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山花烂漫 >> 短篇 >> 微型小说 >> 【山花】教室里的将军(微小说)

编辑推荐 【山花】教室里的将军(微小说)


作者:推砚 白丁,0.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89发表时间:2020-04-09 23:33:30


   花梦又盯着墙壁上挂着的花木兰画像走神了。
   直到学校广播里播放的孙中山同志的声音传来,她才反应过来下课了。她收回托着下巴的手,看向讲台上收拾东西的戚楚成。
   戚楚成自然是没有发现她的走神,就像过去的每一节课一样。
   戚楚成是个老古董,喜欢穿颜色怪异的中山装,分不清是洗得发白还是落满了粉笔灰。因为常年写字,袖口磨损严重,经常露出里面的毛线衣,点评作业时落下的手指会带着两根脱离的毛线,吸引着花梦的目光。
   花梦很不喜欢他。
   因为不喜欢,所以格外关注,难以理解。
  
   “花梦!”一道欢快明亮的声音在教室门口响起,是秋明又来找她玩了。
   秋明穿了一条红色的碎花短裙,抱着一本书,齐耳短发飞扬着,映着身后深秋的枫叶,笑颜如花。
   戚楚成正要出去,看到她的裙子立刻皱起了眉头,再一扫,看到她怀里抱的书,脸色更差了,低声说了句:“玩物丧志。”
   待他远去,秋明冲着他的背影努了努嘴,花梦来到她面前,好奇地看着她怀里的书。
   “看,最新版的《新月》,托我爸从上海带回来的。”秋明把书往花梦怀里一塞,憧憬道,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花梦,咱们革命去吧!”
   秋明的眼睛里充满了希冀,那是一种花梦没有的情绪。花梦笑了笑,摸摸她的短发:“你都把头发剪得这么短了,还不算革命吗?”
   “这哪跟哪呀,要像君毅哥一样,组织游行活动那种才算真正的革命。”说起学长段君毅,秋明的话闸子都快停不下来了。
   “我们课业这么重,段学长怎么有空去做这些呢?”花梦翻着《新月》,和秋明一路往宿舍走去。
   “君毅哥那么聪敏,学业自然不需要耗费太多心神。再说了,高年级的课业应该没我们这么多,更没有你们戚老头那么变态的老师。”
   听秋明管戚楚成叫戚老头,花梦忍俊不禁,其实戚楚成不到三十岁,全因了那古板到极致的性格不讨人喜欢。
   两人正玩闹着,就见宿舍楼下一对男女垂着头并排站着,面前是戚楚成,颤抖手指都快戳到他们脸上了,厚重的镜片都遮不住他深眼窝里透出的惊恐与荒谬。
   秋明拉着花梦快步走过去,原来是这对热恋中的男女在宿舍楼下话别,男生忍不住亲了女生一下,恰好被路过的戚楚成看见。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戚楚成翻来覆去地念叨着,愤怒似乎将他的表达能力夺走了,他来回踱着步,甩着脱了两根线的袖口,花梦想,如果此时他穿的是长衫,恐怕就跟古时候里的酸腐秀才一个样了。
   女生早已泪流满面,男生也吓得脸色发白,两人看起来楚楚可怜。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当听到戚楚成说要勒令退学时,秋明看不下去了,她拨开人群上前道:“戚老师,您没听过:‘我再不想成仙,蓬莱不是我的分;我只要这地面,情愿安分的做人’吗?爱情是如此纯白无瑕,它有什么错?他们有什么错?”
   戚楚成似是没想到秋明会胆大到如此,怒道:“《新月》这种杂志是社会毒瘤,你的脑子都被它毒坏了!”
   秋明冷哼一声:“戚老师若不是看过《新月》杂志,又怎知这首诗出自这本杂志?”
   戚楚成被噎住,慌乱道:“你的徐先生坠机身亡,这本杂志恐怕也快到尽头了。”
   这话着实狠心,秋明一腔热血霎时被浇了冷水,眼中浮出泪来。
   花梦赶紧上前揽住她,拖着她离开。
  
   花梦更讨厌戚楚成了。
   讨厌到课间忍不住跟着他。她想看他平日里到底在做些什么,她要抓住他的把柄。
   戚楚成不愧是老古董,每天上午六点半就到办公室,花梦躲在墙后,听到椅子划拉地板的声音,哗啦啦的倒水声,然后就闻到新茶的味道。再然后,就安静到可以听见呼吸和书页翻动的声音。每日皆是如此,准时准点。七点一到,戚楚成便拿上课本,往教学楼去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深秋很快过去,最近北平很有些不太平,学生格外动荡不安,街上每天都有学生在游行,大大小小,东一团,西一簇。学校里每天都有逃课的学生,有些跟着去革命,有些去看热闹,连秋明也去了。唯独花梦这一班,没有一名学生参与。
   戚楚成又在讲台上一个个点名了,他看着手中名单,将声音拉得长长的,当学生答到以后,他就会凝视一会儿那名学生,仿佛能从他脸上看出是否有参加革命游行的念头似的。
   花梦百般无聊,托着腮看墙上的花木兰画像。
   她着迷于花木兰的画像。
   说来奇怪,学校的每间教室都贴有科学家们的画像,一般贴的都是李四光、华罗庚这些,唯独花梦这个班级,贴了一张花木兰。简介也十分简略:花木兰(别名木兰,412年-502年),巾帼英雄,忠孝节义,代父从军击败入侵民族而流传千古,唐代皇帝追封为“孝烈将军”。
   且不说花木兰这个人物存在的真实性,便是这一教室的文人里站了个将军,便显得怪异。班里有同学几次想把这幅画换掉,不知为何隔天又被贴上了新的,后来便再也没人敢换了。
   虽然花梦十分着迷这幅画像,但却不是她贴的。
  
