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混搭的林班(散文)

精品 【菊韵】混搭的林班(散文)


作者:孤独小男孩 童生,682.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24发表时间:2020-04-08 07:44:39


  
   一
   老金今年又提溜着一条瘸腿,来林场场部讨要林班时,场长觉得这回可能拖不过去了。
   去年他来过,哄他走时,他一瞪眼珠子,意味深长地说,咱是讲理的人,知道你难办,就容你一年。咱这句话可就撂在这儿了,你要是当成个屁,就算了。你的话咱可没当成屁,都记在心里了,明年就看你的!说完,转身就走。这话好像一双手,掐住了场长的脖子,憋得他脸红脖子粗,却又不敢有脾气,只能吧唧吧唧嘴,发不出声。
   这个老金是个工伤人员,还是少数民族,凭这个就比伤残军人都牛。头一年来讨要林班,场长还存心想哄哄他,明年明年明年!一定给!明年就好像是一棵大树可以倚靠。对付这样的人只能用这个来打发,谁知道明年会发生什么?什么事情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的,说不定明年他不知道去哪儿了,说不定明年我又去向何方?明年的未知是无法预料的。当这个老金迈着坚定的步伐,就站在他面前时,还有什么感想都无济于事了。
   承包林班是有巨额收入的,往往只有几百米木材的林班,就会有不菲的收入在里面。当然,这些跟经营者有很大的关系。就如同经营一桩买卖,有人经营不善,就赔个血本无归。有人经营有方,却挣得个钵满盆满。
   老金来了,场长的脑子就歪了歪,弄个林班吓他一家伙,万一给吓跑了,也省了那份心,至少让他以后少来烦我!他拿定了主意,就把林班图纸拿出来,把林班指给他看。今年的生产任务中,有一个难点在里面,就把这个难点分派给他。当然,还要搭上一个好林班,不然这个家伙会发觉出什么,跳起高来可按捺不住。
   老金是个捡针当真的人,没有想什么就去山上看林班。两个林班的差距有些太大,一个在山上,一个在山下。山下这个树倒了,都在楞场里,最远的距离不过几百米。山上的那个在山尖上,他费劲巴力爬到山顶就大半晌了,站在山顶却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些眼晕,太远了,木头没长腿,自己不会下山的。怎么把它们赶下山,真是个问题啊!这里最远的距离得有两千米,而且还有两段陡坡,这个林班的设计米数是八百米,山下那个林班设计米数是七百米,两个林班在一起是个互补。一个是块肥肉,一个是根骨头,炖在一口锅里,是不是一桌好饭呢?他在林班里转来转去,反复思量。搞木材生产就是要好坏林班搭配起来,都是好林班就不是木材生产了,上哪儿去想那个好事去?有好就有坏,吃一口菜,喝一口酒,酸甜苦辣才对味!还别说,他转林班还转出了人生的道理来,感觉是收获满满。他在山上就拿定了主意。
   老金是个朝鲜族人,性情非常的豪爽,平时就好聚朋会友,吃吃喝喝,有不少在酒桌上结识的朋友。这些人当中有不少人都是经常在山场上干活的人,他们有事没事就鼓动老金,你可是功臣哪,就不能包个林班吗?你啥时候包下个林班,哥们儿都上!保证你年年挣大钱!老金因为自身的残疾,可没有站在这山望那山高的雄心,可是有这些人这么一煽乎,一颗平静的心,也蠢蠢欲动起来。就这样,他才来林场讨要林班来了。
   他回林场确定承包林班时,场长看见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心里有些狐疑,却又不敢去问。那么大的一块硬疙瘩,吞进肚子里,就这么快消化掉了?可真的是好胃口!还别说,把堵心的林班搭出去了,场长的心里一阵豁亮。
   两个林班不是同一个季度的任务,在这一点上,场方做足了功课。先易后难,把好林班安排到前面来,就好比先热热身。去干不好的林班时,人和牛的状态正佳,会激发出自身的潜力,顺理成章地完成任务。
