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融在雪花里的那一抹红(散文)

精品 【流年】融在雪花里的那一抹红(散文)


作者:心持若水 童生,651.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07发表时间:2020-01-20 23:16:25

走在雪花飘落的街头,橘色的灯光把我的身影拉得修长,脚下时不时踩住了忽明忽暗的影子。抬头,高高的树上挂着各种形状的物体,大红灯笼,彩色气球,黄色金鱼,白色鸟巢……它们之间用线串了起来,你亮了,它灭了,交替着,忽闪忽闪,映衬着干枯的枝条上那厚厚的雪。
   瑞雪兆丰年?这已经时断时续七天了,但我依然有着滚烫的热情,是仅对雪事?或是对别的一些事,也或是对过年?总觉得,雪来了,年便不远了。
   是,年来了,不疾不徐,像极了飘飘洒洒的雪花。然,思绪却像我的影子,被拉了很长。人总是喜欢回忆,一经回忆,便和过去的自己撞个满怀。
   童年的年,那是勾人的,让人心心念念。贫穷让人热切期盼着这个隆重的节日,也只有过年,贴春联、穿新衣、放鞭炮、吃饺子……才感觉到日子的红火和生活的甜蜜。
   而我,喜欢大年三十,特别是有雪的年三十。一大早,推开门,清新空气鱼贯而入,厚厚的雪堵在门口,我便欢喜着,心激动得只往嗓子眼跳:爸,我除雪。便不顾一切跑出去拿起铁锹,赶忙铲。那时候家里就一把铁锨,父亲不言语,便夺过去,塞给我一把扫帚。于是,他铲一锹,我扫一下。若要空中还飘着,那便更美,刚刚扫过的院落,便又轻柔地浮了一层,薄薄的,湿润了的地迅速泛起一股子泥土的香味,直入心扉。
   年三十的下午,家家户户要张贴对联。我偏爱那一抹红,在白雪皑皑的天地间是那么艳丽和充满喜气。更喜欢对联上写着的所有吉祥,那是一家人对于来年的美好祝愿。那苍劲有力的字,散发着点点墨香,在严冬,在岁末,渲染着内心的虔诚。
   父亲说张贴对联时必须把家里重新打扫一次,垃圾及时倒掉,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有“除陈布新”的涵义,把一切穷运、晦气扫出去,表达辞旧迎新的愿望。整个家里,院子的每一个角落都会细细过一遍,谈不上一层不染,也甚是干净整洁。在父母收拾的时候,我拿出小砂锅,舀一瓢水,放些许白面,安顿于火上,一根早已备好的筷子那么长的麻杆,在锅里不停搅动。锅里的面粉和水,在火焰的升腾与搅动下,由稀到稠,按照母亲的吩咐,向左右来回转圈搅动,这样才不会糊掉。直到形成黏黏的,扑腾扑腾冒着的泡,继续鼓捣几分钟,凝为一坨,这就是我记忆深处的“浆糊”。做好的浆糊,落落热气,便可以张贴。
   记忆里,我家的对联都是前院爷爷写的,他是老师。父亲说每年得三张大红纸,一张纸能裁两付春联,我家用不了六付,除了对联还有好多小帖子。我更喜欢那些小帖子。帮父亲把对联贴好,小帖子既然是我的事,那是要兴奋好一阵子的。一个人拿上小砂锅,帖子,涂上浆糊,水瓮上贴“细水常流”,石仓上的“粮食满仓”或是“年年有余”,炕头上的“身体健康”,窑洞最里面的墙上,高高地贴上“合家欢乐”等等,家里的张贴好,跑去院里,踩一凳子,在窑洞间的墙面,贴一张“满院春色”,不一会儿功夫,屋里屋外,红红的,喜庆的氛围便浓烈起来,即便寒气氤氲,也倍感温暖。
   曾记得,有一年过年,贴完所有的春联,父亲把一块不大的红纸轻轻地卷起来,用麻绳绑好,放进箱子里。等父亲出门,我偷偷取出,摊开,大概能写俩个帖子。瞅来瞅去,有的地方还能张贴,于是,折纸,拿小刀割开,却是有些瘦小,学着爷爷的姿势,歪歪斜斜写下“小心灯火、多生鸡蛋”。字的确丑陋了些,位置却把握得中规中矩,这是第一次写这么大的字,兴奋得不知所措。涂抹了厚厚一层浆糊,贴在了最显眼的地方,摁了又摁,深怕一转身掉下来。
   父亲是在大年初一早上放鸡的时候才发现鸡窝上的帖子的,吃饭的时候,他抑制不住地笑,怂恿母亲去看看鸡窝,母亲白了父亲一眼:看鸡窝干啥,大冬天鸡又不生蛋。或是感觉父亲笑的异样,她不死心,放下碗,大步走向鸡窝。那时候的我,几乎不知道父亲这么做的缘由,直到母亲夸张地笑着说:这怎就写个多生鸡蛋呢,好歹写个鸡鸭成群。父亲的笑更灿烂了,很少见他这样,再高兴的事,也不见他咧嘴。父亲磕了磕他的大麻杆烟锅,说道:就那样吧,挺好,就多生鸡蛋。然后出门,拿起扫帚,弓着腰,向左扫、向右扫,扫向通往村外的小路……
   纷纷扰扰的雪花,依然在空中乱舞,满院的春色和洁白的大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红的更艳,白的更纯,而父亲扫除了的那条夹在白雪间的小路,悠悠地探向村外,或是更远。而我,早已醉在零零星星的鞭炮声里,醉在一年最期盼的窃喜里,醉在那红红的心愿里。
   回眸往事,历久弥新。那些镶嵌在时光深处,木门扇上红红的对联;母亲的话;父亲的笑,以及他弓着腰在白雪覆盖,苍茫大地上扫雪的影子,交织着曼舞的雪花,在我心头荡漾着,久久不愿散去。抬头仰望,被雪花装点的夜空,在街灯的映衬下,若繁星闪烁,又是一个瑞雪兆丰年啊。
   任时光走远,岁月悠长,那一抹红是永恒不变的主题,是我们世世代代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和深深祈盼。正如宋代诗人王安石在《元日》中写道: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暧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更何况瑞雪之年呢,唯心之所愿吧。

