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文心小筑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文心】那一场际遇(小说)

精品 【文心】那一场际遇(小说)


作者:夏小北 白丁,46.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563发表时间:2020-03-26 15:32:36

【文心】那一场际遇(小说)
   旧上海,香凝跟着娘住在这里,娘曾是薛家大少爷的丫环。
   香凝跟娘在薛家的日子很不好过,她一受欺负就喜欢来到这条小路走走。这条小路上一到春天,会有樟树的芬芳久久不散,还有满地随风而起的榆钱儿。到了冬天,就只剩下偶然看到的老房子上的长春藤了。
   薛家住在那个很宽敞的大弄堂里,西式的建筑让这栋两层楼的房子显得更加神秘,墙壁都是亚白色的,屋顶是浅褐色的,少了白墙红瓦的亮丽与明朗,多了一份端庄凝重,温暖而悠闲。这栋弄堂里最显眼的房子,被一棵棵高大的雪松掩盖着,到了夏秋季节,蔷薇花点缀起来倒显得这里恍若一个世外桃园,尽显浪漫情结。香凝一直觉得这些个建筑就象童话中的城堡,而城堡中的人却不都是善良的,除了她的娘。
   “薛尘,你住手,不许你欺负我娘。”
   只见一伙人推搡着一个妇人,其中一个人把她的头按在地上。既而狂笑:“来,给大爷学个小狗叫。”那妇人惊恐地向后缩着,眼里满是泪水:“不要,不要……香凝,快来救我……”
   “住手,薛尘,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娘!”香凝冲了上去是要救娘的,可是薛尘走过来用手抬起她的下巴:“妹妹,你娘不叫,那你就来叫一下给大爷听听如何?”香凝抬手将他的手打在一边,把头扭了过来。
   “啧啧啧,娘亲是个疯子,难道生出来的女儿也是疯子不成?你娘不懂礼数,我就来教教她,以免别的人笑话咱,是吧,我的香凝妹妹。让你娘知道这一点很重要,不要以为上了男人的床,就能享受荣华富贵。”
   “薛尘,我娘那不是自愿上了男人的床!”
   “那是怎么上的呢?香凝妹妹?”
   “奸污”这个词总是很不好听,香凝说不出口,一下子就脸红了,却招来这些人的更加肆无忌惮的嘲笑。娘的头发散乱,一双惊恐的眼睛满是泪痕,爬在地下想逃离这群人的包围。
   “够了!”淡淡的男声适时解围。树荫下出现一个陌生的男子,一身板正的西装恰到好处,把他的身材衬托得愈发挺拔,他面容英俊,可是脸上显露出来的表情却是异常冷峻。
   “天若?”薛尘不解地看着自己的朋友,他从不管闲事,怎么今儿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
   “你们吵着我了。”天若抬起头来正好与香凝的眼光对视,不由得一愣。这种眼神,无疑一下就网住了他的心,让他面对这样一个女子,无端地心就疼了一下。他清了清喉咙以掩饰刚才的失神,转头道:“令尊不是在等着我开席么?我们走吧。”
   薛尘一听,立马舔着笑脸过来了,走远了还听他在说:“萧天若,你究竟对雨嫣有没有意思啊,那可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配你应当差不多吧……”
   香凝抱着她受到严重惊吓的母亲:“不怕啊娘,我们回家。”隐约听到了萧天若这三个字,她知道那是代表权势代表富贵的名字。突然脑中闪了下,如果有一天她嫁给了他,是不是就可以离开薛家,是不是就可以再也不受欺凌?人就是一念之差会悔了一生,但是香凝现在并没有意识到这些,此时她一门心思地想,这些或许会给她们母女带来生机,欲望永远战胜理智。
   “娘,你也想离开薛家对吧,香凝带你离开好吗?”
