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东北】升职(散文)

编辑推荐 【东北】升职(散文)


作者:望见马克 白丁,8.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1发表时间:2020-05-24 04:57:29
摘要:东安卸煤,教导员认识了家栋。 牛副连长扶正,升为正连长。   


   素有6团“河北队尖刀”之称的一排,在25连可谓“无坚不摧”“攻无不克”哪里有困难,哪里问题,哪里就有他们。这些情况被介绍到24团38连,无人不晓。一排全建制来到38连,连首长很高兴,尤其是牛副连长。
   老牛历来要求下属严格,在他眼里就没有顺心如意的事情,都不符合他的要求,在他那表情上很少见到笑容。一脸严肃,整天像头驴撅着个嘴,耷拉着眼,对谁都是这态度,“你这儿还没做好呢?”“你那儿还不行呢?”“怎么这么粗粗拉拉的?”因此,大家已经习惯了。只要他不批评你,就是不错了,甭奢望他表扬你。褒扬,嘉奖的字词句,他从来没有学过,更别说运用呢。二排长敏杰,女强人,来边疆一年就加入党组织了,干起活来,有点拼命三娘的样子,泼辣泼辣的。一次突击割大豆,她带领全连战士在大田劳动,挥起油光铮亮的镰刀,用力朝豆秸砍去,镰刀碰上了硬梗被弹了一下,正巧打在了她左手的大拇指上,顿时鲜血如注。她趁人不注意,用自己的手帕,紧紧地裹住了伤口,一会儿,鲜血渗透了手帕,被随后的老牛发现。敏杰没有吱声,老牛也没细问。她一直和大家劳动没有闲着,到晚上收工,回到连队,卫生员包扎她的伤口,发现至少有二厘米长,必须去医院缝合,否则会感染,发炎。就这件事情,牛副连长在全连大会上轻描淡写说了一点。可敏杰排长轻伤不下火线的的事迹,感动了每一位战士。
   麦收正酣,全连集中兵力都在大田和麦场上战斗。这天晚上,营里来电话通知去乌苏里江边的东安镇卸煤,以营单位,全团统一行动。明天上午团部集合,一起出发。老牛千方百计地选拔了精兵强将十多个人,为得是快去快回,完成麦收任务。
   到东安镇卸煤是24团和沿江各个团每年必须的任务。是为准备上冬后,团里生产、生活用煤之必须,每年至少有两次。轮船从富锦县城沿着乌苏里江北上,到达东安镇停靠。附近的24团、23团等单位都在这里装卸。卸煤后,他们装上粮食或者其他农副产品,返回富锦,也可能到达佳木斯。
   上午10点多来到了东安,24团是第一个到达的。码头稍远处停着一艘巨大的货船,甲板上的煤堆像小山一样,足有百十來吨煤。临时指挥部开会,团参谋长统一指挥。规定劳动时间两班两运转,即每6个小时为一班次,上班六小时,然后吃饭洗澡睡觉六小时,再上班六小时,再休息,循环往复,即全天候的劳动。
   牛副连长接受任务回来向大家布置,首先强调纪律,宁可装卸慢一些,也不能出事故;小心走路,千万别掉进河里;休息时候,任何人不许下河洗澡。牛副连长知道,这停靠一天的费用就近千元哪。两艘船停靠几天,我们营一年的农业劳动打的粮食,换来的钱都得花在里面,所以马虎不得,要抓紧时间大干快干。
   一班副家栋对老牛建议:“我们营40来人,除去铲煤装麻袋的,其他人全部上肩扛,这就会大大提高效率。”
   “能行吗?别压坏了小战士。”
   “我带过兵我知道,哪个都能扛200斤麻包。百十来斤就跟玩似得,没问题。”
   “是吗?看不出来。你说说看怎么运作?”
   “我们来的人,分两组,每组3人铲煤装麻袋,其余人扛运煤。如果每次扛100多斤,这100斤刚刚是半麻袋的小麦。这一趟就差不多1500斤。从甲板到陆地有100多米远,往返一趟至少10分钟,60分钟往返五次,一小时他们就运煤7500多斤,3.5吨啊。一天干12个小时40多吨,三天120吨,完活,您看行吗?”
   牛副连长采用了家栋的建议,既不要二人抬,也不要一人挑,坚持用扛麻包的办法。俩人抬,浪费人力,而且不灵活;一人挑,多一付扁担,费力气;扛麻包的办法最好,也可以半麻包,不过是小麦的一半。两人攒肩,个人钻肩,挺起。因为不过是标准麻袋的一半,肯定没问题。在麦场上一扛就是满包装一天,在这里半包装的分量,不过六个小时。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际都能成立。
