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流年】方向(微型小说)

精品 【流年】方向(微型小说)


作者:沧浪夜雨 童生,795.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33发表时间:2020-02-06 23:05:19


   淡淡的口红印附着在青花瓷的杯口处,显得格外杵目,令李民心下恍惚。现在想来,他并没有将刚刚离去的村长吴珍说的话全部听进去,只记得她薄薄的红嘴唇快速地翕动着——明天她家的新屋上梁请客,请他一定抽空回村里参加。说话间垂眼将一个信封推至他的办公桌前。
   “这是请柬,请李科长看一下……一定看一下吧。”吴珍重又抬头看了李民一眼。初春的晨光透过南窗户延宕着些微暖意投洒在她的脸上,使得眼角处的细纹清晰可见。她似乎表示有许多话不便说,便急急地收起了目光:“李伯伯身体不错,就是精神差点……我先回去了。”
   “吴村长,你……喝点水再走吧。”李民心下一凛,又有点堵得慌,语气里透着尴尬。他眼瞅她端起水杯轻轻抿了一口水后即刻匆匆离去,不由葫芦嘴闭了个严,想不出还能和她说些什么,目送着她已然不再年轻的背影。尽管今天办公室的同事出差,此时只有他和她两个人;尽管他和她曾经无话不说。
   李民踱步来到窗前,蹙眉陷入了沉思。二十年前他以文沧村第一的高考成绩考出去后,即像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般在各地打拼,其间结婚、生子,时常仅是春节才回村寥住几日,看望鳏居多年的老父亲。直至今年初调回老家做了某局的科长,这才姑且安定下来。即便如此,他还是很少回村。倒是村里人知道他调回老家,并且做了这个不大不小的官以后,陆续有人来局里找过他几次,请他帮忙办一些棘手的事情,对此他都婉拒了——他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当年母亲走得早,他是村里人抬手帮他们爷俩渡过难关,直至他考上大学改变命运的。这些他都记着,但他更愿意用其他方式来报答村里。他曾经匿名捐款五万块钱用于修缮村里破旧的小学校舍,这种方式让他感觉心安,而不是去帮村里人解决一些违反政策的事情。想到这里,李民便感觉在四十出头的年龄上活成这样,终究还是能够有一些可以自己把控的运道。
   他眯起眼睛向窗外眺望着,可又似乎是什么都没有去细看,嘴角有不易察觉的笑意。办公室在二楼,楼下有几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正嬉笑着骑车从窗下经过,这使得他的笑意还未来得及漾开,仅仅是微微一逗就消失了——他想起了儿子小宝。小宝下学期出国上学的钱还差几万块,这几天就要缴费,这让他很是头疼。玉娟非要送小宝出国上高中,说是现在的家长聚在一起都是谈论孩子在哪个国家上学,所以她也要送小宝去澳大利亚上学。玉娟虽说漂亮、有文化,但脾气差,并且爱慕虚荣,这怎么都比不上吴珍——怎么又想到吴珍了?李民清癯的脸颊有些发烧,不由转头看了看附着口红印的青花瓷茶杯。以前的吴珍从不化妆,现在也懂得打扮自己了。那些更为久远的往事随即慢慢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十二岁时母亲去世,父亲是老知青,每天要去田里上工,无暇顾及他很多。除了得到村里各家各户的帮衬之外,对他照顾最多的是隔壁邻居吴珍的父母,他最要好的朋友就是比他小两岁的吴珍。及至多年之后,吴珍的父母曾经委婉地通过村里人向他的父亲表示过想要促成这桩婚事的想法。吴珍高中毕业后没能考上大学,留在了村里。最初几年,他们之间经常会有联系,尔后话题愈来愈少,便逐渐疏远了,婚事自然也就无从谈起。而今他做了某局一个重要部门的科长,成了国家干部,她则成了文沧村的村长。她一直是很能干的。
   今年春节回文沧村时听父亲说,她正在盖房子,只是某些方面不符合政策,手续难办。
   “爸,如果不符合政策,就劝她不要盖了。更何况她是村长,更要以身作则。”李民说。
   “你说得轻巧!村里人哪个不想住上好房子?吴珍嫁的男人老实,家里底子又穷,这几年国家政策好了,经济条件也好起来了,当然是要盖几间像样的房子的。”
   “要是你娶了吴珍,她也不用吃这么多的苦了,”父亲的嘴角垮着,“你可别忘了,当初你妈走了之后人家是怎么帮咱爷俩的,你离开村里以后,人家又是怎么照顾你这个苦命的爸的。你没有说去帮她,倒反过来劝她不要盖房子,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李民的心里五味杂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那时刚接到回城的调令,告诉父亲准备年后报到。按理说,他是可以帮她找人疏通一些这方面的关系的,但是这么多年接受的党的教育使得他不能这么做,所以尽管心存愧疚,他还是极力劝说父亲让吴珍按照国家政策盖房,千万不要一意孤行。父子俩对峙着,互不相让,最后他只得当晚收拾东西离开文沧村提前回城。他依然每个月寄钱给父亲,尽管工作单位距离文沧村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但这两个多月他没有回去过——因为工作太忙,或者潜意识里也不愿意再去为吴珍的事情和父亲发生争执。
