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菊韵】回归(小说)

编辑推荐 【菊韵】回归(小说)


作者:梅影荷韵 白丁,15.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53发表时间:2020-01-19 20:02:12

青莲和远山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是在大学开学新生报到的那一天,她看见远山,一眼就喜欢上了他。远山那种忧郁的眼神中又似乎透出倔强,对一切都淡淡的,好像漫不经心,又看着心中有数的那种样子。他提着行李箱,目不斜视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在那群好像没断奶的男孩中间,远山显出世人皆浊,唯我清醒的独有气质,他成熟,淡然,眼睛深邃,寡言少语。让青莲着迷。大学四年,她追随在他身后,像狂热地喜欢上一位偶像明星,非要攻下这个堡垒,非他不嫁。只是她不明白,远山是本市人,为什么会选择住校。
   有时不经意地,远山会对青莲说:“选择我,你不后悔吗?你了解我吗?”其实青莲想说:“正是因为我想了解你,我才选择了你。”
   那年放暑假前夕,远山经不住青莲软硬兼施地硬磨,他答应带着青莲去他家,路上,远山对青莲说:“也好,你来我家一趟,你就死心了。”
   远山家住市里一座小别墅区里,一位年长的阿姨帮他们开了门,她喜笑颜开地对着远山说:“山子回来了?快去看看你妈吧。哎呦,还带了女朋友来。”青莲随远山进了客厅,从里面走出来一位清瘦清瘦的戴眼镜的中年妇女,她慈爱地看着远山说:“宝宝回来啦?”远山答应着对青莲说:“这是我妈,你叫她姑姑。”青莲慌不择身地对着远山妈喊:“阿姨好!我是山子的女朋友。”远山妈妈这才注意到远山身旁的女孩,她脸突然一沉,随即张牙舞爪地扑向青莲,直愣愣地瞪着眼睛,抓着青莲的胳膊,大声叫喊:“你这个狐狸精,你还敢来我家里?”青莲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吓得大叫,她挣脱远山妈妈的手,大叫着跑出了远山家的门。那天,远山没有追出来。
   远山找到青莲,淡淡地对青莲说:“青莲,这回你死心了吧,我妈是个疯子,一受刺激就发疯,那天我不是让你喊她姑姑吗?你还是叫了阿姨。”青莲不解地问:“这是为什么?”远山叹了口气,说:“青莲,你别问了。离开我吧,说不定哪天,我也会疯掉的。”青莲眼泪汪汪地看着她心目中的男神,她心疼地挎着远山的胳膊,疼惜地说:“山子哥,不会的,有我在你身边,一切都会好的。”
   青莲记着远山的话,见了远山妈妈,再也没叫过她阿姨。远山妈妈对这个叫她姑姑的女孩,渐渐地没有了敌意,有时还笑咪咪地和青莲啦家常,说:“宝宝长大啦,宝宝长大啦”。青莲知道了,婆婆以前是一名小学教师。
   毕业了,远山被分配到了铁路工程局,青莲做了一名小学老师。青莲如愿以偿地嫁给了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远山。远山妈和保姆住在一楼,青莲和远山住在二楼。家里多了个温柔娴静的儿媳妇叫自己娘,远山妈妈安静了许多。待他们的宝贝出生后,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那天,他们一家三口应邀去参加一位远方亲戚儿子的婚礼。酒宴上,远山和青莲逗着孩子玩,一位坐在他们身边的妇女好奇地问远山:“山子,你爸爸怎么没来喝喜酒?”远山脸一沉,没和那女人搭腔。那妇女以为远山没听到,她又问了一句:“好几年没见你爸了,他今天怎么没来?”远山的脸已经拉下来了,他看也不看那女人。那个女人不知道是脑子缺了哪根筋,似乎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不见黄河不死心,她喝了一口水,又问了一句同样的话。远山再也忍不住了,他气得拳头砸在玻璃餐桌上,桌上的酒杯被震得稀里哗啦的,殷红的液体流满了一桌面,他瞪着暴怒的眼睛,似乎要喷出火,对着那女人说:“你有病吧,你到底想干什么?”那女人吓得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不知道哪里触犯了这头狮子。整桌上的人被远山的这一举动吓得没有一个人说话。孩子吓得大哭起来。青莲对丈夫的举动,也感觉有点奇怪。以前她问远山她公公怎么不在家的时候,远山闷声说:“死了。”青莲知道丈夫这个家有她不知道的故事。他不愿意说,她也不敢追问。今天,这头狮子在这个场合爆发了。她慌忙拉着丈夫的手,抱着孩子,连拉带拖地离开了婚礼现场。
