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人生家园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家园】母亲手里的面皮箩箩(散文)

编辑推荐 【家园】母亲手里的面皮箩箩(散文)


作者:古风雪 白丁,15.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33发表时间:2020-01-19 18:40:12
摘要:一碗面皮,一份思念,一份乡愁。


   一直想写一些文字来思念一下我的母亲。今天已经是农历的腊月二十四了,再过几天就要过春节了。过年是中国人家里的大事,更是农村一年中最隆重的日子。因为过年已经成了国人家庭团圆的代名词。下午,我和父亲,老婆,儿子回了一趟农村老屋——扫舍。无意间发现了母亲在世时用过的面皮箩箩。用一层厚厚的塑料纸包的严严实实,塑料纸上面沾满了尘土,已看不清样子。母亲是个极细心地人,每次用完都会小心的存放,在箩箩上刷一层菜籽油。我小心的撕开外面的塑料纸,虽然母亲已经离开我们十余年了,但她的面皮箩箩依然油亮油亮,似乎昨天刚刚使用过。此时,我捧着面皮箩箩别样的倍感思亲,仿佛母亲一直都未曾离开过我们。父亲这个时候走进了厨房,看到我手里的面皮箩箩有些惊讶之后,脸上立即升起了一丝惆怅喃喃地说:“这是你妈用过的面皮箩箩,是我在县城南大街的铁匠铺专门请人定制的。听你妈说,你爱吃面皮。是好铁皮,你看这么多年了还没生锈。”说完,父亲嘴角动了动,好像还要说什么,又一时记不起了来意,就转身出去了。父亲有些轻微的痴呆,但在记起母亲时,思维清晰地让人简直不敢相信。看着父亲离开的背景,我的心里一阵凄酸,晶莹的泪水中出现了过年时母亲穿着花花棉袄时的身影。
   一到夏天,雍城人的味蕾上就满成了面皮的味道。不知道是为什么?这大概是一种习惯。雍城的夏天,总与面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马路边支个摊子,搭一顶帐篷,就能吃面皮了。你举目望去,远远一片红红绿绿的篷顶,走近了一看,必定是个买面皮的摊子。雍城的少男少女,老人小孩,坐成一排,无不吸溜吸溜的吃的正欢。卖面皮的人手里挥着欢快的面刀,在案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立即就会有切好的面皮被娴熟的手盛入扁平的碗里。紧接着放佐料——盐,醋水,蒜水,油辣子等几乎是一气呵成。这时候要是有客人走过,摊主就会吆喝着:“来,坐下,吃啥外呀?”仿佛来吃的人都是熟人。岁月的沧桑,生活的蹂躏,让摊主们对做生意如此的老道,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本自己的生意经。
   说起面食,我最喜欢的也是面皮。不过不是街上的“洗面皮”而是母亲做的“懒面皮”。制作时,准备好几瓣绿头蒜,把蒜捣成蒜泥,放上盐,用热油一泼,“嗞”一声,蒜香味四处乱窜,站在大门楼下就能闻见,路过的人不自觉就会发出一句:“这家人蒸面皮着哩!”母亲把准备好的面糊糊舀一铁勺,倒在面皮箩箩里面,手抓着箩箩两边的手把摇匀,这一步决定了面皮的薄厚。放入开水锅里,盖上锅盖,开始准备下一个面皮箩箩。等你准备好下一个面皮箩箩时,锅里的面皮已经熟了。揭锅,提起箩箩放入事先准备好的凉水中静置。再等你把下一个箩箩放锅里时,凉水里置着的面皮已经能吃了。这个过程极具节凑感,是母亲长期做饭时摸索出来的宝贵经验。用手揭起蒸熟的面皮往案板上一扔,切成条,盛入碗里。将切好的黄瓜丝散在上面,放入醋,蒜泥,再来上一勺油泼辣子。原来再也普通不过的面粉此时已经变成了美味佳肴,把北方人对面食的热爱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的母亲,没有读过什么书,字也不识几个。她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我能多读书,考上一所大学。如今,她的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但母亲却永远的离开了我。
