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欢喜酒家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酒家】趟过岁月的小河(散文)

精品 【酒家】趟过岁月的小河(散文)


作者:山泉 探花,13413.8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67发表时间:2020-03-23 13:49:26

【酒家】趟过岁月的小河(散文) 万涓成水,随岁月流淌成河。
   川流不息的河流,诞生在高低错落的群山之间,或宽或窄,或短或长。家乡这条叫平甸河的小河,在千万条河流中,如人体之上微乎其微的毛细血管,毫不起眼却经年涌流,它留给游子的记忆和乡愁,就像它俊秀的“身段”一样,在九曲十八弯中,悠远,绵长。
   我家就在河边住。
   物竞天择,万物有灵,小河发育于迤南的茫茫群山,由无数条小溪在涓涓细流中汇集而成。在这个明万历十九年就建县的小盆地上,围着四周的村庄绕几圈后,向东汇入声名远播的滔滔红河。
   “垒石集河中,如山积累崇;波臣凭肆虐,不逐水流东”。乱石穿空,难阻河水长流,沧海桑田,不计世事变迁,千百年来,小河对世间的人和事,仿佛熟视无睹,经年累月,把清澈甘冽之泉水送到每一个村庄面前,滋养着世代居住的村民。在绕圈中,又把小盆地分割成不规整的肥沃稻田和若干块小小湿地,让人们春播秋收,丰衣足食,让喜欢的无数候鸟南来北往,歇脚打尖。
   河之南有个叫阿秀的村子,是我生长的地方,其名如女子般轻柔秀美。听老辈人们说,这地方因为依山傍水山清水秀,先祖才起了这么个雅致的名字。村子脚有几棵树龄几百年的大麻栗树,枝桠苍劲,树冠遮天。在麻栗树周围,簇拥着马桑树野海棠,树丛下方有一口明清时候就有的古井,井水源自细嫩的白沙之中,甘甜润喉。传说明清民国时期,城里人要挑一担米汤才能换两桶白沙水。
   村子后面,是一座高高的照壁山,那山形就如大户人家庄园大门前写着大福字的照壁一样。顺村子后面的北坡爬上山顶,俯瞰整个坝子,就像一只大葫芦躺在盆地之间,左青龙,右白虎;南朱雀、北玄武。老辈人就说这是风水宝地,是金线吊葫芦,金线就是小河,它像一条发亮的丝带,缠绕在盆地里。盆地边上那几个炊烟袅袅的村子,日出日落中雾霭朦胧里,就世代守护着这个大葫芦。
   村子中间,有一条经年水流不断的石砌古老沟渠,沟渠源自小河上游,沟尽头是一间水磨房,终年在吱吱呀呀声中为村民碾米磨面。村子四周和房屋之间的院子里空地上,生长着零星错落的桑树榕树和麻栗树,以及村民种植的桃树梨树之类的果树。
   村庄苍老,绿树掩映,小河从远处的群山间逶迤而来,在村子脚的田地边拐了一个如手臂一样的大弯,就形成一个深深的水塘。水塘边上,有一棵大桑树,还有几棵没有桑树粗壮垂头丧气的老柳树。
   手臂弯的水塘,记住了我的童年和少年。在读小学时候,每年夏天,放学的第一件事,就是拿上撮箕或背篓,直奔水塘,把破衣烂衫脱得精光,跳入河水缓流的水塘里,尽情戏水玩耍。在水塘边小湿地的沙泥里摸鱼,之后打捞从上游有人洗菜漂流下来的蔬菜叶子,或者捞池塘边的野生水菜,捞回来喂猪。更多时候,是在沙滩上掏洞筑沙和堆砌各种想象中的建筑,顺便可以捉到胖嘟嘟的沙滩虫蛹,那可是比小鱼泥鳅更美味的佳肴。
   紧邻河边的沙地上不种稻谷,是种蔬菜。那时候田地都是归生产队集体所有,有专门的蔬菜队管理,沙地上不论种什么蔬菜,生长旺盛。种萝卜时候,我们偷萝卜,沙土上非常好拔,提着叶子轻松就能拔出来,还不沾半点沙土。饥饿的年代,物质极度贫乏,我们还偷蚕豆豌豆和青笋之类的,当然不敢拿回家来,带着偷来的东西,找个僻静处就生吃了。这事是绝不能让人知道,更不能让那个穷凶极恶的麻子队长知道,不然不仅我们孩子要当场挨打,父母在赔偿后还要遭无休无止的批斗。