   “花梦——”毫无感情的声音将她拉回课堂上,花梦答了声到,强迫自己直视戚楚成的眼睛,终于熬过了今天的审视。
   “最近,不太平,有些同学,不要以为革命是件时髦的,热血的事情,这很危险。作为学生,就应该本本分分,老老实实地学习,看看墙上的科学家们,这是你们以后努力的方向。”戚楚成放大了声音,一字一顿道。
   课上窸窸窣窣响起了讨论声,戚楚成拍了拍讲台,粉笔灰跳跃在空气中。
   “不要看外面的同学那么风光,他们是在浪费生命……”
   “像我们这样每天坐在教室里学习,才叫浪费生命!”突然有个同学站起身反驳道,他情绪激动,面红耳赤,“华北之大,已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此话一出,教室里隐约响起了呜咽声,同学们陆陆续续站起来,有人带头喊着出门,一瞬间教室里乱糟糟一片。出乎意料的,戚楚成只是僵直在讲台上,并没有阻拦,面色凝重不知在想些什么,不一会儿,教室便只剩下寥寥数人了。
  
   那一天,北平街上格外热闹。清华与燕京的学生们组成了游行队伍,沿着平绥铁路向西直门进发,与城内游行学生汇合,他们高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华北自治”的口号前进。行进途中,队伍越来越大,到了王府井大街时,已超过3000人。
   当队伍抵达王府井时,一场惨烈的搏斗开始了。水龙、大刀、木棍,所有用在敌人身上的武器,都面对着这群手无寸铁的学生。学生被打倒在地,还被拳打脚踢,王府井大街瞬间鲜血四溅……
   那一天,花梦记得是十二月九日。
  
   那一天后,花梦几乎没有上过一堂完整的课了。全市实行罢课,学生们继续组织着大型游行,秋明跟着段君毅革命,没有空来找她玩,一时间,花梦迷茫了。
   她游荡在空旷的校园里,想着也许她也该跟着去革命。
   角落里闪过一席中山装,花梦看了看表,发现正是六点半。然而方才戚楚成却没有进办公室,而是往外走。
   戚楚成的办公桌正好面对着一扇窗,花梦站在窗口,第一次端详起戚楚成的办公桌。
   他的办公桌和他一样,收拾得整整齐齐,左手边是一叠课本,右手边是笔筒,放了一支钢笔,一支毛笔。笔筒旁是茶杯,热气氤氲散发着茶香。正中间放着教案,褶皱比较深,却也看得出精心爱护。教案下……似乎还有本什么。
   花梦看得出神,越看越眼熟,忍不住伸手拨了一下,便看到角落里露出的“新”字。
   她慢慢笑了。
   当她翻开那本《新月》时,书里掉出了一张照片,当花梦捡起照片时,她怔住了。照片上是几名学生和一名老师的合影,虽然不甚清晰,但仍能认出其中一名学生便是段君毅,而那名老师,正是戚楚成。照片背面有字,写着:中国大学第一届学生会。
   花梦记得,前两天广播里还播放着严禁大学组织学生会的新闻……
  
   花梦知道在哪可以找到戚楚成。
   她几乎是跑着,绕过凋零的枫树,绕过古老的红砖教学楼,终于来到教室门口。她看到戚楚成抬头望着不知被谁撕掉的花木兰画像,从怀里慢慢掏出一张新的,踮着脚点艰难地、平整地、一抹一抹地将画像贴好,然后转过身来,平静地看着她。

共 303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教室里的将军》,作者讲述抗战时期北平一所学校古董戚楚成和进步学生花梦的故事。围绕一本杂志《新月》反复讨论,“华北之大,已经放不得一张平静的桌子”,这都是日本人害的。花梦一直关注花木兰画像,虽然没有明确花梦的观点,但能看出花梦微妙的心思。故事值得品读,推荐阅读。【编辑:湘西古痴】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湘西古痴        2020-04-09 23:34:51
  故事有品读价值,感谢老师赐稿山花,期待精彩继续。
2 楼        文友:平淡如水        2020-04-10 07:54:47
  很有意思的小说,赞一个!欢迎老师赐稿山花!
不与他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3 楼        文友:黄江山        2020-04-10 08:41:34
  小说构思、联想都不错!会越写越好的!祝福作者,大胆展开文学联想,定会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的!
《江山文学》永远都是最棒的!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