   母亲望着香凝傻笑,茫然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宴会厅灯火通明,萧天若从厅里出来,他想到外面透透气,中式的房子弄着西式的宴会,怎么看怎么别扭,这也就是薛家老爷的创意,为了欢迎他这个留洋归来的人?他想还是在巴结他们家的权势吧。他划着火柴,点燃一根雪茄放在嘴边,吸了一口,长出一口气。点烟的空当发现前方人影影绰绰,问道:“谁?”
   从灯影中走出一个纤细的人儿,低头道:“是我,萧公子。”
   萧天若走近一看,是香凝:“是你啊,有事么?”
   “我是来谢谢你的,关于白天的事。”
   “不必,我并非好意相救,不过赶巧了。”话落,见她还没有打算离去,他破天荒地耐着性子又问:“还有事吗?”
   “我……我在屋子中摆了酒席答谢你。”他并没有接话,但也没有转身离去。这样的气氛多少有些尴尬,她既而笑了笑,自嘲地说:“我知道,你是富家公子,看不上一个普通女子为你摆的这普通的酒席,那,不打扰你了,再会。”
   夜色中,萧天若眯起双眸,锐利的眼神划过她的每一寸肌肤,然后说:“等等,我去。”
   萧天若把抽了还有大半截的雪茄捻灭,进屋拿了大衣,将一杯热茶递到她手里,做了一个走的手势。
   香凝端着这杯热乎乎的茶,快要冻僵的手渐渐恢复了知觉,而肩膀上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件大衣。整个人都被一种男性的气息所包围,她低着头走得更快了,而萧天若在她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多年以后,香凝才明白,那时候他待她就如他们走在路上的距离,总是若即若离,而她始终也抓不住他。
  
   二
   进得门来一看这就是女孩子的闺房,虽说屋内的布置简单了些,但还是有一种淡淡的香气。虽说油灯不是很亮,显得有些昏黄,这样的光线倒是显得一点朦胧,桌上的饭菜都用青一色的白色扣碗扣着,小小的火炉子上烫着酒,正冒着热气。
   萧天若坐了下来,香凝替他把酒斟满,就着小菜,他默默地饮着酒,一言不发。而香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他夹起一只鸡腿放在她的碟中:“你与薛尘是兄妹吗?”
   看他给自己夹菜,香凝有些受宠若惊,一时有些慌乱,结结巴巴地说:“嗯……是的,我跟他同父异母。”
   从上午那一幕看,不难看出她母亲在薛家的地位。香凝的母亲是薛家的丫头,薛家大少爷也就是现在的老爷酒后乱性,强行奸污了丫鬟,为了遮丑,就把丫鬟收了房,哪知这丫鬟受了侮辱和惊吓,在产下女儿后疯了。
   他问的问题,她都一一回答他了。在他看来,她温顺的样子真的很让人怜爱。屋外的北风呼呼地刮着,把窗纸拍得沙沙做响,屋内的火炉烧得旺旺的,映着香凝的脸,柔美的轮廓还带一丝温润,天若的心悸动了一下。
   就这么喝着,斟着。香凝发现他坐在那里有些晃悠,赶忙走过来问:“怎么了?是头晕吗?我来扶你在床上躺躺吧。”
   他的手却抓住她:“这样对你名声不好……”挣扎着要走,随之脸上有一丝红云泛过脸宠,使他原本冰冷的气质柔和了许多,让人觉得秀色可餐。
   香凝犹豫着,这样的男子,就连醉了都关心着别人的名声,可她竟然这么处心积虑地设宴算计他,如若他有心仪的女子该怎么办呢?可是,想到自己的母亲在薛家的处境,她又暗下决心,她其实什么也不要,只想要一个安全的栖身之所,她并不想破坏他的姻缘。
   萧天若昏沉沉地上了床,隐约看见香凝熄了灯,坐在床边把身上的衣服全褪了下来,茭白的月光照在如水的肌肤上,那么美,那么纯。她的肌肤晶莹剔透,就象一朵带露的花骨朵,仿佛那肌肤能拧出水来。只剩下一件肚兜与亵裤后她才爬上床来,小手开始为他宽衣,嘴里还念念有词:“我只是想离开薛家,你是我最好的机会,对不起,你不要怪我好吗?”
