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浪花诗语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浪花•感动】唱歌的人在掉眼泪(散文)

精品 【浪花•感动】唱歌的人在掉眼泪(散文)


作者:岚亮 秀才,1711.6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20发表时间:2020-05-22 06:18:13

【浪花•感动】唱歌的人在掉眼泪(散文)
   一
   因为“菲”,我认识了“蕾”——这个会唱歌的男人。
   菲是我妻弟的妻子,我得叫她“妗”,但我们都称她妹妹或者阿菲。阿菲长得亭亭玉立,秋瞳剪水,冰雪聪明,是一个人见人爱的人儿。她是海市人,与妻弟是汽校的同学,二十岁嫁给妻弟,夫妻恩爱得如胶似漆。结婚刚一年,妻弟开着长途大客,一过福州,福州没给带他来一丝的福气,一辆大货车像发疯的公牛,迎头顶了过来,他便到遥远的天国与菲搞起了长相思。
   从此,菲就终日以泪洗面,日子过得日日似清明。第三年开始,我们劝她把衣袖的上黑纱脱了,从头再来,去找一个长命的心地善良的人开始新的生活,她不同意。直到六年后,她发来邀请,说她要结婚了,请我们去祝福她。
   这是理所当然的,至情至理啊!我们一干人于上午就提早从小城赶到了海市。吃完午饭,菲领我们去参观婚房,唤来了她的新郎与我们见面。
   那是一个浪漫的夏天,在一间百来平米的套房客厅里,我坐在沙发上喝红茶、吃香蕉。鹅颈粉脖的菲领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进来了,三十来岁,理着平头,衫衣雪白,五官精致,眼神深邃而悠远,温尔儒雅的,很有气质。他就是蕾,在海市总工会工作。
   寒暄之后,他就分给我一支“软中华”,像菲一样叫我姐夫。抽完烟后,他自告奋勇,拿起吉他,坐在茶几前“叮呀咚”地弹了起来。
   原来他会弹吉他。会弹吉他,我就感到他身上溢满了艺术气息。不料,他还会唱歌。他抱着吉他很优雅地给我们鞠了一个躬,说,我给大家唱首歌吧。说完,就坐下来,边弹边唱:
   在很久很久以前
   你拥有我我拥有你
   在很久很久以前
   你离开我去远空翱翔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他的吉他弹得很专业,应该是介于传统派和现代派之间,很动人。他的歌也唱得很专业,与小哥齐秦堪有一比,而且特投入,他唱着唱着,眼眶里面就有泪珠在打转,仿佛外面的精彩世界离他很遥远,他的内心无比向往却又遥不可及,显得很无奈。
   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晚吃完喜酒我们便返回小城。
   我对妻说,你认为菲的新鸳鸯蝴蝶梦,会是一场好梦吗?
   妻说,蕾那人看上去太浪漫了。唉!你看呐?
   我说,不是太浪漫,而是有点像我,太忧伤了。
   妻“哼”了一声说,就你,也敢跟那个会弹吉他的比,简直是蚂蚁缘槐夸大国,不自量力。
   我说,咋的?起码我也是一个会唱歌的人。
  
   二
   我发现自己的歌声不一般,是在读小学三年级那年。
   班级上音乐课,音乐老师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兼数学老师,同时还是体育老师。老师说,学校要组织文艺汇演了,先选拔选拔,每个同学都唱首歌。我站起来唱了一首《火车向着韶山跑》。我的声音唱得很响,比校长的上课铃摇得都要清亮。其他同学“咿咿呀呀”地就唱了一两句,老师便叫他们坐下,而我唱的时候,老师是亮着眼听完唱的。因此,我认为自己唱得很好听,感觉特别好。
   老师说,定了,班里的节目就由你和阿珍两人上去唱《火车向着韶山跑》。
   可是,到了上台的那一天,我望着全校的师生,腿软了,接着便哭,哭了就跑,弄得火车没跑成,唱歌的人却跑了。事后,老师教训我说,唱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次年清明,菲照例特意从海市赶到妻弟的坟墓扫坟。
   她挺着大肚子,往日如月光般皎洁的脸庞乌云飞渡。
   我问,你与蕾相处得咋样?
   她红着眼睛跟我说,别提了,小姐夫,我嫁给神仙了。
   我吃了一惊,问,此话咋说?他的脑子有问题吗?
   她说,他的脑子好着呐,只要他乐意,抽一根烟功夫,就可以写出一篇文章来,而且写得很好。
   我说,那咋会就变成神仙了呢?
   她说,我与他相比,一个于天,一个在地,他整天除了吉他、围棋和唱歌,便再也不问人间之事了,就像神仙一个,飘在云端不食人间烟火。
   我听明白了。
   蕾是一个充满艺术感的人,怀着一颗流浪的心,生活过得很艺术,思维深陷于一种秘域逸境里。一般人根本就无法理解他那个冬天也开春花的世界。因为,曾经我也差点就成为像他那样的人。
   那时候,我还很年轻,年轻得都还没有开始谈恋爱。高考失利后,我曾做过当歌手的梦。我想照着齐秦的样子画葫芦,留起飘扬的长发,穿着西部的牛仔裤,在膀子上吊一把老木吉他,捞上一个小王祖贤,天涯海角、大漠草原、北国南方地去流浪。一边行走一边弹唱:
   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
   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
   没有烦恼没有那悲伤
   自由自在身心开开朗……
   只是后来我穷得买不起吉他,又去当了兵,才没能满足我这一颗流浪感爆棚的心愿。
   蕾于菲之前,曾经有过一段婚姻,并有一子。据说,他的前妻也是长得如花似玉,但过不惯在云里飘的神仙日子,结婚未到两年,就领着孩子到法兰斯的塞纳河畔过香水加咖啡的凡人生活去了。
   应该说,蕾与我还是有共同语言的。后来,我们又聚了几回。我们凑在一起,除了抽烟喝酒,还聊吉他和音乐。蕾酒喝高了,就向我吹,他的吉他弹唱,在海市他说自己是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
   菲说,说这些他倒没吹,还有围棋,他在海市也是罕逢对手的。菲还对我妻说,小姐,你真有能耐,我看小姐夫也是一个在天上飞的人,你怎么就能把他给降住了。
   菲说这话,我认为境界不高。她不知道,流浪的最高境界是——脚不出户,而心却时刻在浪迹天涯。
   我,就属于这类人。
  
