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丹枫】开心就好(散文)

编辑推荐 【丹枫】开心就好(散文)


作者:刘江生 布衣,196.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97发表时间:2020-01-21 10:09:38

【丹枫】开心就好(散文)
   他叫屈开渊,我们从小却叫他渊家,后来,他的家人及同事朋友都叫他冤家。渊和冤是谐音。其实,渊(冤)家,这小名,对他一辈子的性格和命运是很贴切的,如他在新疆写打油诗道,“无论环境好与恶,山包包的红柳照样活”。他一生多坎坷,但性格开朗,能以黄连木做笛子,并乐观得让人开心。他发现自己比有些人想象的优秀得多,于是想到晚年出诗集了。
   我俩是发小。记得1961年小学要毕业时,我俩到农村大云去劳动,没有被盖,找学友守宜借了一床,俩人合盖。晚上,10多个同学睡在一间楼板屋,旁边是尿桶。下地点胡豆,胡豆拌了农药,谁偷吃,不是死,也得拉几天肚子。支农两个月,提前1个月结束,退还1个月口粮,1人20斤红苕,自己挖。傍晚,渊家和我挑着40斤红苕赶路回家。“天上明晃晃,地上水凼凼。”30多里的山路,我俩换着挑,也不知跌了多少跟头。天亮到家,才发现红苕丢了不少。当年渊家就笑了:“才11岁,都没哭。”
   后来,渊家中学没毕业,15岁,就去当油建工了。原来他父亲在旧社会当过宪兵,成份不好。母亲在砖瓦厂推车挑砖和装窑,劳动强度超人,年年是先进,却入不了党。“三月好风光,心中有主张。”他家有6个孩子,他是大儿子,早点工作能减轻家庭负担。那时,我能看到他肋巴骨稀稀的。我用一根稻草量他手腕的周长。我笑了。他却笑道:“瘦是瘦,精神够。”
   “我为祖国献石油”,渊家一唱就是半辈子。从四川到云南,再到新疆,西藏,石油建设工地就是家,开始时难以吃消:“病魔纠缠身体弱,渊家同样不退缩。”但他很快壮实了起来。我读中专快毕业了,他来学校看我,让我读他的诗:“焊花满天飞,汗水顺手挥。”“一根根水泥电杆,挺拔向前,舞动成一条巨大的金龙。”他说他举起手骨当焊枪,点燃朝霞,被行人浏览,也让他浏览了形形色色的行人。他景仰过从粮店肩扛粮袋而出的人们,对山野的稻田有过庄严的敬礼。
   渊家忠于职守,热爱生活,沉稳而又敦厚。几十年来,他脚下铺就的输油管道,可以说是铺到了中南海,只是不问登坛万户侯。“同志们,努力吧!让更多更长的银色经济线,沿着万里长江闪闪发光!”他在奋战中传递观念、情感、视野和欲望,似乎想把某种东西注入人的头脑,他单纯得像电流使电灯发出光亮一样直截了当: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
   他在油建泸州基地成家立业了。“我俩都是黄泥巴,打碎混合重做过,我中有您,您中有我,天南海北厮守过。”他的诗在见证爱情,也见证了对家庭的守望:“一年一中秋,今年回家又落空。”他妻子姓黄。他更希望能和家人在时光中翻动书页,这是最温馨的事情。他俩有儿女了。一家人登高岸而濒水伫观舟楫颠簸于海上,不亦快哉!他当上业务采购员,走南闯北,终于满足了妻子的愿望:一家人在节日里到海南三亚一游。
   2000年.买断工龄的那天,不少工友一筹莫展,他却幽默的笑道:“咱们工人有力量!从新开始奔小康!”有工友道:“向渊家致敬,再来一首打油诗开心。”“太阳往下梭,我有铁绳索。捆住往回拖,日子会快活。”他是想叫工友嫉妒自己,自谋职业,天无绝人之路,哪怕当“蜗牛”也行:“默默守着憨厚,笑容腰酸背痛。无奈扛着家庭,路在脚下爬动。”这诗就抵达草木根部。
   渊家望子成龙,生活却与他开了“大玩笑”:2001年,他的儿子小屈的女朋友被包工头的儿子霸占,小屈在场,他的徒弟打报不平,结果失手把人打死了。那徒弟不满18岁,小屈就被判了重刑。“眼前看见甘蔗黄,可怜儿子进班房。可怜甘蔗空长大,可怜儿子太冤枉。”他和妻子欲哭无泪:儿子武艺高强,曾获四川省青少年拳击冠军,就是不会“忍”。冤家路窄,可惜!
