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绿野荒踪 >> 短篇 >> 杂文随笔 >> 【绿野征文“年味飘香”】理发随想(随笔)

编辑推荐 【绿野征文“年味飘香”】理发随想(随笔)


作者:潘梦臣 秀才,1195.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21发表时间:2020-01-23 07:41:26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流下来的“腊月二十三剪头发”的说法。说是小年前不剪头发会伤舅舅,也有的地方说的是“正月不剪头,剪头死舅舅”。也不知道这舅舅们得罪了哪个始作言者。反正每年小年这一天我都会去寻个理发店剪个头发。以示对言者畏,对舅舅的敬。
   昨天去理了发,等位的时候看手机,却发现了个bug。在江西前前后后生活了近十个年头,生活中便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地域文化地影响。虽然骨子里还在坚守着家乡的大多习惯,吃上仍喜欢炖菜,酒还是寻着北方的小烧。可我坚持了几十个年头的小年剪头发的习惯,却因为南北小年的日子而产生了错。北方的小年是腊月二十三,而南方的小年是腊月二十四。我摸着脑袋在心里给几位舅舅道了歉,也不知道会不会挨骂。
   关于小年分南北的原因在度娘上介绍的很多,大概上是清朝时皇家要在腊月二十三举行​诰天敬神的活动,为了节约开支,便把祭灶神的仪式一起办了,上行下效,当官的便都在这天里祭灶过小年,而平头老百姓依然是腊月二十四过小年,也就是所谓的“官三民四”的说法。清时的政治中心在北方,后来北方老百姓为了沾贵气都在二十三过小年,而南方老百姓还在遵从文化旧俗的二十四过小年。其实二十四祭灶小年是正统,从宋朝时就传了下来的。
  
   我吸着烟,想着小时候年节上的乐子,那时候物质上真的不行,可小孩们的乐事可比现在的孩子们强得太多了。有人会说现在小孩们无论在物质上,还是精神文化上都好于过去。这不可否认,但却少了太多的玩乐上的自在与洒脱。
   我和哥哥会在收完秋后就开始做风筝,利用废旧的竹条割成竹篾,在灶上蒸汽里软化定型制成风筝的骨架,找来画册上的彩纸剪成需要的样子,用白面调制熬煮成的浆糊涂抹了糊制风筝的血肉​,寻两条布制成风筝的尾翼,捡来的渔线绑在风筝的骨架上便大功告成。等了微风徐徐的日子去放筝,却每每失败,看别家买来的筝在天上飞,而我做的筝不是扎头而下就是乱旋胡舞,急得每每欲泣。这时父亲便会给我重新调整,只是重新的绑下线,在某处加上一点竹条配重,再次放飞,我的筝便会重返蓝天,愈飞愈高,扯得线轴翁翁地转动,筝牵着弧弧的线在远空里翩翩,我躺在松软的田里望着,心也就跟着飞得远远的……
   父亲的手很巧很巧,铁线制成了弹弓把,点滴下来的皮管子,废皮子剪了做弹兜,精致的弹弓便成了。小石子裹在弹兜里扯满了发射出去,就能射下讨厌的家雀,当然那是哥哥和别的小伙伴的收获。我的手法很笨,经常的偏离目标很远,倒是成功的击碎过几块玻璃。
   父亲的手很重,打在屁股上很疼,可依然阻止不了玩疯了的我,擦了眼泪,棉袄的袖管抿下流出的鼻涕,​又火热的挖来黄泥巴浇一泡热尿上去,搓出圆圆的弹子,晒干了供应哥哥和小伙伴们弹药。每每都是两挎兜的弹丸换回七八只死雀回家,扒了灶下的柴灰一股脑地把雀儿塞进去,填几根柴草慢慢地炙着,待闻到了浓浓的雀肉香味,用烧火棍仔细地扒出黑乎乎的雀来,扯掉指甲盖大的焦鸟头扔给等在旁边的黑猫,剩下的鸟身子,掂在手里一搓一吹便扔到嘴里,嚼上一嚼,唉呀!!!嘴巴里的味蕾瞬间齐开,那股子伴着草木香嫩滑脆地爽感顿时令人发出万分满足地叹息!整个天地间还有什么可使人困顿、嗔怒、怨恨的。只余了口腔里的那股子香味,连骨子都嚼得烂香,猫儿在旁发出抗议地喵叫,哪管它,舌头都咽到肚里了。三五个鸟雀的盛宴让嘴巴嚼得乌黑,唇上焦乌一片,棉袄袖子一撸,袖口上疑结的黑亮污腻都灿着欢快的光亮了。
   起个大早,铁丝弯出推杆,把圆圆的铁环推出一路欢唱,哗啦啦地便闹来十几个黑乎乎的​“野小子”,一个赛一个地撒了欢地跑,十几个铁环便是节假日里放飞的欢歌。
   天寒了,门前的池塘冻得鼓了身子,冰面上冻炸出无数的细纹。有经验的哥哥们踩上冰面跺跺脚,感受着整个冰面反传来的微颤,互相点点头,便跑回家,整理出双刀、单刀的冰车,钢筋磨出的冰钎子,风风火火地跑回池塘里,吆喝着“让一让,车来啦!”​地欢快声中,冰面上便上演起尤如古时杀场征战般的场景,十几具冰车你逐我赶忽尔在前,倏忽坠后。跑得最快的是单刀的“单腿驴”,冰钎挥舞中便是几十米的距离,那风驰电掣的激情,那迅如奔雷的速度,让骑乘者满带光环,不忿者便怒喝声中边场冲撞,人扬马翻里收获着速度与激情的快慰。
   我们年岁小的便寻那高坡处,躺着、坐着、趴着,身后的一脚踹在屁股上便发射出一枚人体滑车,那种凉丝丝的畅快便是无以伦比的童年。
   纵使双手冻成红得发亮的皴馒头,耳朵冻得两个大,也是欢乐的。
   将将的就到了年根,寒假也过了大半,返校前的几日便在寒假作业的恐慌与突击中鸡飞狗跳。村子里一下安静了许多,只偶有急惧地哭声从跳脱的男娃子嘴里传来,“写不完了,怎么办?呜呜……”
  