   与阿秀村庄形成三角形的河对面,有两个村子,分别叫小河边和小山头。小河边就在河边上,只傍水不依山,村子后面是田地和田地尽头的老县城。
   手臂弯的那边,就是小河边村子的田地,那些河滩上有很多细软河沙,生产队上就号召社员同志们去河滩上挑来山地里,合上红土之后,土质松软且无污染,栽种什么庄稼都能长势良好。同时河沙也是建房盖屋必不可少的材料,村子里村民要建房,必须挖河沙来拌白胶泥土粉刷或砌墙。
   刚柔相济,至柔则刚,柔软的沙滩给我们带来了少年玩耍的快乐,谁也意料不到,还会伴有悲剧发生。那年,小河边一个顽皮的小子去挖河沙,掏空了紧邻河边的沙堆,导致坍塌,把他就掩埋在沙里,等人们发觉时候就已经死了。想不到柔软的沙子也会要人的命,在恐惧之余,我们就议论,好端端为什么要去掏空那些自然形成的沙堆。
   到读初中时候,我姐不知道从哪里找了片蚕仔来,到春天那些小蚕就从细如油菜籽一样的小圆籽里冒出头来。我爬上小河边那棵高大的桑树,去摘刚发出来的鲜嫩桑树叶,用鸡毛轻轻地把小蚕拂到桑叶上,小蚕自己啃吃,一天一个样慢慢长大,越大食量大增,就可以喂它们老一点的桑叶了。之后每天去大桑树上摘叶子,就成为我放学后很自觉的任务,不像砍柴放牛扯野猪草,是母亲督促着去的。
   看着小蚕长大,变白,吐丝到作茧自缚,再到椭圆形的茧自然破裂成为飞蛾,飞到洁白的纸上产子,我的心随它们的变化而变化,到读书后才知道什么叫“春蚕到死丝方尽”。当收获到一张张洁白的蚕丝布,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农村里猪呀鸡呀是必须养的,到了夏天就蚊子多,有一年夏天,母亲就用蒿枝草熏蚊子,无意中就把已经成年即将吐丝作茧的几簸箕蚕熏死了,我哭得满地打滚。
   叫小山头的村子,就在离河边不远的一个山脑包上。村子后面不远,就是那所古老的民族中学。转眼,我读高中了,从小河这边,跨过那座清康熙年间就修建,当地人叫接仙桥的古老石拱桥,走过小山头村边灌木密匝的小路,就能进入松柏环绕的中学,成为莘莘学子。
   河边的小路,记住了我的乳名。
   小路在离河边不远一条狭长的箐沟边上,弯弯曲曲中有两三公里,路尽头就是学校。东西两侧,灌木杂草密布幽暗,东面有一个馒头般突出的山丘叫黄坡头,是明清时候城里人的墓地。时间久远,乱坟零落,荒草丛生,长虫潜伏,乌鸦时常光临,捡吃人们前来供奉的食物。小路幽长,乱坟幽暗,即便在大白天,也阴森恐怖。
   小城所在这个坝子周围的群山,森林茂密,上世纪60年代初,进驻了专门伐木的国家林业工人。那些伐木工人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国家建设,他们走到一起来了。他们经常在荒郊野外工作,才不管坟茔恐怖的黄坡头是什么墓地,于是就铲平山头,在上面修筑大礼堂、篮球场、办公房屋、子弟学校和家属宿舍,渐渐有了人气。
   黄坡头南面的山坡上,突兀着房屋大的一巨型石块,从建县时候起,人们就把它奉为神石,特别是该地成为墓地之后,清明来参拜的人络绎不绝。再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演变成了帮小孩子起名字的“干爹”石,县城和周围村子里的百姓,如小孩子不好领,不哭就怪的,就带上三牲果品,公鸡香纸,前来让石干爹起名。当然,那石头是不会说话的,来帮孩子起名的人,是事先让识字的先生起上几个名字,写在纸条上,到大石头前参拜完毕,把纸条揉成团放在石头面前,让孩子去抓,抓到那张纸条上的名字就说是石干爹帮起的。