   努力地睁开眼,萧天若冷笑了一下。原来,她也是一个为了荣华富贵而上了他的床的女人。
   等到天若也衣不遮体后,香凝准备睡觉,要是明日有人来看到两个这样衣着的人在一起躺着,那到时候他也不好推卸责任了吧。
   以往都是她一个人睡的,这多了一名男子,却让她怎么也睡不着,静下心来细想,她自己这个方法也太胆大了点。躺在床上,一直小心翼翼地不让自己的肌肤碰到他,却还是免不了有肌肤接触。女子细致水滑的身体触碰着他,勾起他无限的欲望。既然她这么热情,他怎么也不可以辜负了她一片深情吧,于是翻身突然压了过来。这良辰美景啊,还有这温香软玉,都是那么地吸引人。
   香凝感受到一股灼人的气息,却推不开他庞大的身体。可是,她的计划中没有假戏真做这一项啊!情急中,她伸手去推。却被他反手握住,密砸砸的吻象雨点一般落在她的脸上,身上,她在温情中迷失了方向,或者这也是她渴望的一种肌肤之亲吧。
   早上,一阵嘈杂的脚步传来,惊醒了梦中的这对男女。香凝抱着被子惊恐地看着满屋子的人。
   薛老爷颤抖地指着她说:“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萧天若却从容的从床上坐起来,在众目睽睽下穿戴整齐,将最后一颗纽扣扣好,弯下身来吻了她一下,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凝儿,过几天我再来看你。”潇洒自得的模样让薛家老爷大为恼火,他的表现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富家薄情公子哥。
   萧天若旁若无人地准备离开,只见薛老爷大喝一声:“站住,萧天若!你……你怎么如此大胆,敢睡我的女儿。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娶她为妻,一个是跟我进警局。”
   萧天若微微一笑:“我要是哪个也不选呢?就凭你能把我怎么样?再说我现在还没有纳妾的打算。”他薄凉的话,击得香凝周身冰凉,绝望得几乎想死。原来天真的人是她,从头到尾都是他在演戏。昨日的假戏真做是他报复她,用她的清白来报复她。
   “萧天若你也太放肆了,这可是薛府,你就这么白白把我清白的女儿糟蹋了不成?”这小子竟然当着这么多家丁说出这么混帐的话。
   萧天若冷着脸说:“我与贵府小姐的事,本是两情相悦,怎么能说成是糟蹋,这么难听的话你也说出来了?这就好比没有什么承诺,没承诺当然就谁也不用谁负责。”说完他竟然挂着一丝笑意。
   薛老爷巴不得攀这么一个有权有势的亲事,哪里是为了女儿的幸福来逼他成亲啊。可是萧天若冷冷地带着玩世不恭的话,深深刺痛了香凝的心,眼角蓄满了泪水却硬是不让它滴落,别过脸去,不想让他看到她的伤心。这一幕却让萧天若用余光扫到了,向来无情无爱的他,心竟然起了点点涟漪。
   “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慢,薛老爷你可想清楚了,如果你就此不想在上海立足,萧某无话可说。”
   薛老爷沉默了,试问在上海有几个人敢得罪萧家?从政到商,都是萧家人控制着。而他的母系更厉害,是当今上海滩的黑道龙头,得罪不得啊。
   萧天若向薛老爷点了点头,从容不迫地从薛家重重的包围圈中出来,扬长而去。
   薛老爷回头看了一眼女儿,叹了口气,冲众家丁说:“都散了吧……”
  
   三
   香凝病了,从那次“偷情”后,本不招人待见的母女,这下更没人搭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梦中时而是薛老爷鄙夷的神情,时而是萧天若冷冷的笑容。香凝皱了下眉头,一股苦涩漫入喉咙,强撑身体一下吐了出来。迷蒙中,似有一个人坐在床边,手中端着药碗。那身影似曾相识,许是梦中吧。现在薛家上下,躲她们母女就象躲瘟疫一般,谁还会在她的病榻前,为她端药送水?