   三
   过了三年,菲的儿子会叫我姑夫了,菲跟我们说,她与蕾分开过了。
   很不可思议的,他们俩不离婚,就是两人分开过。小侄子由菲带,蕾负责掏抚养费。
   每年清明,菲还是会到妻弟的坟墓前献一束花,讲一通悄悄话,断一次魂。
   妻弟生前长得很英俊。大家都说那小侄子像妻弟,而不像蕾。我看看也像,遂虚心地请教妻。妻说,菲的心中只有他弟弟,所以才会如此。
   我不敢反驳,女人的心,哼哼,有几人能读得懂哦。
   去年,小侄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全家皆欢喜,遂摆酒庆贺。
   时光流逝,但还是一样的月光,只是城市和套房不一样了。这世界变化得太快,时常令我无比感慨。
   我们又一大早地赶到了海市。蕾听说我也到场,便特地赶来陪我。我们先抽烟。烟抽好了,他又拿起了吉他,声情并茂地来了一曲,唱道:
   有一个地方很远很远
   那里有风,有古老的草原
   那里有一生最重的思念
   草原的子民无忧无虑
   大地的儿女把酒当歌
   乌兰巴托的夜
   那么静,那么静
   唱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岁月不饶人,那么多年过去,蕾的两鬓已悄然地出现了几许白发。他的歌声依然动人,把我感染得浮想联翩。
   随着他悠远而伤感的歌声,我似乎自己孤独一人流浪在乌兰巴托苍茫的夜色里。我很想问一问那些穿过旷野的风:我们的世界改变了什么,我们的世界期待着什么,我们的世界剩下些什么,我们的世界只剩下些荒芜……
   蕾唱毕,抹一把泪水,对我说,小姐夫,你也来一段吧。
   满堂的人又在一旁起哄鼓掌。我妻也鼓掌,这让我无比感动。
   这时候,我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0K过了,感到很对不起老天赐给我的一副犹如风吹麦浪般的天籁之嗓。我遂即兴小小地发挥了一下,我唱的是:
   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声
   再次的见面我们又经历了多少的路程
   不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旧日狂热的梦
   也不是旧熟悉的我有着依然的笑容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
   本来,唱歌的人是不许掉眼泪的。
   然而,我掉了,伴奏的蕾也掉了。
   蕾为何掉泪,我不清楚。
   我为何流泪呀,我自己知道:天哪!一只飞虫迷上了我的歌声,扑进了我的老眼里,太难受了。
  

