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暗香】在防疫抗疫的日子里(散文)

编辑推荐 【暗香】在防疫抗疫的日子里(散文)


作者:翁大明 布衣,118.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19发表时间:2020-02-20 11:11:30
摘要:这里记录的,是2020年春节期间的那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以及在这场猝不及防、影响巨大的疫情面前的日常生活。这场灾难,相信国人永远不会忘记。


   2020年的春节是一个魔幻般没有快乐的春节。
   2020年的春节是在举国防疫抗疫的战斗中艰难度过的春节。
   2020年这个春节的快乐,被一场叫做新型冠状病毒的瘟疫冲刷得一干二净。
  
   一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这场瘟疫,2019年腊月之初就悄悄地地潜伏在黄鹤楼下那座美丽的江城,不动声色地侵入人们的身体;使九省通衢的许多人莫名其妙地发烧咳嗽,到了年底,那病毒越发肆虐起来。随着五百万人口春节返乡过年的人流大潮,迅速向全国蔓延。
   潘多拉魔盒,就此打开。
   不只是武汉封城,那些繁华的已经披上了节日盛妆的大大小小的城市,一个个戒备森严。
   2020年的这个春节啊,病毒的袭击比任何一场战争都来得猝不及防,都来的凶猛异常。
   大年三十(1月24日)的那天下午,三弟打电话来,问:“晚上的团年饭,还敢到酒店去吃吗?″我迅速点了一下鼠标,再次打开疫情实时动态页面,盯着那幅血红色越来越大的疫情地图,沉吟了一下说:“武汉昨天封城,现在确诊才500多例,到我们这儿不会那么快,总该没事吧?”
   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带着全家来到酒店,酒店楼上楼下的大包小包已经坐满了人,好在我家预订的包间还预留着,一个服务员急匆匆地招呼我们:“快坐,快坐!这个包间晚上六点还有一桌儿,你们得吃快点儿!”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也就是说,酒店给我们吃团年饭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因为后面还有人等着排队。
   我不禁担心起来: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跟我们一样粗心大意?这个时候出来吃饭,真是有点危险啊!我开始为我的侥幸而后悔,纵然是满桌的美酒佳肴,也没有吃出一点滋味。
   一大家子围着一大桌子昂贵的菜,若是往年,一定是欢声笑语,但这个时候却一个个抱着手机;紧紧地盯着疫情,无可奈何地关注着病毒从武汉向外蔓延,那本就惴惴不安的心,愈发揪得更紧。
   亲友们倒是没有忘记节日的问候,一幅幅精美的图片发过来,一条条祝福的话语发过来,以不同的方式表达着同一个意思:新年快乐!这个新年,我快乐吗?我的亲朋好友快乐吗?我的亿万同胞快乐吗?
   没有快乐,只有伤疼!本想礼貌地回一句“新年快乐”,但我的手却在机屏上控制不住地颤抖,这个时候说类似于“快乐”的话,那是多么地言不由衷,这个除夕之夜,我跟全家看的不是春晚而是疫情。
   凭窗远眺,雨雪霏霏之中的美丽小城灯火阑珊。一些一年到头都没有放过一次烟花爆竹的居民在自家的门前燃起了烟花爆竹,但街上行人已是寥寥,大年夜里,居然有些冷清。
   这天晚上,我以《除夕》为题,写下了这么几句:
   窗外又闻炮声起,知是辞旧迎新年。
   除夕大街行人少,小城无雪雨缠绵。
   相聚一家兄和弟,佳肴满盏酒半酣。
   心系江城新冠事,惟愿华夏保平安。
  
