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人生家园 >> 短篇 >> 影视戏曲 >> 【家园】楼上楼下( 电视短剧本)

编辑推荐 【家园】楼上楼下( 电视短剧本)


作者:任金庭 白丁,1.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73发表时间:2020-05-15 15:59:07
摘要: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楼上楼下住着动作行为要考虑影响。不能不管不顾,我行我素。这样才能相互融洽,邻里和睦。

楼上楼下
   (电视短剧本)
  
   场景1、电厂厂区
   高大的烟囱在蓝天白云下矗立。
   金樽式的凉水塔喷云吐雾。
   米黄色的主厂房巍巍壮观。
   平坦的街道两旁绿树成荫,树下各种花草争奇斗艳。
   鱗次栉比的家属楼。
   推出片名《楼上楼下》
   演职员表
  
   场景2、一幢新颖别致的家属楼
   一单元三楼西侧的南阳台上,人们吵吵嚷嚷准备放鞭炮。
   贾大刚(30岁)从阳台门匆忙走出:“今天是俺家的乔迁之喜,这第一响还是由我来放吧!”说着从别人手里夺过二踢脚,点燃,二踢脚腾空“咚!喀!”两声爆响;随即一挂长的响鞭噼噼啪啪地响了起来,火药的蓝色烟团,爆竹屑,吵闹声掺杂在一起,声浪一阵高过一阵。
  
   场景3、贾家楼下阮家哭闹的婴儿
   宏英(24岁)捂自己耳朵,又急忙放下手照顾孩子她喊:“在实!快把阳台门窗关上!”
   阮在实(26岁)墩墩实实地坐在小凳上洗尿布。他放下手中的尿布站起来关窗,用力过猛不小心夹了二拇指,“哎哟”一声殷红的鲜血流了下来。这时又一组十响一鼓咚鞭炮响了起来,爆竹屑随风打着旋。
   宏英吃力地从床上爬起对阮在实:“真笨!”三下五除二将门关好。
   宏英抱起哭闹的孩子问在实:“伤的重不!”
   在实:“没啥大事!就是挤出了点血”。
   “药布在柜厨里放着呢!自己包扎下吧!”宏英说:“搬个破家折腾大半天了!孩子刚睡着又放哪门子鞭炮!”
   突然在楼下阮家封闭阳台旁一声巨响,婴儿被震的一激灵,又大声哭了起来。
   宏英火了“还没完没了呢?在实!找楼上去。’’
   阮在实边包扎手指边慢条断理地说“乔迁之喜嘛!咱家搬来那天不也放了一阵子鞭炮吗?楼上下住着长着那,还是以和为贵吧!”
   宏英:“再大的喜事也得看看周围的情况,咱家的孩子刚满月,这孩子就是对声音敏感楼上又不是不知道,就你想得开!”
   “得了!得了!我的姑奶奶!现在不是不响了吗?”阮在实洗完尿布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下懒腰。
   宏英:“别忘了今晚上零点班,快睡觉吧”!
   阮在实似有所悟地:“呃!"了一声,上床。
  
   场景4、楼上贾家
   五颜六色的菜肴。
   八个人围一张圆桌吆五呵六地猜拳行令,热闹非常。
  
   场景5、楼下阮家
   宏英抱着断断续续哭声不止的孩子自语:“这孩子邪门了为什么怎么怕噪音呢?”
   阮在实在床上坐起:“这屋也太闷了!”
   宏英摸了下孩子的头:“孩子也出汗了!在实快去打开阳台门透透气,我也实在受不了!”
   阮在实打开阳台门,楼上放的强烈的迪斯科舞曲飘了进来。孩子的哭闹声又大了!
   宏英:“不行!不行!还是关上吧!”
   阮在实又把阳台门轻轻地关上。回到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坐起拿过暖瓶倒水,暖瓶空空如也。阮在实下地去厨房打开液化气烧水。回来后打开电风扇,电风扇高速旋转。
   宏英:“你傻呀!孩子怕风吹你不知道哇!”
   阮在实:“这大伏天关窗户关门的热死人了!”
   宏英:“把电风扇头定位,调低速,对着你吹不就完事了吗!”阮在实依次操作完毕上床。
   宏英:“这回你可舒服了!给我找把扇子去!”
   在实:“孩子不是怕风吗?”
   宏英:“孩子怕风,我还怕风吗?”
   阮在实把扇子找到递给宏英,宏英轻轻地扇了起来。
  
