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那一年的冰上放木(散文)

精品 【菊韵】那一年的冰上放木(散文)


作者:孤独小男孩 布衣,354.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98发表时间:2020-02-02 19:25:23


  
   那年的冬季采伐,我还在林场的工段担任工段长。这天场长把我找去,面色凝重地告诉我,养兵千日,到了你们工段该上的时候了。原来,林场的生产任务出现了大问题,主伐林班由于山势陡峭,木头困在山顶下不来。牛爬犁撞碎无数,牛腿骨撞断几根,还差点出现伤亡事故。最后,干活的这伙人跪拜山下,全体缴械投降。听了他的话,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林场原本是不打算放这伙人走的。把他们放走了,就意味着生产任务的完成日期,将无限延长,而且,留下的后遗症会让生产任务完成的愈发艰难。这样的林班不是简单涨钱的事情,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老法子会不中用的,那鬼的脑袋不会夹在门缝里,让门去挤的。当他们赶着一头瘸牛,拉着一车血淋淋的牛肉时,这情景就让人触目惊心了。领头的眼泪八察,脸上多处伤痕,还没开口,身后的老牛开口了,“呜啊”,牛发出的声音真的很凄惨,“苦啊”!响彻了整个场大院。
   看来不放走他们是不行了。撞断腿的牛成了废物,趁着身上的膘还在,给它一个痛快的,多卖两个钱,减少一下损失。这牛在庄户人家眼里,是眼珠子,命根子,自己亲手杀牛,心情可想而知。为了林场的生产任务,人家已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难道还要把人家熬骨头炖汤,才算完事吗?再狠心的人,到这时候都会心软下来。
   牛爬犁不成,难道我们就成吗?不会是把我们都套上爬犁,上山去拉木头吧?我的质疑让场长笑了。当然不是让你们去拉木头,而是让你们去窜木头。他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那个下不来木头的山,在夹皮沟105号大林班,那座山的坡度是过于陡峭了。
   场长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看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次窜坡主要是浇冰沟,把那座山变成一个大滑梯,让木头自己出溜下来。他的话真风趣,让我都觉得好轻松,好像很快就会坐上滑梯,一出溜到底似的。
   浇冰沟只是听老辈林业人讲过,却没干过。具体的干法就是要解决浇冰沟的水源,仅仅靠体力去挑,恐怕得干到下一个采伐季也干不完。在东北有天然的雪可以利用,支上大锅,把雪融化了,浇到爬犁道上,就形成了冰沟。我觉得这个活儿的几个难点突破了,就会轻而易举。比如支锅的地点,可以把锅不断地移动着,步步为营就会又快又稳。
   场长首先在我的脑子里修了条冰沟,让我的思想快速地滑下。我还得在队员的脑子里修条冰沟,再把这些思想滑进他们的脑子里。我和队员们说,孟姜女哭倒长城是一个人干的,哭倒这座山,咱们有十五个人,就不信哭不过她?听说去夹皮沟窜木头,都觉得新鲜。那咱们就去哭一回,咱们就没有拿不下的活儿!大家都信心十足。
   林场为了这个活儿,把多年的库藏都翻了出来。那是三口锈迹斑斑的大铁锅,听场长说,这是在文革期间添置的,当年是用它来煮忆苦饭的,这些年一直压在库房里,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呀!这三口锅可是老前辈啊,与我们的父辈一样,都是这个林场的元勋啊!有它们坐镇,一定会高奏凯歌的。
   我们站在山下,仰头看去,这座山好像被一股气韵笼罩着,显得气象万千。这里原本是一片从来没有被采伐过的原始森林,是清一色的云杉林。这里的树木都是一等一的好木材,大概也是为什么要在这里设计林班的主要原因。此时,这片苍莽的森林基本都倒伏下来,苍翠的颜色还在,莽莽的威猛不见了。用尸横遍野来形容此情此景,是不为过的。粗壮的大树倒下了,细小的树留下来。被阴暗捂了多年,几根小枝丫,孱弱的样子让人觉得可怜。未来靠它们来支撑这片山野,能行吗?曾经的威猛无边,到现在的稀稀落落,落差还是巨大的。
   我不禁对这位采伐者有些看法了。这片森林的采伐强度过大,显然已经超出了设计范围。他把自己手里的油锯当成了一挺机关枪,把这密不透风的森林,看成是蜂拥而来的小鬼子,怀着满腔怒火地扣动扳机。大树倒下,小树也跟着遭殃,不够粗的树木都裹挟其中,成片倒下,排列整齐,不是机枪扫射是什么?这家伙大开杀戒,彻底痛快了一把,可是,撂倒在地的尸体不去处理,扛着他的枪,堂而皇之地走了,真让人生气上火啊!只管杀人,不管埋,这是什么道理呢?
   木头都集中在山顶一带,中下部有没处理完的残羹剩饭。一些树头还都在,一节二节木头都拉走了。没有打枝,乱哄哄,支楞巴翘地堆在那里,这活儿干的太窝囊,让谁看了都泄气,真恨不得立即下山,把那伙人揪回来。那点假惺惺的眼泪,把我们都给蒙骗了!