   我的乳名就是大石头起的,父母说我小时候怪得要命,天天只知道哭闹而不吃不睡,而且瘦骨伶仃感觉老长不大,听说让大石头给我起名后就好了。其实,那是困难的年代所致,生长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哭我怪是因为肚子饿的,长大点稍懂事了,就不哭了。但我相信,这块大石头是有灵性的,清光绪年间佚名诗人有绝句“老骨苍寒起厚坤,巍然直拟泰山尊;千秋纵名秦皇帝,不敢鞭它下海门”。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名扬千古的《红楼梦》不也是叫石头记吗,虽然那块石头比起黄坡头这块要珍贵,说那是女娲补天留下来的,但都是石头家族。
   林业局进驻以后,因为要建盖房子,为了取石料或者是不影响他们施工还是怎么地,就用炸药把大石头炸了,听说炸开后,石头内流出了许多殷红的血。亲自操作炸石头那人,后来也在伐木中因为大树没有顺山倒就身受重伤,一直瘫痪,直到生命的终结。
   河边的小路,记住了我单相思的初恋。
   小山头村子,有个漂亮的小丫头叫小慧,我到中学读书后就和我分在了一个班。原先不知道她家是小山头的,学校规定,离校比较近的学生不得住校,我和她自然就在走读范围。白天还好,晚上下自习特别是冬天,那条幽暗的小路就黑得像锅底一样,伸手不见五指。那时候,手电筒还是稀罕之物,一般农村人家是没有的,差不多点的人家,最多有一盏可以提着照明的马灯,大多数就是松明火把了。
   每晚下自习的时候,我提着马灯走在前面,小慧总是像个幽灵一样,若即若离的跟在我后面。那时候刚好是改革开放初期,男女生处于腼腆害羞一般不说话。有一天我说,你老跟着我干吗,她说我一个人害怕,我说是呢,这些地方是有鬼呢,她战兢兢的环顾了一下黑漆漆的四周说,你让我走到你前面好吗,我说随你,前面灯照不到,摔倒了不要怪我。她无声地挤过我身边,就走到前面,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我依稀感觉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清香,却没有说出来,只告诉她小心点。
   自此以后,每晚像事先约好一样,我们在学校大门下面相对暗一点的地方碰头,一起走路回家,那时候的高中只读两年。寒来暑往,两年悄然而过,渐渐地也在路上说一些学习呀家常什么的,憨憨的我就不知道说一点你读书虽然笨模样却真好看之类的话。
   高中毕业后,我考起中专到地区去读书,她没考起就一直在家里务农。我工作后被分配到很远的山区工作,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后来曾经打听过,听说她嫁人了。再后来,她嫁的那个人买了车跑起了客货运,在改革开放初期,立马就成小老板了。小慧为小老板生了两个孩子,在抚儿养女随其夫跑运输的过程中,天天和顾客吵架,就锻炼成了吵架高手,恶得谁也不敢招惹。
   走到小山头村口,和小慧分别后,我要回到家,还要走过古桥,走过坝子中间窄窄的稻田埂。那时候没有钟表,母亲担心我,每晚,估计我要走到古桥这一边的时候,就爬上土坯房顶大声叫我的乳名,那个大石头干爹帮我起的乳名,说我听见后就大声应一下,就不会害怕。
   弯弯的小河,清清的河水,平常像女孩般恬静。在不知道是谁招惹了它的时候,也会发怒。
   有一年秋天,坝子里金黄色的稻谷收割后,晾晒在谷茬上,当时还没有打谷机,准备晾干后挑回生产队的晒场上手工脱粒。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导致山洪爆发,浑浊的河水瞬间淹没了整个坝子,那些稻谷被洪水卷走。人们不惧危险,渡河涉水前去抢捞,抢捞回来的稻谷,因为被洪水卷在一起,就分不清是那个生产队的,就那个队的人捞到算那个队的。
