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室雅兰香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雅香】父亲参加了睢杞战役 (散文)

编辑推荐 【雅香】父亲参加了睢杞战役 (散文)


作者:闲妹 举人,3834.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1发表时间:2020-05-23 05:43:25
摘要:东战役是扭转中原战场历史转折点,会战三个兵团完整敲掉一个兵团,只留黄邱两兵团,留待以后收拾他。今后中原战场主动权掌握在我军手里,蒋军消灭的消灭,打伤的打伤,打痛的打痛,再也不敢骄横一世,口出狂言,亿们担心的是什么时候被共军吃掉。

解放战争期间蒋介石手上有160个旅的兵力,其中有90个旅布置在中原,毛泽东曾经很形象的形容过蒋介石:“一个胸膛二只脚,一脚在山东,一脚在陕北,胸膛在中原。”毛泽东看得真切让刘邓大军南下,就形成了三把钢刀插在敌人的胸膛。
   刘邓大军的一、二、三、四、共四个纵队12万人兵力,如果敌人集中力量对付刘邓大军,钢刀的力量就会减弱。那时陈毅、谢富治拥有四、九二个纵队兵力,华野西兵团包括晋、冀、鲁、豫一个纵队,我军总共有八个纵队的兵力。为了减轻刘邓大军的压力,中央要求我军两翼要加紧行动,让西兵团吸引敌军20至30个旅北调,从而减轻刘邓压力,钢刀才能更好的插入蒋介石的胸膛。
   朱德总司令要求参战部队:设法敲掉敌王牌新五军以扭转中原的战局。我军渡河后,粟裕同志命令原留在中原战场的三、八两个纵队于1948年5月22日向淮阳方向详动,调动敌新五军来尾追我军。我一、四、六纵乘机渡过黄河,造成南北夹击敌新五军的局面,敲掉新五军这个心腹大患。
   敌新五军尾追我军后,发现形势不对,我军已形成南北夹击态势,他们害怕被歼,急忙增调动敌25.72.63.83四个整编师向新五军靠拢,这样会使我夹击新五军的计划落空。
   粟裕司令员根据战场变化,改变了原订计划,战役分攻城与打增援二个阶段。第一阶段攻城,当时我军三、八两个纵队,陈、唐兵团处在睢县、杞县位置,距开封只有一日之遥。粟裕司令员命令陈、唐兵团攻打开封,命十一纵阻击郑州来援之敌,其余各纵阻击各路来开封增援之敌。一、四两个纵队和地方晋、察、鲁、豫部队,十一纵队阻击敌新五军与邱兵团增援。此计划上报中央中原军区获批准,粟裕司令员实施攻城打援计划。
   河南开封是历史名城,敌整编66师13旅担任城区西关守卫,敌68师119旅一个团位于城南市郊,南关防守的是敌保安一、二旅和别外三个保安团。总指挥是国民党河南省主席刘茂,敌66师师长李仲年两人共同防守。
   1948年6月15睢杞战役开始,我军三纵攻打北门,八纵攻打西南门,经过浴血奋战,我军攻占了四关。1948年6月20日23时,除敌核心阵地外,其余外围阵地均被我军占领。1948年6月22日敌制高点,华北运动场也被我军攻克,第一阶段胜利结束。我军歼敌三万余人,敌66师师长被我军击毙,敌参谋长刘凌云被我军活捉,河南省主席刘茂化装成老百姓潜逃,国民党对丢掉开封伤心之极。同时我军也付出了沉重代价,伤亡近万人,部队非常疲劳,这一仗打下来,部队急需要休整。