   “喝!”猛然间被人捏住鼻子,那苦涩的药又滚入喉咙,随后嘴里被塞入一块蜜饯,少了些许苦味。她睁开眼一看,竟然是萧天若。
   “你来做什么?”
   “自然是与你偷情约会的,谁想你这么不中用,还得我来伺候你。”他依然是冷冰冰地扔出这几句伤人的话,本不是这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放下架子,来看她这个女子,还是半夜翻墙进来的。
   “呵呵……萧公子家世显赫要多少女子就有多少,怎么会惦记我这等犯贱的女子?”
   被她刻地咽住,他竟怒火中烧,反口说:“对我投怀送抱的女人我不缺,但是,我还没有玩够你,怎么会轻易撒手,也不会让你这么早就去见阎王!”
   亏他知道她病后,匆匆赶来,谁知她根本不领情。他现在走在哪里,所有的人都对他嘘寒问暖、阿谀奉承,生怕他不高兴不如意。而这个一开始就要算计他的女人,半点好脸色也没给他,自己的脸往哪儿搁,他气得一脸铁青,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他走后,香凝看着桌子上的药与食物,想起那个夜晚他特地为她取来的大衣和热茶。那是她平生第一次感受到的温暖,她一直以为有一天会有一个人对她无比怜惜。可惜,这一切恍若就是她的自作多情。
   无力地躺下来,一滴泪滑过眼角,就再也没有可以阻止它滴落的脚步。
   还好薛老爷还不算灭绝人性,替她请来了大夫。
   只见那老中医号完脉,笑咪咪地说:“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小姐是喜脉。”
   薛家老爷的脸当时就黑了:“你说什么?你再好好号一下。”
   “老夫把的脉确实是喜脉,没错啊。”
   “差人去找萧天若,你有了萧天若的孩子,他看在孩子的份上一定会娶你的,正妻是没机会了,姨太太还是可以的嘛。”刚才那黑着的嘴脸,立马喜笑颜开,这也是他巴结萧家的一个砝码。
   香凝本没干的泪水,又滑落了下来。这哪里是她的爹啊,这个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不惜用女儿来牺牲的人。她恨,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谁让她出生这么贫贱,而又跟萧天若假戏真做了。
   “他不会娶我的。”虽相识不久,但她仿佛已经知晓他的脾性了。
   “大夫准备好了堕胎药,要是萧天若愿意娶你,咱薛家就把你风风光光地嫁过去,如若他不愿意,那这孩子绝对不能留。”
   香凝用手捂住小腹,仿佛想用她的手来保护这弱小的生命,她不想让他把这个孩子夺走,不管萧天若是否愿意娶她。可她这样的保护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她连她自己都保护不了。

共 11601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小说反映的是旧上海的一段情仇爱恨故事。香凝本是出身仕邸薛家小姐,却因生母的卑贱而处处受家族人的欺凌。母亲的屈辱与自己身世的卑微,在香凝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与天若相遇是一种孽,也是一种缘。孽是一种沿袭,将其母之不幸翻版到自己身上,她用出卖自己身体的手段接近天若,进而达到带母亲一起逃离薛家,进入萧家得到庇护的目的。而很快她发现,她陷入了更为森严,她更为卑贱的堡垒。事态的发展始料不及,她也陷入与天若爱情之中,这又是一种缘。孽与缘相碰撞,让这对男女之爱生出别一番情境,天若一面残忍地对待香凝,一面在心里对这个女人散发着温情,而香凝倍尝酸楚后,一个戏剧的场面,让天若替香凝挡住了三姨太送来的一刀,这一刀也断开隔断两人情感的立石。小说的结尾无疑是暖色的,香凝成为天若的一只手,这样的处理实为对香凝的悲悯情怀,这场际遇笑中带泪,抚平心壑。一篇情节跌宕起伏的情感小说,编者倾力荐读!【编辑:雪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326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雪飞        2020-03-26 15:44:46
  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对人物心理的把握值得学习,旧时代旧礼教下的女子的命运诸笔下,她们抗争,却难有明媚的结局。而此篇小说处理让读者心情有所平复,明媚的结局,让患难后的情感得到些许慰藉。谢谢夏小北精彩小说!
