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菊韵】青春(小说)

编辑推荐 【菊韵】青春(小说)


作者:梅影荷韵 白丁,9.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67发表时间:2020-01-21 13:08:48

我和贞子是在三中上高一的时候认识的。我俩来自两家相距不到三公里的两个小村,我俩是室友,上下铺,因此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到了高二分文理科班,我们又都选择读了文科。高二文科班,从高一二班分进来一位白白净净的男孩。后来知道他是我们文科班的班长,叫安子。
   安子,这个干净,文雅,成绩好的男孩。让十七岁花季的我,眼前一亮,他不就是琼瑶笔下的青少年吗?他说话文明,对人有礼貌,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我经常偷偷地看他,只要在校园里看到他的白衬衣影子,我心里就安静了。只是青春年少的我,不爱说话,很少和男生说话,因为小时候我爹娘经常告诫我,少和那些坏孩子落落。有时候,在来回上学路上,有男同学给我打招呼,我也不回应。也许这就是青春的自己,我行我素。以“走自己的路,让狗去评论吧”为座右铭。总觉得,我的梦在远方,他们都是俗人。所以我感觉,班里的男生都讨厌我,说我不懂事。但我就是改不了。唯独这个叫安子的男孩,他不像坏孩子。只有看见安子,我心里是暖的,他和别的男孩不一样,别的男同学长得黑不溜秋的,他是典型的暖男,不过同窗数载,我和他说话不超过三句。我一直坚信爱情故事中,男女主角都是用眼睛说话,哪里有整天嬉笑打闹的?
   记得有一次周末回家,我一个人用自行车驮着被子回家,被子好像没刹好,一直倾斜着往下掉。有同学问我:“怎么一个人?没有帮忙的吗?”同学安子在他身边,我听见安子小声对那同学说:“切,她人缘多好哎,整天闷闷的,坐在那里不知道想什么。你看班里哪有人理她?”他说话声音虽然小,尽管旁边的男生一个劲地拽他不让他说,我还是听到了,我很伤心,原来他是这样看我的。枉我看见他心里就高兴。我内心深处的东西只有贞子知道。我把心里的苦楚告诉了她。我说:“难道我不和他们说话,就这么惹人讨厌吗?我还这么喜欢他。”贞子说:“喜欢他就告诉他,省得他对你看法不好。”我说:“我说不出口。他还不得笑话死。”贞子说:“我帮你去说。”那一刻,我的脑子进水了,视贞子为上帝,我需要她告诉他什么?十七岁的年龄,我会想什么?当我犹豫不决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她趁下课的功夫,把一切告诉了安子。
   这件事,成了我青春的痛。结局可想而知。贞子说:“你别傻了,他视你为耻辱。”
   我的世界黑暗了,什么都没有。换来的,不过是别人的嘲笑。青春似乎走进了一个黑暗的胡同,怎么也走不出那条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道。感觉自己像裸体一般在操场上跑了一圈,而周围是嘲笑我的吃瓜群众。贞子,你出的好主意把我毁了。我更沉默了,见了安子,更不说话了。班里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单相思,被人家嫌弃。我无地自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种惩罚。后来我才明白,是贞子说出去的。
   可想而知,我落榜了。当我抹着眼泪收拾行囊回家的时候,我看到,我的闺蜜贞子和安子手牵着手走在校园里,他俩同时考上了师范学院。我明白了,贞子,你真是我的好闺蜜。把我卖了,我还帮着你数钱。青春里,我第一次领教了人心的险恶。本来我想追上去,抓住安子,想给他说:“你有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你不能侮辱我的尊严,我也是我娘十月怀胎身上掉下来的肉。”可落榜的痛,让我没有勇气追上去。他们有了另一个世界,而我在世界的这一端。
   考大学,是农村女孩跳出农门的唯一出路。这条路堵死了。他俩相拥着去了大市上大学。我无望地回到家里,捂着被子痛哭。爹娘只知道我落榜了,没有人知道我心里的痛。
   这时,我的大嫂来了,她说:“妹,跌倒了不可怕,怕的是你不爬起来。”她掀开我的被子,抓着我的手,诚恳地说:“起来,我在小城繁华地段刚盘了个服装店,来跟我做生意吧,聘你当店长。考学不行,咱干别的,条条大路通罗马,哪一行都能出状元。”
   就这样,我来到了小城,跟我嫂子学做生意。我嫂子给我报了夜大,白天上班,晚上去夜大学习。日子过得很平静。有钱挣,冲淡了高考落榜的失落。
   一晃两年多过去了,掐指一算,那两个混蛋也该毕业工作了。贞子上高中的时候放假期间,经常来我家找我,在我家吃住,我俩睡一张床,从她上了大学,她一次也没有来过我家,和她断了音讯。有时心静下来的时候,对她的憎恶,有增无减。
   我堵着气,好好干,好好学财务。不能让人看轻了自己。
   上班期间,我阅人无数,懂得了,即使再讨厌一个人,面上也别表现出来。笑着说,笑着面对一切。悟出了“逢面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我现在可以很自如地给各个年龄段的男人们打招呼了。
