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泊宁静 >> 短篇 >> 传奇小说 >> 【宁静•新】人生如戏(小说)

精品 【宁静•新】人生如戏(小说)


作者:宇蓝 举人,4324.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78发表时间:2020-05-31 22:05:33


   民国初期,西米城人人好戏。
   柳三爷的帝都舞台被周围大大小小的杂耍摊棚包围着,鹤立鸡群般与众不同。
   遥想当年,柳三爷宁舍一顿饭,不舍一场戏。饰演白袍小将的武生在他的帝都剧场,场场爆满,带给他数不尽的钱财。还为他带来位姨太太。这位姨太太妖娆多姿,媚态十足,羡煞旁人。
   现如今,柳三爷的帝都舞台门可罗雀,他整日愁眉不展,叫苦连天。
   久未露面的“白袍小将”依然销声匿迹。柳三爷为能把帝都舞台开下去,只得加演一场场折子戏往帝都舞台里拉看客。
   文葵在院子里放好独轮车,抱下车上止不住咳嗽的女子,把她轻放在床上。他里里外外安置好零七碎八的东西,带着徒弟小墩子来到帝都舞台。
   柳三爷看着文葵,似曾相识。文葵使过抱拳礼,说明来意。柳三爷端坐在椅子上,长长的手指甲挖着耳朵,腹内的小算盘扒拉得劈啪作响。他的小眼睛咕噜咕噜地转,脑袋里再三掂量,闭紧嘴巴不出语。
   文葵的大眼睛与柳三爷一直对视,也不出语。
   小墩子干净的眼神瞅着他俩,对这种场面懵懵懂懂,他小心翼翼地站在文葵身边,猜不出师父与柳三爷之间的哑迷。
   雨,还是淅淅沥沥。柳三爷别过头,看着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点点头,算是同意文葵试演一场折子戏。
   今晚多出的折子戏即将上演。销声匿迹多年的白袍小将今晚能否再次打响?柳三爷看着眼前的文葵,心内是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二
   夜深了,小雨继续飘。帝都剧场灯光照如白昼。
   文葵是这场折子戏的主角。他站定木桌子搭起的高台。
   一身白袍,目不斜视。拧身,起范。“白袍小将重现江湖。”下边的观众禁不住高声嚷喊。
   “师父,您加小心啊!”虎头虎脑的小墩子双手在嘴边圈成喇叭状,哭腔哭色。
   “别吵吵,扰乱你师父的心神,摔残,可没人管。”柳三爷翻白眼曳斜小墩子,一脸的嫌弃,挤出的话,恶狠狠。
   小墩子顿时脸色苍白,双手捂嘴,唯怕给师父分心神,坏大事。
   一只白燕翩然落地,室内片刻寂静,继而掌声哄堂,吞噬掉小墩子的尖叫。
   文葵气定神闲,捋捋手腕,冲看得目瞪口呆的小墩子乐一乐,眼神传递安慰:徒弟,甭担心,师父在你没出徒前不会有事的。
   近处的观众看得清清楚楚,文葵脸上布满细密的汗珠,都暗暗佩服他,岁月峥嵘,风采依然。
   柳三爷悬着的心落回肚里,他相信“白袍小将”回来了,帝都舞台会再次爆满。他倒剪双手,仿佛捡到宝贝般喜上眉梢,在后台来回踱步,他看到以后的自己躺在摇椅上喝着茶,大太太在旁边哗啦哗啦地数钱,姨太太恭恭敬敬地垂手站在一边。
   绵绵不绝的小雨打湿师徒俩的衣服。小墩子蹦蹦哒哒跳进破败的院落。矮矮的院墙围着几间草屋,草屋漆黑一片。
   咳咳咳……咳嗽声不绝,揪心入耳。小墩子推开门,门内冷锅,冷灶,一点暖和气也没有。床上躺着的人恨不得把肚子里的五脏六腑全咳出来。
   文葵掌灯,一灯如豆。小墩子盯住床上人撇在一边的帕子,上面斑斑血迹。
   “师娘,您没事吧?怎么又吐血呢?”小墩子屈膝蹲在床前。
   “柳经理收下你们了?”趁着咳嗽间隙,妮子白惨惨的脸勉强推出笑。
   “师娘,让您猜对了。师父的身手那叫顶尖,一亮相,观众就高喊。他从三张高桌上翻下来,那叫一个绝。无人能及啊!”小墩子的兴奋劲被师娘的问话勾起,忘了刚刚看到的血手帕。
   “那就好,那就好!总得有个落脚处,还得填肚子!”说着,床上躺着的女子顺势趴在床沿上。
   “等着,我去烧水做饭,我们几天都没吃过饱饭了。”文葵扬扬手里的一小袋粮食:“妮子,这次也有钱给你治病。等你好了,咱们一起赚钱养家,再给小墩子添个师弟或师妹。”
   妮子没有回答,她满腹心事,让师哥重回西米城是不是自己太自私了?在西米城能不能与前尘往事做了断呢?一切皆为未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妮子又原样趴在床上,咳咳咳……
  
