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暗香】病房一日(散文)

精品 【暗香】病房一日(散文)


作者:曦之尘埃 白丁,11.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50发表时间:2020-01-19 22:59:08
摘要:父亲又住院了,被诊断为“疑似癌症”,身体虚弱的他每天打吊水,生活已完全靠别人照料。作为他疼爱的女儿,姝昀请假回去探病。她看到了只能任人“操纵”的老父亲,他已手无缚鸡之力;她想到了父亲的“光辉岁月”,他曾经就像一个光芒四射的太阳;她想到了父亲对自己的期望,不禁泪涌……

姝昀匆匆将工作交接了一下,请了假,赶当晚的火车回去了。并非有亲人离世,只不过――老爸住院了。
   老爸住院都快一个月了,以前她说要回去,哥哥说不用回。那她就等着,天天打电话问情况,问得老哥都不耐烦了。老爸中间有所好转,咳的痰不再有那么多血丝了,尿的颜色也从暗红变为淡黄了。她舒了口气,可没过几天又接到嫂嫂的电话:“老爸尿里又有血了,他又不肯住院了,你快劝劝他。”不是好起来了吗?怎么又变这样了?她不觉心里窝着一团火。还是回去看看吧,放心一点。
   进了病房,老爸正坐在椅子上打吊水。看到姝昀拉着行李箱走进病房,老爸脸上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兴奋。若是以前,他肯定大声喊起来:“哎哟哟,孩子她妈,孩子回来了!”等她叫了声:“爸!”又和哥嫂打过招呼,他才淡淡地说:“你不应该回来的。”爸爸不欢迎自己回来吗?显然不是,顶多有一点担心她耽误工作。从他那浮肿的黄脸上可以看出,老爸是真的老了,虚弱得很,连兴奋地劲都没有了。
   她把皇帝柑剥开,掰了一小瓣放到爸爸嘴边,老爸说不要,她说:“吃了润肺润肠的,爸吃一点吧。”于是爸爸张开嘴含住了。嫂嫂带着笑意说:“你给爸剥,他还吃一点,我让他吃水果他一点都不吃,我把别人送的水果都拿回去给孩子们吃了。”姝昀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过了一阵,她才说:“爸爸,要吃一点的,大便拉不出来,就更要多吃水果蔬菜多喝水。”她又转身对嫂嫂说:“切小一点,爸多少会吃一点。”嫂嫂没有回答,姝昀又去接了一杯热乎一点的水,给老爸喝了一口。
   “哥,这吊的是什么水呀?”“还是那几样,化痰的,健脑的。”“爸尿中带血,医生没开什么药吗?”“上次不是说过吗?在南院用过止血的药水,但那样又怕脑部不过血,他这种得过脑溢血的,不好弄的。”“医生上次不是说可以用个什么小手术止住血吗?”“哦,那种介入手术,昨天我特意去问了,医生说年龄这么大,不管什么情况都是有风险的。他还说我是个孝子,已经尽到心了。”她听了,黯然,默然。这医学上的事,只能听医生的了,那现在怎么办呢?只能这几天等等看。医生每天早上来一次病房,护士倒是来得多,换药水、量血压,来去匆匆,也问不出什么,还是等明早医生查房时再问问吧。
   她漫无边际地胡乱想着,一阵剧烈地咳嗽把她拉回现实。哦,老爸又咳起来了,连咳几声,好像咳不出来,却又被什么逼迫着往外咳。“咳咳……哎……”终于停下来了,老爸就要往外吐。“吐哪里?垃圾桶在这边!”哥叫起来。她赶忙把一叠纸巾递过去,再把垃圾桶拿近一点,她看到那纸巾上有淡淡的红色,血丝和白痰交织在一起。
   几年前,老爸这咳嗽病就犯了,痰里有血,到医院一检查,医生就说是肺癌。可这几年下来,老爸的病反反复复,却不似医生说的那样,若是癌症,不是老早就应该见阎王爷了?可他真的是每况愈下,每到十一月,天气变冷,他的身体就像那寒风中颤抖的老叶子一样,瑟瑟的。她给老爸打过多个电话,催他早点去医院检查一下,住一段时间院,可他就这样拖着,不光是他,还有哥哥也没有立即行动起来。哥哥不主动带爸爸去,他又如何去得?老爸不再是年轻时雷厉风行的爸爸,他的双腿因为之前的坐骨神经痛,加上脑溢血留下的后遗症,走路早已一瘸一拐了。平时上街去取点工资,买个小东西,都是用电动轮椅的。让他自己去县城医院住院,怎么可能?