   好长时间,远山的情绪才稳定下来。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心在滴血。
   日子就这样平淡地往前过,远山妈的病情也稳定下来,没人刺激她,她平时也只是呆愣愣的。只有看见远山和孙子的时候,眼里才露出温柔慈爱的目光。
   远山的工作有时需要加班赶制一些工程上的资料,青莲也习以为常。只是这一段时间,远山回家比平时更晚,话语比平时也少了。他回来时常一个人沉默着,沉默得让青莲心里发慌。她温柔地劝导着丈夫:“有什么事别憋在心里,说出来,咱们共同解决。”远山也只是说:“没事,你看好孩子和妈就行。”
   青莲始终觉得远山是个迷,谈恋爱的时候,她好奇地想探究他眼里的内容。觉得远山深沉,成熟。如今,孩子都有了。她还是看不透自己的丈夫。青莲也曾怀疑过,远山是不是深爱自己,或者是远山不够爱。也许是自己一厢情愿无怨无悔地爱着远山,只是想得到他的爱,而忽落了自己身边的人不够爱自己,否则为什么自己总是看不透他。她总觉得,她爱他比他爱她多一些。
   这天下了班。她跟着远山,想看看他到底干些什么。远山提着篓东西走进了城郊的一个小院子。一位小姑娘给他开了门。青莲心里一沉,难道远山有另外一个家?她跟着他们走进院子里。她偷偷地看见远山进了屋门,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旁边躺椅上躺着一位男人,看着有六十多岁。远山背对着老人。老人说:“你来啦?”远山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男人摸索着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远山,说:“这么多年了,是我对不起你们,这张卡是我全部的家当,请你还是收下。算是我对你娘俩的一点补偿,我心里好受些。”老人咳嗽了一声,说:“你那个弟弟还小,我要不在了,麻烦你帮我照顾他。”远山沉下脸,恨恨地说:“别给我提那个孽种,我没有弟弟。”远山没有接他递过来的银行卡,老人的手慢慢地回落到原地,闭着眼,两行浊泪流下来。
   青莲大致明白了些,她忍不住了,她从暗处走进屋子里。她看到了远山的姑姑在厨房里忙活着。屋里人看到青莲进来了,远山很愕然,随即又冷静下来,他指着躺椅上的老人说:“你不是一直问你的公公在哪里吗?躺在这里的那个人就是。”
   青莲突然有一种冲动,她身为他的妻子。她有权利知道远山的内心世界,她得知道她自己的丈夫想些什么。她看着远山的眼睛,说:“今天,你把所有的一切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远山的姑姑走过来,她劝着青莲:“坐下来稳稳,别激动,别激动。”
   姑姑揭开了这个家庭鲜为人知的故事。
   远山的爸爸在这个小城开了家不大不小的公司,经营纸张销售。远山的小姨小翠在她姐夫的公司里打工,住在远山的家里。远山的妈妈工作也很忙,没时间照顾家。正好有妹妹小翠来家里帮忙,远山妈也高兴,有时远山也跟着小翠姨玩。
   不知从何时起,爸妈房间里时常传出来他们的吵架声。远山躲在楼下不敢吱声。
   那天,小翠突然不见了,不辞而别。过了几天,远山的爸爸提出离婚,净身出户。远山爸爸提着行李决绝地离开家,远山不说话,也不哭,只是死死地拽着爸爸的行李箱,不让他离去。远山爸爸蹲下身,依依不舍地告诉远山:“跟妈妈在家好好的。好好上你的学,学费我按时打给你们。”他那双有力的大手掰开远山的小手,坚决地离开了这个家。等爸爸的身影走远,远山才哭喊着“爸爸、爸爸”地追出好远。