   当国民党兵开封被围时,蒋介石严令邱兵团、新五军区寿年增援开封。蒋介石亲自坐飞机在空中指挥,命令新五军不惜一切代价,速进救援。可敌新五军在我一、二、六纵队的顽强阻击下,三天时间只前进十几公里,怎么可能救开封之围呢?蒋介石在飞机上大骂邱清泉:“笨蛋、饭桶,炮弹、子弹消耗无数,人员伤亡那么多,加上区兵团共伤亡一万余人,连一个俘虏也抓不到,一个死尸也未找到,要你何用?救开封,如你再不买力,老子毙了你这个王八蛋!”这些臭话都给我侦察台收听到了,蒋介石真是急疯了,总司令尊严顾不了了,因为他难以向河南藉议员国大代表交账。敌人虽然动用了大批飞机疯狂投弹,用重轰炸机轰击我阵地。但我军只派少数人在战壕里监视敌人,多数部队在防空洞里休息。等到新五军士兵冲到我阵地30米50米时,突然集中火力开火近距离杀伤敌人,围攻我阵地几次都被我军打退。因为河南一带是土质泥沙,我军战士一字排开,一二小时就可以挖出一个交通壕,做好防炮洞,并且还可以洞与洞相联,这边的防炮洞打垮了,那边的洞口我们的战士们还可以出来。新五军眼睁睁地看着开封被我军攻占,而无回天之力。
   我军将领从望远镜中看到敌新五军200师在申庄集结,我一纵领导马上命令20几门山炮,进行火力猛烈攻击,打得敌200师人仰马翻,死伤惨重,四处逃散躲藏。我一纵部队战士隔岸相望,敌人一副狼狈像真是痛快之极。
   开封失守,蒋介石十分惊慌,1948年6月24日伪立法院举行秘密会议,探讨中原战局,会上出现一批责骂声,尤其是河南藉议员,这些都是一些外逃的乡士头面人物,蒋介石没法命令邱清泉、刘汝明两兵团夺回开封。只好命令区寿年兵团敌75.72师由民权地区向睢县、杞县向开封开进,企图在开封附近与我军决一死战。三个兵团唯独区寿年兵团害怕被歼,犹豫不决行动迟缓和新五军有40公里的间隔距离。
   粟裕司令员看到了战机,酝酿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粟裕司令员把自己作战方案,上报中央和中原军区得到批准。粟裕司令员下令一、四、六、十一,四个纵队为突击集团,由叶飞统一指挥,隐蔽于睢县、杞县之间。这次战役也称睢杞战役。我军南北夹击围歼区寿年兵团。我军三、八、九、十、十二广纵队、九纵队打援,陈、唐兵团以休息为主作预备队。
   1948年6月27日突击兵团从四面八方,猛插、猛打合围敌邱兵团。我七团二营以夜色掩护,偸偸的从敌人宿营的二个村庄之间插进去,一路一字排开,先用跪姿挖交通壕,挖到一人深时,交通壕中慢慢挖向敌人所在村庄沿伸,再把二个交通壕挖通相连,最近的交通壕一直挖到敌人阵地一二米处,有的交通壕挖到了离敌村落50公尺处。我军就用这种方法,在1948年6月29日晨,已完成将区寿年兵团和整编敌75师21旅包围,准备在龙王店及其附近围歼消灭掉。我军把敌72师用同样的方法包围于铁佛寺周围地区。直到1948年7月1日中午,我军将敌整编75师第6旅与21旅全部被歼。
   蒋介石听到消息后焦急万分,为了维持蒋家皇朝,他也是够拼的了。1948年7月2日上午,蒋介石在敌空军司令陪同下,坐着五个头飞机来临阵督战,并训斥邱清泉东援不力。飞机到了战场上空,遭到我地面轻武器、重武器、步枪一起朝着飞机射击,飞机只好越飞越高。空中督战不成无奈之中,蒋介石只好写了一张手令,投给邱清泉责其救友军危急,因为邱清泉行动迟缓,使友军遭此大难,(指7月1日中午区寿年部二个旅被歼)蒋介石接着又给邱清泉带了顶高帽子:“此次中原决战如再失败,国家前途不堪设想,此责任全靠兄弟挑,兄弟部队为中原主力,也是全国各军之主力,今后如不全力救援当严惩。”蒋介石以杀头相威胁。蒋介石对邱清泉又是拉又是打,因为他知道中原战场是历史转折点,决定着中原战场走向和战局。在这种情况下敌邱部和黄部都必须集中全力救援。