   场景6、楼上贾家
   迪斯科舞曲震耳欲聋。贾家的主客人疯狂地跳着舞。
  
   场景7、楼下阮家
   狂噪的声音从楼顶棚传来
   婴儿的哭闹声加聚
   宏英“在实找楼上去!灌足酒了,又跳上舞了,还有头没头!”
   阮在实:“贾家搬来头一天,就克服点吧,找啥呀,找!”阮在实下了床灵机一动:“这次你听我的保准都能休息好!”阮在实找到棉花,团两个小球将自己的耳朵塞上,又将棉花拿到宏英眼前,宏英一把将阮在实推到一旁“:这是啥办法呀”阮在实又走到宏英跟前:“你就听我一回吧!”强行将宏英和孩子的耳朵塞上了。
   阮在实上床休息。
   楼上仍疯狂地跳迪斯科舞。
   楼下铝壶里的水呼呼冒着蒸汽,干锅。
   宏英突然地用鼻子嗅了嗅:“这是啥味呀!”
   阮在实从床上轱辘一下爬起:“我烧的水呀!”冲向厨房。拎起铝壶,铝壶底黑黑的大窟窿,壶底被烧穿。阮在实一气之下将铝壶咣啷一声抛到地下,回到屋里。
   宏英:“楼上还没捉完呢?你又捉啥妖!”
   阮在实“带报响装置的铝壶,水开了,我听不到,你还没听到吗?
   宏英:“糊涂,我耳朵你不给塞上了吗?”拿下棉球摔在地上
   阮在实“可不是咋的!我这臭记性“拿下球也摔在地上。
   孩子哭闹起来宏英将孩子耳朵内棉球拿下对阮在实:“都是你想的好办法。”
   楼上杂乱的脚步声。
   阮在实:一阵欣慰“这下可走了!’’
   宏英:“终于散场了!”
  
   场景8、楼上贾家
   贾家夫妇送走了帮忙的客人。
   贾妻:“大刚,忙活一天了,你心脏不太好,怕累,休息吧!”
   贾大刚:“不累!我今天心情特好没事!”
   贾妻指了指楼下:“人家都睡觉了,还有刚满月怕噪音的小孩!”
   贾大刚:“你别咸吃罗卜淡操心了,这是咱们家,你明白不!”
   贾大刚用力调弄起家具。
   皮鞋上的钉子敲击着地面,发出的响声。
  
   场景9、楼下阮家
   婴儿刺耳的哭闹声。
   宏英气恼地拉开灯:“在实!你给我起来找楼上去!还让休息不!这孩子不孩子的咱不说,你上后夜班一点觉不睡,值班时发生事故咱可担当不起!”
   阮在实坐起来揉揉干涩的眼睛:“还是忍着点吧!”
   宏英气愤地:“忍个屁!窝囊费!楼上挂人刀了,还是长三头六臂了!”
   阮在实:“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场景10、楼上贾家
   阮在实来到楼上敲开贾家的门,酒气扑鼻。
   贾大刚大着舌头:“深更半夜的麻事!”
   阮在实微微一笑:“贾师傳,天不早了您能否明天收拾!”
   贾大刚看看手表:“天是不早了!好!好!好!我明天收拾。”
   阮在实:“谢谢了!”下楼
   贾大刚关上门又收拾归拢起来。
   不时发出沉重的响声。
  
