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海蓝云天 >> 短篇 >> 现代诗歌 >> 【海蓝】隋唐史组章(散文诗)

编辑推荐 【海蓝】隋唐史组章(散文诗)


作者:秦砖汉瓦 布衣,196.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61发表时间:2020-05-18 23:10:42
摘要:多彩的历史,造就了一代帝王的多面人生!但愿,太史公那句 “邪正古来观大节”话语,能给后人带来些许启迪。


   (一)
   雄才大略的隋文帝
  
   五胡乱华,中原蒙尘。无情的岁月,演绎了一场汉文明“消沉、疲惫、颓废”的悲剧。直到三百多年后,华夏出现了一位圣明帝王,挥动文功武略巨手,为天下纷乱,划上一记“休止符”。
   “三省六部制”,一招便捏住国家中枢命门。从此,相权一分为三。权臣,责职分明;权力,互相牵制。灵巧的政治架构,被后世西方启蒙思想家,尊奉为权力制约的灵丹。“郡县”易“州县”,这不是名称的简单更易,这是一副医治“冗官”的妙药。“十羊九牧”的政坛怪病,从此在隋王朝不再复发。
   大崇惠政,躬履节俭。把“未有奢华而得长久者”的座右铭作为警钟,在政坛上时时敲响。挥动仁慈的手,修一部“开皇律”,把“秦律”残酷的流毒,彻底抹去!施“均田”,还农民生存的命根。设“官仓”,开“粮储”战略先河;设义仓,赈济饥民,为社会和谐添一副“润滑剂”。惠民的妙笔,一画接着一画,“天下悦之”的盛世美景图,由此绘就。
   下诏,“赏绢求书”。藏书,藏住了汉文化的精、气、神。“正风俗”,“劝学行礼”,刷净了汉文明的蒙尘,为汉文明的勃兴,装上“助推器”。汉文明,犹如启明星,又在天空,冉冉升起!
   “外抚四夷”,施一招“远交近攻,离强合弱”妙策,如利刀,把令人生畏的突厥蛮族一一分割。最终,凭着金戈铁马,把他们往阴山以北,赶!长城的烽火台,由此难见升腾的袅袅狼烟。西北四郡,开始把“雄鸡”的腰背,填满!
   杨坚,这位雄才大略的君主,造就“风行万里”的王朝。一直,被后世帝王景仰。雄才胆识,至今仍被西方史家,尊崇!
  
   (二)
   隋炀帝的多面人生
  
   历史如画,任由后人添色。一代霸主隋炀帝,“暴君”帽子,一下戴了千百年!
   今天,透过时光隧道,管中窥豹。隋炀帝,是邪?是正?抑或是褒?是贬?听听,时光老人怎么说!
   亲征吐谷浑。勃发的英姿,扬起大漠风尘。让大西北的胡杨,正式嫁接在华夏的大树上。从此,大漠又响起,悦耳的驼铃。
   开通大运河。虽说劳民伤财,但大运河,却如同纽带。这头,连着南方;那头,连着八方。惠泽华夏,又何止千百年!
   创科举,一剑把“九品中正”流弊,削去!寒士,由此卑身亦可兴门庭。挖掘的栋梁,向着君主把社稷,撑稳。其余晖,亦被后来的西方悉数,借去!
   用雄心与才华,拱起诗风骨,让盛唐雅音,攀沿。从而,化成了一块汉诗巅峰的奠基石。
   辽东,一直藏在我华夏版图,岂容高句丽小弟,觊觎?不敲打高句丽,他那长着贼眼的头怎会低垂?谁知,耗费国力的“三征高句丽”,结果竟与主观愿望,相违!
   多彩的历史,造就了一代帝王的多面人生!但愿,太史公那句“邪正古来观大节”话语,能给后人带来些许启迪。
  