   就目前山上的剩余物,我做了一下统计。整根原木没动的有近二百棵树,按每根三立方米计算,就有接近六百立方米木材。再加上牛爬犁扔下的几十米,要接近七百立方米,远远超过了林场的设计数字。面对着这些树木,我想到了很多属于我们的困难。这些树木都是沙冷杉,木头的优点是重量轻,树体匀称。缺点也是最显著的,枝丫太多,直接增大了窜坡的难度。这些树木都是百年老树,每一棵树的枝丫都数不清。它就如同树木中的多脚蜈蚣,蜈蚣也就是两侧有脚,它却是四面都有。这些木头放在牛爬犁的上面,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儿,而放在我们这里却成为不可逾越的难关。它要全面着地,每一个枝丫都将形成阻力,让你把力气耗尽,它都会像狗皮膏药一样,粘贴在山上,想揭掉很吃力。又因为都是老树,每一个枝丫的座结处,都留下了岁月的痕迹,都有一块馒头一样的隆起,在林区有个诨名,叫“奶膀子”,是形容如妇女的乳房一样。这个隆起不除掉,也是不行的。还有树根处都有水根膨大部分,也要做切除,无疑这些都提高了工作难度,加大了工作量。处理这些仅仅靠大斧子,得活活把人累死。为此,我向林场申请了两台油锯,期待能提高工作效率,加快作业速度。
   山场的许多条件都对我们不利,不过,有一项对我们还是有利的。因为这里山高沟深,又是背阴坡,厚厚的积雪都没了膝盖。一看到这里的厚雪,我们一下子都乐了。东北人就喜欢雪,看见雪就特别来电!雪是东北人的老朋友,是东北人的好伙伴。有雪的冬天,东北人就活泛起来,没有雪的冬天,东北人就蔫头巴脑,放个屁都没有声。
   大锅支起来,篝火烧起来,白雪撮起来,这片山野也活跃起来。山下要先修个滑冰场,有利于木头的疏散,不至于都堵在沟门。刚开始干就发现了个小问题,清除爬犁道上的雪,必须清到土层,否则会形成二层皮,木头在上面一出溜就会被破坏掉。把地面上的雪清理干净,水会渗进土壤里,会牢固地结合成一个整体。木头再怎么磕,怎么撞,只会留下一个白印儿。东北的寒冷天气也出来帮忙了,一桶水浇在地上,很快就结成冰,又快又好。这个活儿,我们占着天时地利人和,剩下的那点儿困难,就不是事儿了,这任务一准儿拿下。
   十五个人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挑水的,烧火的,融雪的,修理木头的,堆枝丫的。融雪的在那边喊:开饭了!挑水的忙颠颠上去舀水。堆枝丫的喊:这堆柴火堆好了,油性大啊!烧火的乐呵呵跑去抱。一时间,忙忙碌碌,烟火缭绕,这场面,哪里是山场,分明是一支部队野外扎营,正在埋锅造饭呢。
   很快,冰沟就铺设了一段,为了试验一下冰沟的质量,检验一下冰沟的效果,我们把一根木头在山坡上调整好位置,就如同这是我们手里牵着的狗,撒开了看看它跑的欢实不欢实。用压角子一咬木头,那木头就顺着山坡窜了出去,进入冰沟。木头悄无声息地滑行着,在高包的地方颠了颠,发出细微的声响,便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一会儿,沟塘里传来清脆的回声,这是撞击到石头发出的声音。到底了!我们在山上一片欢呼!有个家伙有点虎,纵身就跳到冰沟里,来了一个让人吃惊的滑行。大家正在发愣的时候,下面传来喊声,太完美了!太舒服了,等着咱们干完活儿,就在这里开游乐场!
   还愣着干嘛?大家争先恐后地下到冰沟里,也体会一下速度与激情,天然滑梯,忽忽悠悠就到了山底,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适,真的好太舒服太完美了。
   木头分散在冰沟的两边,为了省力,我们把冰沟一直铺设到山顶的纵深处。因为有三口锅,留一口专门负责冰沟的修补,使其更完善,更快捷快速。另两口分别置于沟两侧,主冰沟已经修好,旁侧的冰沟还在延续着,就如同一片叶子,分成主叶脉和支叶脉。冰沟延长了长度,让木头的冲击力也增强许多。有一根木头从山上冲下,竟然窜到对面的山坡,深深地扎进土壤里。东北的天气虽然寒冷,可是厚厚的雪外加厚厚的落叶覆盖,下面的土层还没有冻上呢。不过这根木头竟然有如此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人叹服的。
   在山顶上,有一棵巨大的云杉树,足有一米的直径,堪称是这里的树王了。纵观剩下的木头,只要这棵树下山,别的都不在话下了。他所在的位置有些坦,冰沟已然修到距离只有几米的地方,只是如何挪动这几米,却是巨大的困难。林区流行的一种方法是往木头下垫木头轱辘,叫做垫木驴。把木头轱辘的次序排列好,然后把木头咬上木驴,利用木轱辘的滚动,让木头产生向前行走的动力。十五个人都围上来,一起用力,撬动木头,稳稳当当地走完这几米的路,安安全全上了冰沟。它就像一节小火车,昂然地顺着冰沟冲了下去。大木头出场,就如同大腕出场,真的非同凡响啊!一阵空前激烈的撞击声传出,把整个山谷都震的余音缭绕,回音不绝,把我们也被震撼到了。
   过去了好多年,再也没有经历过冰上放木了。站在山前,那清脆的撞击声,仿佛从遥远的地方转了回来,还是那么的悦耳动听,震的心里发痒。
  