   人会喜怒无常,小河也会喜怒无常。时隔不久,小河再次爆发大洪水,不仅淹没了田地,还淹没了坝子远处的老城区,那些养尊处优的城里人愁眉苦脸,为了活命,爬到屋顶避难呼救。当地武警消防官兵紧急出动,抢险救灾。在小河上游,有一个大跃进时候就修建的水库,为了防止堤坝坍塌,武警排人前去打开泄洪闸。一位年轻战士在进入封闭很久的泄洪道时候,因缺氧就牺牲了。洪水退去后,全县人民万人空巷,含泪送别英雄。
   灾难频发,在包产到户后不久,政府决定改造九曲十八弯的小河了,把任务分解到坝子周边村庄里的每家每户。那时候就没有机械,全部靠人们用锄头挖,双肩挑。在坝子中间,简易的指挥部旁边一棵高大的桉树上,架着四只面向四方的大高音喇叭,除了鼓劲加油宣布挖河进度以外,成天播放着洪湖赤卫队里韩英声情并茂催人泪下的歌声。对于长久听习惯了沙家浜红灯记之类的革命现代京剧的老百姓来说,那歌声就是天籁,是鼓舞他们改地换天的动力。
   我们在学校上课时候,就能很清晰的听到韩英的歌声,好长时间如此,于是,所有同学都会唱“娘啊,儿死后,你要把儿埋在那高坡上,将儿的坟墓向东方,儿要看白匪消灭光,儿要看天下的劳苦人民得解放……”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不久,一条从西到东笔直穿过整个坝子的新河出现在人们面前,弯弯上万年的小河不再弯弯。再不久,河岸两面镶嵌了整齐的石块,河岸两侧用石块雕刻出代表当地彝族文化的浮雕长廊,很多传奇故事浮现在长廊上,从东到西,把浮雕细细看完至少要两三天,因为他们申报了世界吉尼斯纪录并通过评审。河之两岸,绿树成荫,宽敞笔直的大马路贯穿东西,马路两边,魔术般突起了鳞次栉比的高楼,那些稻花飘香的稻田,绿水碧波的沙滩湿地,也如魔术般的遁去。
   白天,车水马龙,入夜,灯火璀璨。
   若干年以后,大葫芦旧貌换新颜,就申请国家美丽县城,就在河中段修筑了硕大的橡皮坝,在干旱水少季节,就拦住河水,微风轻拂,依然碧波荡漾。就在河两边栽种了很多红花绿草,设置了很多休闲娱乐设施,四季游人如织,鸟语花香。城镇化进程一日千里,小城里越来越多的人聚集,春天百花争艳,夏日蝉儿高啼,秋天天高云淡,冬季两岸烟雨。老人孩子,青春恋人,徜徉在河之两岸,尽情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享受新时代带来前所未有的美好生活。
   那些水草丰茂候鸟展翅,满河小鱼小泥鳅的旖旎场景,随着河水泛滥的消失再也不见了,成为我们这一代人梦中的场景和永久的记忆。

共 500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情感饱满,充满乡愁的散文。岁月像一条河流,流过无数地方,流过无数曲折,流过无数人心里……纵然岁月变迁,也不会有人忘却那一个叫故乡的地方,忘却不了那儿的山山水水,忘却不了那些充满童趣回忆的地方。小河在作者心里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从历史写起,有着太多的往事值得回忆,物资缺乏的年代偷菜、摸鱼,读书期间那些值得铭刻的回忆,河边小路上永远藏在心里的单相思,洪水灾难里痛苦的回忆,如今小河的整治,让人感受着岁月变迁,感受着沧海桑田……一篇追忆过去,感怀今天的散文,情感丰富真挚,让人深深感动,推荐阅读。【编辑:故事中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324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20-03-23 13:50:03
  让人感动的文字。山泉君的散文,写得太好了。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1 楼        文友:山泉        2020-03-24 14:35:33
  一些心情的细碎文字。
   老弟辛苦了!