   三
   雪花飘满地上,凝结成厚厚的冰,路面明晃晃的吓人。闷些时日,日头在天上,呆得时间越来越长。冰越来越薄,渐渐地化成稀稀拉拉的水,不见了。
   文葵的眉头一皱:“你小子又偷懒,规定的一百个,怎么短成八十七?”
   满脸冒着哈气的小墩子一呲牙:“这就补上。”
   “晚了,从零开始!”文葵厉声厉色,留下这句就进了屋。
   “妮子,感觉好点没有啊?”细细地话,春风般柔软,跟刚刚判若两人。
   “你啊,老这样,小墩子还是孩子,就不能宽泛点?”妮子咳得厉害,额角青筋爆出。
   “不能,宽是害孩子,你不懂吗。”文葵忘不了师父——妮子爹冷若冰霜的劲。
   师父告诉文葵:“第一是上乘的传授,第二才是个人艺术造诣。给孩子说戏一定得身上没毛病,还得是个唱明白戏的人。”
   文葵是师父开蒙。师父给选的一出戏,身段难,单枪与马鞭的动作与造型,很多;技巧多,鹞子翻身,各式各样;脚下功力,要求高,脚下要求稳,不能有费步。掌握这些要点,为将来成为合格的武生打下过硬的底子。学完这样的戏,再学习其他武戏也就相对容易些。
   文葵目光聚焦,对着小墩子:“我今天还能够演好每场戏,完全是受益于师父教戏时仔细认真,每一个动作,上身如何动,手如何缓,缓手时眼睛看什么地方,手缓到什么地方脚下动哪一步……”
   文葵继续说给小墩子:“如果在舞台上只靠卖弄技巧而博取掌声的演员,绝不是好演员。武戏演员在演每出戏之前,一定要先学会这出戏,只有把这出戏滚瓜烂熟之后再搬上舞台。哪怕演一出戏也要对得起自己,也要对得起花钱买票看戏的观众们。记住了吗?徒弟。”小墩子使劲点头。
   “就你能。”妮子对着刚刚进屋的文葵浅笑,眉目有情:“师哥,我这病见起色了,等我再好些,就跟你们一起上台演戏。”
   “不急,咱早晚把病医好,好得利利索索的,绝不留根。”文葵的手温传给妮子。妮子的手里有东西,他觉察出来。
   “手里是什么东西?”文葵装作漫不经心地问妮子。
   “没什么,就一小玩意儿。”妮子把手压倒腿下,不再抽出。
   妮子有不为人知的绝活——掷石子。不论多小的石子,妮子用手指夹住,一发力,石子会指哪打哪,绝对做到弹无虚发。
   文葵的心一阵紧张。他还碰巧遇到过小墩子跟师娘偷偷摸摸地请教掷石子的要点。他必须在妮子之前找到那个人。
  