   远山的爸爸把公司卖了,他和小翠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山子妈妈受不了亲情和爱情的双重背叛。她与娘家成了仇人,她把自己关在屋里,几天不吃不喝也不出房间门。等再出来的时候,她手里提着把刀,披头散发地走出来,大叫着说家里有坏人,要杀坏人,屋里屋外的角落里寻找着坏人。远山吓得大叫着跑出家门,不敢回家。远山的姑姑来到这个家里,把远山妈妈送进了精神病院。
   后来,一位中年保姆就进了家门,照顾着远山和妈妈的生活。学校里领导给远山妈妈办了病退。
   从此,山子的妈妈精神时好时坏,不能听见别人叫她姐姐或者姨。
   那天,姑姑告诉远山,他爸爸回来了。小翠难产死了。他们有一个儿子十二岁了,孩子现在在远山姑姑家住着。姑姑说:“小翠崇拜你爸爸,那次是你爸爸酒后的失误,小翠怀了孕,他觉得得对女孩负责。因为小翠查出来,如果把这个孩子做掉,她以后就没有机会做妈妈了。”姑姑眼泪掉下来,她说:“你爸爸现在查出来是恶病,他放心不下你们这一家人。”
   青莲终于明白了,这么多年远山为什么沉默寡言,他不是故作神秘,他心里有巨大的伤痛。
   在他们谈论着这些的时候,外面想起了敲门声。保姆和远山妈妈进来了。远山妈妈眼睛不直愣愣的了。她走进屋来,这两个今世的冤家见面了。远山爸爸艰难地站起来,哽咽着对远山妈妈说:“我这辈子罪孽深重,对不起你们娘几个。这是我的报应啊。我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再见着你们。”远山妈妈眼含着泪水,这个脑子糊涂了一辈子的女人,此刻清醒了。她抓着远山爸爸的手:“老头子,你终究还是我的,再俊的女孩也抢不去你。走,回咱家。”
   远山妈妈温柔地看着远山,说:“孩子,你爸爸是我的命,他和你对我来说,一样是最重要的。我放下了,你也放下吧,他是你的弟弟,孩子是无辜的。”
   远山看着妈妈幸福地依偎在爸爸身边,儿时一家三口幸福地围在餐桌旁吃饭的情景。。。。。。爸爸把自己举高高。。。。。。爸爸牵着自己的小手过马路。。。。。。这些,像放电影一样在远山脑海里闪现出来。他的眼睛湿润了,此时,一切都明白了的青莲,握着他的手依偎在他身边,一种久违了的幸福涌上心头,他的心回到了小时候。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远山妈妈的疯病好了,时常看见她推着远山爸爸,在小花园里闲逛,两个人有说有笑。青莲又多了一个任务,家里来了一位新成员,老嫂如母。
   远山的眉头不那么每天皱着了,他有时还领着叫他哥哥的那个小孩和自己的儿子一同玩耍。只要家里人都好,远山一切都好。
  

共 379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远山和青莲是大学同学,青莲看上了比同龄人显得成熟的远山,远山总是那么吸引着她。眉头一份淡淡的忧郁,让他增加了更多神秘。青莲内心认定他是一生伴侣,义无反顾的嫁给他。虽然知道他母亲神经不好,但青莲还是包纳了这一切,用爱去温暖远山那冰冷的心。随着时光的流逝,青莲知道了所有事情,知道了远山父母之间的恩怨情仇,明白了远山总是有一份难言的苦衷于心头。压抑在他心头有一种解不开的结。对父亲的恨,在他看到年老病重的父亲后,一切都化解了,母亲也原谅了他父亲,多年未曾团圆的一家人终还是在一起了,远山眉头的凝结也消失了,放下了一切有什么不可以重新开始呢?人生短暂,珍惜生命中的每一个人吧。作者讲述了一家人聚散离合的故事,爱可以化解所有一切,且行且珍惜。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梅影荷韵        2020-01-19 21:03:51
  谢谢主编老师,辛苦了!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01-20 07:24:52
  编辑辛苦!作家辛苦!新年好
3 楼        文友:古城布衣        2020-01-20 09:11:07
  拜读荷韵老师的佳作,小说故事性很强,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热爱生活,热衷文字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