   场景11楼下阮家
   房顶棚又传来响声。
   婴儿哭闹着。
   宏英:“楼上说话算数不!”
   阮在实:“真不讲究”,起床穿衣,穿鞋到楼上又叫开贾家的门:“贾师傅,刚才您说好了明天收拾,这咋又......”
   贾大刚迷迷糊糊地右手摸着自己的脑袋:“刚才!刚才!我没说什么呀!”
   阮在实:“刚才您说明天收拾!”
   贾大刚醉意懵懵懂懂:“我没说!没说!就是没说!小狗才骗你呢”
   阮在实哭笑不得近乎哀求地:“贾大哥我那小孩子稍有一点声音就哭闹,我还上零点班。”
   贾大刚:“小孩哭闹和上零点班与我有什么关系我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呢!”
   阮在实用手指了指贾大刚穿的皮鞋:“您能否换上拖鞋收拾!”
   贾大刚不屑一顾地:“拖鞋还在商店里没买呢!谁让这楼房是水泥地面了呢?”
   阮在实刚要发火,看看贾大刚醉醺醺的样子也没和他争辩,转身下了楼台阶。
   贾大刚摔上门。门被门框弹开一道缝,从门缝内传出:“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搬来头一天就来教训我,不自量力!”
   一股无名之火涌上了阮在实的心头,他迅速返上楼梯,来到贾家门口,他举起右手即要敲门,但他又放下了,“哼”了一声向楼下走去。
  
   场景12、楼下阮家
   阮在实满脸怒容。
   妻子宏英不问就明白了:“在实搬北屋去吧!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阮在实脸上的肌肉不自然地抽搐一下,“三伏天北屋比南屋还热,大人能将就孩子受得了吗?
   宏英:“孩子我来管,你打开门窗,往地下酒点凉水,搬过电风扇、再折腾一次也比这孩子哭闹着强。
   阮在实不情愿地按宏英讲的依次办理
  
   场景13、楼下阮家北屋
   湿漉漉的地面。
   小闹钟的时针已指向了二十三点。
   宏英:“离接班还有一小时了,在实快睡一会吧!”
   阮在实关了灯刚躺在床上,北屋楼上又传来搬弄东西和钉子皮鞋擦地的声音,孩子又哭闹起来。
   阮在实坐起:“我不同意搬吧,你非得搬,这声音怎么象幽灵一样又跟过来了呢?
   宏英抱起孩子委屈地:“不都是为了你和孩子吗?挨这样的邻居算倒死霉了!”
   “唠叨顶什么用!”阮在实起床着装:“这觉没法睡,我提前上班了,我就不相信楼上能折腾一宿!”
   宏英:“你可要折腾一宿了,上班当心点,还有一家人等着你呢!”
   “放心吧!”阮在实开门消失在夜幕中
  
   场景14、楼上贾家
   贾大刚熟睡的呼噜声
  
   场景15楼下阮家
   墙上石英钟上午八时半。
   阮在实下夜班开门进屋二话没说一头就扎在床上了。
   宏英看着他疲惫的样子:“出事啦!”
   “没出事”阮在实说:“天亮前打瞌睡让值班长给抓住了,这个月的奖金泡汤了!”
   “都怨楼上搬个破家穷折腾,还好!没出事就好!钱是人挣的,泡汤就泡汤吧!”阮在实不知听没听到妻子的话已呼噜上了。
  
   场景17、楼上贾家
   贾大刚穿着带钉子的皮鞋又开始忙活上了,累得满头大汗。
  
   场景18、楼下阮家
   楼上传来钉子皮鞋擦地声,锤东西声,时断时续。但并没有惊醒阮在实。可孩子的哭声却搅醒了他:“这又怎么了!刚才睡的满好嘛!”
   “怎么了?”宏英指了指楼上:“你听!这不又折腾上了吗?干啥弄这么大声音,去找他们去!”阮在实皱皱眉。
   宏英嗔怒地:“这再一再二还有再三再四的吗?你不去我去!”宏英放下哭闹的孩子,在实冲上前拉住宏英:“孩子刚满月,去不得!去不得呀!我去不就完事了吗!”
  