   二
   辗转一夜,已是新年,一边吃饺子,一边上网,迫不及待地想了解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性感染肺炎的进展情况。一夜之间,全国上下都变得异常紧张起来,许多城市都相继启动了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一级响应,我所在的县城也在大年初二(1月26日)发布了启动一级响应的通告,立即进入到紧急状态。路口堵住了,车辆停运了,活动取消了,门店关闭了,聚餐禁止了,原本准备正月初二回娘家的我家小敏,也退了火车票,按照政府的三令五申,待在家里闭门不出。
   是啊,在国难当头的时候,如果我们做不了舍身报国的英雄,如果我们不能亲临一线治病救人,那么我们至少应该听从政府的号召,待在家里不乱跑,不给国家添麻烦。对于传染性极强的新型冠状病毒,最好的防御就是闭门不出,最好的配合就是闭门不出。不出门、不聚集、不跟外人接触,才能有效地避免交叉传染。
   一天一天无奈地待在家,一天一天盼望着走出去。焦急地等待,伴随着深深的关切和牵挂:牵挂湖北武汉的一城百姓,这个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在这个巨大的疫情面前,能挺住吗?牵挂命悬一线的确诊病人,在床位紧张又没有特效药品的情况下,还有救吗?牵挂昼夜奋战的医护人员,舍生忘死地在一线战场治病救人,自身能安全吗?
   这是一场地地道道的没有硝烟的战争啊!以前说没有硝烟的战争,多半是夸张和比喻,而这次说这场抗击新冠病毒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却是如此地名副其实、不拆不扣,现在面临的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形的敌人,比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有形的敌人更狡猾、更可恶、跟歹毒!
   疫情牵动着亿万国人的心,从中央到地方,一场抗击病毒的保卫战迅速打响,一批批医生护士紧急驰援武汉,一批批党员干部迅速冲上一线,一批批救援物资迅速汇集成爱的暖流,全民族表现出空前的团结,我的脑海里时常回荡着《国歌》的声音。
   每天宅在家里,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上网搜索疫情进展情况,看确诊人数、疑似人数、治愈人数和死亡人数的变化,紧紧盯着疫情地图上的那片血红,哀叹人间的生离死别、悲欢离合,同时也诘问那些捕杀动物爱吃野味的人,表达自己的愤怒和担忧:
   一口野味吃进去,瞬间漫延成瘟疫。
   感染成千已逾万,患者哀哀又戚戚。
   封市封城封道路,窗外所见行人稀。
   不恋金钱恋口罩,相逢握手变作揖。
   喧闹正月变平静,朝朝暮暮宅家里。
   心绪不宁忧国事,恨不华佗再行医。
   一线救人如救火,举国抗疫聚合力。
   天佑中华都挺住,定叫新冠无踪迹。
   万物皆有灵性,野生动物到这个地球上,是来与你共存的,不是来让你捕杀的。你为什么就没有一点悲悯之心与那些生命和谐相处,而一定要把它们变成美味来满足你的口腹之欲?对自然和生命的不敬畏,必然要受到惩罚,必要要付出代价。
  