回复1 楼        文友:夏小北        2020-03-26 15:53:37
  谢谢雪飞大编,辛苦了。
   香凝的出身卑贱,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她用她的柔弱去抗争,去争取,所经历的一切苦泪,到最后都化成一朵带泪的幸福之花。
2 楼        文友:小六        2020-03-26 16:10:06
  小说取材,每一个人物无不烙印着时代特征,小说也是既理想也是现实的文字载体,通过文字,通过人物,表达对人物的理解。香凝有一个好结局是她抗争的结果,她得到了幸福。拜读佳作小说!
回复2 楼        文友:夏小北        2020-03-26 17:17:58
  好在她得到了幸福,好在他们不再互相伤害,好在他们知道珍惜彼此。如此,就是最好的爱。
3 楼        文友:素心若雪        2020-03-26 20:14:27
  一篇好文,值得咀嚼的地方是在是太多了。看完这篇作品,就想到两个词:命运,人生。旧时上海那个年代一对女人把依靠男人作为一生的命运无疑是非常愚蠢的选择。但是,小说中的女人想寻找一个可靠的男人依附一生,却没想到是逃出狼窝再入虎口。,香凝母女就是这样一个以寻求男人来依靠作为全部命运的女人。人生的变化总是在悄悄地进行中,它总是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在牵制着人的脚步,在摆布着人的命运。作者人物刻画是很成功的,故事情节跌宕起浮,凄婉缠绵。全篇文字厚重而又通俗。很好一篇佳作值得推阅。问候作者,精彩继续!
视与荷般静,原同梅样清。
回复3 楼        文友:夏小北        2020-03-26 22:16:40
  谢谢若雪,小说中香凝和她的母亲都是时代的悲剧人物,但是香凝她心有不甘,希望通过她的努力,让她们母女不再受欺凌,但开始时的事与愿违,到后来的完美结局,香凝付出了很多。还好,最后总是能让人欣慰的一个结局。希望这个世界多一点暖和爱。
4 楼        文友:唐柳        2020-03-26 21:20:08
  一个年轻人,能有这样驾驭时代背景、故事情节、人物形象、心理特征以及平衡文字的能力,是让我感到惊喜甚至是惊诧的。希望能看到更加优秀的作品,更加优秀的你!
携文字之精华,震男儿之雄风
回复4 楼        文友:夏小北        2020-03-26 22:18:25
  其实我不年轻了,是名字让人有所误解。这篇也修改多次了,所以,对于文字,认真严谨一些,我是赞成的。以后,还会在这里跟大家学习切磋,治治懒病。
5 楼        文友:榕树        2020-04-03 22:36:51
  故事情节环环相扣,一直引我迫不及待地追读,最后,终于拨开乌云见日出,故事有了一个好的结果,心情也突然变得舒畅起来!写得太好了,点赞!点赞!
回复5 楼        文友:夏小北        2020-04-05 15:22:09
  谢谢前来提读,得道认可还需再努力。个人喜欢温暖的结局,不然人生本来太多磨难,在小说中给点阳光吧。
6 楼        文友:鱼小默        2020-04-15 21:26:24
  来看看你,顺便重温好文。
回复6 楼        文友:夏小北        2020-04-29 15:02:24
  久不出来才看见你来过,谢谢来看我。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