   时间悠悠然的从寒风中坚实地走到小年,一大早,父亲便拿了手推子给我和哥哥挨着挨着地剃头,咔哒咔哒的清脆声里头发便规整地落下,围着木凳铺出一层黑色的浮毯。两颗板寸的小平头,用手逆着发根向上一抹,那种利索的手感舒服的不得了,便一遍又一遍地捋抚着获得一种清爽的乐子。
   父亲剪头的手艺在我和哥哥的脑袋上练得纯熟,便有一些叔伯们也来找父亲剃剃脑袋,记忆里父亲给我理发一直理到我的初中毕业,然后怎么也不肯再让父亲来理发了,花上三块钱到街里的理发店理个头,电推子嗡嗡声里仿佛让长大的孩子感受到了时尚的味道,摩丝发胶啫喱水喷在发上,小马哥的大背头、张国荣的三七分便定型成了潮流。
   然后去了沈阳城,去理个发便涨到了五块;后来去当了兵,老兵们也擎着手推子给我们剃头,清一色泛青的头皮上一层短发,谈不上美观,但几十个几百个年青的短平寸站在一起,便壮观成了威武不屈;退伍后去广东,理个发要十五元,干洗按摩兼敲背,单纯的毫末之技有了广意的兼容。
   我看着所处的美发店,几个短裙少女巧笑倩兮,温言软语给躺在洗头床上的客人洗头。几个发型师认直地修剪着每一根头发,那份认真几若雕琢美玉,理发已经真正的成为了服务为本,客户至上的艺术行业。
   我四处寻找,终在一细小处发现了收费标准:年前涨价,美发八十。心中一跳,平静地转身离开,出了店门才轻吐一口气。回望这软光豪奢的所在,搔了下头发,轻笑,这顶上功夫确是不凡矣!
   转了几条小巷,终是在一家简朴的理发店里坐定,客人大多中老年人,侃谈自若,笑声朗朗,一幅众生相。这才是理发,这才是百态市井图画呀!
   十五块钱:洗头、理发、刮脸、采耳、修鼻。得大舒坦!
   ​

共 253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语言凝炼,情景交融;描摹细腻,主题集中。小年这天“我”去理发店剪个头发,却触景生情,感慨连连,想到了现传承千年的小年习俗,竟然南北有别。也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父亲拿了手推子给我和哥哥挨个推头,咔哒咔哒的清脆声里头发落下,围着木凳铺出一层黑色的浮毯。两颗板寸的小平头,用手逆着发根向上一抹,那种利索的手感舒服的不得了,便一遍又一遍地捋抚着获得一种清爽的乐子。父亲剪头的手艺在我和哥哥的脑袋上练得纯熟,便有一些叔伯们也来找父亲剃剃脑袋。记忆里父亲给我理发一直理到我初中毕业,然后怎么也不肯再让父亲来理发了,而是花上三块钱到街上的理发店里,电推子嗡嗡声里仿佛让长大的孩子感受到了时尚的味道,摩丝发胶啫喱水喷在发上,小马哥的大背头、张国荣的三七分便定型成了潮流。似水流年,岁月如歌,如今“我”已人到中年,走上街四处寻找,终在一细小处发现了收费标准:年前涨价,美发八十。心中一跳,平静地转身离开,出了店门才轻吐一口气。回望这软光豪奢的所在,搔了下头发,轻笑,这顶上功夫确是不凡矣!转了几条小巷,终是在一家简朴的理发店里坐定,客人大多中老年人,侃谈自若,笑声朗朗,一幅众生相。这才是理发,这才是百态市井图画呀!朴实的文字,把人带回了难忘的少年时代,深入人心,推荐发表。问好作者潘梦臣老师,祝福幸福安康,事业兴旺。【编辑林科】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潘梦臣        2020-01-23 08:26:33
  谢谢林科老师费心编发。过年好!
燕北男子汉,江南陪妻子。 五载军旅过,性中喜诗词。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