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暖】照相馆(小说)

精品 【晓荷•暖】照相馆(小说)


作者:一海蔚蓝 秀才,2549.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751发表时间:2020-05-15 20:44:04


   晒了一下午太阳,老乔起身回到照相馆。年纪大了,腿脚不灵便了,连他坐着的那把躺椅似乎都老了,不时发出咯吱一声,又咯吱一声响。老乔进了门,一时还不能适应屋子里的光线,险些被一个板凳绊倒。老乔踉跄了一下,心里突然就生出一丝悲凉来。明天他的照相馆就关门了,这是他最后一天开张营业,从早晨到下午,一个来照相的人也没有。在镇政府对过,那家装修豪华的影楼,在多年前就把老乔的生意抢走了,从那以后老乔的照相馆几乎门可罗雀,一天也等不来一个顾客。现在谁还跑照相馆照相呢?满大街的人都低头抱着一个手机,他知道手机拍照方便,而且还可以美颜。
   半年前,一男一女来照相,那男的是骑电动车驮着那个女人来的。坐在车座上的那个女人,手中握着一根线,线的另一头是一只风筝。开始老乔只注意到了那只飞翔的风筝。是一只蝴蝶风筝,很漂亮,一摇一晃地飘在天上。等老乔再去看时,他们已到了照相馆。那个男的把车子停好,这才把那个女人抱下来。那个女人走不得路,两条腿细细的,跟麻杆一样。不用说老乔就知道他们是夫妻,给他们照相的时候,老乔还说他们有夫妻相。听他那么说,女人就笑了笑。女人坐在一个凳子上,男人站在她身边。女人出门前化了妆,通过镜头,老乔还是看到了她的病容。那种苍白、憔悴,不是化妆能够掩饰的。老乔抬起一只手,说朝我这边看。那一男一女便看着老乔。
   老乔说,茄子!
   茄子!两个人同时说。
   老乔看到女人脸上的笑容是灿烂的,而那个男人笑得却像哭。老乔不满意,说再来一张。于是,老乔又说,茄子!
   这次,那个男人笑得还令人满意。
   照完相,男人交了押金。老乔告诉他很快就会把照片洗出来,最多一个星期。男人笑着点头,比照相时笑得要自然。
   说好了一个星期后来拿照片,可一天天过去,天气都转凉了,他们一直没来。直到昨天,老乔在收拾杂物时,才在抽屉里发现那张照片。照片是装在一个纸袋里的,老乔打开纸袋的封口,在他看到照片上的那一男一女后,终于想起半年前他们来照相时的情景。他记得那天他们照完相,那个男的把女人抱出照相馆,女人的双手吊在男人的脖子上,眼角似乎有泪花在闪动。女人眨一下眼,扭头看到了卖糖葫芦的老魏。男人就说,想吃糖葫芦了?
   女人说,嗯。
   男人把女人搁在车座上,掏钱去买糖葫芦。老魏送上两串糖葫芦,那个男人只要了一串,说他还要骑车,不方便吃,一串就可以。
   两块钱一串的糖葫芦,凝固的糖稀在阳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女人接过男人递过去的糖葫芦,咬一口,又把糖葫芦举到男人的嘴巴前叫他吃。男人咬一口,咧着嘴笑。女人见男人笑,也笑起来。老乔恍惚了一下,那个女人的笑容,怎么看都感觉似曾相识。其实,在老乔给他们拍照的时候,他就发现那个女人的笑容是如此熟悉。在按下快门的一瞬,他的心跟着一颤。
   今天生意不错。老魏凑过来,说一大早就有人那照相。
   老乔说,马上就失业了,还生意不错?
   老魏说,你失业了跟我卖糖葫芦去。
   老乔就笑。
   老魏说,我没开玩笑。
   老乔说,我知道。
   老魏说,还没你媳妇的消息?
   老乔摇了摇头。这话老魏不止说过一次,每次见了老乔,他都问一问。然后接着说,她早晚都会回来的。
   老乔在躺椅上坐下,再去看时,那一男一女已走远了。坐在车座上的女人,一直手举着那串糖葫芦,另一只手揽了男人的腰。在照相的时候,他没问那个女人得了什么病,只知道他们是从白水村来的。去白水村,要坐船,二十里水路,而村子离白水河码头还有二十里路。这一来一回,差不多就八十里路了。后来,老乔才发现,他们没带走那只蝴蝶风筝。他就把那只风筝挂在了墙上,时间一长那只风筝都褪色了。
   老乔收回目光,说那个女人走不得路。
   你说啥?老魏说,什么那个女人?
