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狂飙(小说)

精品 【八一】狂飙(小说)


作者:燕山客 布衣,293.5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35发表时间:2020-04-20 16:03:51
摘要:讲述强大的装甲兵是怎么来的。

【八一】狂飙(小说)
   1945年8月8日,延安,南泥湾八路军炮兵学校礼堂内。
   代理校长朱瑞大声对师生们说:“同志们,经过多年地浴血奋战,我们终于等到抗战胜利的这一天了。日本马上要宣布投降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就可以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舒心日子。老蒋现在正调兵遣将大举向东北进攻,他的美国主子是支持他的,老蒋要啥就给啥。而咱们的苏联同志在干啥呢?根据《雅尔塔协定》,他们要把东三省交给老蒋,现在他们正把从日军那里收缴来的武器装备全都运回国内。那都是日式装备啊,他们根本用不了,拿去干啥?炼钢!还有东北各地工矿企业的机器设备,他们,嘿!”
   朱瑞摘下帽子狠狠摔在桌子上,他双手掐着腰继续说道:“老蒋要地盘,苏联老大哥要实惠。我们怎么办?老话说得好,求人不如求己!中央军委指示我们,立刻派人到东北战场收缴日军武器,尤其是火炮、坦克等装备,必须尽快建立咱们自己的特种兵部队。我命令:分散干部,搜集武器,发展部队,建立家业。除派遣少部分干部到主力部队训练骨干外,其他同志全部分散到东北去收集武器。都听明白了吗!”
   师生们齐刷刷地站起来大声回答:“听明白了!”
  
   一
   1945年11月,沈阳郊外918坦克修理厂附近。
   阴沉沉的天空中飘着雪花,大地上堆积着厚厚一层积雪。寒风扫过大地,不时扬起阵阵雪雾。
   坦克修理厂东侧围墙外300多米处有一片树林。一阵大风吹过,树林发出呜呜的声音,堆积在树杈上的积雪被风吹得纷纷扬扬。而树林边缘一棵粗大的老榆树上,有一片积雪动了一下,随即恢复原状。
   17岁的董来顺用一块白布把自己裹了个严实,他骑在老榆树的树杈子上,一手抱着树干一手举着望远镜观察修理厂。刚才的风有点猛,树杈子晃得比较狠,董来顺差点从树上摔下去。
   “顺子小心啊。”
   树下雪窝子里探出脑袋,这人也不知道在雪窝子待了多久,眉毛、眼睛、鼻子嘴周围全是冰碴子。
   董来顺低头说道:“班长,有一辆卡车进了修理厂,鬼子出来搬东西呢。车上下来一个穿皮大衣戴礼帽的人,被一个鬼子官儿带进屋里了。”
   “数清楚没,有多少鬼子?”
   “穿军装的19个,不穿军装的10个左右,拢共三十来人。”
   “都使啥家伙?”
   “一水的三八大盖儿,能瞅见的歪把子有三挺,没瞅见小钢炮。”
   叭勾!
   董来顺觉得被他抱在怀里的树干一震,他知道自己被鬼子盯上了。
   “班长,鬼子盯上我了。”
   “别动!等我把鬼子引开,你就赶紧出溜下来。”
   噌,呯!
   精心伪装的雪窝子猛地破开扬起一阵雪雾,班长站起身出枪就打,枪响之后,班长毫不犹豫地扑向左侧顺着斜坡滚下去。
   哒哒哒!
   一串子弹击中班长刚才待的地方,弹着点处掀起一片雪渣。
   哒哒,哒哒哒。
   鬼子机枪手显然是个老兵,射击节奏丝毫不乱,弹着点分布及其均匀,而且是追着班长打。班长也不含糊,只见他忽东忽西,忽快忽慢,抽冷子冒头打一枪,把鬼子的火力都吸引过去,董来顺借着这个机会从老榆树上出溜下来。
   “班长,我下来了。”
   “撤!”
   哥俩交替掩护撤进小树林深处。
   修理厂办公楼三层,铃木中尉放下电话转身对龟田少佐说道:“少佐,刚才和抗联侦察兵交火了,担任门楼哨的小野君玉碎了。”
   “对方可有伤亡?”
   “没有。”
   “铃木君,昨天你说是游击队,今天却说是抗联,为什么?”
   “少佐,距离300米,一枪击毙小野。射击后毫不犹豫地变换位置,这种战斗素养绝不可能是游击队,只有老抗联才行。”
   “不会是八路军吗?”