   四
   天空飘着细雨,淅淅沥沥,酝酿春的新绿。
   青眉如黛,衣袖翩翩起舞,一连串的鹞子翻身,轻盈飘逸。
   土台子半米来高,半个篮球场大,锣鼓音传出很远,也没引来几个看客。
   妮子卖力地唱,媚眼一瞟,台下稀稀拉拉的看客令她立马失去精神,声音变得不再高亢有活力。
   妮子身段窈窕,扮相漂亮。她是好运来小戏班的二号台柱子,唯一的缺点是人特别实诚。别人说啥她就信啥,而且特别爱笑,大大的酒窝在她笑时更显得妩媚动人。
   ‍天还没亮,娃翻个身,用小手紧紧抓住妈妈,嘴巴动几下,像在回味奶水的香甜。妮子觉得背部有些酸胀,也许是因为昨晚的几个连翻闹得吧。她想推开怀中熟睡的孩子,但那双小手反而抓得她更紧,让她无处逃遁。
   妮子索性睁开眼,努力撵走困意,昨晚睡得太晚,加上孩子的哭闹,让她一夜难眠。
   孩子六个月大,脸色蜡黄,瘦瘦弱弱,手指尖尖长长,利爪一样。妮子的胸部疼痛频频袭来,她觉得胸内火烧火燎地难受。
   孩子一直由妮子带着,不管她走到哪里。孩子没有爹。想到孩子爹,妮子已经好久都没见过那个人。
   那个人是扮相英俊的小生,风流倜傥的人活得也潇洒。
   那个人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就是:妮子,笑一个。
   因为这笑他们越走越近,因为这笑害了妮子。
   妮子记起那是乍暖还寒的初春,他们剧团来到一处小镇。
   镇子很美,到处绿油油一片,油菜花刚刚冒含苞待放,还没有盛开。那个人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把妮子约到小溪边。妮子看着清浅的溪水,再看到自己的水中倒影,心中泛起阵阵甜蜜。
   那个人悄悄从身后把她揽入怀中,一股男人特有的气息熏染的妮子有些眩晕,她抬眼望向高高的天空。
   天好高好蓝,一尘不染。妮子陶醉了,自小跟着父母学艺。父母对她严格要求,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绝不留情,妮子吃得苦堪比几车黄连泡在一起。她偷偷想有个知冷知热的人疼爱自己。现在这人出现了,就在身后。
   风,微凉,轻柔地敷在脸上。妮子毅然决然离开父母,跟着那个人转入好运来小戏班。
   孩子在妮子肚里长到五个月,那个人对她话越来越少,态度越来越冷淡,俩人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妮子稍稍有所察觉,也没往心里去,她想也许是因为演出太累的缘故吧。
   那个人没有留下一句话,突然绝尘不见。
   妮子在孩子出生后,为生计,早早开始练功,以期重返舞台。没想到孩子早夭,她落下重疾。
   妮子胸中燃烧着复仇之火,她历尽艰辛,千回百转才找到大师兄——文葵。
   文葵没有嫌弃妮子,把她捧在手心里。他没有告诉妮子,有关妮子的故事,师父在临终前都已经讲明,最后嘱托他照顾好妮子。文葵暗暗发誓,若哪天遇见那个人,将其狠狠地暴揍一通,为妮子消消心头之恨。
  
   五
   两座山没有碰面的时候,两个人总会遇到。妮子听闻柳三爷为了赚钱,用自家姨太勾搭上那个人。那个人带着好运来小剧团硬是在帝都舞台撑到现在。妮子才央告文葵来西米城。
   文葵在帝都舞台后台注视那个人。那个人一切依旧,身边傍着的女人穿金戴银,兰花指捏得似是而非。一看就是装腔作势,狐媚妖娆。
   文葵瞅准那个人上厕所的机会,跟在后面,堵住那个人,“挺潇洒自在啊。这是改行吃软饭,不卖力气了?”
   那个人冷不丁听到有人问话,皱起眉眼细细打量文葵,“哎吆,大武生,失敬失敬。怎么地,你收了妮子。这不费力气就当爹的好事,赚大发了吧。说说,我的孩子怎么样?”那个人没感觉自己的厚颜无耻。
   “孩子,你的。你不去看看?”文葵压着怒火,质问那个人。
   “今天没空。你看到那个女人了么?整天缠着我。哎,没办法,谁叫人家有钱呢。有钱就是大爷。改天,咱们再约。”那个人继续无耻。
   “何必改天约,今天我定,后天傍晚时分,我在护城河边等你。”文葵紧紧抓住机会。
   “好的,一言为定。对了,带着我的孩子。这事千万不能声张,要不然我难混。”那个人强调,然后离开。
   文葵冲那个人后背啐一口,“畜牲不如。”
   文葵为了赴约,对妮子扯个谎,早早就溜出来。他溜溜哒哒来到护城河边,距约定地点越来越近,他心神不宁地等那个人出现。
   残阳如血,河水也殷红。鱼儿仿佛怕了一般,游歘不见。
   那个人迈着四方步,咿咿呀呀哼了小曲朝这边走来。
   文葵看到那个人的瞬间,下定决心,放那个人一条生路。他觉得,时间是医治一切伤痛的良药,假以时日,妮子会忘记那个人,只要妮子过得好,又何必非得伤害人呢?
   文葵刚要伸手招呼那个人,一颗亮闪闪的东西从那个人的侧面飞来,不偏不倚正中太阳穴。那个人轰然倒地。
   文葵面对突发事件,呆愣住,耳边有个声音提醒他:“还不快跑,等人抓呀。”
   文葵撒腿就跑。脑袋里不停搜寻声音的来源,他努力辨识着,是女声还是男声?
   蓦地,文葵站下来,他不明白自己什么也没做,缘何要跑?
   那个人倒下的地方热闹起来。
   改天,护城河边多一个叫花子,他衣服破烂,一身臭气,嘴里嘟嘟囔囔,“千万不能做坏事,老天有眼,报应来了啊……”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妮子坐在屋外,看着月光下的文葵,他在给小墩子说戏。妮子咳一声,文葵走过来,“咋地啦?”
   “没事,好人也得咳几声。师兄,咱们离开这里吧。”妮子的酒窝深深。
   “咱们刚站住脚。离开是不是有些?”文葵心有不甘,“帝都舞台刚刚捂热,舍弃太可惜。”
   “我不喜欢这里。”妮子昂着头,不带一丝丝留恋。“离开这个伤心地,我们去新地方,重新开始。好不好?”妮子近乎乞求。
   “好,一切听你的。”文葵刮一下妮子的鼻尖,笑意盈盈。
   小墩子吐一下舌头,背对着他俩,“我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
   柳三爷休了姨太太。
   姨太太委屈巴巴,“想当初,是你让我去勾引那个人,说他来了,就可以撑起帝都舞台。才能继续吃香的,喝辣的。如今你……”
   柳三爷恼羞成怒,他咬牙切齿地回怼:“一个别人玩过的剩货,给老子提鞋也不要。滚,立马滚蛋,别脏了我的帝都。”
   姨太太犹如丧家犬消失在人群里。
   柳三爷每日里垂头丧气,帝都舞台复又岌岌可危。
   文葵推着独轮车,同来时一样。不一样的是妮子和小墩子坐在车上,他们说笑不断,文葵让妮子唱一段。妮子寻思着唱起来:我只道铁富贵一生铸定,又谁知人生数顷刻分明。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到今朝哪怕我不信前尘!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西米城在他们身后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地平线……