   生活,在考验渊家,妻子一病不起了,糖尿病并发症,使妻子的双眼失明了。“香烟,精神上的支点。滚蛋吧,香烟!我心目中的慢性杀手!”为了妻子的健康,他戒烟了。他料理病中的妻子,里里外外一把手,心里再苦,脸上仍是富有韵律感的“哈哈哈哈”。“票子一到手,坐上飞机往回走。”“天不平来地不平,一处下雨一处晴。夫在西藏打红伞,妻在四川挨雨淋。”渊家不时翻开他的诗集,读给妻子听。他的打油诗有感性的回忆,轻轻吟唱,抑扬顿挫,透彻绵长,能点点滴滴交给尾随的风。
   妻子一病就是9年。渊家跑医院,也找单方医妻子的病。每天牵着她出门散步,鼓励妻子活下去。“菜子花开晒金黄,郎不招手妹心慌。你是哪家花大姐,摇摇摆摆过堰塘?”也就在2007年,渊家选了黄道吉日,提前半年为妻子办了57岁的生日宴,请了20多桌亲友。京胡有板有眼:“黄妹本是七仙姑,下嫁渊家不冤枉。酸辣苦甜全尝遍,半间茅屋换新房。遇上豺狼吃老虎,母子惊梦喊爹娘。阴阳岔路有大爱,渊家背妻回天堂。”渊家的京腔唱得字正腔圆,在座的无不潸然泪下。“下辈子,您还是我的渊(冤)家。”“勿忘我俩婚后共度的时光。”月圆月缺,感谢太阳照耀了多年。他俩有着永不放弃光明的信念。妻子活过56岁半,悄然撒手人间了。
   渊家还得为80多岁的老母亲养老送终。“母亲来了请上坐,既来了不要再走了,母亲不来很想母亲,可是来了又没有话说。”他想让母亲在泸州安度晚年,可是母亲不习惯。“母亲曾经卖血来抚育我们。”他在诗里写道。他母亲满60岁、70岁、80岁,他都回到老家为母亲祝寿,每一次,都请了我,我都到场喝上两杯,叙叙旧。
   落叶归根,他母亲享年86岁时,驾鹤西去。送葬那天,他对我说:“我唯一对母亲的遗憾,就是离家太远,走南闯北,很少回老家照顾老母亲,她也不习惯在泸州生活。十几年来,我一直没有把她孙子坐牢的事告诉她,怕她受不了。”但这一切都过去了。总而言之,人宁可对一尊塑像或一幅画吐露心迹,也不要让所想所思在心里窒息。
   我几次到泸州,少不了要和渊家喝上一瓶泸州老窖。“今天过生日,喝酒很带劲。人生穷作乐,挫折当酒饮。世上有铁钉,火焰懂灰烬。”他与我碰杯,又道:“命运哪,你岂能改变我的本性?我生活过了,思索过了,用整整一生做了小小的耕耘。”我感受的仍是他的坚强和无奈。他陪我去登笔架山,看黄庭坚的笔迹——玉蟾,我们赶路,我就走不过他。他壮实。关于个人问题,他心有亡妻,不打算再结婚,穷者独善其身。
   好在他的女儿争气,有事业,有房有车,一家人在身边,给了渊家颐养天年的好环境。“喝点小酒,打点小麻将,上上网,散步,旅行。”他很开心:“衰老和死亡的磁场,会收走人间的每一颗铁钉。我不怕,人生就是攀登。”没有走不通的路,只有想不通的人。
   冲着渊家的人品,向渊家求爱的女性大有人在。“现实社会的进步靠利益驱动,但是我们此时更需要知己。”这话打动了渊家,内江的小彭对他是一种懂得,一份相知,一种淡淡的陪伴与共鸣。小彭原在石油单位当过多年办公室主任。渊家记得,那是2007年11月与她认识的。“梦有好回报,醒来更知道。远富进家门,美梦变成真。”他俩的感情,犹如一杯清茶,淡然沁入心田,有时只要一个拥抱,一个眼神,便一切尽在无言中。“我俩真情享受夕阳红。”知己的情,是一种无言的温暖,一种无言的陪伴。