   二
   老金召集他的哥们儿来聚一聚,自然又搭了一顿酒,只是这些人做事有些不那么地道。谁的心里都有一个小算盘,平时在一起,吃吃喝喝,白吃人家的,却付不起责任。到了真章的时候,还是拨拉起自己的小九九来。这些人都是见过世面的人,觉得老金第一次承包林班,就如同白纸一张,一定有便宜可占。他们是这样和老金商议的,工钱按日工资结算,就是我干一天就挣一天的钱。老金没有说什么,就同意了。没想到的是,这个日工资让他有些瞠目结舌。
   这些人的打法是,每天都赶着牛车去上山,八点多了,太阳爬起老高,他们才到地方。套上牛,又抻巴一会儿,快九点时,才开始拉木头。不到十一点,就把爬犁卸了,喂牛又喂人。下午干的时间也不长,山沟里天短,三点多钟太阳就卡山了,他们开始套牛车回家。这个打法,让老金很不满意。这么好的木头,这么近的趟子,不能多干一会儿吗?他感觉自己被谁拿住了麻筋,有力气使不出。
   忍耐了两天,老金终于说话了。他要求他们上山住,这样可以多干一会儿。他们不同意,他们认为计时工就是这样。老金问计件怎么干?他们说计件不干!老金一听就火了,你们是来干活的,还是来装爹的?我就是没爹,也不能白养你们这群爹呀!都他妈给我滚!
   这些人也不着急,要求结算这两天的工资。老金一瞪眼,你们看我值多少钱?把我结算给你们吧!这些人知道老金不好惹,细品品不就是两天工吗,还没在人家吃的多呢,就不计较了。只是这一回就把去他家喝酒的门给堵死,以后就甭想了。
   老金以为走了这些人,还会来另一伙人,他想的有些简单了。当他提溜着瘸腿,跑遍上下沟,也没有找到一条牛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活儿竟然这么不好干。两条腿的人好找,四条腿的牛怎么就这么难找呢?这时候,他想起那帮被他撵走的人,为什么这么理直气壮了。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回到几百里以外的家乡去搬救兵。老金的家乡在海兰江边,那里是朝鲜族的聚居地,以盛产稻米闻名。此时是冬季,对于种田人来说,正是闲季。老金回来一动员,就有三十多头牛来响应。真是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啊!老金心里暖乎乎的。
   当他率领他的爬犁大队进驻山场时,其轰动效应是空前的。他们上来的时候,已经进入十二月份了,大雪没到了膝盖。这时候虽然不适合盖工棚,不过有这么厚的雪给捂着,冻土层还是不深的。三十个人的大工棚,他们用了三天就完工,第四天就举行了开山仪式。按照朝鲜族风俗,要用狗血祭山,老金狠狠心,把自家的看门狗都牵上山,给杀了。他把林场的头头脑脑都请到了,想寻求关照。林场领导对老金完成任务很有信心,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一千多米任务,简直就是毛毛细雨。
   信心这个东西是什么样子,谁都没见过。只是在嘴上说说的,就压根不是什么信心。当天晚上快半夜的时候,工棚突然坍塌下来,也把人们那点儿信心给砸了个无影无踪。这些朝族人是在甜蜜的梦境里被砸醒的,太甜蜜的梦境是不真实的,真实的现实让他们一个个裹着大被,蜷缩到雪窝里,期盼着黎明的到来。黑暗笼罩着每一颗曾经热腾腾的心,此时此刻,那点儿用酒肉搭建起来的信心,都被冻得硬梆梆的,没有了一点儿温度。
   老金当天晚上就挤进林场领导的车,体验了一把当领导的滋味。第二天上来,他可傻眼了。他想见到的繁忙的劳动场面,没有见到。房倒屋塌,人员受伤的血淋淋场面,让人触目惊心。有两位被砸的严重一些,其余的人还无大碍。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其他人虽然没有受伤,可是心灵上的受伤更要命,他们不想干了,都想回家。