   老乔笑笑,说没啥。
   那天,老魏心血来潮,要老乔给他照一张相。老乔说,叫上你老婆,我给你们拍一张合影。老魏不同意,说就拍他一个人。
   在给老魏照完相不久,大概过去了半个月,他突然就因为心梗走了。老魏的离世,让老乔很是意外。老魏卖糖葫芦,几乎天天从老乔的照相馆门口经过。老魏声音洪亮,底气十足地吆喝着卖糖葫芦喽。老乔已习惯了老魏的吆喝声,有时老魏会停下来,和老乔聊一会儿。想不到给老魏拍的那张照片,成了他的遗像。照相的时候,老乔还说叫他笑一笑,可他就是笑不出来。
   你板着个脸干啥?老乔说,我又不欠你的!
   老魏还是笑不出来,说别废话,你拍就是了。
   老乔说,茄子!
   啥茄子?老魏说,还苦瓜呢。
   看着老魏那脸,老乔说,你这张脸还真像苦瓜。
   好了?老魏问。
   老乔说,好了。
   多少钱?老魏说。
   老乔怎么会好意思收老魏的钱呢。老乔不要,老魏不同意,还说交情是交情,一码归一码。老乔只好收了一半的钱。
   老魏离世,老乔捧着他的照片去了他家里。老魏的儿女见到照片,哇地一声,全都跪地大哭起来。照片上的老魏一脸严肃,不像他平时的样子。老乔的鼻子一酸,泪在眼眶里打转,最终还是没忍住,泪珠子大颗大颗掉下来。躺在棺椁里的老魏,看上去不像一个死人,他只是睡着了。好像叫他一声,他就会应声起来,像平时那样,吆喝一声,卖糖葫芦喽!老乔看一眼,不再敢看第二眼。这些年去他照相馆拍照的人越来越少,而他早年拍过照的人,一个个都相继走了。偶尔也有人拿着一张照片来,要他翻拍,他就知道他翻拍的照片将作为遗照在葬礼上用到。那个时候,老乔的心里就感觉堵得难受,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那天,从老魏家离开,在回照相馆的路上,老乔对自己说,人年纪大了,咋变得越来越脆弱了。年轻时可不是这样,总觉得死亡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就好像这一生漫无尽头似的。
   老乔睡不着,在床上折腾了一夜。天不亮,他就起床了。去白水村这个念头,是在他吃过晚饭后突然冒出来的,压也压不住。那个男的交了押金,就算他不来取照片,也应该给人家送去。还有那只风筝,也要物归原主。这大半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活着?老乔看着照片上的那个女人,看着看着,他就变得恍惚起来。有那么一刻,他看到那个女人甚至对他眨了眨眼,他就伸手去摸女人的脸。手指还没触摸到女人的脸,他突然打了个激灵。我这是干啥!别人的女人,哪能随便摸呢。老乔收回手,有点不好意思,脸也热热的,就像干了见不得的事。
   那个女人像极了老乔的妻子,说不出哪里像,老乔就觉得像,越看越像。夜里睡不着,老乔点上一根烟。抽完一根,又点上一根。他想不明白,日子过得好好的,珍珍干嘛离家出走,而且走得毫无预兆。走之前,家里和过去一样,收拾得干干净净。
   珍珍离家出走,老乔不信,以为她串门去了。那天,老乔从照相馆回到家,左等右等,不见珍珍的影儿,就出门去找。
   见没见我家的珍珍?老乔一路走一路问。
   被问的人全都摇着头说没见。
   去哪了?老乔把整个镇子都找遍了,仍旧没找到珍珍。八成是到儿子的学校去了,老乔想。儿子住校,一个月回来一趟。一个月不见儿子,他都有些想儿子,何况是当妈的。老乔拖着两腿,回到家,家里黑灯瞎火的。去学校看儿子,这个时候也该回来了。老乔的心里有点不安,又想会不会是回老家了?回老家也该说一声啊!咋不声不响就走了?但是,老乔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他搁在抽屉里的钱一分也没少。珍珍出门没带钱,说明她不会走太远。想是这么想,但老乔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一个大活人,怎么说没影就没影了呢?老乔坐卧不安,就又出了门,满大街寻找。一直找到天亮,他才发现自己已走出槐树镇,再走就到槐树煤矿了。老乔心急如焚,坐上去城里的车,他想去儿子的学校看看。说不定珍珍就在儿子的学校呢。到了儿子的学校,等到吃饭时间,他找到儿子。儿子问他来干什么?老乔支吾说进城买胶卷,顺便来看看你。看儿子的反应,老乔知道珍珍没来过,就塞给儿子一把钞票走了。老乔觉得暂时不要把这事不告诉儿子,免得影响他学习。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说老乔的妻子跟人私奔了,说得有鼻子有眼。甚至连老魏也这么说。结婚这么多年,珍珍守着那个家,操持家务,把老乔伺候得很好。有了儿子后,珍珍的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了,她怎么会跟别人私奔呢?就是私奔,那她也得有个相好的。老乔没发现什么不好的苗头,也没发现她和哪一个男人来往。但是,那些风言风语却说得跟真的似的,说珍珍那天出门,打扮得很漂亮。到了火车站,早有一个男人买好了火车票在等她了。两个人有说有笑地上了火车,那亲热劲头,一看关系就不一般。更有甚者,说老乔的媳妇结过婚,她和老乔结婚,纯属骗婚。