2 楼        文友:岚亮        2020-03-24 07:55:36
  故乡岁月像条河,岁月之河汇成歌。一趟难忘的故乡行,一壶醇香的乡色酒,一幅缤纷的风情画。清泉石上流似的行文,月下飞天镜似的故事,明月松间照般的意境,润物细无声般的造化,让人叫绝赞叹。从河这边至在水一方,从河之头至在水一尾,从烂漫童年至青涩少年,顺着沧海桑田,岁月之河一路流淌,流淌出一杯乡恋的陈年老酒。为佳作点赞,向老师学习致敬!
回复2 楼        文友:山泉        2020-03-24 14:37:57
  多谢岚亮老弟留评!
   年纪渐长,总是一些很久以前的往事,每每念及,用文字做些碎碎念。
   遥祝安好!
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3-24 17:07:35
  几乎一样的河流,一样的沙滩,一样的乡愁,可在山泉老师的笔下,赋予了一种被舔舐的感觉,我想,一种爱,无需高呼,在于感悟。一块石头,不可能是石头记,但浪漫潜藏于曾经,红楼也失色。一个感怀岁月变迁而能够将岁月串起,他的岁月一定很美,无断链,欣赏山泉老师的佳作,怀才抱器胡言乱语,见谅。
回复3 楼        文友:山泉        2020-03-25 11:27:37
  家乡的景物包括人和事,已经成为过往,但印刻在我心中的,依旧那样清晰。一个时代有其独特的特征,经过平常人的印记而反映,点点滴滴,最是令人难于忘却的。
   感谢怀才抱器老师留评!
4 楼        文友:柳约        2020-03-24 22:15:43
  眼前的河,心底的河,岁月的河,文章其实是透着三层境界,诉说一代人甜蜜的乡愁万涓成水,诉说人生的长河潮起又潮落,很有味道的一篇散文。
一笑寂寥空万古,三分明月照大江。
回复4 楼        文友:山泉        2020-03-25 11:29:09
  才子老弟很久不见,甚念。
   生活、工作、家庭,一路艰辛。多保重!
5 楼        文友:高原的天空        2020-03-24 23:02:20
  家乡的小河,岁月的小河,曲折中流经过去,流向明天,带走多少记忆,几多感慨。生命的小河,变迁的小河,故事在继续,爱恋在延伸……
云烟深处懒读书
回复5 楼        文友:山泉        2020-03-25 14:36:20
  问好高原老弟,在山的这边见到你很高兴。
   谢谢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支持!
6 楼        文友:岚亮        2020-03-26 21:47:52
  那些水草丰茂候鸟展翅的景象虽然消失,但故乡的小河,不需雨季来临,总是在我们的心中泛滥!
回复6 楼        文友:山泉        2020-03-30 08:15:42
  是的,特别是到了一定年龄,总是喜欢追忆过去,眼前的事,转瞬即忘。
7 楼        文友:习之乐哉        2020-03-30 00:06:33
  从感人的文字看出来,山泉君是个六零后的同龄人,躺过岁月的小河,承载了太多的历史沧桑,留下了太多的岁月的痕迹。追忆曾经的过去,乡愁满满,展望未来,日新月异。好文点赞!
回复7 楼        文友:山泉        2020-03-30 08:17:47
  谢谢乐哉朋友留评!
   60初,哪个特殊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造就了那些特殊的经历。再次问好!
8 楼        文友:小小莲儿        2020-04-02 21:51:19
  趟过故乡的小河,执念岁月里一首不老的歌。故乡的草木、人文、情怀,在记忆里安宁与温暖。潮涨潮落,几多变迁,熨帖在心底,清白、圆满且美好。莲儿学习,顺祝老师笔丰春安。敬茶。
小小莲儿
回复8 楼        文友:山泉        2020-04-03 14:44:13
  感谢莲儿老师光临!
   你文章的清新爽利,写法也很独特,是我认真学习的。
   遥祝安好!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