   三
   小区的大门看得越来越紧,原来两道都可以用锁扣打开的大门,现在只留了一道小门,立了一个“新型冠状病毒监测点”的牌子,牌子旁边放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出入登记表和体温测量表,还有几瓶84消毒液和一个老式喷雾器。三个穿着制服戴着大盖帽的保安寸步不离地守在门口,对进出人员又是登记又是量体温,如临大敌一般。
   几名保洁员也昼夜不停地忙碌起来,过年产生的生活垃圾本来就多,这几天又多了一项给每部电梯一天消毒两次的任务,就连电梯的门口,也安上了纸盒,装上了纸巾,尽力避免直接与电梯按钮接触。平时容易忽略的门卫和保洁,这个时候却变得是那样的可亲可敬,只要下得楼来,遇到可以帮一把的时候,我便主动地走过去,与其说是帮忙,不如说是表达对他们的一份敬意。
   真是一罩难求啊!为了能够放心地让儿子去参加疫情排查,我联系了好几个地方,居然连一只口罩都没买到,无奈之际,我便给一位在药司上班的亲戚打电话,她把她家仅有的两个口罩给了我,儿子就靠这两个口罩,天天坚守在防疫战疫一线,逐家逐户摸底排查,站岗放哨。
   头几天,小区门口虽然把得很紧,但量了体温,做了登记,只要把口罩戴好了,还允许出去。初三那天下午,阳光正好,在家里憋得久了,便想出去走走。不足一岁半的孙儿听说要出去,便蹒跚着拿了外套和帽子塞给奶奶,示意着奶奶给他穿,又把他那专用的儿童口罩找了来,自个儿笨拙地往脸上戴。
   阳城驿后面山上的那片茶园,好一派郁郁葱葱。爬上点将台,从县城到富水尽收眼底,只是那曾经繁华的县城,已是人迹寥寥,国道省道的车,也半天不见一辆。
   忽然有几个人也戴着口罩爬上山来,我们远远的见了,就像是发现了敌人的偷袭,慌忙地抱起孩子向另一个方向逃离。那几个人见了我们,也住了脚,不再往前走了。唉,不仅不敢跟陌生人说话,就是再熟悉不过的人,这个时候见了也不说话,仅是微笑一下,那握手的礼节,都改成拱手了。
   回城的路上,我依稀看见了元稹和张九龄的影子,禁不住打开手机写道:
   大年三十到初三,不访亲友不拜年。
   宅居家里过日子,戒备森严防新冠。
   心忧江城黄鹤楼,祈祷疫区度难关。
   近晚且上茶山去,春来定是艳阳天。
   这次疫情,感觉比“非典”更甚,更甚也就忍了,谁知感染范围越来越大,确诊人数越来越多,一场大仗迫在眉睫。大批的医护人员、武警官兵、党员干部、社区义工上了战场,没日没夜不计生死地英勇战斗。
   在这场战斗中,没有一个人可以置身事外,包括那些服从命令自觉待在家里不乱跑的人们,都在群防群治,以不同的方式防疫抗疫,为感染者祈祷,为战斗者鼓劲,为支援者加油,只要国家一声令下,那些足不出户的人们立即就会成为战斗中的一员。
  
   四
   小区的门口,先是张贴着启动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一级响应的通告以及防疫知识,自正月十四日(2月7日)开始,形势更加严峻,门上又加贴了对人员和车辆实行交通管控的通告和九条禁令。街上的警车巡回播放着县长和公安局长的动员讲话,措辞之严厉,态度之恳切直击人心。一时间,全城所有的红绿灯都变成了昼夜不熄的红灯,全县所有的村口、路口、小区门口都有人严格把守。所有的居民群众都必须待在家里不准出去。
   物业上给每家都发了一张通行证,凭这个证,每两天可以出去一个人采购必需的生活用品,如果家里人多,好几天都不能出去一次。实在想动一下了,便试探着让保安同意,到小区里转一转,我们小区虽然不大,却也别致。小桥流水,亭台楼阁,那几棵桃树,蕾儿一天比一天大。2月4日,也就是正月十一,终于等到了立春。立春这天,在小区的围墙内,在料峭的春风里,我抱着孙儿,站在桥上,一曲《诉衷情》信手拈来:
   漫步庭院久彷徨,
   一趟复一趟。
   蓦然回首廊外,
   已是立春迹象。
   疫情大,病毒狂,实堪伤。
   众志成城,防疫抗疫,还我春光。
   这天轮到我可以出一次,我便换了衣服,戴了口罩,申请了门卫,出示了证件,量了体温,在本子上认真地签了名字,通过监测后,有点不太习惯地走出了小区大门。
   放在以前,那一街两边大大小小的门店早就开门了,街上应该是挤满了人流和车流,玩龙灯打狮子的锣鼓家伙也该敲得响亮。而今年正月,街上没见一个人走,门店没见一扇门开。大街小巷,空空荡荡,城市乡村,冷冷清清;仿佛按了暂停键,人类匆匆的脚步,停在了2020年的初春。
   一路唏嘘不已地走到西街那家超市,门口又是一个监测点,一男一女虎视眈眈地把守着,量了体温,做了登记,然后放我进去。那超市新建不久,规模挺大,门类齐全,价格跟过年前后大体上差不多,可是这么大的一超市里,竞然看不到几个顾客,只有那些值班的服务员戴着口罩,神情默默地守在各自的岗位上。
   家里的日子,都是妻子操持着,所需用品,还是等过两天轮到妻可以出来时再买吧。在超市转了一圈儿,给孙儿买了点零食,又特意买了一箱方便面。以前早餐,楼下各店都有,现在只好自己在家里解决了,如果不想动手做饭,那就泡面将就吧。
   正月十五,一家人蜷在家里看手机,竞是把元宵佳节已经忘了。晚上下得楼来,漫步小区,天上满月一如往年,可那月光却是冰冷而且苍凉,几盏红灯在树枝上没精打采地摇晃,地上洒一片朦胧的影。我掏出手机,仰头向天,拍了几张正月十五的月亮,写了一首《蝶恋花·2020元宵之夜》:
   独步庭院望月圆。
   一年首度,
   玉团半空悬。
   墙外又闻炮声起,
   屈指算来,
   闭关十余天。
   足不出户门上锁。
   愁上眉头,
   只把疫情看。
   心忧一线常祈祷,
   愿我神州,
   家家都平安。
   是啊,我们是多么盼望疫情早点过去,春天早点到来!
  