共 284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唱歌的人在掉眼泪》,题目这几个字很有意思。我们先撇开本文说话吧。我跟我朋友请教《二泉映月》,他说,我们都把阿炳的歌说成如泣如诉,好悲伤。他是二胡高手,在我们当地,也在我看来,他说其中更多的还有一脉无奈的快乐。至于怎么理解,我以后文章里再说。我想从歌里,我们可以找到很多东西,包括笑脸,包括眼泪。所以,这个题目是很有创意的,是对文中人物的深切理解得来的几个好字。“菲”是不幸的,婚姻一旦约定男女在一起,就有一种无法逃脱的宿命,这是我的观点,不一定对,菲就是这样。她6年以后遇到了“蕾”,你看这两个字的名字,本就是有着草木的春秋更迭生活,温暖着,可偏偏并不。草木里有一根要成为神仙,那就害了另一根草木,这样的草木,人们称之为“仙草”,要变成什么,真不好说。一个人,如果没有理想,恐怕永远也无法突破自己,展示人性和才能的潜质,但一个人在距离梦想很遥远的时候,还在坚持着,而且不顾别人的感受,那就另当别论了,应该回头而不能,这是不是一种悲哀呢?散文的故事,读者可以自己看,我所写的编按就是发发议论,说说感受,包括我的想法。我还得说说岚亮这个人,这个作者,他是一个在理想里可以有着人生最朴素认知的人,所以,他文字可以恣肆,但生活是能够按部就班,是可靠的男人。且让这样的人做事,一辈子都是浪漫状态的,浪漫的人是最真诚的。因为他说话做事都不能掺假,否则就伤害了自己的浪漫。掉了眼泪,心中的结,开没开,都无所谓,宣泄出来就可以了。人生有很多状态,有一种状态我们看着好,当事人觉得未必就好。解铃还须系铃人,系铃人自己也无法解开,那就看开吧,这就是我说的“无奈的快乐”。好了,这篇的编按变成了我和岚亮老师说心事的文字了。见谅。散文,关键是要有深度,才是散文的意义,本篇,给我们很多值得去思考的东西。好好看看,真好的散文。【浪花诗语编辑:怀才抱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523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5-22 06:24:52
  一把吉他可以摆布了人的命运,还关涉了一个陪伴他的人。所以,我对乐器很懵懂,只会“长啸”(吹口哨),感觉得意就可以,岚亮老师笔下的吉他手,还有他自己的歌,都是眼泪汪汪的,你看看。感谢投稿浪花,希望精彩好好继续,很期待,朗读这样的美文,三餐可省。遥握,问安。
2 楼        文友:李湘莉        2020-05-22 06:51:31
  请老哥原谅我,我一时说不出话了,因为鼻头是酸的,眼睛是红的……点赞祝安!
3 楼        文友:习之乐哉        2020-05-22 07:10:10
  岚亮老师的《唱歌的人在掉泪》,我想岚亮老师在写此文时,心情一定是很复杂的。也许曾经唱歌的神经触动了老师那伤感的心灵。想起了妻弟之妻,“霏”,想起了曾经的“霏”的不幸的故事,以及“霏”与“蕾”的那段神仙情缘。都说,琴瑟共鸣,那是共同语言的别称。作者少年之梦里有歌声,有二胡。然而命运多舛,作者并没有实现音乐梦想,而是戎马生涯。后来的“蕾”又让作者旧梦重温。在一次与“蕾”的聚会举杯里,引吭高歌,涕声落泪。这是怎样的悲情和伤感。我想这是对人生命运的一次深深的感叹吧。岚亮老师的美文总是精彩纷呈。点赞了,分享了。真好!
4 楼        文友:雪胎梅骨        2020-05-22 07:34:20
  自赏读岚亮老师的作品始,就感觉岚亮老师骨子里透着浪漫情结。但是,神仙般的浪漫,总是和忧伤相伴,和流浪相伴,和情水相伴。吹小号的男人是这样,弹吉他的男人是这样,会唱歌的男人也是这样。还是岚亮老师技高一筹:足不出户,浪迹天涯。梅骨也是天生浪漫的情种呀,只不过小心地让两个字,一直沉睡在心底的某一个角落,偶尔会坐起来,让它翻个身。但是,就在这个还没过去的五月,一场突如其来的“遇见”,把梅骨一直沉睡的“浪漫”唤醒了,搅乱了梅骨的心,真的不知道这是吉凶?还是祸福?喜欢岚亮老师的作品。问好、点赞,敬茶!问候夏祺
5 楼        文友:岚亮        2020-05-22 08:24:59
  怀才老师这是在安慰我这颗流浪的心呵!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我的身边。妻弟一走,让我岳母和菲至今断魂。流浪之人除了忧伤,也有欢乐,否则,谁去流浪。感谢老师的妙编,祝福老师!
6 楼        文友:岚亮        2020-05-22 08:28:00
  对不起了,老妹子!流浪的歌触动了你文艺的心。为此,我会感到很得意的哦。多谢关注小文。早安!
7 楼        文友:岚亮        2020-05-22 08:34:39
  问候习之老师好!写此文前,我曾犹豫过,但还是写了,因为我的那些亲人都是很开明大气的人。菲和蕾的境遇,也许是最好的结局。因为,我了解菲,她的心里只有妻弟。分开,也不一定全是蕾的错。让人欣慰的是,儿子很优秀。多谢了!
8 楼        文友:岚亮        2020-05-22 08:42:43
  雪胎梅骨老师好!一看你的笔名,就知你的文艺心比我要浓的多。蕾为自己的美梦而泣,我为且行且远的光阴而伤。月有圆缺,人生不可能圆满,但浪漫之心不可少也。遇见是前世修来的缘,幽默点,就是福。感谢老师来访,让我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祝福你!
9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5-22 11:05:19
  我们为生命而歌,也要为生命而慰。但愿每个人都好好的。我真想听岚亮老师歌一曲,释放心情。若江山文学有配音就好了啊。
10 楼        文友:岚亮        2020-05-22 11:10:42
  想当初我的嗓子还是可以的,虽无金属破空的质感,亦是山叫子般的清亮。现在不行了,酒气十足,烟味淡然。如果再唱,掉眼泪的,就是听歌的人了。
共 19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