎过了坎坷的小路。生活教会了我对世界有了翻天覆地的认识,我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来自读书的压力,生活的压力,不容我去想念被病魔折磨的外婆。一个老人失去了自由,在没有被生活的负重压垮却被突如其来的疾病击倒了,她的生命从此是那样的无助与无奈。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我的头脑停止了思考,一片空白。我期待奇迹的出现,那个在我的世界里最好的女人有一天能重新站起来,扭起小脚。
   以后的日子里,我好想找个机会好好地痛哭一回,终究还是没有,我的眼睛干瘪的厉害,没有一滴泪。似乎我正在遭受着命运的不公,让一些东西把我带进了永远漆黑的深渊。我迷失了方向,就像一只被抛弃的破船,在水面上随波逐流。我冷冷的看着这个世界,想为自己寻求一点安慰。我怀疑自己是否长大过。我想尽一切办法让外婆的病快点好起来,我背着父母偷偷地攒钱,我把自己上学的生活费省下来,买药给她。放学后,我就去看她,只希望她能好起来。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所做的一切。
   日月星辰的交替,把她带进了不同的世界。外婆坐在炕上,渴望自由,渴望健康,渴望许多人的陪伴。可是她被孤独和寂寞吞噬了,泪水在她的心里流淌着,肉体与心灵的创伤同时折磨着她。或许我的每一次出现,才能使外婆有一点对生命的渴望。她的话很多很多,仿佛已经攒了很久。听着她的话,我睡着了,一会儿又被说话声吵醒了。我开始烦,烦自己没有照顾好外婆,烦她总是那么好心为别人着想。我不多说话,也无话可说。我只听他讲。她时而关心一下我的父母,时而问候一下姨妈,我觉得她的一生为别人活得多一些。
   冬去春来,岁月荏苒。不曾想时间的脚步如此的快,我开始清楚地意识到外婆不可能再到大门口迎接我了。她只能被苦难纠缠着,陪伴她的是更深的痛苦和更长的寂寞。我彻底的绝望了,我为不能看到外婆重心站起来感到揪心。残酷的流年,带给我的是一场悲剧,一场永远不能抹去刻骨铭心。日复一日,我的心被外婆的病痛揪着。我想哭,但怎么也哭不出来,那种滋味就像千万只毒虫在咬我的心,疼痛和痛苦并存着。
   雪花如柳絮般风风扬扬地飘落,白色掩盖了大地上所有的污浊和肮脏。可是那些不为人知的丑陋终究还要坦白于世。白茫茫的雪纱总会被阳光撕得粉碎。雪娘送走了秋日的凉爽,把寒冷的儿子带到了人间。不过人们已经学会了怎样御寒,然而心里的寒冷,生活的寒风,却怎么也挡不住。外婆一个人,透过明净的玻璃窗望着飘落的大雪,回首一望,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转动,它是否曾经落下过我不知道,也没有见过。我想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时谁能了解她心中苦楚与创伤?没有人。那半瘫的身体似乎畏惧冬日的严寒开始隐隐的作痛。我亲眼见她用另一只手稍微摆了一下浮肿的病手。她从不把痛说出来,为了不让我担心。她再三叮嘱我要好好念书,我答应她了。我开始拼命地读书,为了我,为了外婆心中的希望。新年在外婆的呻吟中,悄悄地过去了,沉浸在余年气氛中的人们开始了新一年的打算。但陈旧并不是从每个人身上离去,至少对外婆是这样的。孤独,寂寞,舅妈的热嘲冷讽又一次重创着外婆的伤口,如撒盐一般。我讨厌舅妈,并不是因为她不喜欢我,而是她失去了起码的孝道与善心。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见了舅妈连起码的礼貌都提不起来,我一度把她当成了陌生人。外婆生病的两年来,舅妈的所作所为,使我更加讨厌我的她。我发誓不再见她。
   夏季是个炎热的季节,太阳无情的向大地放热,仿佛要把一切蒸发。我的大舅在北京因病去世了,外婆心彻底崩溃了,多年的苦楚每天随泪水写满了脸颊。她那红肿的眼眶,让我心里打翻了五味瓶。病痛的折磨,亲人的离世夺走了她继续生存的哪一点信念。她希望自己快点死去,却又时常哭着喊着妮妮的名字。妮妮是她的大孙女,是外婆一手带大的。已经好多年没有回来了。外婆开始骂妮妮没有良心,等冷静下来又问我妮妮的情况好吗?这些极其矛盾的骂声与关怀包含了多少辛酸。我永远也无法理解一个百岁老人此时的心境。不知是生活的艰辛还是亲人的离世,让外婆又一次苍老了好多好多,满头的白发纷纷的脱落了,深深地皱纹覆盖了布满沧桑的面颊。肮脏的屋子,似乎已经好久没有人来过了。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能想到,农村的久病老人生活竟是这样的窘况。我的心时常被眼前的一幕,搅动着,微微的发酸。我说不出一句话。我分不清哪是痛苦还是怜惜。
   年老的外婆吃力地拖动这干枯的身体,每天坐在大门口,望着远处。他或许在等待着什么?多少次移动身体时尾骨与地面的摩擦,都渗出了血迹,沾满尘土的身体让人不忍直视,每一次我都强忍着泪水,默默地为她拭去全身的脏污,但心里的污浊却无法去除。
   我没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外婆。秋日的黄叶,再也经不住风的摇曳,落满了大地。我给外婆拿来了母亲亲手做的鸡蛋羹。没想到一碗鸡蛋羹是我给外婆的最后一顿饭。长期的病痛、心酸、孤独……夺走了她脆弱的生命。世界上我那个我最爱的人终于走了,她再也不用遭受疾病的折磨,再也不用那样艰难的活着。那一次,我哭了。我把所有的不舍和痛楚都哭了出来。我整夜的守在外婆的灵堂前,我让所有人知道我最爱的那个人去世了。离世,对她是一种解脱,她不必再遭受命运的不公,生活的苦难。我的人生,对这样一个伟大、坚强、善良的祖母而骄傲。她的离去,并不能带走我对她的思念。恰恰相反,死亡让我更加的思念,更加觉得珍惜。历史的长河把什么都洗刷了,唯一洗刷不了刻骨铭心的回忆。以后的路还很长很长,离开了外婆的陪伴,我还能走多远。“吾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吾,无以终于年。母孙二人,更相为命,是以区区何曾废离”。
   外婆的离世,已是灯枯油干,舅妈的冷淡,亲人的思念,病痛的折磨,世间的无情,残酷的现实统统把她拉近了死亡的边缘。外婆的爱是伟大的,这份爱不是语言而是行为。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一个不可或缺的贵人,是他给了我们完整的人生和谆谆的教导。如今我们已经步入了生命的中期,而那个曾今相伴我们成长的人又去了哪里呢?

共 498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篇散文,朴实的文笔,深情的文字,回忆自己的外婆,再现了外婆的勤劳善良的形象和对自己的关爱,还有外婆长期的病痛和离世的悲痛,抒发着对外婆的思念。文中除了叙述外婆,也谈到其他亲人,像舅妈的冷淡与外婆的为人相比差别很大。作者把外婆称为自己的贵人,是她给了自己完整的人生和谆谆的教导。感人的文字,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20-01-16 15:29:06
  深情的文字,回忆自己的外婆,再现了外婆的勤劳善良的形象和对自己的关爱,还有外婆长期的病痛和离世的悲痛,抒发着对外婆的思念。感谢赐稿支持,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秋觅
回复1 楼        文友:古风雪        2020-02-22 21:23:02
  谢谢老师评论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