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暗香】小喜(小说)

精品 【暗香】小喜(小说)


作者:鲁紫苏 秀才,2052.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55发表时间:2020-05-23 08:44:12
摘要: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曾经那么爱笑的小喜,失去了笑声。


   一
   于小喜现在回想起来,她这些年遇到的烦恼事儿,都似乎与那个方青休假有关。
   方青是缝纫车间仓库保管员,整天坐在简陋的桌子跟前,看到拾货工推进的衣服片子,查数登记。她登记本子夹在一个木板上,这样她离开桌子,边查数边在印有表格的本子上写着:某某某,上衣后片的字体后面歪歪扭扭地标注300;某某某,裤子前片后面标注100……
   车间里的各道工序的缝纫机隆隆地响着,那些埋头苦干的缝纫工,下了班后,大多数收拾下就下班走了。但有的仔细的操作工会看保管员登记的账,看与她自己心里记得活是否相符,相符当然没事儿;若不相符了,操作工就会把拾货工和保管员一起对质,动静一大呢,就会惊动车间主任。
   操作工拿出她自己干活证据,小本子上清晰地记着她什么时间,什么时间干了多少活儿;一般情况下,操作工记错的时候多,保管员或拾货工失误的时候少。当然大部分人不在意,就像在市场上买菜的主妇,一般再回家称称,发现缺斤少两了,再把菜提回去找菜贩的很少。于小喜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人,她懒得自己在记小账本子,拾货工登记多少就是多少,厂里给多少钱工资就是多少。那时忙着和陶桥谈恋爱,她心思没全放在工作上。
   但和大多数人一样,坐了一天的板凳,弯腰伸胳膊地瞪着眼珠儿缝纫了一天布料的她,也是羡慕方青保管的位置。上世纪九十年代,内陆小城的老国有企业在管理上,还依然很官僚,计划经济仍有一席之地,这种除了一线操作工的记记算算的保管员、统计员啊;甚至办公楼科室人员等等的岗位,那都与企业领导大小官职有着千丝万缕的亲戚关系的,甚至和县里的领导还攀上关系的。但是,小喜厂里无亲戚,县里衙门没任何关系;因此,她也不奢望,羡慕归羡慕,她只想与陶桥好好谈谈恋爱,不辜负青春就是。
   陶桥是织造车间的保全工,上过技校,懂得织机的原理,因此学起织机维修来,上手竟然比直接招工的老工人还要快些。陶桥认真、踏实,他能通过一点蛛丝马迹的隐患,稍纵即逝的异常声响,脑中迅速判断是轴承、还是电机原因;是缯线、还是上道工序纺纱捻度不够造成的故障。
   时间长了,挡车工都愿找陶桥修车。陶桥修车,刷刷几下子,紧紧镙丝、松松缯线就能让罢工的织机重新运转,这本事,让挡车工服气。
   这维修机器设备也跟医生看病似的,时间久了,有了口碑,患者就有了对医生的信任似的,陶桥修车她们放心;再加上陶桥年轻,对年长些的女挡车工也客气,说话有分寸,织造车间好多女挡车工有事没事地愿意与陶桥聊两句。也有未婚的小姑娘,有时送给陶桥个苹果啥的表达好感,但陶桥不为所动,他虽随和,但也有度。那时正与小喜谈着恋爱,小喜和他自小是同学。陶桥其实对小喜的了解是上班之后才开始,那时男生和女生很少说话。
   小喜人如其名,爱笑。她因这个爱笑的毛病,上课自然是不怎么专心听讲,常常是看着是端坐着听讲,心思却早跑到操场的树梢上了,早跑到树梢上有个大鸟儿,长着黑灰色的大翅膀,小喜欢喜欢看它飞翔的样子。
   小喜仰头看鸟儿的样子,陶桥也记得。暮春的太阳明晃晃地当空照着,小喜在操场西南角的几个大树之间仰头笑着小跑的样子,那大毛白杨的叶子闪闪烁烁,扎着两条小细辫子的小喜头一甩一甩的,曾在陶桥心里荡漾了好多年。
   小喜早早招工了,他又念了三年技校,他们俩先后来到这个服装厂。他们对彼此都不讨厌,就也像其他年轻人似的自然地联系起来,下班后也常出去逛逛街、散散步、说说话。