   那天,我悠闲地坐在柜台前,欣赏自己刚做的彩色指甲。进来了两位客人,一男一女。我热情地招呼着:“欢迎光临,需要什么请看一下,这都是今年到的新款。”不抬头不知道,我一抬头,四目相对,我日思夜想的安子,他拥着贞子就站在我的面前,他们还在一起。我心里像翻了五味瓶。只是我脸上笑着:“你们好,好久不见。”安子看见是我,他礼貌性地打了招呼。贞子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旧情,也许是受高等教育的熏陶,也许是经受了大城市生活的历练。她居高临下地说:“小四,是你呀?你怎么跑到这里当店员了?”我的心像被绣花针扎了一下,她变得果然与我预想中的一样,看不起我。我笑着说:“是呀,我没考上大学,总要谋生嘛。我看你们过得很好,你还记得回家的路吗?”她高傲地炫耀着:“我和安子要结婚了,我们在市里买了大房子,老家很少回去了。”那种鄙夷的小眼神,沉浸在上过大学的优越感里,我尽收眼底。我依然笑着激她:“很好呀,你看我身上的这件衣服,今年的爆款,你不一定能买得起。”我心里盘算着,贞子,你当年算计我,我还没有忘。你既然进来了,我绝不能让你空手而去,你不是看不起我吗?贞子像一头被激起斗志的小母牛,她看了安子一眼,她看着我身上的爆款说:“不一定吧,我正要挑几件新娘妆,你这套衣服多少钱?”我谦虚地说:“对我来说贵,对你来说可能不贵,我嫂子送给我的,一万多点吧。”贞子说:“把你店里你身上同样的这款S码的给我拿一套。门口模特身上的那一套衣服,拿给我试试。”我笑着说:“好的女王,门口那一身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我嫂子不让我卖,你可以看看其他款。”这期间,安子一直坐在凳子上看手机,他还没有意识到一场无硝烟的战争正在进行着。贞子对着安子喊:“老公,门口那一款我最喜欢,你给我买下来。”我说:“你如果实在喜欢,我可以问问我嫂子,不过她不一定同意。”她满不在乎地说:“去问吧。”我到里间偷打了个电话,出来对贞子说:“老同学,你还是选选其他吧,那一件,我嫂子不舍得卖。她说她花了三万多从香港进的,是镇店用的。”贞子已经从模特上把衣服取下来了,她说:“我就要这身衣服,我结婚那天穿。”我故作窘迫地说:“这。。。。。。”她从里间试着衣服出来,说实话,连我也惊艳了,如果我穿着这身衣服和安子站在一起,我。。。。。我突然想起了贞子当年传给我的安子说的话,我恨恨地看了安子一眼,心里想:“我穿上新衣服也不和你站在一起。”我故作惊喜地说:“新娘子好漂亮!”
   贞子幸福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说:“我出五万,拿着这身衣服。”我为难地说:“贞子,咱们是老同学。我不能挣你的钱。上次有个顾客,出八万,我嫂子也没卖给她。你给六万吧,那一万算我给你们的贺礼。”这时安子站起来,他对贞子说:“贞子,你别赌气,你今天买的东西够多了。”我看着这个我曾经以心相许的男人,当年我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为此付出了青春惨痛的代价,是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我自作孽,我不怪你。我笑着对安子说:“一辈子只结一次婚,既然贞子喜欢,你还不大方一回?”我伸出手,问他:“刷卡还是现金?”他苦着脸掏出银行卡,我唰唰唰地按了几下,说:“一共七万六千伍佰,咱是老同学,那伍佰抹去,您付七万六千就可以了。”安子为难地输入了密码,“叮铃铃,”钱到我帐了。我手脚麻利地给他们装好衣服,郑重地递给安子:“欢迎下次光临,祝您们新婚愉快!”临走,我偷偷地狠狠地捏了一下安子的手,他的手冰凉,他疼得不敢声张。贞子在前面高傲地走了。
   等他们出了店门,我掏出手机,惊喜地给我嫂子打电话:“嫂子,今天咱们赚大了!”
   后来我听其他同学说,安子和贞子没结成婚,他们两家在商量婚事的时候,起了分歧,互不相让,贞子生气去了上海。
   我懂得了,青春,是用来怀念的,不是来渡劫的。那个白色的影子,从此在我心里消失了。

共 330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我与贞子是同窗加闺蜜,青春的心怎么会不驿动?暗恋上了高大帅气的安子,却碍于少女的羞涩始终不敢表白。贞子的话让我心动,却换成一分伤害。一直伴随着人生。贞子与安子成为一对,而有了新的人生的我也不再沉迷于那伤害里。洒脱的回首给自己一个拥抱。每一个人生命里出现的人也许不会伴随着你一生,但青春印记是永远抹不去的,且行且珍惜,走好自己的路吧。让回忆成为内心深处一抹印记。推荐欣赏【责编:枫魂帝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01-21 14:08:39
  有趣味的爱情故事 值得回忆!学习了
2 楼        文友:梅影荷韵        2020-01-21 16:08:15
  谢谢主编和各位老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