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清风书苑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清风】这回更麻烦了(小说)

编辑推荐 【清风】这回更麻烦了(小说)


作者:石小时 白丁,0.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14发表时间:2020-01-29 07:41:29

新柳街站前委沸腾了。骑自行车下班的遇见出门倒脏水的都会随口问一句:嗨,听说了吗?要拆迁了!语气满是兴奋和期待。晚上吃过饭,大家陆续赶往老张家,手里扇着扇子,就唠开了。
   “听说了吗,这次拆迁是棚户区改造,国家拨款呢!”
   “不对吧,我咋听说是开发商直接开发的。”
   “这谁开发的关系可大着哩,还是国家占地可靠哇。你看前营子前年高铁占地,一律6000一平米,都痛快地签完走人。”
   “那敢情好了,大西头八家子,八年前拆迁的,现在还没弄完,有老人哪,等了一辈子住楼房,本以为可等着了,哪成想,闹出了人命,到现在还放着嘞!”
   新柳街是城镇的一条主干道,整个城区和乡镇唯一的火车站就在这。就是这样一条繁华的街道的站前委竟然还有一片平房区,奇怪不?站前委东边是教师进修学校,西边是交通局家属楼,是块好地方。可就是因为地方好,才寸土寸金,人口密集,放眼放去,一家挨着一家,一户挨着一户,二十多年前就有开发商看中这块地,可拆了几十户,据说就因为资金周转不开,搁浅了,一来二去,开发商都绕过这片区域,往南开发去了。
   老张是这土生土长的老户,对站前委有着深厚的感情,年轻时老伴就说把房子卖了,到别处能换个大点的房子,老张说啥也不同意,老伴总叹气:唉,故土难离呀!他家一儿一女全在外地安家,家里就老俩口,左邻右舍没事就来他家打坐,唠嗑。
   拆迁公告在大伙的焦躁不安中终于张贴出来,落款:站前委拆迁办。当天,人们就坐不住了。
   “比50平米小的给补面积,像老刘家,俩房证,每个都30多平米,原来也就70平米,一下子变成了100平米,可老合适了!”老霍羡慕地说。
   “可不是吗?我们家呢,整个院子250多平米,俩房子100平米,还有个没有房证,按棚子算,棚子1200元一平,院子800元一平,这么合下来,也才换个100平的房子,差太多了,我不能干。”老曹不满地说。
   “我家俩孩子都在外地,不想要回迁楼,要现金补偿,拿点钱去儿子那边买个楼,有儿孙在膝下,也算安享晚年了。你们说说,啊!,房子一平就给2200元,他在我这地上盖楼,盖那么多层,都得卖5000多一平米,我100平的房子换完钱往多了算就能买个50平的房子,拿啥装修。”老张失望地说。
   “我看哪,这一户一策,哪敢得上高铁占地补偿,每户都一样,谁也挑不出毛病。咱这先签的一百户还给奖励,两万呢,我家是轮不上喽。”老曹悠悠地说。
   在大家的议论声中,测量工作如火如荼开展起来。测量组声势浩大,不下二十人,每天预约五家,上午三家,下午两家,多了测不完。老曹家没测,他家院子大,他明白,测了也白测,自己不能签。老霍家也没测,老霍早年和妻子离婚,现在在家照顾卧床三年的老母亲,没有收入。他家面积大,90多平米,要钱吧,买不来新楼,要回迁楼吧,赶明也没钱装修,两难。
   老张最支持拆迁办的工作,测吧,早点测完省事。他家有一个房证50多平米,两年前刚从过世的老爹名下改过来,岁数大了,怕和兄弟们有纠纷,折腾不起。另一个房子当年把要件都送到房产局,被办事人员弄丢了,老张也没当回事,自己家的房子,一直住着也不卖,非要个房证干啥。这么多年,还哪找去?