   还有人说老乔的妻子以前是干“那个”的。老乔当然明白“那个”指的是什么。但他不信,在酒店干,就是干“那个”了?因为人家是外地人,就是干“那个”了?那几年,槐树镇的经济发展很快,吸引了不少外地来的姑娘。她们在镇子上开发屋,在酒店做服务员。开发屋的那些姑娘,个个把自己打扮得跟妖精似的,坐在门口招揽顾客。据说她们连内裤都不穿的。说她们是干“那个”的,老乔信。说珍珍干“那个”,纯属无稽之谈。珍珍在一个饭店做服务员,老乔去喝酒,两个人就认识了。珍珍从不浓妆艳抹,穿着打扮,总是很朴素。两个人一来二去,慢慢就好上了。在一次醉酒后,老乔稀里糊涂就和珍珍上了床。都上床了,不娶人家,老乔良心上过不去,而他又确实喜欢珍珍。老乔把珍珍娶回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珍珍告诉他,说自己怀孕了。老乔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她一遍。珍珍就说已经两个月了。都怀孕了,这事不能再拖,两个人就匆匆忙忙把婚结了。结婚后老乔不再叫珍珍去酒店干,照相馆的收入,足够让他们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婚后的日子,老乔觉得很幸福。珍珍是那种知道过日子的女人,平时除了出门买菜,差不多整天都待在家里。
   老乔决定去一趟漠河。珍珍说她的娘家在漠河。去漠河!老乔打定主意,直奔火车站,买了一张去漠河的火车票。坐上火车,他才想起珍珍只是说她家在漠河,没具体说在哪。两个人结婚那年,老乔提出一起回一趟漠河,毕竟结婚是大事。可珍珍不同意,她执意不回,老乔也就不再坚持。
   到了漠河,老乔没找到珍珍。他连珍珍的家在哪都不知道,去哪去找呢。人没找到,倒拍了不少照片。那是他第一次去东北漠河,那里天冷,而他穿得单薄,把脚都冻坏了。老乔没找到珍珍,一个人回来了。照相馆还要开下去,老乔觉得珍珍为了儿子,一定会回来的。想不到儿子知道这事后,却没有大惊小怪,甚至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她去好了。
   老乔一惊,说她可是你妈,你咋这么说呢?
   儿子说,那你去把她找回来!
   老乔被儿子噎得说不出话来。珍珍离家出走,老乔也反思过,是不是平时对她不好,让她受委屈了,可他没觉得哪里对她不好。像其他夫妻一样,两个人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偶尔也吵嘴,不过隔夜就好了。
   家里没个女人,日子过得就寡淡无味。后来,老乔索性吃住都在照相馆。照相馆的位置好,在过去生意还是不错的。儿子上高中,后来考上大学,去北京读书,花费都是老乔开照相馆赚来的钱。照相馆的生意日渐衰弱,儿子也大学毕业找到了工作。老乔的照相馆关门,最重要的原因是要修一条高速公路,他的照相馆碍事。到时,与照相馆毗邻的粮油店、理发店以及那些大大小小的饭店,也都要拆迁。他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补偿,那笔钱足够他颐养天年。有了那笔钱,他会再次出门去找珍珍。找到珍珍,他只想告诉她儿子出息了,在北京找到工作了。他还要问一问她,当初为什么离家出走。不问个清楚,对他是个心事。他不能揣着这个心事活一辈子。
   去白水村,十里水路,可以坐船。船是货船,满载了煤炭。船主是个黑脸男人,正在码头的商店里买酒。老乔上前搭讪,想不到船主是个爽快人,一口答应了。老乔不能白坐人家的船,伸手去掏钱。船主把手一挥,要他不要啰嗦,上船走人。坐在船上,他很想跟那个脸色黝黑的船主说点什么。比如说说他此行的目的,说说他的妻子珍珍,见船主坐那抽烟,就没张嘴。萍水相逢,人家哪会听他啰嗦。差不多行驶了一半水路,老乔提出要给船主拍一张照片。
   啥?给我照相?男人说。
   老乔点点头。
   男人嘴巴一咧,就对着船舱叫一个女人的名字。那个叫杨花的女人探出头来,问他啥事?