   要求每个麻袋里装半袋煤,就是大铁锨八九下的样子,大概也有五六十斤吧!这些煤大多是煤沫子,刚扛起麻袋不觉得沉的,扛起它走上跳板时也眼晕,面前的跳板让人们望而生畏!跳板就是两块长长的木板,一头搭在船上,另一头搭在岸上。这跳板与麦场上的三级跳不同,那是在麦垛上立起来的跳板,甭管多高,即使掉下,也是掉在麦堆里。这里,底下就是奔腾的江水。站在跳板上往下看有几层楼高。一踏上跳板腿肚子就发抖了,心里有些害怕!万一不小心掉下来去也不是闹着玩的。有个战士磨蹭了半天才走过去,把后面的人急坏了。这时,家栋提出你还是去装麻袋吧。这个战士只能这样了,就去用铁锹给大家装煤,这到不害怕了,可是那小山一样煤啊!也没人换,又不敢说累,干了一会那腰、那手腕、那胳膊累得又酸又疼,也没人让休息一会溜溜干了好几个钟头。
   轮到家栋上场了。此刻已经不是往日的一排长了,干好活儿吧,出色点。全连才几十个人用不了这么多干部。你当个副班长,班长是个党员,复员兵,比你强多了。这会儿不用管别人了,别人也不管你。干好自己的那份工作就行了。甭争班长不班长的,没有用。
   家栋轻松地扛完第一麻袋,接着来扛第二袋,几大铁锨的煤块,100斤不到,刚好一半麻包,不是很重,两个人搭起,不用费大力。他低头钻进麻包下很轻松就挺起腰来,而且大步流星,不像麦场上那么磕磕绊绊。就是登旋梯,也不至于像三级跳那么高,那么长。他趁着麻包刚起的一刹那,挺身扛起来,他边走边数着步数。肩不沉,腿有力,步伐清楚,大约80步就到了卸煤处,随着腰一扭,肩一歪,整个麻包的煤倒进煤堆。
   他就这样一袋一袋地扛,一步一步地走,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几趟下来,他身上渗出了汗。江风徐徐,吹在身上,慢慢地汗水就少多了。
   他一步一个脚印,实实在在,扎扎实实地,扛了一袋又一袋,走了一趟又一趟,没有停歇,前前后后完成了六个小时的劳动。大家没有继续干,到点就自动停止了,因为,六小时后他们还要继续。
   一声清脆的哨声惊醒了沉睡的战士们。此时已经是天亮了。
   很难醒啊,很难起床啊。但是家栋还是第一个坐起,跳下床铺,洗了一把脸,直接奔食堂,吃饭。
   这些奋战了一夜的战士,身上沐浴着金色的阳光,有的在岸边洗脸,有的指手画脚,有的在眺望远方,真是一幅绝美的图画。这是有生以来他们看到的最美的,距离最近的一次日出,是在祖国版图上最先迎接朝阳的地方看到的日出,让他终生难忘。
   早六点,东安,乌苏里江边,他们迎着朝阳,沐浴晨风,清爽舒适,从第一袋开始,家栋就数着能完成多少麻包。每次扛100斤,往返时间10分钟,一小时600斤,6个小时3600斤,1.8吨。
   开始有力气不费劲儿,九点钟过后,觉得有点吃力,步伐慢下来了。后来,身上就出汗了,身上的衣服湿透了,额头冒出汗珠滴答在脚面上,太阳升到正空时候,身上却不出汗了,感觉身上刺痒,手一摸是白碱,再看上衣,前后上下一层白面粘在上面,他真恨不得赶快洗个热水澡,冲刷身上的污垢汗渍。他机械地迈着步子,耳边似乎钟表滴答声响,一步一步,滴答滴答,身子发沉了,步伐小了,肩上麻包还是100多斤。
   临近午饭,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停下来了,不少人坐在岸边,躺在甲板或者立着抽烟,唯有家栋依然慢步扛煤行进。突然,教导员和牛副连长出现在他面前,“嗯,小伙子够棒。”
   “这是表扬我吗?”——家栋寻思。“还是表扬其他人。”他四顾周围,除了两位领导,没有其他人。他被感动了,牛副连长从不轻易表扬任何人哪。
   两天,他究竟走了多少路,扛了多少麻包,卸了多少吨煤,没有仔细统计。他只知道,全身骨头像散了架似得,两腿不由自主地迈动,肩膀自动接收麻包,机械地踱步,往返地运作……
   那次东安卸煤,教导员认识了家栋。
   后来牛副连长扶正,升为正连长。
  

共 301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升职》这篇作品,作者通过对两件完整故事的描述,将一位生活中严于律己,敢于勇挑重担,善于啃硬骨头,有着雷厉风行工作作风,且又有些个性特点的领导干部的鲜活的人物形象,通过语言对话,及对完成任务的处理方式,立体,鲜明,活生生地站立在读者的面前。同时也圆满地完成了《升职》这一文章撰写的目的。全文结构清晰,脉络清楚,作品是以人物活动为线索来凸显人物的个性,以支持牛连长升职的创作目的。同的时也将我们的干部热爱本职工作,热爱生活,积极向上,率先垂范,体察战士的文章主题彰显而出。感谢赐稿!期待继续!【东北风情编辑:朱暖】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共 0 条 0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