  
  

共 362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大山林场出了意外,众人纷纷退出,为了让木头顺利出山,义无反顾的登上山顶。面对零乱局面,只好一一收拾残局。多年以前的大锅支立起来,让雪水融化,筑成冰沟,木头们顺利的滑下,那壮观的场面与声音震惊了整个山谷,久久不绝于耳,作者把在林场放木头的场景一一再现,如同电影胶片在还原,引导着读者去感受着曾经的一切。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204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瘦马        2020-02-02 19:57:14
  高产高质的老师!
回复1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2-02 22:47:03
  谢谢老师的来访留评!
   不知道您那里怎么样了,是不是也出不了门?多保重身体啊!祝身体康健,吉祥如意!
2 楼        文友:瘦马        2020-02-03 05:55:58
  谢谢关心。管控很严,但市民进出自由,超市、菜价平稳,非常时期,您也多保重。
3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02-03 10:22:59
  场面描写生动,学习来 了
回复3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2-03 10:37:09
  老师客气了,向您学习,如此环境条件下,还在坚持工作,注意保重身体!
4 楼        文友:青涩治愈        2020-02-04 13:00:47
  欣赏佳作,拜读学习了,祝福新春愉快!
文风
回复4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2-04 14:29:22
  谢谢老师来访留评!希望多交流!遥祝冬安!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