   1948年7月2日我军二、七团乘敌人紧缩兵力之机,乘天黑进入隔离敌救援区寿年部的必经之地,以卡住喉咙之势布阵。当时我父亲是二营机炮连任政治指导员。我军七团一、二营进村后立即在村外构筑防御阵地,机炮连构筑重机和炮阵地交通壕,做的阵地的砦柴离敌25师和快速纵队有五华里,离敌区寿年部也是五华里,敌新五军和区寿年部相隔只有十华里,有的地方敌援军和区寿年部也就几个村庄之隔。我军布阵就在这些空隙里。
   我父亲部队七团和兄弟部队以柴砦为依托,附近有一二个小村庄,这些阵地如果丢失,敌军就有可能会师,我军会反被敌人吃掉。所以粟裕司令员把此重任交给了二团、七团担负。天亮后敌人在几十架飞机轮番扫射下,重炮轰击下先后用二个团的兵力对我军七团一、二营阵地轮番进攻,同时也对二团阵地疯狂进攻企图打开缺口。当时七团团长曾照墟,政委廖政国亲自指挥,用近距离杀敌并进行阵前短促反突击战术,先后打退敌人六次进攻,敌在阵前遗尸累累,我军也有伤亡不少。在这紧要关头叶飞司令打电话给曾照墟团长:“你能不能住守到晚上?你手头还有多少机动兵力?”团长回答说:“我手中还有22班机动兵力在手里,大约有个三营部队兵力。”叶司令说:“那好!一定要死守。”曾团长回答:“请首长放心!人在阵地在!与阵地共存亡!”曾照墟是老红军一贯作战勇敢,叶司令信任他。团部下死命令把轻伤员组织起来,不许下火线。
   天空中飞机不停地向我阵地扫射。一个跳弹击中了我父亲的背部,顿时鲜血直流。飞机子弹是很大的,如果直接打到父亲右背部那是要了我父亲的命,幸运的是中得是跳弹,弹头在右背部伤口在外部就能看到。父亲身边的战士们想办法把父亲右背弹头挖了出来。当时没有消炎药,也没有止血药,战士们给我父亲伤口做简单了包扎。在战场白热化阶段,指挥员轻伤不能下火线,我父亲带伤一直和战友们战斗到最后胜利。当晚叶奉粟裕同志命令组织一纵2师、四纵10师、六纵18师三个师的兵力,由陶勇同志率领发起对龙王店区寿年兵团部75师师部与16旅旅部发起总攻,经过激战活捉区兵团司令区寿年和75师长沈澄年54000多人,增援黄伯韬部除也被我军歼灭四个团之多,父亲部队与兄弟部队合起来豫东战役共歼敌9万余人,打得黄伯韬感到自身难保,打得五军焦头烂额不寒而粟。粟裕司令员本想扩大战果,最后消灭黄邱二部一部分,考虑到部队自开封作战以来,部队异常艰苦疲劳,连续作战得不到休息,战区久旱无雨,井水、河水干涸,炎热难当,烈日暴晒,部队饮水也有困难,这次战役是部队忍饥挨饿,咬紧牙关坚持到最后,才取得这次战役伟大胜利。粟裕同志请示中央与中原军区领导决定撤出战斗,为了掩护部队后撤。对黄伯韬指挥机关用炮猛烈轰击一个小时,给敌人造成攻击黄部详动,我军主力当晚撤出战区,七团奉命撤出时,我父亲惊奇的发现晚上进村时那么大的村庄,还有许多瓦房还有很多茂盛的大树,现在从交通壕爬出来,眼前一片废墟瓦砾,一望无迹没有一间房子,只有一颗大树的树杆还不屈傲立在中间。我父亲随着部队行军撤出战区,只见敌屍遍野,其臭难闻非常恶心。当敌人发现时我军早已不在在战区,部队都已休整一个星期了。