   小喜看到车间里好多女工有了身孕大着肚子,在费力地干活儿。就像那个桂芳,之前多利索、多好看的小姑娘,结婚后很快地怀孕了,丑陋极了;不仅脸上生满了斑斑点点跳蚤屎似的暗斑,脚浮肿得穿着双大两码的鞋子,像个鸭子似一扭一扭地走路,丑死了。而同样是孕妇的仓库保管员方青,挺着大肚子,不紧不慢地查衣服片子,把耷拉到脸上的一小缕头发抿到耳朵后边,脸上干干净净,不仅干净,而且还水灵灵的,从后影儿看,也不笨拙。小喜觉得方青之所以比桂芳利索,就是因为桂芳整天地坐着不动砸衣服片子辛苦;而方青记数,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去,一会儿喝喝水,仓库里没人时,她还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个苹果咔嚓咔嚓地嚼。那次就让小喜看见方青吃大苹果。因此小喜很羡慕方青,羡慕方青保管员的岗位。
   小喜有天和陶桥出去玩,他们在街边的小店里要了两碗打卤面,在饭桌上,小喜就把这些想法,对陶桥絮絮叨叨地说了。陶桥一边埋头稀溜溜地喝面条儿,一边说,一个保管员,有啥羡慕的,查数、记账反来复去的,烦都烦死了,要我说不如你这缝纫工好,好歹地有个技术呢。又抬起头笑着看小喜说?你不愿干缝纫工也行,等我以后自己办个厂,让你当老板娘,啥也不做,整天数钱儿玩。
   小喜听了陶桥的话,脸涨得通红,白了他一眼,轻轻地用筷子敲了下陶桥的碗,吹牛不上税,你就吹吧你!然后就继续喝她的面条。
   那时二十岁的小喜,心里对未来的概念是迷茫和空洞的,特别是对陶桥讲得那遥不可及的理想,她只当作笑话。
  
   二
   那天下班后,本来陶桥说和小喜一起去小城唯一的老剧院去看电影的,票是提前一天买好的。但是,陶桥的车间刚购进了几台箭杆织机,据说效率比现在国产的有梭织机高得多。自然,作为车间的保全工,陶桥他们从安装到调试投产之前,都要忙一阵子。因此,陶桥也没办法,他吃过晚饭,去女宿舍楼找到小喜,把两张票递给小喜,很抱歉地说不能陪你看电影了,让你室友们陪你去吧。
   小喜心里很不高兴,就不能请假吗?反正是加班,少你一个,多你一个保全安装也没事嘛。小喜说。
   但陶桥不这么想,陶桥感觉车间进来新设备,如果全程跟着安装测试。这个安装过程,对设备的构造就有了了解,这样,在以后对织机的维护保养上,自然运筹帷幄,方便得多。年轻轻的,多学点东西也好,陶桥厂里的管事的大小领导,他挨不上关系;但他不想一辈子做个维修工,他想应该趁着年轻,多学点东西,艺多不压身,学校里教纺织基础的李老师曾这样教导过他们这届学生。
   小喜苦留陶桥留不住,心里恨恨的,也没叫同室的室友,就自己攥着两张票去了剧院。电影放映的是《滚滚红尘》,小喜找到位子,坐了下来,旁边自然是空的,一开始小喜很生气。随着剧情的进展,她就忘了陶桥不来看电影的不快,很快地陷入了剧情里,哭得稀里哗啦的。她一边哭,一边想,这么好的电影,陶桥却宁可在厂里安装破什么设备,等回去给他讲讲,让他后悔死呢。
   当大大的银幕上出现沈韶华去小村找章能才,却看到章能才和另一个寡妇在一起,沈韶华无声地流泪时,小喜也为她流泪,越流越多,把带来的手帕都浸透了。突然,旁边递过一块手绢,小喜抬头一看,觉得面熟,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就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谢谢,但没有接过他的手绢。
   电影结束了。场内的灯光大亮,小喜擦着眼睛恋恋不舍地看着字幕一点点地结束,最后是再见。旁边那个男孩说,于小喜,一起走吧!
   小喜楞住了,问,你认识我?
   男孩笑了,当然认识,咱们一厂的!你春节晚会唱得《渴望》真好听,赶上毛阿敏了!
   小喜不好意思地揉搓着衣服角儿,说哪里哪里,瞎唱,我五音不全。
   男孩很会说话,笑着说,你要五音不全,没有全的人啦!
   剧院离厂子不远,有三里路,他们就说着话儿一起走了。和他并排着走,小喜觉得他比陶桥要高一点儿,中等偏高的个子,夹克衫的前襟微敞着,头发大概被摩丝或头油类的抹过,他看上去算得上英俊。而且他身上还有着隐隐的香水的味道。在路上,小喜知道男孩子叫王立兴,在厂办公室工作,是个通讯员,平时给厂长提水倒茶打扫卫生啥的。小喜笑着说,你怎么能不去车间,去干那么好的活儿?厂里有关系?