   临测量前一天,老张就忙活开了,打扫卫生,准备一身干净衣服,买两盒软中华,仿佛在准备什么重要的仪式。
   “测量时候你看着点,对不对,要不给孩子们打个电话,看谁有空回来一趟帮着看看。”老伴不放心地说。
   “不用,看啥?人家来的都是专业人员,不比咱们明白,有啥担心的。”
   结果第二天测量,出事了。
   “我们只看房产证,有证的测面积,没有证的看航拍,没航拍的是棚子。”不管老张咋说,测量组的人拿着图纸,义正言辞地说。
   “我家这房子有批件,拿去办证被房产的人弄没了,现在好,成没证的了?”老张的老伴这个气呀,在门口见到人就嚷嚷。大家都离她远远的,不知是怕摊上事,还是觉得老太太想钱想疯了。
   “大姐,你家真有批件?”一个个头不高,削瘦精明的测量人员,见旁边没人,好心地问。
   “那是指定的,还有假,我老太太能说那白话吗?”
   “你有批件,找去呀,你光用嘴说也没用,谁听啊。”
   “那得上哪找去呀,俺们一个老百姓,明白啥呀。”
   “去土地局,土地局有底子。”
   老伴听明白了,进屋一看,得,坏了!老张已经在测量单上签字了,面积:54平米,航拍:22平米。测量组东西一收,满意地走人了。老伴急了,自己家120平米的占地,100平米的房子,就值20多万,拿了钱上哪买楼去。老俩口从下午干嘴仗一直干到晚上,老张也醒悟了,100平米房子就能买个54平米的楼,两手一摊,没辙了。真糟糕,这回麻烦了。
   老伴猛然想起那个“好心人”的提醒,对,找批件,必须得找。和老张一说,老张也急眼了,第二天早饭都没吃,骑着自行车就奔土地局去了。
   你还别说,土地局的人还真不错,一听说老张要找批件,给拿个单子,找局长签字查档,工作人员得到许可一查,成了,真有。老张手拿盖着土地局公盖的复印件,上面还签着土地局局长的大名,脸上总算是有了笑模样。老张喜滋滋的拿着批件到拆迁办公室,拆迁办的人拿过来看了看,还给了老张。
   “你这事得问领导,领导外地开会了,过几天才能回来,十一长假后再来吧!”得,没找到人,只能回去等着。
   好不容易老张盼到8号,大清早又拿着批件去拆迁办。等到十点,领导终于来了。批件交给领导一看,是真的,有公章,一看日期,十天前的。
   “你这批件时间久了,过期了,不好使,再去开一张吧。”
   老张傻了,还有过期一说,得去重开?老张不明白,没办法,又马不停蹄的赶到土地局,中午了。土地局长正要去吃饭,听老张一说,来气了。
   “这才开几天就过期了?不好使了?谁说不好使了你让他给我打电话,我把电话号给你!”
   老张觉得有道理,就是呀,凭啥不好使?又奔回拆迁办,已经下午了。老张气得把批件往桌子上一放。
   “土地局长说了,咋开这几天就过期了呢?我还在局长这个位置上呢,怎么就不好使了?谁说你这不好使了,你让他给我打电话。”
   拆迁办里静默了片刻,一个人拿起电话开始打电话。过了好半天,终于打完了。
   “你拿着批件去房产局办房证吧,我们只看房证,批件不好使。”
   老张一听,对呀,我有批件可以办房证,等办了房证看你们还说啥。老张饿着肚子回家把经过和老伴一说,俩人商量着,明天早上得赶紧去房产局办房证。
   第二天一大早,老张到了房产局,房产局窗口人员一看,这是什么?批件!还82年的,这怎么办?找领导吧。得,又去找办证科的科长。科长不含糊,拿着批件就给查档,查了好半天。
   “你们那片封档了,不给办证了,等拆迁吧!”
   “就是拆迁办让我上你们这来办证的,要不咋算呀?”老张一听急了。
   “拆迁你这批件就好使,和房证一样,还办啥房证啊!”