   插话的是一个穿着皮大衣,戴着礼帽的中年男子。
   铃木斜了一眼那人,随后不耐烦地说:“韩先生,你们有火车、汽车、飞机,八路军只有两只脚。你们可以大摇大摆地顺着铁路公路走过来,八路军只能走山路走小路。如果他们能赶在你们前面到这,我只能说,丢脸的不是我们大和武士。”
   龟田少佐:“铃木君不要激动,韩先生是我们的盟友。韩先生,我想知道,我们究竟要在这里待多久。”
   韩先生:“五天。不,七天。”
   龟田少佐:“我的人少,厂区很大,我不可能面面俱到。你也看到了,前来侦查的已经从游击队换成了抗联,这说明,他们的大部队就要到了,所以我只能坚持两天。两天之后,你们的人还不到,我就炸毁这里,主动撤离。”
   韩先生:“按照约定,你们必须坚持到我军到来。否则,我不会帮助你们回日本。”
   铃木中尉:“八嘎!”
   龟田少佐拦住铃木中尉,他对韩先生说:“三天,最多三天。三天后你的部队不到,我就把我的人以及这里的东西一起交给抗联。”
   韩先生冷笑一声说道:“投抗联,你们有那胆子吗?人家可正等着要你们的命呢!我们蒋老板有的是美式武器,美国人的坦克比你们这些破烂强多了。实话告诉你,老子就是看上这块地盘了,至于其他的都是扯犊子!五天,必须坚持五天,不然就死在这吧!”
   龟田少佐:“五天。”
   韩先生冷笑一声转身走了。铃木中尉的手握住了刀柄,龟田少佐按住了铃木中尉的手。
   “铃木,把食物平均分给每个人,把有用的物资都搬到中战车和装甲车上。把中战车和装甲车的油料加满,每隔两小时启动一次。”
   “少佐,这是要随时准备撤退吗?”
   “韩是蒋的人,他要我们坚持五天,那么十天后他们都不一定会来,我们走吧。”
   “少佐,我们可以投降抗联,抗联说话算数。”
   “韩说的没错,他们要的是地盘,抗联要的却是咱们的命。咱们走,绕开韩直接去大连。把这些交给蒋的接收大员之后,我们就可以上船回家了。”
   “嗨伊。”
   修理厂东北方向十公里树林内,董来顺和班长跑进连部。
   “报告连长,那边的又给鬼子送给养了。今天跟鬼子交火了,班长干死一个鬼子哨兵,打脑袋上了。”
   连长摸摸董来顺的脑袋说:“把你看到的情况跟这位首长说仔细。”
   董来顺这才看见,在连长身后站着一位面容消瘦文质彬彬的干部。
   “首长好,二连战士董来顺向您报到。”
   那干部笑着说道:“我叫高克俭,从延安来。奉中央军委指示执行特殊任务,修理厂里有我们想要的东西。董来顺同志,把你看到的情况仔细跟我说说。”
   “是。”
   仔细了解情况之后,高克俭对连长说:“不能再等了,迟则生变。必须赶在他们之前拿下修理厂。地盘我们暂时不要,就要里面的东西。”
   连长摸着下巴说:“行!今晚就行动。不过,里面那帮都是老鬼子,警觉得很。前几天地方的同志替我们摸敌情时牺牲了两个,伤了四五个。这是个钉子,得用巧劲儿拔。”
   高克俭:“我会说日语,可以装成鬼子混进去。你这还有谁会说日语?”
   连长:“谁会说那玩意儿啊。”
   “我会!”
   董来顺举起手喊到。
   “我参军前在一家日本人开的钢材株式会社当整理工,学过机械修理。我跟着师傅来过这,对里面的情况还算熟悉,我还会说几句日语。”
   高克俭拍着董来顺的肩膀夸到:“人才呀。等打完这一仗,就给我当警卫员吧。”
   连长:“老高,就你们俩也不行啊。”
   高克俭:“人太多了也不行,挑十几个好手跟着我俩,混进第一道岗之后只用刀子不开枪。制住鬼子官儿之后,叫他领咱们去库房。到了那,鬼子不反抗便好,要是敢反抗就一个不留,绝不手软!”
   连长:“行!我在外面等你信号,你一发信号我们就往里冲。走,挑人去。”
  
   二
   深夜,修理厂内外一片漆黑,只有风吹过时发出的呼啸声。
   轰轰,哒哒哒!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和枪声把龟田、铃木以及躲在修理厂内的人全部惊醒。
   龟田少佐:“战斗人员就位,其余人拿着武器物资去仓库集中!铃木君,大门就交给你了。”
   “嗨伊!”
   门外的枪声持续不断,间或响起一两声爆炸声。大门后是一道用沙袋垒砌的掩体,铃木中尉蹲在掩体后面俩眼盯着黑暗处。在他身边架着两挺歪把子,十几个鬼子兵端着枪做好了射击准备。
   呛声越来越近,伴随着枪声的,是散乱的脚步声和焦急的喊声。
   “小泽君,向我靠拢。”
   “少佐,我正向你靠拢。啊,又死了一个,还击还击!”
   呯呯呯!