   男人说,照相!我们照相!
   女人的皮肤不像那个男人,生得白白净净。
   照啥照!女人说。
   男人说,照一张呗。
   女人有点害羞,老乔在镜头里看到女人的脸颊泛着淡淡的红晕。老乔的心突然一颤。这个女人,咋也长得跟珍珍有点像呢?

共 813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时光荏苒,岁月如歌,总有一些旧事让人记起,如照相馆老乔离家出走的妻子。总有一些旧物让人留恋,如斑驳强上的红星照相馆几个字。旧街要改造了,照相馆要拆迁了,亦如人生老病死,卖糖葫芦的老魏,留了一张照片不久就过世了。那个说死后会化做蝴蝶的,长得像珍珍的秀芝也过世了。只是老乔心里的念想却一直没有过世,珍珍离家二十多年了,没有原因,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分钱都没有带,无缘无故的出走了,留下儿子和老乔。珍珍说自己是漠河人,老乔便去漠河找,没有具体地址,老乔只能回家,守着照相馆等一个人回家。老乔守的是一份爱,一份痴情。在这个光离古怪的,一夜情泛滥的世界,人们不禁感叹,老乔这样的守候值得吗?或许珍珍已经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里成家,有了自己的生活。我依然是当初那个疼你爱你的少年,你却已经不再是你。于是时间久了,看谁都像你。那个眉间有痣的秀芝到底是不是珍珍,文章没有给答案,也留给读者更大的想象空间。文章以一间即将拆迁的照相馆入手,来写世间百态,人情冷暖,总有一些旧物旧事,会在不经意间撞入心灵,引起一丝涟漪。主人公老乔令人唏嘘,总是会有一些人,能够温暖凉了许久的心。感谢作者投稿晓荷,文章温暖且感动,倾情推荐共赏!【编辑:静之水流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521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20-05-15 20:45:39
  感谢作者带来这篇温暖的小说,拜读欣赏,遥祝写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20-05-17 16:07:39
  谢谢,辛苦了,祝好
2 楼        文友:张爱珍        2020-05-15 21:01:57
  学习老师佳作,遥祝安好!
回复2 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20-05-17 16:08:01
  谢谢,祝好
3 楼        文友:叶城        2020-05-15 21:14:48
  朋友推荐我来看,本来只想点开看看,没想到点开,。。。便看了又看,想起来很多事情,却又无法一一说出来,这篇小说作者写的很隐忍,情绪深沉,结尾,又很隐晦,但是却因此充满了心灵的余韵和震撼
回复3 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20-05-17 16:05:22
  问好,过奖了。共勉
4 楼        文友:萧垦        2020-05-15 21:18:54
  学习拜读老师精彩文章,超赞!
5 楼        文友:叶华君        2020-05-15 21:39:05
  久仰蔚蓝老师的名气,小说写得非常棒。先留评后拜读,感谢老师对晓荷社团的支持!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回复5 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20-05-17 16:06:31
  叶老师好:互相学习。谢谢
6 楼        文友:一鸣蝉        2020-05-16 08:41:12
  拜读精彩,欣赏学习。
话山话水话天下,写你写我写人生。我的写作格言是:你不一定会写得比别人好,但你一定要写得与别人不同。
7 楼        文友:何叶        2020-05-16 12:00:21
  小说写得真好!看了开头就想往下探个究竟的冲动。小说吸引人的不仅仅是鲜明的人物、事件,还有的就是作者写文的熟练手法给人留下的思考。老师很有才!哈,不愧有名字里的旺哈!精彩!加油你最棒!
何叶
回复7 楼        文友:一海蔚蓝        2020-05-17 16:04:20
  哈哈
8 楼        文友:绿叶红了        2020-05-16 18:04:47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文学的道路上,虚心的学习,永无止境的冒险。
9 楼        文友:宇蓝        2020-05-17 16:01:37
  照相馆,拍人生百态,有苦有乐,个中滋味值得读者细品。
   拜读佳作,学习了。
10 楼        文友:双头狼        2020-05-18 08:00:23
  小说写得不错,是我应该学习的写作风格。问好老师,期待您的更多精彩!
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