   在做面食方面,母亲是个“高手。”在我的记忆里,关中平原上最普通的面粉在她的手里总能变化出与众不同的吃食。我最怀念的还是母亲做的面皮。读过陈忠实先生《白鹿原》的人一定都知道,书中出现最多的吃食就是油泼面。似乎面食与关中平原上勤劳的人们结下了深入骨髓的情缘。面粉在关中女人的巧手里总能被塑造出令人惊奇的美食,它是黄土高原上一代一代人深深的烙印。母亲做的面皮与市面上的不同,她承载了我儿时太多的记忆。一有时间,母亲就给我蒸面皮吃。旧时,农村能吃的饭食种类很少。没有现在这样的五花八门。农村人的早饭多以包谷粥和面糊糊为主。到了晌午饭,几乎尽是面条。在农田里劳作了一天,回到家里总会情不自禁的问上一句:“咱中午可吃啥呀?”“吃面么!”立即就会有人回一句。“怎么又是面。”“你就是种麦的,不吃面你吃啥呀?”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一下子有了吃饭的氛围。这时候,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吃面皮么!”“好么!都多长时间没吃了?浛水(口水)都流下来了。”有人对了一句。家里的女人就开始拾掇蒸面皮了。面皮就成了区别于面条的饭食。大多数人家里都有蒸面皮的箩箩,面皮虽然也是面粉做的,但也能安慰一下长期吃面条的虚荣心。起码今天吃的不叫面条,但总离不了一个面字。然而,心里对面条爱的深切。
   每当母亲拿出她的面皮箩箩,一说吃面皮,我就兴奋地不得了了。我很喜欢吃面皮,尤其是母亲做的面皮,更喜欢看母亲制作面皮的过程。这个过程凝聚了关中女人制作面食的聪明智慧,更表达了对面食无不热爱的情怀。母亲做的面皮是独一无二的,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好吃。从来不粘箩箩,薄厚标准,软硬刚好,自然也不会破。做的多了,就会有邻家端着碗来吃。每次母亲都会做多。
   蒸面皮看似简单,但实际却暗藏玄机。后来,结婚了。老婆学着母亲的方法:“把面粉和成了面糊糊,搅到没有面疙瘩,用铁勺扬了一下,扯丝为宜。然后在母亲的面皮箩箩里,刷了一层菜籽油,把和好的面糊糊倒进去,铺满了箩箩底部。”一步一步做过来,过程是丝毫的不差。等用手揭起来时,却破的一塌糊涂。看来老婆还是没有继承母亲的衣钵。看着老婆一脸的惊愕,我安慰道:“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反正吃进肚子里都是一样的饱。”老婆不甘心口里念叨着:“方法没错呀?”又继续做了起来。
   母亲离开的日子,我也时常吃到面皮。但再也吃不出母亲的味道,也体会不到了面皮中的乡愁。在我的眼里,母亲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不识几个字,但在做面食上,她却是个知识渊博的学者。
   我想母亲做的“懒面皮。”

共 229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散文,生动的叙述,深情的文字,回忆当年母亲手里的面皮箩箩。文中叙述母亲做面皮的过程,再现了勤劳朴实能干母亲形象。诉说自己对母亲做的面皮的喜爱,一碗面皮,一份思念,一份乡愁。深情感人的文字,浓浓的乡情和亲情,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20-01-19 18:41:10
  一碗面皮,一份思念,一份乡愁。深情感人的文字,浓浓的乡情和亲情,感谢赐稿支持,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秋觅
2 楼        文友:古风雪        2020-02-22 21:35:58
  面皮是家乡美味的小吃,到了夏天尤为受欢迎,是一种凉凉的面食。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蒸面皮的箩箩。好回味呀!
3 楼        文友:古风雪        2020-02-22 21:37:49
  面皮已成为地方性标志,感谢老师评论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