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山花烂漫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山花】“一级社员”大章轶事(散文)

编辑推荐 【山花】“一级社员”大章轶事(散文)


作者:平淡如水 进士,7490.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46发表时间:2020-04-09 20:26:42
摘要: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俗话“一样米吃百样人”说得一点不错。
   大集体时期,几乎每个村庄都有极少数身份比较特殊的人。这些人虽然没有担任任何领导职务,但在村里一年四季都做轻巧事,一遇到有利可图的事情总是苍蝇见到血似的窜过去,嘤嘤嗡嗡地围着转。不但占公家便宜,就连左邻右舍的便宜都丝毫不顾脸面地侵占。村干部虽然对这样的人很头疼,但做事大多要看他们的眼色。遇到村里来了上级领导,或者村里某家来客人,他们总会找到借口粘上去,混吃混喝。
   那时,除了队长等领导,大家的身份都是社员,但是这部分为数极少的人平时却像各级各类干部一样处在绝大多数社员之上,在某种程度上享受着一部分干部的待遇;但他们又不是真正的干部,他们又不和绝大多数社员一样处在社会金字塔的底层。因此,身份就显得不上不下。不知从何时开始,大家便戏称这些身份特殊的人叫做“一级社员”。
   对此,也许有些人会无端地以为凡是号称“一级社员”的人,一定生的身材魁梧、膀大腰圆,孔武有力,说起话来粗声大气,而且满脸杀气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这样的想法可能是受到特定年代电影以及戏剧中反面角色的影响,形成了不太确切的结论。况且,世界上出人意料的事情本来就很多,一般性中从来就不缺少特殊性。例如,大章这位一级社员就与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那些人的想象完全不同。
   大章中等偏下的身材,瘦瘦的,有点白净的脸上一双眼睛并不大,初次见到会觉得有点文静平常,是一位走进人堆中就像一滴水落入湖中一样难以找寻的人。可是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起来很普通的大章实际上并不普通,是一位标标准准、地地道道的一级社员。
   大集体时,大章正值青年。村里青壮年每天都安排挑担、耕地等重体力劳动活,大章开始的时候,也做过几天重活。也许是体力不支,或者他人不知道的原因,每天几乎都表现出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做的事情也只是他人的一半,可是记得工分却是一样。队长是他的堂叔,见他身体瘦弱,又是紧锁眉头一副痛苦的样子,就安排他和妇女们一起做一些轻巧事。可是,到了傍晚村会计记录每人的工分时,大章看到自己的工分和体弱力衰的妇女们一样,是可忍,孰不可忍。大章先是和村会计争吵,作为一名堂堂的男子汉,为啥和妇女们的工分一样?村会计只得耐心解释,谁知大章就是不听,坚持说自己是男子汉,应该拿男子汉的工分,不然这脸丢不起。村会计无法,只得告诉队长。堂叔队长见堂侄胡搅蛮缠,便摆起长辈兼队长的架子,狠狠地训斥了大章一顿。大章见此,依然毫不气馁,扯开喉咙和堂叔争执。争到最后,大涨瞪大了并不大的眼睛,恶狠狠地说,哼!你不给我面子,我也不会跟你客气!
   从此,队长家屈指可数的几只鸡鸭过几天就会莫名其妙地失踪一只;或者夜里屋顶上突然“哗啦”一响,清晨一看,碎瓦一片。队长怒不可遏,全家人义愤填膺,纷纷在村里村外寻找,怎么也不见踪影。情急之下,队长利用权力动员全村人在村庄里外找遍每个拐角旮旯,简直入土三尺,都毫无结果。队长一家一致认为肯定是这位堂侄在报复,但是捉奸那双捉贼拿赃,没有证据凭空气破肚皮也是枉然。大概是吃一堑长一智,队长慢慢地学乖了。大章虽然在村里做轻巧事,工分虽然比不上青壮年的,但是工分一直不低。遇到村里来了领导吃饭,队长居然把大章叫去陪领导吃喝。从此,队长家养的鸡鸭从来没有无缘无故地失踪过了,屋顶上的瓦再也没有无缘无故地碎过一片。
   分田到户时,大章到队长和大队书记家跑了两回,也不知道说了还是没说啥的;分田地时,他家的几块田几乎全部都在水塘边,丝毫不用发愁灌溉以及排水问题,每年都旱涝保收。村里其他虽然恨得牙痒痒的,但是无可奈何,叹息几声只得作吧。
   刚刚划分的田地边界都是随手捡几块石头或者砖头在分界线上每隔一段埋一块,露出一点作为标记。两年不到,大章家有块和别人家平分的地里,不知怎的,大章家居然占了大半。那家主人硬着头皮找大章评理,大章阴沉着脸先是一声不吭,自顾自忙着自己的事情;然后趁着那人不备,随手捡起早已看中的一块石头猛地砸在那人头上,顿时鲜血一喷,那人一根木头似的倒在地上。事后,大章虽然花了微不足道一笔医疗费,但从此更加无人敢惹,人们见了他几乎都像躲着瘟神一样。
