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微型小说 >> 【丹枫】疑憾(微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疑憾(微小说)


作者:蔡凡 白丁,5.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14发表时间:2020-01-31 20:23:24


   天,一会阴一会儿晴。
   王五娘坐在院里数云朵。她养的几只鸡像她死去的老伴,背着膀子在空地上踱步。
   远方,一块云又慢慢飘了过来。不知怎地,五娘兀地将它想像成远方的三子。三子是她独苗的儿。他比他两个姐姐有出息,那年考上了湖北的中医学院,这不,就要毕业了,正在省城的大医院实习。年关将近,想想也该回转了。
   "五大妈,您家三子回来了么?"
   院子外有人大了嗓口问。
   王五娘依就仰着颈脖望着天,嘴巴对着虚空答应道:"没回!李四毛,就要过年啦,你不去办年货,或者去管管村子里的事,怎地老往我家来问三子干吗?"言罢,哽一下颈喉吞了些什么进肚子。
   李四毛将脑袋探进院门,苦笑道:"五妈,来您家,也是为了工作,谁叫俺是村长呢?"
   王五娘因着他三天两头过来叼叼,以为他又是等三子回来领去上馆子,自然没什么好言气。现在居然还说工作什么的,可气不可气?
   此刻,李四毛心里装着事,当然不计效她的态度,依就笑道:"五妈,这回不能玩笑,三子一回赶快报告。"
   王五娘冷笑道:"有那么急迫吗?还一回来就去报告!"说完一撇嘴。
   李四毛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末了就问:"要过年了,三子没捎话?"
   王五娘正色道:"捎什么话?他要回来便要回来,不回就不回啦!"
   李四毛就笑:"也是,您这屋里电话没电话,手机没手机的。大姐二姐也没传个话?"
   王五娘不喜他磨叽,便直接问:"四毛,不,村长,你来到底想干啥?敞敞亮亮的说。”
   李四毛顿了一顿说:"五妈,城里弄瘟的事您没听说?"
   其实,他知道那称作什么冠状流感病毒,因怕与老太太讲不清,便简化了,浓缩成一个"瘟"字。老太太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它的轻重。
   果然,王五娘一听,浑身寒毛炸开,样子似乎分不清东西南北。许久,才正经紧张的瞅着李四毛问:"什么城里瘟的?"
   李四毛道:"就是三子所在的武汉暴发了流感病毒。听说都要了人命。"
   王五娘闻言眼目一眩,叫道:"嗳呀,我的娘!这可怎么好?"
   李四毛见她身形摇晃,赶忙靠上去作施救状。
   王五娘努力定了一定思想,仍正色问:"那么,三子,回来?这个......"
   李四毛道:"五妈,您这是……,您是不是想问三子回来该怎办?"
   王五娘拿眼盯着他。
   李四毛正色道:"好就好,不好就隔离。"
   王五娘赶紧问:"啥叫隔离?"
   李四毛笑道:"隔离么?隔离就是这个这个,对,隔离就是送到医院关起来。"
   王五娘一听就来了火气,恼道:"这是什么道理,大过年的,该不是让我儿坐医号子,多不吉利。"
   李四毛就又笑:"那有什么办法?总不能因他吉利,闹一湾子人不舒服吧。"
   王五娘恼道:"嗳,李四毛,你这说的啥话,难道该着就我家倒霉不是?"
   李四毛道:"五妈您别急,我不是那个意思。"
   王五娘说:"那你是啥意思?"
   李四毛慌道:"我,我一时半会跟您讲不清楚,还是等三子回来再说。"
   王五娘道:"回来也不会跟你说。"
   二人话不投机,李四毛本就寒着五娘,于是就匆匆离开了。
   出了王家院门,李四毛突然觉得好后悔:明明想好的说辞!嗨,好生的一个屁被自己放得稀乱。
   走着,走着,李四毛蓦地萌生了一个想法,他预感到五妈会做一件"违法乱纪"的事情。到时,她定会将她儿藏起来。有了这个想法,他的神经愈发绷紧起来。他想:这家,更要盯紧些了。
   有了这种想法,李四毛回到村委会就做了周密的安排。
   翌日,李四毛接到报告:三子回来了!
   报告者称,昨夜里,他清楚瞧见一个男人大包小裹的进了王家院子。
   李四毛闻言一拍大腿,喜道:"走!"
   那人说:"你走,我不走。"
   李四毛点着他鼻脸说:"觉悟?!"
   王家院子。
   李四毛在院子外高声嚷叫:"三,三,你回来啦!"
   半晌,没人吭声。
   李四毛立时坚定自己要找的人回来了。
   "三!三!不要以为你不应声就表示你不在,出来吧!我们谈谈。"李四毛将手喔成卷儿朝院里喊。
   仍是无人应答。
   李四毛又喊:"王景方!不久你也是政府的人,其中利害又不是不知道,何必为难我们难做?"
   激忿处,李四毛撞开院门就跳进院里。迎头便顶上推门而出的王五娘。
   五娘不无好气的责叱道:"大清早的,你却这嚎什么嚎!"
   李四毛并不理会她言语冲撞,直言道:"喊王景方出来说话!"
   王五娘闻言愣了一愣,言道:"三子回来啦?"
   李四毛道:"快别装马虎,叫他出来!"
   王五娘道:"四毛你是脑子进了水还是眼晴夹住沙粒?怎么就恍见三子回来?"
   李四毛急道:"五妈,快别装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藏他不得。"
   王五娘知被冤枉,直白道:"三子没回,拿什么藏?可不许瞎说。"
   李四毛抢白道:"不需巧辩,有人见他回来。"
   王五娘辩道:"昨晚是我大女婿给我送年货,哪个杂种嘴碎?"
   李四毛苦笑道:"五妈,可不许这么说人家。"
   王五娘一屁股在门槛上坐下,打气道:"怎样?他敢瞎说我却不能骂?"
   李四毛仍笑道:"五妈,万事百事却要讲个道理,您这样可不行。"
   王五娘一听他说自己不讲道理,更是火大,恼道:"谁不讲道理?今儿我就豁出去了,姓李的,莫说我儿没回,回来也不许你见的。"
   李四毛这回真毛了,怒道:"五妈!你若这般可以捉你进去的。"
   王五娘跳起身来一头撞向四毛。嚷道:"来!来!来!你来捉我。"
   李四毛闪身一边,拔足就往五娘屋里跑,他是想进去瞧个干净。然而,他蓦地觉得脑后一麻,探手一摸,就摸到一把鲜红。
   却原来,王五娘于他身后随手甩了一颗石子。
   李四毛反手捧着带血的脑壳,恨恨道:"王五娘,你等着!"
   跑回村委会,李四毛把事情给几个委员说了,接着就打电话摇人,他铁了心儿要捕王五娘这恶婆子进局子。
   电话是派出所张所长接的。只言道:反天啦!什么时候?竟有如此胆大之人。
   李四毛听他口气凶猛,知道动了狠劲,便松了嘴角说:"一个太婆一个老人。"
   张所长说:"老人?老人也要捉,不捉也要教育。"
   末了又问是哪一家。
   李四毛说了。
   张所长一听,忙问:"她儿子可是叫王景方?"
   李四毛说是。
   张所长说:"你怎么惹到她?这怎么办?"
   李四毛听他话里有话,便胡乱猜想道:"怎么,是王景方当了市长,而是他把瘟病传染给了台独分子?"
   张所长嗔怪道:"可不许这么说,李四毛,据我所知,县里正在讨论王景方同志的事情,烈士是必须的,至于怎样宣传还没定。"
   "王景方……他……?"李四毛截住他话问。
   "是的,王景方同志为抢救危重病患牺牲了。"张所长话气低沉的说。
   闻言,李四毛手里的话茼不觉滑落下去。他眼光失神的望着几个村委,良久,声音哽咽道:"嗳,这话怎么去对五妈说哟!"
   电话里声音还在响,喂喂,李四毛!李四毛!