   老金有些蒙圈,他苦口婆心地挽留大家,就差给大家跪下了。他马上把受伤人员送下山,进行治疗。又去林场汇报情况,林场非常重视,立即派出人员进行工棚整修。工棚坍塌的原因找到了,原来是因为工棚的跨度大,中间的一根立柱不堪重负,被压劈开了,才导致了这次事故。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经验不足所致。这些朝族人没有盖过工棚,是不知道其中的奥秘的。但凡中间的立柱,是一座工棚的最关键的地方,不容有半点马虎。这两根立柱是要承担一根主梁,整个重量都压在上面。这些朝族人明白这个道理,却不明白这立柱与横梁的接触面是不能有空隙的,就是因为这个空隙,让横梁下落了,立柱也被压劈开。
   这些朝族人非常沮丧,再走进工棚之时,已没有了欢声笑语,愁眉苦脸的样子与囚犯进牢房没什么两样。不过,这些朝族人干活可是好样的,年前的任务有七百米,他们虽然来的晚,却用了不到十天就拿下了。三十多头牛,来来回回,跟赶集一样繁忙,这劳动场面太火爆了。
   三
   两个林班混搭在一起,就是要起到互补的作用,这个目的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吗?这个不好的林班,如果遇到一群经常干的人,会不觉得怎么样。经常赶爬犁的人,会把自己的这条牛也调教的非常顺手。这样的牛遇到坡度陡的地方,会利用“坐坡”来缓解坡度带来的压力。当牛感觉被木头推的紧了,就前腿支起,后腿躬下,整个牛如同坐在坡上一样。在它的控制下,爬犁如同滑车一般,滑过陡坡,顺利到达安全地段。这样的牛与主人配合默契,有时,不需要主人的指令,会自行去选择下山的路径。别看它性子慢吞吞的,心里是有数的。当然,一条爬犁道走的时间长了,难免过于光滑,赶爬犁的人会用其他办法,来辅助降低速度,从而达到安全的目的。比如给爬犁安上制造摩擦力的滑圈,或者给木头套上腰圈等等,都是为了更好地通过陡峭地段。
   这些朝族人和他们的牛,平时就在家耕地种田,哪里干过这样危险的工作?在平地上拉木头还不觉得怎么样,一旦上了陡坡,人和牛都毛了。坡度陡,控制不了速度,会越来越快。当爬犁起来速度,牛控制不住了,就会掰出爬犁道,冲进路边的树林。巨大的惯力把爬犁撞碎也是在所难免的,当这种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时,就不得不安排两个人去专门制作爬犁和修补爬犁的工作了。往往爬犁修的没有碎的快,老金就只能去购买爬犁,来解燃眉之急。
   他来不及想什么,那个什么是什么,他心里清楚,他也不愿意往那里去想。有些事情不是你不去想就不会来,这些事情的到来是不可避免的,不可抗拒的。一条牛的牛腿撞断了,牛的主人当时就给牛跪下了,痛哭流涕。这条牛对于他来说是命根子,没有了牛,来年的土地耕种怎么办?一家人的生活怎么办?老金没说什么,回家取来钱,让他立即去买一条牛回来。这条受伤的牛,在山场就杀掉了,把肉卖掉,把头蹄下水留下,改善山场的生活。这群朝族人被老金感动到了,不管多么难的条件都不害怕了,有这样的人在支持咱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这块难啃的骨头,在大家齐心协力下,终于拿下了。一冬天的生产任务完成了,老金把工资结算完,自己却两手空空,没挣到钱,还赔了不少。他的这群朝鲜族兄弟,什么都没说,临回家时,一人给拉了一牛车柴火。有人在看他的笑话,呀!老金,这柴火可够烧几年的。老金不在乎,他说这一冬天就赚了个忙活,省着在家闲的难受。
   这年秋天,给老金干活的这帮朝鲜族兄弟,赶了两个牛车来了。车上装满了雪白的大米。他们三十多人,一人拿出一袋子大米,表示感谢。三千多斤大米,让看见的人都瞠目结舌。
   老金那个冬天最大的收获,是收获到了人心。
  

