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曚(散文)

编辑推荐 【菊韵】曚(散文)


作者:垂拱而治 童生,534.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80发表时间:2020-01-18 17:21:34

我们的汽车刚刚停在院门口,只听院里的红嫂干咳了两声,几个女服务员从各个房间里出来,呼啦一下笑嘻嘻地往楼上跑去,不知有啥子秘密......
   那年,我跟小曹来到一个乡村当包村干部。刚下来时,村里的旱厕蹲不惯,农家的土炕睡不惯,就找到在敬老院当院长的朋友,他给我们安排了带卫生间的房间,我俩每天来这里午休。
   红嫂是个大大咧咧的女人,快四十岁了,在服务员的队伍里排行居中,但年长的也管她叫红嫂,连七老八十的养老人也喊她红嫂,红嫂就成了她的名字。
   红嫂见着我有点拘谨、腼腆,却对小曹大方得近乎放荡,经常拿双关语凑乐。小曹爱忘事儿,有时走进楼堂里忽然想起车钥匙还没拔,“诶呀!钥匙还插着呢。”红嫂一听,眼睛一亮,“小曹,咋总插着诶,那就受了?”说完自己先哈哈大笑,等在场的服务员都开始哈哈大笑,小曹才明白过味来,原来红嫂话里有话。羞得小曹面红耳赤。
   今天她们鬼鬼祟祟地跑上楼去,不知又出啥幺蛾子。每回小曹都是快步上楼,提前把门打开,帮我打好洗脸水。这天小曹刚一跨上楼口,就听一个房间里传出啪啪掴肉的声响,小曹扭头一看,唰一下脸红到了耳根子,捂上眼睛扭头向楼道深处跑去,站在我们房间的门口,诡秘地冲着我呲牙儿。我有些诧异,等到了服务员休息室门口往里一看,哇!把我吓了一跳,只见五六个女人像白条鸡似的四仰八叉地躺着,边掴大腿边得意地嘻嘻哈哈地笑。见我站到门口,突然止住笑声,把头和身子扭过去。我也一下子红了脸,心扑腾扑腾地跳。
   这个敬老院比较老旧,没安空调,三伏天服务员们都挤在一个屋子的大铺上歇晌,酷热难耐,只好敞着窗户、敞着屋门午睡,这里没有男服务员,老人们年岁已高又都住在一楼,于是穿得比较露骨,但没料想竟拿院长的客人——两个还算陌生的男人寻开心、寻刺激。
   从此,小曹和我每天都会接受这样的挑战和洗礼,小曹依然脸红,女人们的笑声越发放荡无忌,我也就见怪不怪。当然,彼此都不再陌生,见面也开始打招呼或说会儿话。
   红嫂说,看着老人们可怜,要不鳏寡孤独、要不儿女在外照顾不上、要不又残又傻,好人谁来这儿啊?
   我们诧异,他(她)们来到这里,三餐不愁,还有你们这帮开心果照顾,还不幸福吗?
   红嫂猜出我们疑惑,盯着我们认真道:“真哪!虽然幸福了一些,但老人扎堆的地方总死人,一年发送好几个,特别在夏天和冬天,连着死,对活着的触动特别大,都直木搭撒眼的,好像在排着队等死。”
   听红嫂这么说,让我心里一阵阵发紧,老人扎堆儿,享受集体生活,不再孤单,还有人照顾,应该还是幸福的,但幸福的指数仍有待提高。
   说话间,楼下传来一老汉骂街声。红嫂说,又是老杂毛犯病了。
   她说,这个老杂毛迷上了个叫翠儿的老太太,他们是一个村子的。
   老太太更可怜,四十岁那年才生了独子,儿子大学毕业在一个工地上实习,不慎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死了,老伴悲痛欲绝,突发脑淤血,也断了气,剩下她六十多岁的孤老婆子,日子咋过?村干部们找她商量,把她家的地租出去,把房产变卖,上敬老院。她同意了。可没想到,老杂毛也变卖了家产来到了敬老院。
   在红嫂她们嘻嘻哈哈地述说中,我听出了老杂毛和翠儿之间曾经发生的故事。那是一个盛夏的中午,翠儿在棉田里给秧苗“掐尖儿撸腿儿”。日头晒得她头晕脑胀,两眼冒金花,汗水浸透衣衫。她直起腰晃晃悠悠走到河边,扒拉开芦苇,洗了把脸。水温带来了凉爽,舒服得翠儿生出洗个澡的想法,她走上河坡环顾四周,原野里只有蜻蜓飞舞、蚂蚱鸣叫。她脱了衣衫,光着身子下到水里,洗了个痛快。没想到在河的对岸正坐着一个劳累休息抽烟的男人,他被岸边的芦苇掩映着,坏坏地不作声,贼贼地把翠儿苗条丰满的玉体看了个够。
   这个男人就是现在的老杂毛。翠儿结婚后,老杂毛终身未娶。多年以后,老杂毛的艳遇还是在一次醉酒后吐露了出来,边说边呜咽。在村里传开后,翠儿的脸面挂不住,她的男人更挂不住,找老杂毛“算了账”。此后翠儿十分反感老杂毛,没想到自己前脚进了敬老院,他后脚就追到了敬老院,非跟她做夫妻不可。可是翠儿实在讨厌他,老杂毛缠得紧,翠儿就躲进老李头的房间去。
   老李头比翠儿大十几岁,当过镇宣委,穿得干净体面,说话斯文声轻,受到大家的尊敬。当年翠儿还作姑娘的时候,老李头风华正茂,曾来村里当工作组,在翠儿家号过饭。那时,翠儿就很仰慕他。没想到几十年后在敬老院里相逢。平时两位老人能够说一块唠一块,彼此都有了爱慕之意。这可引起老杂毛的警觉、嫉妒,时不时地就要骂阵糊涂街。
   红嫂说着走下楼去,我和小曹也跟着下了楼。见老李头的门前围着几个老人,老杂毛伸着脖子往屋里望一眼就走开,在楼道里骂街。
   我们跟着红嫂分开人,走进屋里,见老李头躺着捯气,院长和翠儿坐在床旁。翠儿的眼圈红着,一遍遍问:“李大哥,你还有啥心愿跟我说说。”老李头睁开疲惫的眼皮,嘴唇动了动,声音微弱。翠儿把耳朵递到他嘴边,“嗯嗯,好,我给你摸摸。”翠儿把手伸进被窝,攥住了老李头的“下体”,老李头满足地绽放出笑容,安详地去了极乐世界。
  