共 311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李四毛是这个村的村长,因为武汉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王景方又是这个村考到湖北中医学院去读书的,适逢寒假,如果王景方回村,肯定要被隔离的,所以故事围绕着村长李四毛和王景方的妈妈王五娘之间进行,最后,村长误以为王景方回村了,要去抓王景方来隔离,因为是误枪,被气愤极了的王五娘摔石子打了一石头,头上流着血,然后回村部搬兵、并拨通派出所的电话,电话恰好是张所长接的,当李四毛得知王景方在奋战疫情一线牺牲了,是否会被评定为烈士,李四毛村长顿时怂了,唉,这要如何对王景方的妈妈王五娘说呢?……故事虽系虚构和杜撰的,但却扣住了当前这抗疫情的主题。很好的一篇微小说,倾情推荐赏读!问好作者!期待作者更多精彩继续!【编辑:黄江山】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江山        2020-01-31 20:24:39
  微小说表述可以再细腻些,推荐赏读!问好作者!期待新续!
《江山文学》永远都是最棒的!
回复1 楼        文友:蔡凡        2020-02-01 09:19:40
  谢谢黄总点评。中肯。很受用。今后更待加强。谢谢!
2 楼        文友:黄江山        2020-02-01 06:26:43
  很好的一篇微小说,倾情推荐赏读!问好作者!期待作者更多精彩继续!
《江山文学》永远都是最棒的!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