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深谷清泉(散文)

精品 【菊韵】深谷清泉(散文)


作者:孤独小男孩 布衣,355.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59发表时间:2020-02-10 22:55:34

【菊韵】深谷清泉(散文)
   明月西沟位于炮台山的顶部,这里沟壑纵横,林木苍莽,气韵非凡。从这里通向山谷外的道路,曲折翻覆,有二十多公里。装上一车原木的汽车,足足要走一个多小时,才能晃悠出去。全程都要紧盯着路面,关键的几处更是神经绷紧,一个小时的路程都会紧张的出汗。提到这里,哪个司机都摇头。
   这里从来就没有过采伐记录,是名副其实的原始森林。几十年来,之所以能一次又一次地躲过采伐,就是因为山高路远,崎岖难行。如此的制约条件是天然形成的,只是这样的天然制约还不是难点,关键在于有没有人定胜天的决心。老一辈无法完成的事情,在新一辈面前都土崩瓦解。采伐的强度与任务,让采伐人的脚步越走越远,森林似乎永远都望不到边,这一天真的望到了森林的尽头,那也是身不由己的事情啊!
   我原本不在这里上班,是因为任务紧,被临时抽调来的。木材生产紧张而有序,一群人天不亮就聚集在一起,顶着星星出发,为了一个目标去奋斗。我们又如同天上的星星散落到林区各处,彼此看不见对方,却能感受到彼此的闪光。第一班的生产车来到的最早,他肩负着拉工作人员上山的重任。驾驶室的座位被女检尺员们法定预占,我这样的男人还是较抗风寒的,男人嘛,更应该是山顶一青松,不摇不动,屹立人间。何况还在女士面前,没有什么条件可讲。我蜷缩在车后挂里,凛冽的寒风一会儿就快把我吹透,冻僵。以至于到了楞场,身体的各个关节都有些僵硬,看见了楞场边不远的工棚冒出的炊烟,就觉得无限的温暖。我如同木偶一般行走着,走了一段路,活动开骨节,热乎气上来,才觉得好一些。啥都别想了,温暖是目前最需要的,先进工棚里暖和一会儿再说。
   拉开门,就见有人跪在黑地里,划拉着什么。工棚里点着一根洋蜡,不大的光亮看不清工棚里的全貌,只能看见他动作缓慢,像黑瞎子一般蠢笨,如果不是在工棚里,真的会以为碰到了这夯货。
   这是在干什么?我问。那人憨声憨气地回答,刚才外面来车,我心里一激灵,把一瓢苞米面给弄扣了,这不在这儿搂呢。
   呵!都能让汽车的声音给吓毛了?让人觉得新鲜。检尺员和司机也进来,他来不及去完成手里的活儿,忙把炕桌往一边推了推,招呼着上炕暖和暖和。炕桌上有茶壶,他把两个茶碗续满水,从地上的铁炉子上取下燎壶,把茶壶的水添满,又弯腰去快速划拉起苞米面。
   我在炕沿上坐定,透过那一点亮光才看清他的模样。他很苍老,头发花白,面容枯槁,怕是有六十多岁了。嘴上叼着烟,歪歪着脸,有烟雾炝到眼睛,就随时变换着脸的角度。他把苞米面划拉到一个小盆里,黑灯瞎火的,地面上有小石子都划拉到盆里去。他一边挱着石子,一边把烟放到炕沿上,一偏脑袋,把鼻涕擤到角落里。
   快尝尝我的茶水,很不错的,不是我的茶好,是这里的水好!有好水才能泡出好茶。快尝尝,别处没有这样的水啊!他拉着长音,在王婆卖瓜般地夸耀自己的茶水,让人觉得有点不舒服。我身上正寒冷着,需要热水暖一暖身心,就摸过来一碗。一股香喷喷的味道还真的钻进鼻孔,尝一口,茶香满口,余味悠长。
   他说的好,我没有品味出来,平时不太喝茶,自然就品不出什么味道。他这样去夸赞,一定有他的道理,外人不好去评判。这时候可不能去说三道四,不知道那一句说不到人家的心坎里,会引起人家的不快,咱毕竟是端人家的碗,不说好更别说孬。
   外面登登跑进来一个人,急火火地喊了一句,老闷头,饮牛的水弄好了吗?六七条牛呢,去泉子里饮饮多省事,何必这么麻烦呢?那人去灶间寻,他忙把手电支亮,去那里照。灶间有一排胶皮桶,都盛满水,还微微冒着热气呢。牛爬犁起早就上山了,这时已然拉回一趟。给牛打打尖,桶里有早烫好的苞米面水,连汤带水,让牛缓一缓,好马上去拉第二趟。
   牛嘴不香啊!可别把泉水弄臭了。他边说着,边出门去喊其他牛爬犁来进屋,快拎水桶出去饮牛。桶上有自己的记号,很快就找到,立马拎了出去。他在门外说,这些人就想去泉子里饮牛,图省事,一眼照顾不到又去了。唉!这可咋整!这伙人不好管理!