共 199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村里的敬老院来了两个外乡人,目睹了红嫂与老人们之间的往事。种种恩怨情仇在时光的流逝中去。孤独寂寞的老人之间有些什么是是非非?红嫂与服务员们尽力照顾他们,翠儿与老杂毛的往事也成了谜,一切在终老中划上句号。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01-18 17:40:03
  +yige一个好故事!文笔清新
2 楼        文友:刘银科        2020-01-19 19:42:55
  真是一篇让人伤心的故事。敬老院的三位老人之间的情感纠葛;那些孤独无依老人们的精神需求,作者都写得逼真生动入木三分,读后叫人唏嘘之余深为遗憾。虽然敬老院解决了无家老人们的物质生活问题;然那儿女亲情,那天伦之乐,那夫妻之趣,这些正常的人生需求又怎样才能解决呢?怎样才能满足化?这实在是一个说起来叫人心酸又十分棘手无法如愿的事。文章的可贵之处和现实意义正在于此!作者思想深邃目光尖锐,选材典型叙述有序,语言平实质朴。作品呈现很强的美学张力,使人情不自禁地被感化而为之太息!佳作学习点赞!
3 楼        文友:垂拱而治        2020-01-19 20:52:25
  感谢刘银科老师的赏识和精彩点评。感谢魂枫帝星老师的苦心编辑,感谢金山老师的鼓励。祝各位老师春节快乐!心想事成,家人幸福,工作顺利!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