   场景19、楼上贾家
   阮在实轻轻地敲开贾家的门。
   贾大刚满脸不悦:“还是你那孩子吧!晚上不让我们收拾有情可原,白天还不让吗?难道还得等你家孩子长大了我们再收拾吗?”
   阮在实:“您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您搬弄东西能否轻一点,皮鞋能否换一下?
   贾大刚一拍胸膛:“这也怪了,当年我那孩子我们跳舞都能睡觉,你那孩子是否有病?找我顶啥事,还是去找医院大夫吧!”
   阮在实觉得周身的血在往上涌,脸颊耳边在发烧,但他咬咬牙克制住了:“大夫已看好几次了,就是不见效果,贾师傅,您看咱楼上楼下住着,能否互相体谅点,我求您了!”
   “求个屁!”宏英手拿一双拖鞋气势汹汹地冲上来:“你们折腾,阮在实奖金都扣了!”
   贾大刚:“谁折腾你们了,奖金扣了活该!”
   宏英:“真是蛮不讲理!谁生下就是个大人,你们还让我们过不过活不活了!”
   “你们过不过活不活与我家有什么关系”贾大刚冷冷一笑,“谁让房子开发商不给铺地毯了,再说我在自己家收拾,又没在你们家,你这不是狗拿耗子吗?
   贾大刚的妻子上前拉他:“你哪能这样说话”。
   贾大刚甩掉妻子的手:“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你掺和啥,边去!”
   宏英气得青筋暴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阮在实上前向门外推她:“走吧!咱惹不起”。
   “什么惹不起!”宏英将拖鞋摔了过去,“买不起地毯,还买不起拖鞋吗?”
   贾大刚拾起拖鞋扔出门外:“谁要你们家的破鞋!”
   “你们家才有破鞋呢?”宏英疯了似的冲上前,同贾大刚扭作一团......
  
   场景20、楼下阮家晚上
   哭闹的孩子。
   宏英使劲揪着自己的乳房。
   阮在实:“别犯傻了,你就是个铁人吧,也会把奶水气回去的。这孩子愣不喝奶粉和牛奶,可怎么办呢?”阮在实长叹一声,双手抱头坐在了床上。
   宏英抹了一把泪水,看了一眼小闹表:“休息吧在实!这几天也真够你受的。”阮在实上床。
   宏英低下头仔细谛听孩子的呼吸:“孩子呼吸咋这样急促?”宏英摸了摸孩子的前额大声地,“在实,孩子发烧了!”宏英细看:“孩子身上还有一片片的小红点”。
   阮在实腾地坐起:“起痱子发烧,快去医院吧!”
  
   场景21、夜,去厂职工医院路上
   天空阴云密布,远处时有金蛇一样的闪光,随即有隐隐的雷声。
   阮在实抱着孩子,宏英手拿着伞紧跟其后。
   宏英:“在实快点走,要下雨啦!”
   这时,一声哼哼声传入耳际。阮在实放慢了脚步认真听着:“哼哼”声是从右侧的草原明珠雕塑旁的围栏处传来的。阮在实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围栏边,那人平躺在那里里,双手捂着前胸。阮在实把孩子交给宏英,蹲下下扒拉一下他的腿:“同志要下雨啦!快起来回家,这儿危险!”此人又哼了一声,雷电闪光下显出这个人的轮廓:煞白的脸,两眼微闭,从高鼻梁子上阮在实辦认出是楼上邻居贾大刚:“贾师傅,醒醒呀!”

共 545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部微型电视剧,楼上楼下两家人的故事。楼上贾家,楼下阮家,平常难免有些矛盾,贾家的吵闹声经常影响到楼下的阮家,这就需要互相理解。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关键时刻就能显真情,居中阮家小孩生病的时候得到了贾家的帮助。感人的故事,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20-05-15 16:00:54
  这部微型电视剧,反映楼上楼下两家人的故事,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关键时刻就能显真情。感谢赐稿支持,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秋觅
2 楼        文友:陕西西安张昆        2020-05-16 10:17:08
  茶能醉人何须酒,
   书亦香我无需花。
   早安[微笑][微笑][微笑]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