   快十一点了,嫂嫂要回去做饭了。她说前两天大姐的亲家母过来看爸爸了,带来了一只母鸡,中午就炖汤给爸爸喝。这时,吊针也打完了,针头一拔,爸爸就说要小便。哥哥“嗨哟”一声,就把爸爸拦腰抱住,往卫生间去了。尿完了,她跑过去一看,尿是红色和黄色交杂的颜色,这到底是一种什么颜色呢?红色和黄色调和的颜色应该是橙色,儿子上美术课就这样用水粉调过。可这个却不是橙色,比橙色更暗一点,有点像赭色,是的,颜色很深。她来不及多琢磨,赶忙奔到床边,因为哥哥已经把爸爸抱过来了,她得去接应一下。“嗨哟嘿!”哥哥又是一下猛力,将老爸重重地放在床上。“哎哟,屁股,屁股还没坐好……”大概老爸屁股磕到床沿了,他发出“嘶”的一声,嘴角也扯动了一下。她绕过床,帮爸爸身体往上移一点。“啊哈哈,抱啊背啊扛啊架啊,我是什么招都用过,现在十八般武艺都练出来了。”哥哥看着刚躺好的爸爸,一边笑一边比划动作。“是呀,不过你轻一点,老爸现在经不起磕碰了。”姝昀心头一阵疼,忍不住想要骂哥哥,话到嘴边却是这样的。她明白的:这段时间哥也很辛苦,往后爸还要住院的话,还得辛苦他呀。
   正说着,嫂嫂送饭来了。两碗饭,还有三个菜一个汤:藠头炒蛋、小白菜、胡萝卜炒肉、鸡汤。姝昀给老爸夹好菜,喂到老爸嘴里。老爸正起身子,要自己吃,于是她给老爸胸前垫了两张纸巾,把碗和勺放到老爸手中。老爸左手端着碗,右手用三个手指使劲捏住勺子,碗在微微抖动着。他的手前两年就不灵活了,现在就更没力了。往嘴里送一勺,有一小半撒在胸前。姝昀轻轻地托住碗,说:“爸,还是我来吧。”老爸没有拒绝,任由她一勺一勺地喂。现在,爸爸是多么脆弱啊,真像一个小孩。
   她忍住涌上来的泪,给爸喂完,接着把自己那份饭扒拉到嘴里。这时,哥哥嫂嫂都回去吃饭了,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俩。还有另一个病号,那也是一个七十多的老人。说是为了帮小儿子建房,扒土时他不小心从运土车上翻了下来,脑子受伤做了手术,现在还不会说话,相当于一个植物人了。“他也是个可怜的人,摔成这样,以前我们还在一起教过书哩。”爸爸顺着姝昀的目光,淡淡地说。
   过了一会,老爸半靠在床头,轻轻地叹了口气,问起话来:“你这样一走,孩子怎么办?”“孩子爸提早下班去接下呗,没事,也就几天。”“他现在忙吗?”“忙哦,加班,经常把资料带回家来写。”她想起老爸刚住院时,老公说要回去看他的,后来却没回成。她心中愧疚不已,心想:说点什么高兴的事让老爸笑一笑吧;于是她讲了老公最近提职和加薪的事。老爸听了果然面露喜色,连连问:“什么时候提的?真的吗?他大有前程的。”爸爸自己也是行政系统退休的,和他聊这个话题,他最有话说了。老爸对工作是极其用心的,在她的记忆中,他总是早早地骑着自行车出门,天快黑时自行车的铃声才会在门口响起。老爸对老百姓特别随和热情,她从未见过他对谁使过冷眼。父亲管民政时,有些困难户隔三差五就会来找他帮忙,有时会找到家里来,老爸为他们想各种办法,总不会让他们失望而归。曾经,又有多少这样的老百姓被老爸留在家中吃饭……想到这,她仿佛看到了父亲那亲切的笑容,听到了他那爽朗健谈的声音。
   哟,一看时间,饭后已过半小时,是时候给老爸吃药了。倒出来三粒药丸,爸爸皱着眉,不肯吃,说:“唉,我吃药都吃得反胃了。”她不忍心,便放了一粒回去,再说道:“两粒一定要吃,不然没效果呢。”她哄着老爸:“爸,医生说的,这个药每天按量吃,就不用来住院了。现在只吃两颗,好不好?”爸爸没说话,只点了点头。吃完药,她扶他躺下,按照他多年的习惯,老爸中午总是要打个盹的。
   等老爸躺好,她也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她需要休息一下。昨晚是坐硬座过来的,路上睡得并不好。更重要的是她主动请缨,说今晚她来照顾老爸,让哥哥回家去睡。一来她想看看爸爸晚上的睡眠、小便情况,二来她要通过这一举动显示一下自己的孝心,既然这样,半夜肯定得起来,不养好精神怎么行。
