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泊宁静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宁静•正】一梦到古稀(散文)

精品 【宁静•正】一梦到古稀(散文)


作者:雪凌文字 秀才,1520.2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50发表时间:2020-02-19 05:05:03
摘要:一梦到古稀,梦里回少年,那些未能成真的梦,以及那些或许已然成真的梦,在这微热的清晨重新崭新如初,究竟是当下的梦充实了梦里的古稀,还是梦中的古稀渲染了当下的梦?罢了罢了,权当生在梦中,为梦而生吧。

【宁静•正】一梦到古稀(散文)
   今日周一,阳光明媚,秋风和煦,蝉鸣鸟叫,落叶沙沙作响。早晨九点钟的公园里,游人稀少、清净幽雅。昨夜的雨水依然澄在青石板上,映照着湛蓝的天空,以及天空中三两条如丝般的白云。
   背着装有我最爱的金色萨克斯的大包,手里提着我的乐谱架子,捡一个靠近草坪的木凳子缓缓落座,拿出萨克斯,铺开曲谱书,一首悠扬古朴,九转回肠的萨克斯版《化蝶》顺着公园的幽幽小道,飘洒而去。微风将我稀少且花白的头发吹了起来,落叶依靠在了我的肩膀,如鸟儿一样和我相拥。
   是年,我已逾古稀,心宽体健,衣食无忧,儿女立业,老伴儿贤惠,整日与花鸟为伴,披着金色夕阳,挽着爱人,踩着秋色,品着古乐。夕阳人生无限好,静观日落一湖水……
   身边走过的年轻人在我的眼前驻足,看着我的样貌,听着我的曲子,时而微笑,时而合掌,我明白他们是在为我感慨,更在为我喝彩。一位奶声奶气的孩童好奇地盯着我,以及我的金色萨克斯,良久,回头喊了身后站着的妇人:“妈妈,这位爷爷好厉害啊,妈妈,爷爷的嘴里吹的是什么啊……”我对年轻人回以微笑,我对小孩招手示意。年轻人继续往前走了,小孩子说了声爷爷再见,扑进了妈妈的怀里。
   秋风缓缓,日光温煦,《化蝶》落下,公园里重归寂然。低头摩挲着手中温热的萨克斯,看着年轻人挺拔的背影,看着小孩子奶声奶气的撒娇声,我的嘴角露出一丝自己都难以察觉的欣然和爱意,也许还夹杂着些许怅然或唏嘘。
   喜爱乐器,并一直想学一门乐器,是我七八岁那年用卡带第一次听了小提琴版的《化蝶》后,便萌生的一个梦。总想着我未来一定要学会小提琴,并将其练习到信手拈来的水平,那样,我就可以随时在自己喜欢的时候,喜欢的地点,拉出一首喜欢的曲子。当然,我一定会首先选择《化蝶》,然后会选择《高山流水》。如今想想,这个大半个世纪前便种下的梦,却最终未能成真。不过细细想想,此生已然过去几十年,终究只是一个梦的,何止是这一个。年轻的岁月里,种下了太多的美梦,梦醒时分,却已古稀,恍惚之间回想起来,最美的人生,果然全在梦里。也许这就是人生,在梦中游荡一生,用梦装点前程,到最后的最后,蓦然回首之间,身后依旧是一串一串的梦,完好如初,如圣诞夜里挂在那棵雪松之上的糖果球,七彩斑斓,烁烁齐晖于雪白的夜色中。我似乎明白了,美梦成真固然是美,但守候一串梦直至天荒,也许未尝不是最美。如此想来,此生,我岂不是颇为富足。
   一个人静谧地端坐在长椅之上,看着眼前那棵老枫树挂满通红的树叶,看着秋色斑斑的草地,看着眼前牵手而过的情侣,听着树叶的声音,听着林中的鸟叫,听着孩童的喊叫,在属于公众的场合,我微闭着双眼,进入了我一个人的世界。
   遥想那年,我年方弱冠,初出茅庐,脚踩滨海之水,手牵芳华恋人,那时的梦究竟是什么,再一次问古稀的自己,竟然有些模糊了,仅仅记得满鼻的岛城之味充盈,顺着那个味道,我看到过车水马龙的香港中路,看到过绚烂四溢的八大关春景,看到过雄浑威严的“五月之风”,更看到过遥不可及的洋楼名车,是啊,那时那年的梦,难怪到今天会是模糊的蜃景。梦太深,深到遥不可及;梦太玄幻,甚至超越了我那时那年所拥有的现实,所以那时的梦,终究是一个美好而可人的梦,年月久了,早就模糊得难以寻摸。不过反过来想想,这梦,也就属于那段岁月,过早过晚,都会显得幼稚,或者更加幼稚,如此想,这梦也是极好。
   晨雾散去,公园里游人渐多起来,清晨静谧的湖畔,有三五成对的花季男女牵手而立,与湖中游弋的鸳鸯相对,好似在进行这一场超越物种的交流和比对。平日里喜欢和我并排而坐,与我轮流吹奏的老刘今天到现在还没来,这可算是奇迹了,以往都是他先来,坐在这个长凳的一边,时而翻阅眼前的曲谱,时而吹一段他最喜欢也是最拿手的那首《月光下的凤尾竹》,等着我来后,驾着二郎腿听我吹一曲,接着自己再吹一曲,我们之间的交流并不多,或者说,我们之间的交流更多的是通过并不娴熟的曲子中。