   鬼子机枪手对铃木中尉说:“中尉,好像是咱们的人被人追着打。”
   “咱们的人,附近有咱们的人吗?”
   “马家湾子那有个弹药库,那里有咱们的守备部队。”
   “你问问他们。”
   机枪手扯着嗓子就喊:“你们是哪支部队的?”
   黑暗中传来一个略带惊慌的声音。
   “我们是马家湾子守备队的,我是川崎少佐,我们被抗联打散了。我知道这里有自己人,快开门,抗联杀过来了。”
   机枪手看着铃木。
   铃木中尉:“开灯。”
   厂门上方那盏灯亮了,尽管灯光昏暗,明灭不定,但也足够让铃木看清外面人的样子。
   那是一帮日军,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少佐和一个少尉,其他日军不断变换位置,不断朝黑暗中射击。铃木一看那娴熟的战术动作,他心里立刻就信了一大半。
   “开门,机枪掩护!”
   铁栅栏门打开,那帮日军交替掩护着退入厂门。
   那少佐来到铃木面前说道:“我是川崎少佐,阁下是?”
   “我是铃木中尉,长官好!”
   川崎少佐一把抱住铃木中尉说道:“太感谢你了铃木君,谢谢。”
   铃木中尉正要说不客气,却看见那个少尉拔出指挥刀,一刀插进机枪手的后背。而那些冲进来的日军,也纷纷把刺刀捅进铃木的那些手下的胸膛。
   “你们是抗联!”
   “猜对了。我叫高克俭,你要不想死的话,就按我的吩咐去做。”
   仓库内,发动机的轰鸣声盖过了外面的枪声,龟田领着十几号人已经做好了撤离准备。
   两辆九七式中型坦克把炮口对准了仓库大门,一辆装甲车被夹在两辆坦克中间,车顶上的机枪也指向大门。龟田少佐就坐在装甲车驾驶员的旁边。
   嘭嘭嘭!仓库大门被人擂得山响,龟田下车吼了一嗓子,仓库内的声音小了不少。
   “是铃木君吗?”
   “少佐阁下,是马家湾子守备队的川崎少佐和他的部下来了,有十几个人全是老兵。川崎少佐要见你。”
   仓库内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发动机的轰鸣声也戛然而止。不少人从装甲车和坦克上跳了下来。他们把上满子弹的枪搁在一边,随后不停地跺脚搓手捂耳朵。
   哐当。仓库门缓缓推开,铃木中尉先暴露在灯光里,随后是两个日军军官,以及他们身边全副武装的日军。
   龟田一见高克俭肩膀上的少佐肩章,他脸上立刻荡起了笑容。
   “你就是川崎君吧,你来的太及时了。”
   就在龟田伸着右手向高克俭走去的时候,铃木突然转身抱住高克俭同时大喊:“快开枪,他们是抗联!”
   呯!跟在高克俭身后的董来顺用手枪对准铃木就是一枪。与此同时,跟在董来顺身后的班长一把将董来顺和高克俭推倒在地,随后举枪就射。
   呯呯呯!哒哒哒!
   刹那间,仓库内子弹横飞,尸横遍野。龟田被班长射出的子弹击中前胸,又被装甲车上的机枪从背后打成了筛子。而班长则因为躲避不及和几个战士一起倒在了弹雨中。
   “杀呀!”
   二连长领着战士们冲进了仓库。
   轰的一声巨响,一辆九七式坦克猛地一震,从炮管子里喷出一股黑烟。
   高克俭一见立刻大叫一声:“糟了,他们在坦克里装了炸药。快看看那辆!”
   董来顺蹿上另一辆坦克,他拉开舱盖,用手枪指着里面大喊:“缴枪不杀。”
   没人回应,董来顺仔细一看才知道,原来坦克里面空无一人。高克俭火急火燎地钻进坦克启动发动机,当发动机地轰鸣声响起来的时候,高克俭才松了口气。
   “班长!”
   董来顺抱着浑身是血的班长嚎啕大哭。
   这一战二连牺牲了六个老兵伤了十几个,但却缴获了一辆完好无损的九七式坦克,一辆装甲车以及若干弹药物资和零配件。这是高克俭来到东北后找到的第一辆坦克,也是我军建军以来拥有的第一辆坦克。
   1945年12月1日,沈阳市郊马家湾子。
   炮兵司令员朱瑞大声宣布:“我宣布,东北坦克大队自即日起正式成立。任命孙山为大队长,毛鹏为政治委员,高克俭为副大队长。同志们,别看现在咱们坦克大队只有一辆坦克三十个人,但是你们每个人都是火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有自己的强大的坦克部队!有人会说,你就吹吧,坦克从哪里来呀?不要忘了那句话,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咱们没坦克,那就从敌人手里抢!现在咱们不会造坦克,将来,一定会!”