   如流水一般的时间在大章优哉游哉的日子里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大章的年龄自然也在不声不响地增加。乡村有句俗话说,生就的眉毛张就的骨;意思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话用在大章身上真得是一点不错。一切都在变化,唯独大章的性格脾气一点儿也没改变,有时甚至愈加刁蛮。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坐在家里咳嗽一声,村庄都要抖三抖;站在家里跺跺脚,方圆几里地都要晃三晃。
   进入新世纪的时候,大章已经步入知天命之龄。在招商引资的时代大潮中,很多乡村也紧跟形势开始招商引资。因为是山乡,招商引资的主要项目是开采大章村附近的石头山。大章早就高山打鼓声名在外,乡村干部在招商项目开始有点眉目时便把大章招拢在周围,一方面让大章产生高人一等的感觉,满足虚荣心;另一反面借助大章的所谓能力让矿山的开采工作推进顺利一些。
   大章自然是聪明人,一贯喜欢占便宜,知道跟着有钱的开发商混一定会占便宜,从此整天跟着开发商和乡村干部四处跑;每天都吃的醉醺醺的,抽的香烟也一下子从两三元一包的劣质烟升级为每包二十余元高档烟。熟悉的人见了每每调笑着说:“大章,老来红啊!早就超过公社干部的‘水上漂’了吧!”大章闻听,总是习惯性地一昂头,涨红的脸上漾出发自内心的得意的笑容,似乎谦虚地说:“哪里,我是白鸭子跟鹅混吧。哈哈哈……”当有人很直白地问道,有没有私下里得到开发商的好处时;大章立即涨红了脸,赌咒发誓说自己根本没得到任何好处,只是跟着吃了几餐饭。可是,大章的一位邻居私下里说过,开发商刚来时,曾跟着一位村干部到大章家去过两三次。有人问有没有带着礼物,邻居却皱着眉头说,都是空手来的。不过,也有人猜测说,现在人们送礼谁还大包小包一大堆,那多显眼。现在送礼都是送卡。一张小小的卡片放在衣袋里,甚至拿在手心,谁能看见?更主要的是送钱是最实惠的。
   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因为没证据,谁也不敢乱猜乱说。不过,仅仅一年之后,大章家就在村里的打谷场上建造了三上三下设计新颖的一栋小别墅。
   大章整天跟随着开发商坐着小汽车到处转悠,一日三餐都安排在城里的一家宾馆里。开始,大章每次在外面,特别是在城里喝过酒吃过饭,就坐着小车回到家里。第二天照旧出去,重复着昨天的故事。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大章在外面,特别是跟着开发商在城里的宾馆里吃饱喝足之后,就睡在宾馆的温柔乡里,不再回家。一连数日不回家,老婆自然要查问,开始,大章还耐着性子解释说明。有一天清晨,大章回到矿山之后觉得头晕,就回到家里躺在床上休息。多日来一直心存疑虑的老婆在帮大章脱衣服时,突然闻到一股异香;仔细一看,大章的衬衣上还有几个淡淡的口红印子。
   老婆联想到大章一连数月在家里都没有完成应该有的功课;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揪起大章开始理论。大章先是一愣,接着原形毕露,跳起来破口大骂之后,一脚踹到老婆,随机迅速骑上去,两只拳头雨点一般落在老婆的头上、身上。不知过了多久,打累了的大章喘着粗气慢悠悠地站起来,顺便还在老婆的背上跺了几脚。从此,浑身是伤的老婆暗自垂泪了好多天,叹息了好久,不但不敢管大章的行为,而且见了大章浑身就会微微发抖。
   大章和老婆生了两个儿子,这时已经全部结婚成了家。大儿子夫妇添了两个女孩,小儿子夫妇生了一位男孩。重男轻女观念严重的大章夫妇自然很喜欢二儿子夫妇以及他们的孩子,对大儿媳自然没有多少好颜色。可是,大儿媳憨厚老实贤惠,对公婆一直很孝敬。此时,见到公公无端地毒打婆婆,而且听到一些关于公公在外面艳闻的风言风语,自然很关心同情婆婆,除了嘘寒问暖,还常常带着浑身是伤的婆婆到医院治疗。
   大儿媳的做法不知触动了大章脑子里哪根神经,只要看到大儿媳和婆婆在一起,他就会窜过去把两人大骂一番;骂大儿媳不中用,让他家绝了后。诸如此类骂人的话,反反复复地大骂,有时简直不堪入耳。大儿媳年轻气盛,每次都会反驳几句,大章似乎就是在等着大儿媳反驳,马上凶神恶煞似的冲上去,“啪啪啪”就是几个耳光。大儿子虽然一贯胆小,但见到老婆挨打,也忍不住冲上前阻挡。疯狂的大章拿到棍子就是棍子一顿猛打暴打,拿到菜刀就是菜刀一阵乱挥乱砍。胆小怕事的大儿子夫妇节节败退,最后终于败下阵来。大章则继续发挥“送佛送到西杀人杀到死”的彻底精神,持续不断地和大儿子一家打闹,甚至经常闹到大儿子家里,把大儿子家里打得一塌糊涂。不堪其扰又无法可想的大儿媳过一段泪水洗面的日子后,终于在一个月飞风高的夜里失踪了。