   老张不乐意了,这不是折腾人吗?气冲冲的来到拆迁办,把批件往桌子上使劲一拍。
   “房产局我去了,办证科的科长说,我这批件就是房证,还要啥房证?”
   拆迁办里再次静默了。
   “你先回去等着吧,上面正开会呢,研究出结果再通知你。”好一会儿,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走过来,和颜悦色地对老张说。
   老张垂头丧气地拿着批件回家,路上遇到了南头住的老林。老林是检察院退休的,懂法,一打听,得嘞,解决了。
   “你这批件按房证算,上头有文件,回头我给你打一份省里的拆迁文件,你好好看看。”
   晚上,老林来到老张家,带来了5张省级的拆迁文件,老张千恩万谢地送走老林后,和老伴迫不急待地拿着放大镜,在灯下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看了一遍,像是吃了粒定心丸,心终于落地了。
   签合同如期地开展了,小面积的老刘早早地去排队,70平变100平,换谁都得积极点,前100名还能多得两万元,每个月800元的租房费,先领一年的,3万元到手了。老张、老曹、老霍干瞅着,谁也没招。
   转眼间,冬天过去了,该签的都签完了。基本上签的都是小面积的。大家再来老张家,也不再热衷讨论拆迁的事了,没啥用。
   这天,拆迁办又有了新动静,大家晚上也如约来到老张家。
   “哎,听说了吗?八家子那边施行异地回迁,说是去库存,解决了多年的问题,马上就能上楼,我们这也施行了。”
   “可不,不用等着,直接就上楼了,也不错哟!”
   “我听说换的楼是南转盘的,好像是阳光新城,挺大的楼盘呢!“
   老张听后,心里活胳了,换楼也成,不用等,要是搬走还能马上换成钱,又拿着批件到拆迁办。
   “现在给异地回迁,我这批件给办不。”
   “给办,你家得重新测量。”
   “给办就行!”
   老张高兴了,立马到兑换的阳光新城售楼处,左看右看,选中了一套房子,回家取了一万元钱交定金,签了合同,满意极了,老伴拦都拦不住。老张回家眉开眼笑地坐在沙发上喝着水,想着自己选的房子,甭提多乐,那房子仿佛已经成他的了。突的想起来拆迁办的人说,得重新测量。明天再去一趟拆迁办,让他们重测一遍。第二天老张到拆迁办,说要重新测量。
   “现在不给测量,得先把原来测的一批兑换完,再测下一批,你现在换,得按原来测的走。”
   “那啥时候能给测?”
   “不一定,回去等通知吧!”
   老张一听懵了,按原来的走?肯定不行!现在不给测了?选的房子怎么办?得等到啥时候?
   “女儿明天回来,赶明让女儿看看吧,和她商量商量。”回家和老伴一说。老伴无奈地提议。
   等和女儿一说,女儿拿着合同一看,不对呀,合同上写着:一个月不能如期兑换,定金不退。就自己家这情况,甭说一个月,两个月能整明白?老俩口还没听懂。
   “为啥不给退呀,那不是我们自己的钱吗?”老伴奇怪地问。
   “现在大城市都这样,这一个月你定下房子,你要是不要了,影响售楼处往外卖,别人也就不能兑换这套房子,等于你给人家耽误了,算是赔偿呗。”
   “那俺们一万元钱也没换到房子,就白给他们了?”
   “合同上是这么约定的。”
   老张听了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他就纳闷儿了:签合同的时候,也没人告诉我这钱不给退呀?别人家拆迁都给钱,怎么轮到自己还得先赔上一万元?天哪!完蛋了,这回更麻烦了!
  

共 390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拆迁是棚户区的希望,关系着每个棚户区的居民。一篇微小说写出了跌宕起伏的精彩,将生活的热情展现出来。读后难忘,给读者留下思索的空间。人物形象塑造成功,血肉丰满,性格鲜明。情节曲折,引人入胜。文笔流畅,内容饱满,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好作品,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精彩继续,祝冬安笔丰。新年快乐!【编辑:雪山飞墨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共 0 条 0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