   1947年10月,东北坦克大队在黑龙江东安县扩编成东北民主联军战车团。全团共有官兵560余人,各式坦克20余辆,牵引车、装甲车40余辆。

共 1155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地下展区的显著位置,停放着一辆颇有年代感的“老古董”坦克,它是一位“老兵”,为新中国的成立立下汗马功劳。它曾身经百战、功勋无数,作为领头车参加了开国大典,接受毛主席检阅——墨绿的车漆、高昂的炮管,在天津百姓夹道欢迎油画背景的映衬下,显得精神抖擞,尤其是车身上红色的五角星和“功臣号”三个大字熠熠生辉,揭示着它的真实身份。抗战末期,是共产党和八路军用鲜血和生命给了它第二次生命,让它从解放战争的硝烟炮火中一路走来,用浴血奋战成为了人民解放的“功臣”。它的一生正是我军从诞生到成熟,从弱小到强大的缩影,“坦克”被封为陆战之神,正是因为它良好的防护和强大的火力,成为了攻城略地的利器,它的到来,结束了我军因没有重武器而使进攻大打折扣的历史,“东北坦克大队”的成立,也成为了我军坦克兵的起步,在我军发展壮大的进程中具有不可抹灭的历史功绩。七十年转瞬间,当我军威武雄壮的钢铁洪流走过天安门广场,走过朱日和阅兵场接受党和人民检阅的时候,正如我们我们不能忘记那些牺牲的先烈一样,我们也不能忘记“功臣号”,主席说:“枪杆子里出政权。”如今,为了更好地保卫我们日渐强大的人民政权,我们的手中也应该有更趁手的“利器”,让我们的“拳头”更硬,“胳膊”更长,能更有效得御敌于国门之外。小说用生动形象的语言向我们讲述了一段历史事实——“功臣号”浴火重生成为人民的功臣的故事。通过语言、动作、心理等多种手法刻画了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人物,把读者带回到了那个硝烟炮火的年代,近距离地接受历史的熏陶,感受历史的宏伟,让读者热血澎湃!尤其结尾,寓意深刻,发人深省,令人感动,不禁热泪盈眶。小说主题思想明确,充满正能量,对后世具有解读历史和感悟教育的意义。好文共赏,拜读了。为梦写作,共建八一!【编辑:今生何求】【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421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今生何求        2020-04-20 16:08:27
  这一路“狂飙”,正是新中国历史从硝烟炮火中刮来的一股暴风,它涤荡了一切丑陋、落后,腐朽的旧事物,成就了一个崭新的中国,中国人民的民运就此改观,中华民族从此走上了奔向复兴的梦想之路!向伟大的历史致敬!向创造历史的英雄致敬!感谢老师的带来的精彩!
今生何求
2 楼        文友:墨林        2020-04-20 16:50:46
  小说讲述了一段厚重的人民装甲兵的历史。小说以史为据,仿若时空穿越炮火硝烟的战场,形象,生动。好小说,欣赏了!期待新的精彩!
墨林
回复2 楼        文友:燕山客        2020-04-20 16:59:35
  墨林老师惜字如金,说的少但一语中的。谢谢老师鼓励。
3 楼        文友:燕山客        2020-04-20 16:55:00
  今生老师的编按越来越精彩了,逼得我都不敢轻易发文了。今生老师把我想表达的说了个通透,知我者今生何求也,你是老师更是知己。
燕山客
4 楼        文友:平林漠漠        2020-04-20 19:43:44
  故事环环紧扣,时间概念非常强。很有灵魂的佳作。
   向昔日奋战在林海雪原中的东北抗日联军致敬!
回复4 楼        文友:燕山客        2020-04-21 08:19:44
  感谢漠漠的支持。
5 楼        文友:淡淡的云彩        2020-04-20 22:45:33
  燕山客老师小说情节紧凑,语言凝练生动,主题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老坦克不能丢弃,它从战火弥漫的战火中一路走来,立了不少战功,感情深厚。小说结构安排巧妙,尤其语言富有个性特色。好小说!
淡淡的云彩
回复5 楼        文友:燕山客        2020-04-21 08:18:49
  过奖了,谢谢云彩老师的鼓励。
6 楼        文友:夜闻雨声        2020-04-21 14:39:06
  忆峥嵘岁月,金戈铁马,壮怀激烈,震撼人心!拜读、欣赏!
自由、真情、灵动、飞扬
回复6 楼        文友:燕山客        2020-04-21 15:36:51
  感谢老师厚爱。
7 楼        文友:宇蓝        2020-04-22 05:25:41
  读文就像看了一场枪战大片。在炮火连天的年代,一帮浴血奋战的勇士打赢保家卫国的战争。向创造历史的英雄致敬。
   拜读佳作。
回复7 楼        文友:燕山客        2020-04-22 08:33:19
  感谢您看了我写的文,谢谢。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