   老刘年近八十五,却有着看似硬朗的体格,一头稀疏的白发总是被打理地一丝不苟。老刘说,他的头发,每日都是老伴儿给他梳理的,而老伴儿说,他这头白发经不起儿女不知轻重的打理,非得她自己亲手梳理方可安心,每每谈及头发,老刘都有种莫名的自豪溢于言表,然又轻描淡写地回复一句“女人嘛,就是这么烦人……”
   装在我腰包里的手机叮咚一声,收回远眺的目光,打开手机,一条信息跃入我满是皱纹包裹着的双眼“家父刘…于今天凌晨……”没有看完,我关掉了手机,缓缓地地再次装进了腰包里,二十多年前受过伤的右手食指,突然莫名其妙地刺痛了几下。再次举目远眺,我的眼中看不出任何诧异和伤感。老刘走了,昨天还与我并排吹奏古曲的老刘,终于先我而去。
   岁月给了我无尽的财富,岁月更给我了无尽的思念,日子如一轮小儿手中的风车,迎风转动,不曾停歇,年逾古稀的我,早已经历了太多的离别,感受过太多的永别,先是自己的双亲,再是自己的手足,最后,连一个能陪着下棋吹曲子的陌生人也不留下,所谓孤独,就是你想说一句话,却无人来听。不过这一切的感受,对此时此刻的我而言,仅仅都是一瞬间,像极了闪电,会让我有一瞬的震动,但转瞬之间,远眺的目光里,尽是清风微醺,秋色朗朗,日子对于古稀的我而言,容不得一点伤感去浪费。默默地,我摸起了身边的萨克斯,一首稍有蹩脚的《月光下的凤尾竹》顺着晨阳缓缓而起。鹅卵石小路上悠闲的情侣扭头为我注目,我知道,他们心中想着的是对我的祝福,或者是羡慕。善良的孩子们啊,曾经年少的我也这样温柔、抑或带有羡慕地注视过我眼中的老人,今时今日,愿我的曲子,带给你们舒爽的清晨。
   老刘的离去,引起了我眉角不易察觉的微颤,旧病的食指还有点疼。或许岁月的大喜大悲教会一个老人唯一娴熟的,便是近乎冷酷般的淡定,这也许是该感谢岁月的,否则这身子骨如何受得了电闪雷鸣般的敲打。听着紫藤树上的鸟雀鸣叫于耳,看着湖水潺潺微波,顺着岁月的脉络,我试图再一次梳理我经年的那些梦。
   记得十多岁那年,我听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真人演奏的乐器——一位老羊倌吹奏的笛子《山丹丹花开花艳艳》,老羊倌的笛声在山谷里回响,那音波碰到了对岸的悬崖被弹了回来,如此反复,我听了无数遍,于是,我许下了人生的第二个梦——我要玩熟一种乐器,最好是笛子;
   二十岁那年,我跟着朋友第一次走进了歌厅,并在朋友的鼓动下,第一次唱了有伴奏的歌曲《神奇的九寨》。这首歌是我在山林里学会的,我的听众是陪伴我终日的羊群。第一次有了真实的音乐伴奏,也有了真正的听众。伴随着台下震耳的掌声和口哨声,我许下了人生中又一个梦——我要做个歌手。
   三十五岁的那年冬天,我携妻带子到了甘肃张掖的一个小县城,朋友说那里的五彩山地颇为有名,但我一直怀念幼年时蹲了五年的那间房顶能看到云彩的教室,很怀念我用电池的煤棒在黄土地上写生字的校园,或许我能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瞥见些许呢,带着这个私心和契机,我硬是拽着他带我去了他执教的小学。那一日,吊着鼻涕的孩子们给了我最热烈的掌声,满手冻疮的小姑娘硬是拉着我,去他家吃了一顿酸菜馓饭,姑娘问我“叔叔,城里真的有摩天轮吗?”我说有,真有。低头瞬间,我看到了姑娘露在阳光下的脚趾。那日的夜里,我给自己许下了一个新的梦——我以后要去穷地方支教。
   人在岁月中跌跌撞撞,岁月在人前滚滚而去,我的梦跟着我的肉身,一次次地更迭着,一次次地消失着。后来我有过要当作家的梦,有过要当上市公司老板的梦,还有过要赚很多很多钱的梦……但无一例外,这些我至今记得最清楚的梦,却都是没有实现的梦,而今回想起来,那些梦依旧崭新,依旧美满,更依旧遥不可及。不过回头想想,也许正是这些看似缥缈的梦,一路带着我从一个山里的穷孩子跻身如今的所谓功成名就的行列,从一个一无所有的浪子,变为衣食无忧,恬然颐养的老头。那日的那些梦依旧是梦,但梦如繁星,如引子,可使夜里行走的灵魂找到方向。如此想来,我还是要感谢我年轻那时那些不靠谱的梦。
   如此反复地梳理我经年的那些梦,我似乎忘却了才驾鹤而去的老刘,或者说,耄耋之人的西去,在另外一个即将耄耋之人看来,如江河东流,如日落月升,看多了,更看惯了,看懂了,更看开了,四季尚且更迭,何况蝼蚁如我之辈。不觉间,日头已上三竿,沪城的秋,依旧如初夏般的炙热。伸手摸出身边的茶杯,一口苦茶下咽,一曲委婉而铿锵的《高山流水》顺着公园的小路洒开了,我是如此酷爱这种无梦的生活。
   忽觉后背瘙痒难耐,忽觉爱人呼唤,微微睁眼,女儿正趴在我的后背挠着我的肩膀,爱人将一只手搭在我的腰间不停喊着“快起床啊,日上三竿了……”我扭头捧起了女儿粉嘟嘟的小脸狠狠地亲了一口,略有娇嗔地埋怨爱人一句“你又毁了我一个美梦”。定神回想,我昨夜见到了四十年后的我,我昨夜游离了四十年的春秋,我昨夜竟然一梦到了古稀。