   现实情况是,有哥哥在,哥哥能背得动爸爸,老爸半夜上厕所不用担心。哥哥考虑到了这一点,就买了个尿袋,晚上八点多时给爸爸套上了。“爸爸,你晚上直接解在尿袋里吧。”嫂嫂说着,又附在姝昀耳旁嘻嘻笑着说:“前天晚上我在病房照顾爸爸,我睡在靠门的空床上,和爸爸中间隔了一张床,不知是睡死了没听到爸爸叫我,还是怎么回事,等我跑过来,爸爸都尿在床上了……”姝昀听了,心里咯噔一下,难受得很,立马问护士租了一张折叠小床放在老爸的床旁。
   到了11点,她正要躺下来睡觉,爸爸在被窝里动来动去,姝昀赶紧问:“爸你怎么了?是不是要小便?”“嗯,这个东西不好,这个套着怎么尿?”老爸的脸涨红了,他说话的语气有点烦躁,肯定是尿急了。她立马把他的被子拉开,扶他下床去卫生间。一看,那尿袋已被爸爸扯下来了,他的睡裤和短裤都扯下来一截了。姝昀把它们拉上去,扶爸爸站起来,坐到轮椅上,再往厕所推去。从床到厕所不过三米,老爸却走不过去,就连扶他站起来,都要试两次才行。从轮椅上下来,姝昀把爸爸挪到坐便器上,这是专门给爸爸买的。可这样坐着怎么尿呢?爸爸的手不灵活,也没力气,给用他尿壶他也抓不住啊!接下来怎么办呢?要她来帮他吗?她不觉有点窘,虽是父女,可毕竟是异性。她赶忙出来找人帮忙,还好邻床老人的儿子还没睡。这老人有两个儿子在病房照顾他,大儿子比较豪爽外向,二儿子话少。那位大哥没等姝昀开口,就问:“是不是老人上厕所要帮忙?”姝昀面露感激之色,点点头,嘴里说着“不好意思”之类的话。这大哥倒真是个好人,二话没说,翻身起来去厕所帮老爸把好尿壶,等老爸尿完,她不住地向他道谢。
   到半夜又有一次这样的,那时她已沉沉地睡去,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身旁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睁眼一看,老爸正要挣起身,他已经半坐起身子了,被子已经掉到床边了。姝昀又一次把爸爸推到卫生间,那位大哥被吵醒了,干脆直接从被窝里爬起来帮忙了。一切弄完后,她看了下手机,已经四点了,如嫂嫂所说,晚上确实是难对付的。
   她躺在床上,难以入睡。老爸的尿里还有红色,但比中午要好一些了,颜色没有那么深,是不是她下午给老爸喝水多一些,尿颜色也会淡一些呢?她记得,儿子如果喝水少,尿看起来就像菜油一样黄的。她感到宽心一些,过几天或许会好起来。她又想到,要是老爸咳嗽和尿血好了,但他一点都不能走路的话,那他也是回不了家的,母亲不可能扶得动他。那只有待在哥哥这里了——哥嫂带着小孩在县城读书,租了一套小居室。爸爸待久了,他们会不会不耐烦呢?她在迷迷糊糊中想起哥哥说的话:“爸这个是要打持久战的,最好是就这样在医院住着,医院里全天都有空调,设备好,有什么事还可以随时找护士。家里冷,回去了和辉子挤一张床也不好。就相当于用工资在医院住着吧。”可是爸爸多么想快点好起来出院啊,他已经住院一个多月了,每天囚在这间病房里,他一定憋闷得很!身体好的时候,老爸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老爱在菜园菜地里、果树上捣鼓捣鼓,实在没事就摆几把凳子在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和邻居聊天。姝昀期盼着,期盼着爸爸快点好。
   慢慢地,她听到了父亲的鼾声;慢慢地,她也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全是和爸爸有关的一些生活片段:她小时候,夏夜,院子里坐满了乘凉的人,大家都在哈哈大笑,原来,老爸在讲故事,“懒婆娘”、“宰相肚里能撑船”……这些既有趣又让她思考的故事一直留在她心里。她两三岁时,爸爸自己要午睡,也哄着她和妹妹午睡,他伸出两个手臂,给她们当枕头。她七八岁时,爸爸带她去走亲戚,她坐车不老实,两只脚乱晃,把雨靴卷到自行车轮胎里去了,爸爸停下车,瞪了她一眼,猛地拔出雨靴,扔得远远的。她十岁左右,到了收稻子的季节,爸爸清早就把他们兄弟姐妹叫起床,让他们去帮忙。中考前一天晚上,爸爸特地赶来县城为她鼓劲,他带她到那座大桥上走了几个来回,和她说了一些话,说了什么她已记不清了,但那夏夜的凉风吹得她真舒服。考上大学后,她一个月要收到爸爸的一两封信,信里溢满一个父亲的殷切期望和一个毛主席时代干部的昂扬斗志。大学暑期有个作业,要交一个社会调查表,老爸联系好敬老院,带她进去,然后耐心地等在一旁。大学毕业,她考上了特岗公务员,老爸高兴极了,已退休的他央求镇政府派了一辆车把她送到那个很偏远的山乡。后来,她说要去考研,爸爸什么话也没说。研究生毕业后,她在一个小单位里干着极其普通的工作……老爸对她是寄予厚望的,他以前常说:“你是我们整个家族的第一个大学生。”