   既然喜欢二儿子一家,就要有个喜欢的样子。有一段日子,大章和开发商矿山老板嘀咕了几天。开发商老板虽然皱了好几天眉头,但几天后还是通知大章带着二儿子一起到附近一家矿山上开回了一辆半旧的渣土车。从这天开始,大章的二儿子就开着渣土车,摇摇晃晃地往返于矿山和河边的码头,运载石料或者石子,工资自然比其他司机高得多。二儿子一家的生活,自然十分滋润。
   不知道是人算不如天算,还是没有受不尽的罪只有享不完的福。二儿子有一天中午时分喷着酒气、满面红光晕晕乎乎地开着渣土车运送石块的时候,在十分熟悉的路上,不知怎么一时发惑,无缘无故地一打方向盘,半旧的车子不知怎么变得非常听话,随即一转方向,一头冲进路边一人深的水塘里。等到大家七手八脚地把车子拉上来时,大章的二儿子浑身湿淋淋的,已经瞪大着眼睛气绝身亡。大章木然地在塘边坐了很久,才失魂落魄似的摇晃着离开了。半年后的一天上午,二儿媳丢下仅仅三四岁的孩子,借口说到城里给孩子买几件衣服和一些零食,从此黄鹤一去不复返。
   大章一下子好像苍老了很多,原来看上去十分滋润的满头黑发,在二儿子死后,好像一夜之间就像伍子胥过昭关一样全白了。头发白了,大章浑身的力气好像还没有衰弱;特别是在家里打老婆时,比以前更加狠毒,更加疯狂了。原来打老婆只是偶尔,现在是大打三六九,小打天天有。老婆只好带着无父无母的小孙子,凄凄惨惨地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
   二儿子死后大约一年的时候,冬至那天特别寒冷。晚上,大章和经常在一起的几个人在矿山上猛喝了一通后,不知怎的,大章坚持着说要到二儿子住的地方去。其他人都知道大章的性格,而且知道他此时的心情,就随他自己一个人去了。
   第二天晌午时分,天上阴云密布,凛冽的西北风不停地呼啸着。矿上的老板见一直早起的大章还没来,觉得有点奇怪,就派人去找。来人见大门依然关着,就开始喊门,喊了好久依然没有动静。大章的老婆闻讯赶来,虽然痛恨害怕丈夫心狠手毒,但见到大门关着屋里没动静,也觉得不对劲,只得做主让人撬门。大门艰难地打开后,只见大章仅仅穿着裤衩蜷缩着躺在客厅里方桌旁边的水泥地下,满脸凝固着十分恐怖的痛苦,空洞无神的眼睛微微睁着,早已气绝身亡。
   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共 435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这篇文章是对集体大锅饭时代追溯,那时一下小的没有品的芝麻官很神气,总认为除了他再也没有能人了,最主要一点,他们就是一张嘴巴爱说,做什么都怕苦,有什么好处,就像苍蝇闻到血的气味,盯住不放。很多老实农民勤勤恳恳劳动,工分还没有他们高。大章一家打老婆也有遗传,也是农村最典型的家暴。大章二儿子死了,没有多久大章也突然死亡,这就是报应。作者详细描述大章一家人恩怨纠葛和大章很多令人切齿实事,文章有血有肉,条理清晰,好文章。推荐阅读。【编辑:湘西古痴】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湘西古痴        2020-04-09 20:28:02
  老师大手笔,文章感人肺腑,拜读,问好老师!
回复1 楼        文友:平淡如水        2020-04-09 20:41:39
  谢谢湘西社长老师的精彩的编者按语,点出了拙文的主旨。祝老师开心快乐!
2 楼        文友:黄江山        2020-04-09 21:02:28
  好散文!棒棒的!古痴老师,记得报精品!
《江山文学》永远都是最棒的!
回复2 楼        文友:平淡如水        2020-04-10 07:52:44
  谢谢社长的关心,祝您事事顺心如意!
3 楼        文友:东辰        2020-04-10 05:53:49
  欣赏佳作,问好如水社长。
回复3 楼        文友:平淡如水        2020-04-10 07:53:12
  谢谢老师的赞赏,欢迎老师常来指导!
4 楼        文友:和谐自然        2020-04-14 11:38:13
  出手不凡!
回复4 楼        文友:平淡如水        2020-04-14 13:16:17
  谢谢老师的赞赏,欢迎常来!
5 楼        文友:郭红娟        2020-04-29 20:44:10
  拜读欣赏老师美文佳作!善念成就善念,恶念成就恶念,因果报应,启人心智,耐人寻味!
知足常乐
回复5 楼        文友:平淡如水        2020-04-30 11:12:52
  谢谢老师的赏读,欢迎老师常来!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