   我和他闲聊了两句。你的姓氏可真少啊!姓闷的可真不多。我的话音刚落,炕里的检尺员一下子笑出了声。他哪姓闷啊!那是叫他的外号呢。
   他一点儿都不在意,乐呵呵地点头,冲我来了一句,老闷头,老闷头,你喜欢也这么叫。呵!他可真乐观,可真大度,还没见过这样的人呢。我还以为他姓闷呢,没想到却有这么一个外号。闷头在东北话里是长在身体上没有出头的小毒疮。用这个外号来取笑他人,实在猜不出是何用意。看他热情开朗的样子,怎么会赢得这样的称呼呢?
   他说的泉子好,并且去看护,不让牛去祸害,听着就觉得新鲜。我不由地问了一句,这泉水好,就因为泡茶好吗?我还没敢说这碗茶水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怕他不高兴。他没有理会,便一五一十地说起泉水的好来。
   他姓王,是吉林扶余人。他兄弟承包了这里的集材活儿,就想找个贴心人给他看堆儿。老闷头本来不想来的,路途这么远,还抛家舍业的。另外他身体不好,有不少毛病。最为严重的是,他的胃里有个肌瘤,一直想手术都没有进行。他寻思着自己兄弟张罗的活儿,咋地都得来帮忙照看一下。等干完活,再回去手术也不迟。他入秋就来山场了,已经有好几个月了。没想到这里会这么好,吃的好,睡的香,就这泉水喝的浑身都舒坦,别提多享福了。他觉得身上的一些症状在慢慢消失,以前的胸闷和胃部的不适都没有了。那天他乘坐拉木头车去了一趟县城医院,去做了全身检查。他吃惊地发现,胃里的肌瘤没有了,身上的其他症状也都消失了。他想来想去,这里的环境固然是好,却不会解决身上的病症问题。这几个月以来,天天都喝这个泉子里的水,是它有如此神奇的功效,让身上的病症消失的。
   有这么一个人在现身说法,就不由你不信了。这个泉水有没有这样的功效,他是个外地人,没有必要去弄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来取悦别人。那眼泉水又不是他家的,他干嘛做这些无用之功呢?我一直都认为森林里富含氧离子,是天然的大氧吧,对人体是有益处的,这样的益处也是要有时间做保证的,真的要在几个月的时间里,立竿见影地取得功效,简直是天方夜谭。
   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听到他的介绍,大家对这茶水重视起来,纷纷都摸向茶碗,都想感受一下这茶水的不一般。有好水才能泡出好茶,这是所有喝茶人所达成的共识。好茶易得,好水难求,而且还是能治病的好水,更是可遇不可求。
   我们出去工作了,就在工棚不远的楞场里。我们一天都可以看见老闷头忙碌的身影,他总是去一个山边处取水,大概就是他所说的神奇泉水。我们几个趁着发走车的空闲时候,忙去那里看看。
   泉水离路边不远,那是一条不是很明显的干涸山沟之下,泉水的来源就在于此。泉坑很大,泉水积的也很深。坑底部是黄色的石沙,有些落叶已经沉落到坑底,有一些已然被捞出,晾在旁边的雪地里。这时候不冻的水,便是真正的泉水了。这是因为它的寒冷已经超过天气的寒冷,气温远远达不到冷冻它的程度,怎么会冻住它呢?