   这次梦里,爸爸没有说话,他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但她能感觉到他的期望。她猛然惊醒,发现自己的脸湿了,老爸还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眼微闭着,嘴巴微张着,那黄色的松弛的脸一点血色都没有。噢,老爸!
  
  

共 479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父亲病了,住了院,以前生病了,总是因为工作繁忙,而没能去看看生病的父亲。这次父亲又生病了,姝昀便匆匆忙忙地请了假,赶着火车来到医院看望父亲,一进病房,父亲正在打吊瓶,输着液,父亲一看我来了,有些担心,顿时眼前的父亲却是那么苍老。随后了哥嫂问好,便陪在父亲身边,和父亲聊聊天,说说话,说到现在,也提到曾经,与父亲总是无话不谈!父亲疼爱我,早已超出了哥哥。看着父亲的身体,内心总是那么不好受,也许多陪伴在他身边,就是最好的回报吧!直到,夜晚来临,不禁在梦中,又上演了儿时的画面……行文流畅,文笔细腻,一篇生活片段的散文,描述生了病的父亲,也许生老病死是人生百态,那就多陪伴吧,也许才是最长情的!文中父亲与孩子简单的话语,才是最为感动的。品读佳作,期待更多精彩呈现,祝创作愉快,问好作者!佳作力推欣赏!【编辑:易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123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易辞        2020-01-19 23:10:26
  一篇娓娓而来的散文,深刻好文,祝愿文中的父亲,早日康复!佳作力推欣赏~~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1 楼        文友:曦之尘埃        2020-02-06 21:52:14
  感谢易老师的褒评和祝福!惟愿一切安好!
2 楼        文友:易辞        2020-01-19 23:11:44
  感谢老师来稿暗香,欢迎老师加入暗香交流写手群:376719392
   问好老师~~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2 楼        文友:曦之尘埃        2020-02-06 21:54:15
  谢谢易老师鼓励!祝您春节祥和安康!
3 楼        文友:易辞        2020-01-20 15:05:48
  佳作已上报精品组!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3 楼        文友:曦之尘埃        2020-02-06 21:54:47
  感谢厚爱!
4 楼        文友:易辞        2020-01-23 21:23:50
  祝贺老师,荣获精品文,期待更多精彩呈现~~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4 楼        文友:曦之尘埃        2020-02-06 22:00:48
  愿乘风破浪,直挂云帆济沧海!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