   (三)
   文功武治的唐太宗
  
   秦岭巍巍,渭水泱泱。
   在岁月的光华中,一位文攻武略的君主,踏着历史长河的浪花,越过三秦大地,向我们缓缓走来。
   晋阳,父子联手。穿过群雄鏖战的狼烟,竖起反隋大旗。用马背上的骁勇,把乱世奸雄的“伪王宫”,碾碎!卓越的战功,最终铸牢“李唐替隋”的舞台。
   玄武门,虽然不语,却见证了骨肉相残的血腥。嬗变的皇权与雄才,开启了唐朝的机器大门。盛唐雄风,由此刮起!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睿智,让这一哲理深入骨髓。“爱民如子”,由此贯穿治国始终!一手“均田”,一手“租庸调”,两手用力把农民耕田的劲头,激活!“国库”、“民仓”,渐渐丰盈。“从谏如流”,就是防止身影走偏。一句“照镜正衣冠”的宏音,让“贤君”的皇冠,正式戴稳。时光,却让其演绎成后世“吏治”的灵丹!
   “君王如石,良臣如匠。”一双慧眼,一下把“工心匠艺,方有美玉问世”的真谛,看清悟透!“量才而用”,成为“国家治理”的“助推器”。“贤明”的垒积,让盛世光芒,喷薄而出!
   汉夷,“爱之如一”。那是非凡“胸襟、气度”的彰显!“开放兼容”,“近悦远来”,多种文明,渐渐地在唐朝大地上,激荡!“雄强奋昂、健康自由”的风貌,氤氲在华夏的每一角落。“遣唐使”,让“唐人”的威名在五洲中,激越!“唐人街”,如同打磨的胞浆,在时光中,越磨越铮亮!
   一本《帝范》,道出了晚年的骄奢;检讨了,理政的失误。溢出的,却是不一般的精神与勇气!
   “文武之才,高出前古。”司马光宏篇中的一句评语,却让后世君王高山仰止!
  
   (四)
   一代女皇武则天
  
   站在,高耸的无字碑下,仰望。一位谜一般的女人,穿越时光隧道,款款走来。她,向人们娓娓道来,那跌宕起伏的人生过往。
   她,英武绝伦;她,敢为天下先。在非凡的人生中,尽情演绎着传奇。
   宫墙内,阴气森森。利欲充斥,勾心斗角,如同险滩中的旋涡激流。她,凭着超人的聪慧、过人的胆识,纵横捭合,长袖善舞。一步、一步,从宫女到母仪天下,再到君临天下。最终,把天下踩在石榴裙下。她,那万丈雄心,如利剑,把封建礼教,刺穿。
   知人善任,重用寒门。胆识,让玉手高举;霸气,把关陇集团拉下。终于,为雄踞神坛多时的“门阀世族”,画上一记“休止符”。王朝中兴的障碍,由此扫平。向各地派遣“存抚使”,中兴名臣尽往朝中,招揽。“君子满朝”的口碑,在华夏大地,正式唱响。
   “劝农桑,薄赋役。”《兆人本业记》,人手一册。这是,基层理政的指南。政坛清风,徐徐泛起。政治清,社会盛。王朝户口,年递增0.721%。这不是,枯燥的数字。这是,折射社会进步的“透视镜”。
   “颇涉文史”,这是时人对她的佳评。对“文化、人才之道”的认知,裙衩胜过须眉。“重科举,开志科。”寒门,频频飞出金凤凰。“昔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不是神话。这是,时下文人描述的真实况景。
   突厥、吐蕃、契丹等蛮族,莫欺中原“女人当家”。君不见,她曾经演绎一出“尖锤驯烈马”的故事,足令天下多少须眉汗颜。霸气凛然,天威浩荡。安西四镇、内蒙五原、天山以南,悉数置于天朝的天威之下。她,不是一朵纯粹的“霸王花”。以柔克刚,本来就是女人天生的专长。开放,让玉体散发的“温和”,对西域文化,如数吸纳。古老的中华文明,沿着多元轨道,稳步前行。
   上承“贞观”,下启“开元”。文韬武略,氤氲而成“贞观遗风”,把盛唐大厦的根基,扎稳。美誉如潮,早已在史册中,溢出。但,招“面首”,重用酷吏。这些瑕疵,卫道士们尽往“无字碑”上,粘贴。这恰恰是,她对传统“男人社会”的挑战,缩影!
   历史因她而多彩。这位,被清朝赵翼誉为的“女中英主”,如同璀璨的星辰,永远在历史的天际中,闪亮!
  
   (五)
   唐玄宗与“开元盛世”
  
   凭着一身英明果敢,与姑姑巧妙联手。一场政变,让自己站在了国家的最高点。提倡文教,励精图治,把先朝盛世,放大!“开元”,一直贴着褒扬的标签,在时光中,激扬。
   选贤与能,量才授职。把姚崇、宋璟、九龄等贤士,先后纳为自己的臂膀。贤士所长,在清明的气氛中,不断得到张扬。官吏,“内外互调”,把朝廷与地方连成一条线。政令畅通的开关,被自己捏紧。限“进士”、汰“冗官”,进行“官体”瘦身。简明的几招,却让朝气与活力,在朝廷内外,弥漫。
   “检田括户”与屯田。举起两手,既减轻黎民负担,亦把国库,填满。“府兵”易“募兵”。一招,把“府兵”戊边流弊,革除。士气,把将士手中的刀剑,磨得更加锋利!盛唐的天威,逼迫强悍一时的突厥,拼命往西,迁徙。南诏,那颗飘忽的心,开始向着长安,仰望。割据的回纥,被长城巨龙“驮着”,进入“雄鸡”版图。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盛世,炫目的光环,把那颗藏着已久的骄奢心,撩起!“沉湎酒色”、“重用奸臣”,两条曲线,汇合成了治国理政的拐点。“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吏治腐败与“外重内轻”的治国理念,把内乱的狼烟,最终引燃。盛唐的雄风,开始被狼烟,冲淡。
   时光悠悠,岁月如刀。玄宗的人生教训,在史书中,早已深深地刻下,一条难于抹掉的印痕!
  