   五
   宅在家里,除了看新闻,看中省市县的紧急部署,看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和隔离人数,看各路人马各种资源千里驰援,看火神山雷神山快速建设,看钟南山及专家团队的权威分析,同时也看方方、池莉以及各种媒体的一些评论,为一线医护人员不计生死舍身救人的英雄事迹而感动,为答非所问、一问三不知以及慌了手脚、误了战机的官员和专家而愤慨。
   最揪心的,是那一串串数字:
   腊月26确诊291人
   腊月27确诊391人
   腊月28确诊440人
   腊月29确诊571人
   大年30确诊830人
   初一确诊1287人
   初二确诊1975人
   初三确诊2744人
   初四确诊4515人
   初五确诊5975人
   初六确诊7711人
   初七确诊9692人
   初八确诊11791人
   初九确诊14411人
   初十确诊17205人
   十一确诊20530人
   十二确诊24377人
   十三确诊28018人
   十四确珍31161人
   十五确诊34168人
   十六确诊36262人

共 701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庚子年伊始,新型肺炎肆虐,蔓延迅速,确诊人数,疑似人数,都纷纷增加,从年前开始到年后,确诊人数更是突飞猛进。再次期间,那些白衣天使的医护人员们,自告奋勇,前往一线,为了疫情蔓延,他们默默无闻地付出自己。除此之外,还封城,封路……今年也许是最寂静的春节,但是为了疫情肆虐,为了病毒无机可乘,我们应该共同坚守,共同抵御病毒肆虐。再次期间,我们也要响应号召,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不给社会添乱,是为自己的健康着想,也是为了他人的人身健康,相信在春暖花开时节,疫情过后之时,让我们共同祝愿风雨过后,彩虹便会屹立在天边,那么绚丽多彩!一篇娓娓道来,描写了疫情期间的事情,行文流畅,读来朗朗上口,相信疫情会拨开云雾见天明的那一刻的,品读佳作,祝创作愉快,期待再次来稿,推荐文友共赏!【编辑:易辞】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易辞        2020-02-20 12:45:33
  问好老师,品读佳作,期待更多精彩呈现,推荐共赏!疫情肆虐,老师注意安全,问好~~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2 楼        文友:竹青        2020-02-20 16:42:04
  拜读老师佳作!全国人民齐心协力一定会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狙击战!
用真实的文字记录生命中的每一程山水,每一份磨炼和每一份感动。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