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江南】远去的鞭炮声(散文)

编辑推荐 【江南】远去的鞭炮声(散文)


作者:陈戈 秀才,2411.3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11发表时间:2020-02-04 21:32:28

俗话说:二十三,糖瓜粘。过了腊月二十三,年的味道已经越来越浓了,人们置办年货的脚步也更快了。和往年相比,这景象看起来也无甚差别,可气氛却沉寂了许多,让人不由得想起昔日的鞭炮声。
  
   说到鞭炮,人们往往会把它等同于爆竹。可实际上,爆竹原本是古人用火烧竹子,使其毕剥发声以驱除山鬼和瘟神的,后来才逐渐演变成今天的鞭炮、烟花,也成了人们年货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小时候家里穷,即便整整一年省吃俭用,岁末置办年货的钱仍旧很紧巴。但年毕竟是年,哪怕是穷得叮当响,狠下心买一盒100或200响的花炮自然少不了。玩是孩子的天性,鞭炮、新服和美食,本是小孩子喜欢过年的几大因素,但如若要让在这三者中取舍,放鞭炮才是男孩子们的最爱,也最让我割舍不下。
  
   印象之中,每年春节前最后一次赶集可是件大事。对于要置办的东西,父母早早就已经安排停当:木炭、鞭炮、米面、肉类、年画、粉条、油、盐、酱、醋如此等等,除了自家能自给自足的,都需要花钱。这其中,鞭炮虽然也列于其中,可只能在大年初一燃放,往往腊月二十前后就已买好了放置起来,等着新年的到来。
  
   看着放在柜子顶头像一排排顽皮的娃娃兵的鞭炮,却不能燃放,心里直痒痒。有时候,趁进屋拿放东西,我总是忍不住瞟上几眼,甚至偷偷打开包装数一数,真希望那100响的包装里能多出一些,哪怕是一个、两个小炮,都高兴得不得了。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在盼望中,燃放鞭炮的时间终于到了。大年初一三更之后,听到父亲窸窸窣窣在穿着衣服的声音,我和哥哥也从炕上爬起来,借着微弱的灯光穿好新衣,跟在父亲屁股后去燃放鞭炮。一阵噼里啪啦后,连日来的期盼落地成尘了,这还不大死心,借着屋檐下灯笼的亮光去捡拾散落的哑炮。有引线的用明火去燃放,没有引线的剥开后倒出火药,用纸包起来,随后再拿出螺丝帽、自制的火柴枪,噼噼啪啪零零星星地延续着年味。
  
   记忆中,从腊月二十三过小年到元宵节,甚至一直到二月二龙抬头,都能听得见噼噼啪啪的鞭炮声。那声音,除了烘托年的气氛,也寄寓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年三百多天,无论过得好与不好,顺与不顺,都即将过去。在辞旧迎新的时间节点,一串大地红噼里啪啦过后,旧的一切抛到了脑后,新的气象迎面而来,这种寓意孩子们也懂一些。只不过因玩心有余、定力不足,会时不时招致大人的斥责。到了稍微长大一些,就好了许多,而且手里头慢慢可以攒几毛毛零钱,待春节就可以去赶集买鞭炮了,一想到这时候,便高兴得晚上都睡不着觉。
  
   记得有一年腊月二十三,我和哥哥用积攒的零钱买回来一串100响的大地红,傍晚时分在油灯下看时,也许是由于兴奋,一不小心引线被火星儿点燃,于是噼里啪啦一阵鞭炮声之后,一串鞭炮就只剩下了碎了一地的纸屑。我和哥哥竟忍不住哭了起来。那提前燃响的鞭炮没有给我们带来欢笑,却是痛哭流涕,当时的懊悔和委屈简直无法言说。
  
   人的一生中,如白云过隙。懵懂的日子看似漫长,而实质上过得很快。就这样,我对放鞭炮的痴迷一直持续到上了初中,而家里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每年腊月二十三到正月初一,再从初一到元宵节,燃放烟花爆竹就多了起来,鞭炮也从原来的小炮变得比原来更加威猛的,每次燃放时间也比原来长了很多,可总觉得味儿已经淡了些许,唯有看到孩子们燃放着鞭炮玩得不亦乐乎,才好像能找回一些自己。
  
   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过年时对于燃放鞭炮人们很舍得花钱。这样一来,年味好像浓了,可空气污染却越发严重,呼吸着充满着硝烟味儿的pm2.5远比原先的贫穷更可怕,环境保护已经引起了人们的重视,政府已经加大了预防和治理的力度,年关时节的鞭炮声已日渐稀落。
  
   《孝经》说:“教民礼顺,莫善于悌;移风易俗,莫善于乐”,随着人们对环境的保护已经越来越重视,城市里已经很少听得到鞭炮声了,乡下人燃放的也没有那么多了。年味看似淡了一些,但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头顶上澄澈如洗的蓝天,心中便已有了一些释然,
  
   逝者如斯夫,三四十年已经过去,儿时的那些鞭炮声已经远去,但它们已经镌刻在了心里,让人终生难忘。

共 162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的这篇散文围绕《远去的鞭炮声》展开细致描绘和抒情,表达了儿童对炮竹的无比喜爱,对新年的盼望,接着强调国家对环境的保护,因而燃放炮竹越来越来少,尤其在城市还禁绝燃放。这样一来,年味似乎淡了许多。儿时的那些鞭炮声虽然在远去,实际上已刻在我们的心里,教人终生难忘。问好作者,感谢投稿江南。不过,希望作者以后把握好的,地,得正确运用,还有个别句子也有些生硬,小編也弄斧了一下。推荐阅读共赏,欢迎下次再投稿江南。(编辑:紫檀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陈戈        2020-02-18 17:09:40
  谢谢编辑的点评!不过,还是想问问,拙文中那些句子生硬,那些“的”“地”“得”用错了?麻烦您明确地指出来,也好让我改正。您辛苦了!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20-03-11 22:31:26
  问好陈弟,祝安好!
哪里天涯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