   (六)
   “安史之乱”慨叹
  
   唐承隋制。李唐,沿袭的那招“节度使”制,让边疆重镇,一时安稳。而封疆大吏,大权独揽,却易让“尾大不掉”的丑剧,重演。一条,疆吏与朝廷分庭抗礼的伏线,已在盛唐的肌肤里,埋下。
   “玄宗怠政”,让盛唐的光芒,在时光中,渐渐褪去。而华清池的日夜弦歌,阻不住那朝廷里,暗流的涌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杜子,弹出的不和谐音符,并未惊醒高高在上的帝王。一幕“渔阳鼙鼓”的浩大惨剧,最终被胡人残暴演出。一曲《长恨歌》,开始在悲情的夜空,唱响。从此,战尘,横虐。富庶的中原,被祸乱演绎成“人烟断绝,千里萧条”的悲剧。悲愤的杜子,情不自禁流下的涕泪,把他那件破烂的衣裳,粘满。
   从此,祸乱让长安盛景,在“藩镇割据”的碎片中,苟延。遗祸,却让世人对盛世的艳慕,在“梦回大唐”中,重现!
  
   (七)
   唐诗,汉诗的高峰
  
   诗歌,自《诗经》的滥觞流出,一直和着时代节拍,前行。
   盛唐,光芒四射。文人骚客,迎着大一统王朝光环,以喷涌的激情,震撼人心的力量,一曲曲雅音,喷发而出。
   唐诗,意境优美,咏吟谐和,奏响了华夏文化史上,最灿烂、最响亮的音符。唐诗,空前绝后,一直在中国古代诗歌高峰中,雄踞。
   陈子昂等初唐诗人,以雄浑刚劲,从相纤争构的狭小宫体诗中,走出。他们用挺拔的风骨,开辟了新的诗歌世界。从此,唐诗意气昂扬,一路高歌,浪花四溅。
   盛唐,雄风荡漾的国度,让诗人的妙笔更雄浑、更高昂。格调,无论或哀怨、或激昂、或感伤、或悲愤、或愉悦,均是雄浑、高昂、博大、超逸的彰显。“诗仙”李白,以飘逸奔放的才情,浪漫唯美的雅音,总是脱口而出。“诗圣”杜甫,以忧时伤世的情怀,用力透千钧的妙笔,一首首写实诗,雄视千古。“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美誉,千百年,一直的华夏大地,荡漾。
   中晚唐,盛世的余晖,渐渐没落。现实的昏乱,诗人怀才不遇,在诗文中,把内心的扼腕与沮丧,尽情凸显。浓郁的伤感美,在诗里行间,闪烁。白居易“歌诗合为事而作”,妙笔紧接“地气”,以“现实”为笺,针砭时弊,尽情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挺起诗人的风骨。李商隐诗架构工整,精工雕琢。感叹身世,忧时悯乱,诗情盈盈。一股,浓厚的雅致韵律美,扑面而来。“风流才子”杜牧,凭借自身丰满的情感生活,联想奇巧。大胆泼墨,凝练入味。婉转沉郁、幽艳细腻的诗风,始终在诗里行间,荡漾。
   唐诗,无论是边塞诗,抑或田园诗;无论是浪漫唯美,抑或平铺写实,首首均意蕴浑厚,大气磅礴。唐朝,诗人的才情妙笔,汇成了一条壮观的河流,渗进中华民族的血管,给人心灵慰藉,给人活力,催人奋起。唐诗,如同一幅绚丽多彩画,在时光中,无论风吹雨打,将永远不会褪色!
  
  

共 413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灿烂文化,让每位中华儿女感到自豪,只有继承和发扬这些富贵的精神财富,才能更好地发展。本文从详实的历史资料中,发掘出许多有价值、有意义的事件,以及让世界瞩目的文化成就,让人赞叹。散文语言优美,思想深刻,值得细细品味。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红叶秋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红叶秋        2020-05-18 23:30:32
  欣赏美文,拜读了。感谢老师赐稿海蓝,问好!
文载道,诗言志,不亦乐乎!
回复1 楼        文友:秦砖汉瓦        2020-05-19 12:32:49
  谢谢编辑老师雅评与鼓励,顺颂编辑老师笔丰体健!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