   想到这里,李民感觉很有些疲倦,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他瞥见办公桌上吴珍留下的信封,便倾身拿起信封,抽出里面的请柬。与请柬同时抽出的还有一张对折的信纸,李民蓦地挺直了腰杆。他打开信纸,只是寥寥几句——父亲的笔迹。
   儿子:
   吴珍的房子虽说已经盖得差不多,这些天准备上梁,但一些关键手续还没有解决。你能帮就帮她一把,也不至于让你爸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
   爸爸亲笔
   “真糊涂!”李民嘟哝着放下信,复又拿起一旁烫金的红色请柬,就在他拿起的瞬间,一张卡掉落下来。定睛细看,竟然是一张价值两万元的卡!
   “这个吴珍,怎么也变得这样糊涂了?!”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迅速看向门口及前面空无一人的办公桌,微微颤抖的手将仿佛令他感觉烫手的卡放进抽屉里,而后紧紧合上抽屉。
   他坐在那里愣了好一阵,寻思着如何将卡退还给吴珍,这时微信的提示音惊醒了他。
   “钱准备好了吗?学校那边又催着缴费了。我跟我爸妈借了一些,现在还差两万块钱,你快想想办法。”
   小宝、澳大利亚、玉娟、微信信息、父亲、信纸、吴珍、两万块钱……这些此时正一股脑儿地侵占着他整个胸腔,使得他的心被搅得一团糟!恍惚间他又打开抽屉,埋下头寻找起那张卡来——这钱我不能收!我是国家干部,不能做违反纪律的事情!可是,如果我收了,小宝上学的钱就能够解决,父亲和吴珍那里也能有个交代。按照父亲先前说的,吴珍盖房子的事情虽说有些方面不符合政策,但如果想想办法……
   叮铃铃……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李民吃了一惊,慌忙间抬手在额上抹了一把——不知何时额上竟已沁出细小的汗珠!
   “李科长,局里通知明天上午开会,会议主题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每个人都要发言,谈谈自己的体会与感受,请您准备一下。”
   “好的,知道了,我这就准备发言。”放下电话,李民如释重负般深深舒了一口气。
   他站起身来,将吴珍喝过的青花瓷茶杯拿到水池里仔细清洗干净,直至口红印消失殆尽。又用冷水狠劲儿地洗了一把脸,尔后回复了一条微信给玉娟:还是让小宝留在国内上高中吧,孩子应该扎根在中国的土地上!
   “我抓紧时间写发言稿,晚上下班后回一趟文沧村,和父亲、吴珍好好谈谈,宣传一下国家政策,做好沟通和解释工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这才是我应该去面对与努力的方向啊!”李民在心里大声对自己说,脸上露出了微笑。
  

共 271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李民母亲早亡,是文沧村的村民们帮衬,他们父子才渐渐度过难关,邻居吴珍不仅是他青梅竹马的玩伴,还给过他最多的帮助。后来他考上大学,学业有成,并在中年调回家乡,成为某局的干部,手里有点儿小权。父老乡亲们有时来找他帮忙解决一些棘手的事情,他都一一婉拒,现在吴珍也来了,还打着他父亲的旗号。李民犯难了。一面是情,亲情、恩情以及永存于心的朦胧美好的少男少女之情,都让他犹豫徘徊,不忍心拒绝;一面是党纪国法,是职业操守;更何况,还有他那想要出国读书的儿子急需的学费。就在他苦思冥想之际。一通电话唤醒了他,他在情与法之间,找准了自己的方向,作出正确的选择。那消失的口红印,便是他在与曾经的过去告别。放下小情和私利,始终把党纪国法记在心头,守住初心,不忘使命,永保本色,这正是无数李民们该有的样子。小说人物形象有血有肉,生动可信,心理活动真实可感。佳作,流年推荐阅读。【编辑:闲云落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214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20-02-06 23:07:02
  欣赏老师佳作,感谢芬芳流年!期待更多美文呈现!
闲云落雪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