   王立兴呵呵一笑,我姑夫和咱厂长是亲兄弟。
   很快地说着笑着就走到厂里,王立兴看小喜袅袅婷婷地登上女宿舍楼,怅然地望了会儿,走了。
   五月的季节,空气中飘着一种麦子成熟的香气,而此时的陶桥,正在车间里挥汗如雨地安装织机。
   自然,那几天陶桥也没时间陪小喜出来玩儿了。
   小喜回来后,就把看电影和王立兴一起回来的事儿忘了,或者说忽略了。一进轰隆隆的车间,小喜自然一门心思干活,年轻轻的,她肯下力,不愿让人家说懒,说笨。
   可他没想到,有天王立兴竟在女宿舍楼下等她。当时她没在室内,去了卫生间;等她回来时,说楼下有个男生找,她想也没想,就以为是陶桥,就下去了。没想到,却是王立兴。
   你找我有事儿?小喜吃惊地问。
   于小喜,又不认识我了?你真健忘,来找你聊聊天不行吗?王立兴有些不满地说。那天,王立兴打扮得很得体,白衬衣,黑裤子,像是要参加什么活动似的。
   小喜笑笑,行,那走一会儿吧。二十岁的小喜,后来屡次回忆,就觉得犯了个错误,她当时是应该拒绝王立兴一起出去玩的。她对王立兴说不上什么感觉,虽有点像模像样,但因为早就认识陶桥了,而且陶桥对她也不错。这样,陶桥就挡在小喜认识别人的道上,站成一座坚固的桥的样子,她看不见别人,别人也未必看得见她,算是一叶障目吧。对,尤其是陶桥这片叶子她觉得顺眼的时候。
   但再怎么一叶障目,总有叶子不障的时候,这个不障的时候,就是陶桥在车间一连好几天加班安装设备的时候。
   其实,小喜那天与王立兴逛街的时间不长,两人慢慢地走到十字路口,再慢慢地走回来,那天,小喜心里有些慌,总觉得陶桥在不远处看着他们散步,她有些羞愧。但在这一来一回的时间里,王立兴告诉了她一个很激动人心的信息,他说,他给他姑夫提过小喜,若是以后有机会,可以把她从一线缝纫工,调到辅助工序上来,比如仓库保管员,比如统计等。
   小喜一听,立刻就想起她车间的仓库保管员方青,一刹那,她真有些羡慕方青的工作。因为羡慕,她当时本该拒绝的,她和王立兴的姑夫又不认识,凭什么人家会对厂长说关照下她呢?不谙世事的她,啥也没说。只是默默地点了下头。
  
   三
   二十岁的姑娘,对男朋友这个词,还停留在表层含义,是除了枯燥乏味的上班之余,在生命长河中某个阶段的填充物。小喜当时简单地想,反正只是说说话嘛,反正又是同事,小喜低估了陶桥知道她与王立兴联系的反应。
   那天,陶桥他们车间终于把那几台箭杆织机全部安装完毕,调试运转正常,机器快乐地吞吐着纱线,一点点地经纬有节奏地穿梭着,织成五彩的布。
   陶桥很高兴,因为在安装过程中,机器上的每个镙丝的位置,机器线路及管控关键点,他都一一经手,感觉虽是汗流浃背地干活,但心里是充实的愉快的。而且车间主任对陶桥的安装非常满意,通过这次安装设备,他对设备的维护保养等管理,又增加了新的收获。那个笑眯眯地车间主任拍着他肩膀说,好好干,小伙子,前途无限!对于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具有上进心的男孩来说,这领导的表扬,就是对他工作的肯定,他心里非常高兴,这段时间忙于工作,好久没去找小喜玩了,现在他急于想和小喜分享这种喜悦。
   只是没想到的是,小喜宿舍的人说,小喜和另一男孩出去玩了。陶桥一阵眩晕,校园中小喜迎着阳光笑着仰望鸟的样子,又浮现在他脑海里。他在小喜的生日送给她的一个音乐盒,每每音乐响起,两个塑胶的可爱的男孩女孩随着音乐慢慢地转圈,最后吻在一起。小喜看到他摁音乐盒的机关,格格地笑。小喜的嘴角一笑就有浅浅的小窝儿,那一刻,他甚至想用手抚摸平整那个小凹陷。小喜给他写过一些纸条,常常在散步分开回各自宿舍时,递给他,让他回宿舍看。他打开,上面的话有些酸,看得他眼睛有点湿,心有点痛;他就想,小喜这一辈子一定是嫁给他的。
   在厂门口,种着些女贞子树,生长着些低矮的月季,厂区的灯光昏黄,影影绰绰的,微风吹起,树叶子发出沙沙的声响,像急着赶路似的人鞋底子摩擦地面的声音。他就在贴近墙壁的树下,看着不知名的小虫儿围着灯一圈圈地打转。
   他抽了一支烟,抚了下发胀的脑袋,忽然看到两人慢慢地走了过来。近来,听到一女孩愉快地笑声,是那么熟悉,是小喜的声音!