   泉水非常平静,看不出哪里有泉眼在涌动。有一条暗沟穿过山路,泉水顺着这条暗沟,流入了山路下的沟塘里。路这边的沟塘早已经被绵延几十里的冰湖所覆盖,一层层的沿流水从四下涌出,爬到冰面上就被冻住。冰湖因此而高高隆起,并不断地增高。水是无形的,在这里却以有形的姿态,展示出固体水的形态。一波波的水流,似乎还在那里荡漾着,兀自在做着一泻千里的梦。这眼泉的涓涓细流,却以无可比拟的姿态,在诠释着水的顽强,水的韧性。小小的泉以及细线一样的清流,在散发着淡淡的水汽,就如同一条滚烫的热流。泉水的周边都被这淡淡的水汽渲染到了,石头,小草,落叶凡是它所能及的地方都渲染到了。白白的霜花凝结着,我身边的两位检尺员们,与它有异曲同工之妙。她们所戴的口罩,让嘴里的哈气涌出,染白了眼睫毛和额头上的刘海儿。眼睛一眨一眨,所流露出来的动感,无比生动感人。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把眼睛比喻成泉,在天地间还有什么是至清至纯的呢?
   我在这里工作了半个多月,得到了老闷头的细心照顾。工作结束了,牛爬犁先撤了,我们把最后一车木头发走,也将从这里撤离。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老闷头居然没有撤离,他觉得自己还需要在这里调养一段日子,才是最好的。我突然发现他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东西,说不清却足以吸引人。他就这么信赖这眼泉水,并且达到了极致。能常常有一眼泉水滋润身心,是无比幸福的。
   我们走了,他还在那泉边,我们向他挥手告别。
  

共 330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明月西沟是深山老林,因为山高路险始终人迹罕至。为了完成采伐任务,人们顶着寒风来了,刚至楞场,就看到了一个人,在黑暗的小屋中,一碗茶让我认识了他,在他的絮絮叨叨声中知道有一眼泉,那泉水好,他不让人们饮牛,怕脏了泉水。淳朴厚道的老闷头给山场增添了温暖,因为泉水滋养了他,让他多病的身体渐渐复原。一眼泉水让人心生感动,老闷头也在短短的日子里让人们记住了。山泉无声,人无语,在自然的环境中怡情养性吧,忘不了那泉水,那人,那山林。作者用缓缓而平静的语气介绍给读者那曾经忘不了的泉水和人。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21100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瘦马        2020-02-11 07:10:50
  跟着孤独老师的笔触,我仿佛也走进了苍茫的原始森林,一望无际的森林,绻曲着寒风刺骨的挂车上,老闷头的热情……作者虽然没有描写北国冰雪千里的壮观,但给人留下了无限想象的空间。作者惜墨冰雪,是作者的高明之处。他的重点是描写森林深处的那汪看不到泉眼的神奇山泉,那汪泉水不但能治病,而且能健心,孤独老师笔下森林人是那样的乐观,那样的自信,读着读着,我被感动。此文情景交融,读来如沐春风。好文,点赞!
回复1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2-11 08:53:45
  老师谬赞,文章还不是那么完美,需要更多的补足。
   那眼山泉的功效真的令人称奇。前些日子看了一个电视节目,说那里有能治病的山泉,我不由心动,我们这里也有啊!多年过去了,那山泉依旧在心里。谢谢老师的精彩点评!非常时期,多保重身体,祝身体康健!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02-11 07:29:14
  xuexi 学习!佳作!优美文章
回复2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2-11 08:55:02
  谢谢老师来访留评!非常时期,多保重身体!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