共 195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融在雪花里的那一抹红》在这样时近年关的时候,读起来感觉到尤为温暖。连日的飘雪装裹了生活的世界,更引领着作者不断地走回曾经的岁月。曾经儿时的年的颜色,味道,还有那些藏在忙年中的浓郁亲情,在此刻的回首中,会有一种任由时光发酵的酒一般醇厚。我们读者好似也嗅到了扫雪后氤氲的泥土的香气,好似也看到了满院的红帖子,好似听到了那当时还年轻的父亲爽朗的笑,感受到母亲慈爱的目光。历久弥新的往事,合着飞扬的雪,是一份深切的想念和期许吧!作者用融在雪花中的那一抹红来书写世代家人对美好生活的质朴向往,用细腻温润的文笔,带着些许的俏皮向我们呈现一幅具有浓郁时光特色的新年盛况,引人向往,共同祈愿。佳作,流年推荐赏阅!【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121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20-01-20 23:16:51
  好美好美的文字,祝福有爱的一家人。祝福姐姐。
2 楼        文友:康心        2020-01-22 14:24:53
  写得真美,而且写得真情实感,幸福满满洋溢字里行间.好文,欣赏了.
用文字记录人生的轨迹,修一条心心相通的小径
回复2 楼        文友:心持若水        2020-02-07 22:13:24
  好久没来,不好意思,谢谢老师鼓励,节日快乐。
回复2 楼        文友:心持若水        2020-02-14 16:40:12
  谢谢老师鼓励,祝福特殊时期老师安好。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