   一梦到古稀,梦里回少年,那些未能成真的梦,以及那些或许已然成真的梦,在这微热的清晨重新崭新如初,究竟是当下的梦充实了梦里的古稀,还是梦中的古稀渲染了当下的梦?罢了罢了,权当生在梦中,为梦而生吧。

共 359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梦到古稀》这是一篇语言优美,词语沉浸在幸福当中的散文。全篇在梦的萦绕中,徜徉着幸福。那优美的旋律在惬意的梦里随着乐曲《化蝶》《高山流水》的开始到《月光下的凤尾竹》结束,一切是那样美满、幸福、安好。这是一个美好的生活的梦,令人向往。谢作者宁静增稿。好散文,力荐文友阅读。【编辑:悬壶】【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221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悬壶        2020-02-19 05:18:51
  好散文,阅读文后,我也像回古稀了。谢老师宁静赐稿。祝佳作连连。愿春安。
悬壶
回复1 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20-02-19 09:38:10
  非常感谢悬壶老师的编辑,辛苦了!问候!
2 楼        文友:鸿鲲        2020-02-19 06:16:29
  梦,是洁净的愿望;梦,是对时间的畏惧;梦,是对友情的反刍。
   梦,总会醒来,人生如梦。
   庄生晓梦迷蝴蝶,生活中满是梦的味道。
人生如逆旅,吾亦是行人
回复2 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20-02-19 09:38:43
  谢谢鸿鲲老师的留墨点评,问候安好@
3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20-02-19 06:38:53
  欣赏雪凌老师美文。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从雪凌老师的梦境折射出的人生哲理,嚼来回味无穷。远握问好!
尘世喧嚣,留文字一隅,让心灵独享!
回复3 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20-02-19 09:39:08
  谢谢若尘社长的鼓励,问候安好!
4 楼        文友:一地流沙        2020-02-19 11:01:48
  欣赏雪凌老师佳作,梦里回少年,少年梦成真。
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
回复4 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20-02-19 12:09:17
  谢谢流沙老师,问候一切安好!
5 楼        文友:岚亮        2020-02-19 12:35:58
  雪凌老师美文,独有风味,岚亮拜读学习!
回复5 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20-02-19 14:09:19
  谢谢岚亮老师驻足留墨,欢迎指点。人生缥缈一梦,实在如此啊。问候安好!
6 楼        文友:倦鸟        2020-02-19 22:09:37
  人生如梦,梦里梦外都是人生。拜读雪凌文字,
回复6 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20-02-19 22:15:39
  问好倦鸟老师!谢谢.
7 楼        文友:淡泊宁静社        2020-02-20 06:39:44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8 楼        文友:想飞的企鹅        2020-02-25 21:11:07
  拜读老师美文
回复8 楼        文友:雪凌文字        2020-02-25 22:34:23
  谢谢企鹅友,问候一切安好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