   他看着他们在宿舍楼门口分手,小喜转身准备上楼。小喜!他听到他叫她的声音,有些嘶哑,这些天,天气又热,车间里又忙,他哪里想起来喝水呢。小喜一听,惊喜地回头,笑着喊,哈哈,陶桥,陶桥!
   陶桥低声问,那个男生是谁?
   小喜笑着说,王立兴,厂办的。
   哦?小喜,聊得挺高兴的吧?
   小喜笑,胡说什么啊,车间忙完了吗?
   我但愿永远忙不完,这样,我就不用看到你和别的男生出去逛街聊天!陶桥一字一顿地清晰地说。小喜过了好多天,依然记得,那天的陶桥把两个拳头捏得格格生响。说完他说忙了好多天,我累了,你也累了,就和发呆的小喜告辞了。

共 805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生动的小说。小说描述了主人公小喜曲折的爱情及其婚后的工作与生活故事。小喜是一名缝纫女工,她与同厂的技术工人陶桥相恋,但后来恋情发生了变故,小喜与厂办公室通讯员王立兴交往,并因此通过王立兴的关系将小喜从一线缝纫工调换至二线辅助工序上来,当了仓库保管员。最后小喜与王立兴两人结了婚。为了摆脱由失恋产生的心理阴影,陶桥去了南方一家工厂打工。后来,小喜所在的工厂倒闭了。小喜由于长期脱离缝纫技术,无法像其他同事似的再靠缝纫技术维持生活,便去摆地摊卖杂货。而王立兴更是由于以前在厂办公室干些勤务,没有技术和手艺而至于无法找到重新操业的机会,与小喜一起去摆地摊,又放不下虚荣的面子,于是只能在家操持家务了。而陶桥去了南方以后,由于身怀一手过硬的机器安装及维修技术,经过一段时间的打拼,与厂老板女儿成了婚,并一同办起了属于自己的工厂。小说非常吸引人,其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章警示了人要有真本事,靠硬实力打下一片天地,走出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而那种靠不正常关系谋事者,有时是靠不住的。总之,这篇小说写的很成功,力荐文友共赏。【编辑:和谐自然】【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528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和谐自然        2020-05-23 09:15:02
  一篇读来引人入胜,非常吸引读者,同时也是一篇充满正能量的好作品。力荐共赏,祝紫苏老师创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鲁紫苏        2020-05-23 09:31:16
  非常感谢自然老师辛苦编辑小文,精准细致的按语,提升了拙文意义,问好, 祝您快乐!
2 楼        文友:风中求静        2020-05-24 20:39:55
  拜读紫苏老师精彩小说!说实话,我很少看小说,这次认真地看完了《小喜》,不容易,一是喜欢紫苏写的文字,二是小说本身情结虽然简单,但娓娓道来,也颇有曲折跌宕,很吸引人。最后的那个“刘欢喜”,好名字!
回复2 楼        文友:鲁紫苏        2020-05-28 09:01:22
  非常感谢求静老师磨目辛苦阅读拙文,也谢谢您的鼓励。问好,祝您快乐。
3 楼        文友:易辞        2020-05-27 13:35:31
  平时也没时间,趁着修改时看了看,故事简洁,又有理有据,承上启下。这就是一篇很现实的小说,也许这就是人生,这就是小喜的岁月!非常精彩,品读紫苏老师佳作,问好,学习了~~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3 楼        文友:鲁紫苏        2020-05-28 09:03:24
  感谢易辞老师辛苦阅读小文,也谢谢您的鼓励,问好,祝您快乐。
4 楼        文友:易辞        2020-05-28 13:04:17
  精品佳作,实至名归!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4 楼        文友:鲁紫苏        2020-05-29 09:28:47
  谢谢易辞老师鼓励,祝快乐。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