   我父亲负伤战役结束后,战友把我父亲送到了卫生队进行伤口初步处理,部队把轻伤员坐牛车跟着部队后面行军,因为牛车跑得慢,敌人炮声、机枪声不断,部队要求能走的快走,重伤的没有办法只能坐牛车,我父亲就跳下牛车坚持行军,白天黑夜不停地赶路,总算追上了自己部队,父亲找到团部政委徐放,他看到我父亲归队,很惊呀问起父亲伤情,团政委徐放对我父亲说:“有没有吃过饭?“我父亲说:“一天来还没吃过饭呢。”团部政委徐放就叫我父亲吃饭,正巧团部刚开饭,我父亲在团部匆忙吃好饭,政委徐放告诉我父亲二营就在这个村,就这样我父亲就回到部队行军,营部卫生所军医给我父亲消毒擦洗伤口,放一些消炎药包扎处理。我父亲就随队行军了。战后中央来电嘉奖开封、睢杞两大战役,向全军将士进行慰问。我军歼敌一个兵团、二个师部、八个旅,是中原战场歼敌最多的一次。中央来电说原来设想五年左右打败蒋介石,现在看来再有一年时间就可以了。刘邓大军出击大别山是全国形势转折点,那么豫东战役是扭转中原战场历史转折点,会战三个兵团完整敲掉一个兵团,只留黄邱两兵团,留待以后收拾他。今后中原战场主动权掌握在我军手里,蒋军消灭的消灭,打伤的打伤,打痛的打痛,再也不敢骄横一世,口出狂言,他们担心的是什么时候被共军吃掉。
   豫东战役中原军区指挥刘邓大军积极配合,除一个纵队11纵和一个独立旅外,一、二、三、四,四个纵队在商水、太康打援阻击敌张珍、胡玉连、吴泯周、杨干才北援,歼敌7000余人,因此豫东战役总共是97000余人。我刘、邓,陈、粟,陈、谢三个兵团互相配合,默契协同作战,刘、邓、陈三位领导也非常团结,互相尊重,互相支持,中原局、中原军区、中野开会时刘讲话,邓补充,而陈毅同志发言,刘邓都不作补充,两人异口同声按陈老总意见办。向中央报告陈毅同志起草电文署名刘邓、陈,而邓小平起草电报署名刘、陈、邓,三人情谊很深,这战场上结下的战友情谊非常牢固,非一般人可以理解。
   陈毅元帅开追悼会时,刘伯承元帅由家人扶着老泪纵横,对陈毅从头摸到脚,从脚摸到头,来回几次抚摸昔日战场上的老战友,使在场参加追悼会同志们都泣不成声,其友谊之深可见一斑。那时中原局、中原军区、中原野战军领导关系堪称全军楷模,团结步调一致是胜利的保证。给我们后代留下了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我们应该学习老一辈革命家团结互助精神,团结才是最坚强的堡垒,我们现在新时代实现中国梦,也需要这种精神,团结是取胜的法宝。
   (原创首发)

共 480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追忆式散文。这篇散文历数解放战中时期,老一辈革命家的丰功伟绩,父亲负伤仍坚持战斗让后人敬仰。文章终篇时,号召人们向老一辈革命家学习。学习他们的什么呢?学习他们团结互助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感谢呈现,雅香有您更精彩!【编辑:老游湖】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老游湖        2020-05-23 05:45:16
  学习老一辈!感谢赐稿,雅香有您更精彩!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2 楼        文友:浩瀚        2020-05-23 08:50:21
  不忘初心。
我希望我奉献给读者的是心灵鸡汤而不是地沟油。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