共 415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细阅作品 混搭林班,用朴素的言辞叙述平常的故事。说平常是说在林场,每年都会采伐,都会把才发下来的木材运下山,极其平常在理。可总有不平常的因素在里面需要厂长去分析。去权衡,因为任务必须完成,而场地条件好坏不一,利益关系侧重人心,毕竟傻子不多,毕竟都有经验,对付这些工人便是厂长的学问。必须软硬兼施,可那些有了经验的猴精们,硬是软硬不吃。而瘸腿老金,因为致残在厂子里,是功臣。厂长不敢轻易得罪,老金却是心无城府,平日里的一些酒肉朋友,总撺掇老金包任务,终于老金架不住撺掇,求财心切,不管三七二十一,包下了好坏搭配的两个场地。却在万分困难的考验下,这帮酒肉朋友靠不住,每人的小算盘都在打自己的小九九。负气之下,老金全部撵走,回的自己的家乡雇人,乡亲都是种地的,对拉木头下山大家都外行,可热情却很高,因为老金的为人厚道。由于没经验倒塌工棚就来了一个下马威,老金尽力救治伤员,终于感动了乡亲们,帮着老金完成了任务,到了一算账,去了医治伤员,包赔耕牛,没挣一分钱,落个白忙活,却也很踏实,也认清了所谓的假友与真情。大半辈子才悟出人情的厚薄,人心的冷暖,非酒肉可以获得的。而后来,乡亲们的举动,每人一袋大米送给老金,哇霍!那可是几千金呀!忠厚人终于有了馈报,这就是人心换人心,老金的不惜金钱救治,赔偿,换来了意想不到的回报,这就是不能掺假人情,有厚道得来,而非权力。【编辑:飞云流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409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飞云流瀑        2020-04-08 07:49:05
  朴素的故事,写出人心冷暖,期间都是利益关心,不懂这层关系寸步难行。也不尽然:厚道的人总有挚诚的报答,想象之外,情理之中。推荐好作品学习欣赏,推荐精品。问候作者,敬茶!
回复1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4-08 15:22:23
  谢谢老师的精彩点评,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04-08 07:57:43
  很转!很精彩!学习了
回复2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4-08 15:22:49
  谢谢老师的赏读!
3 楼        文友:瘦马        2020-04-08 18:44:28
  人物形象丰满,语言生动,主题突出。“老金这个冬天最大的收获,是收获了人心。”掷地有声。好文!
回复3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4-08 23:46:45
  谢谢老师的赏读,祝您身体康健,事事顺心!
4 楼        文友:岚亮        2020-04-10 22:57:41
  你到底是小男孩还是大男孩?估计论年龄你还是一个小男孩。是大是小,不重要,认为自已是小的,就是大男孩。我普曾从烟台出发——大连——长春——哈尔滨——牡丹江——海林——馁芬河——海参威走了一趟。白山黑水,大菜大饭,性似炮仗,终身难忘。难忘这疙瘩的土地,也难忘哪疙瘩的人,更难忘孤独兄弟的林海故事。林班,我见过,但混搭的,少见多怪。握手!
回复4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4-11 01:18:46
  谢谢岚亮老师的来访留评!我是长白山脚下长大的人,您去的路线是黑龙江张广才岭一带。不过那里也非常出名,因为那里也出了一位鼎鼎大名的英雄,杨子荣!我们东北是英雄辈出的地方,东北抗联的英雄是全国闻名的,老师来这里是来对了!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