   一大群同学到泸州旅游,包辆大客车,他是好导游。“忠山,宋代因在山顶建武侯祠,祀诸葛亮及其子诸葛瞻、孙子诸葛尚,而得其名。”“江安的竹帘不亚于梁平竹帘。”“兴文石海的著名景点有天泉洞、石林仙境、泄流光、生命之柱。”他还说那里的太阳照耀过他。他的水壶,能装5斤泸州特曲,每天都请大家喝个够,喝了再装。“不喝白不喝,渊家好酒多。醉了背过河,看谁是大哥。”从泸州到宜宾,再去合江看古镇,渊家摆弄了知识和拳路,还在慷慨。有他在,就有一路笑声。他也是在祝愿同路人,活得开心。
   渊家有自己的处世哲学:“我这辈子,感恩三种人:能与你同甘共苦的人!在你跌倒能扶你起来的人!在你一无所有依然对你不离不弃的人!”知己,能遇到不容易;知己,如拥有要珍惜。在我眼里,渊家是一生不得志,其实有侯宝林、朱时茂、赵本山的艺术细胞,可惜从小就被埋没了。“三十晚上摸黑无太阳,小偷进房偷尿缸,瞎子看见翻院墙,跛子哥哥追一趟,断掌顺手抓棒棒,癞儿的电力不足发不出光芒!”渊家的幽默感往往是在旁若无人的岁月中消磨着。
   重庆同学会,渊家从泸州来了,带着红颜知己小彭来了。他西装革履,近70岁了,头发却没白几根,红光满面,气质不亚于当过处长、厂长的同学。他的举杯感言是:“人与人相遇靠缘分,心情心相惜靠真诚。牵挂别人是一种温馨,被别人牵挂是一种幸福。”他宣布:“渊家的诗集《活得开心》在年内出版,由著名作家江生写序。生活对我的每一次撞击,应该发出浑厚悠远的声音。”掌声中,他干杯,道:“开心就好!开心就好!”只有开心,身心才健康。
   渊家的儿子小屈出狱了。他去接儿子,在监狱的大门放起了鞭炮,抱着儿子,用手拍了拍儿子的后背,只说了一句话:“上车!”其实渊家心里已经有了打油诗,但心却在这时卡壳了。世事尚且以待,是在悲伤之上,在深爱以后。
   渊家的打油诗信手拈来,草根气息浓郁,自然而然,尽管有的还需要修剪,但却反映了生活的B面:他已经把人生作为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状态;它是一个方向,而不是终点。正如他在微信群所言:“人生的高度,不是你看清了多少事,而是你看轻了多少事。”日子,过的是心情;生活,要的是质量。渊家老来俏。
   我为老友渊家的打油诗集写序,主要在于张扬渊家的草根理念:真诚的人,走着走着,走到心里。乐观,是解决和战胜困难的第一步。世上,没有走不通的路。人生幸福不幸福,还得在晚年作总结。想得开,想不开,最终还得想得开,何不提前想得开,找那么多憋屈干什么?!

共 379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屈开渊也叫渊家、冤家,渊冤是谐音,从此,作者为我们展述了渊家跌宕起伏的曲折人生故事,儿子入狱,妻子病逝,最后母亲也在86岁的时候驾鹤西去了……这是一篇叙事散文,也拱托出屈开渊爱用打油诗记录和叙述人生多变的境遇,而且凡事想得开,遇事想得明白,最后坦然面对泪淋淋的现实,开心就好爽朗的人生性格。鲁迅说过:“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敢于正视惨淡的人生!”好散文!倾情荐读!问好作者!期待新续!【编辑:黄江山】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江山        2020-01-21 10:12:17
  好散文!倾情荐读!问好作者!期待新续!
《江山文学》永远都是最棒的!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