共 481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梨园传奇,一曲艺人情仇。随着小说开篇,我的视线随着民国初年西米城那些观众的眼光一齐投向了柳三爷的帝都舞台,一齐为那位曾引得场场爆满,销声匿迹多年,刚重返舞台而风釆不减的“白袍小将”喝彩!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那演“白袍小将”的武生文葵,当年是跟着师妹妮子的父亲勤学苦练武戏的。那妮子成长为窈窕淑女时,坠入了一个扮相英俊的小生的情网,继而上演一出痴情女偏遇薄情郎的悲剧:那负心汉禁不住柳三爷姨太的色相勾引,带着自己小剧团去帝都舞台撑场面了,竟无情拋弃了已有五个月身孕的妮子,致使她后来孩子早夭,自身大病。幸得大师兄文葵不弃,把小师妹捧在手心。在胸燃复仇之火的妮子的央告下,文葵带她和徒弟小墩子重返西米城……在这个传奇故事里,有爱情与阴谋,有背叛与复仇,真是人生如戏!小说构思巧妙,情节曲折引人,对人物形象塑造和环境描写都有出彩之处。佳作,值得文友共赏!【编辑:范虞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602001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范虞人        2020-05-31 22:12:43
  人生如戏,戏似人生。一篇梨园传奇,一曲艺人情仇!惊叹老师对旧时戏园众生相的精准拿捏和绝妙把握,拜阅受教了!敬茶!
回复1 楼        文友:宇蓝        2020-06-01 07:51:58
  谢谢编辑老师的精美编按。
   辛苦啦,敬茶!
2 楼        文友:岚亮        2020-05-31 22:42:30
  人生本是一出戏,不管开始和落幕如何,“西米城”一定是在人们的视线里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地平线。这就是人生的真谛!点赞!
回复2 楼        文友:宇蓝        2020-06-01 07:53:09
  感谢老师留评,鼓励。祝夏安(?????)
3 楼        文友:淡泊宁静社        2020-06-01 08:04:48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淡泊宁静社
回复3 楼        文友:宇蓝        2020-06-01 09:31:16
  谢谢社团推荐,辛苦啦!
4 楼        文友:淡淡的云彩        2020-06-03 13:39:37
  宇蓝老师散文小说都很擅长,让人敬服!梨园小说引人入胜,文字凝练传神,人物形象饱满,精彩纷呈,写的真棒!欣赏学习了!
淡淡的云彩
回复4 楼        文友:宇蓝        2020-06-03 16:36:46
  谢谢老师到访,鼓励。
   敬茶问好,祝夏安(?????)
5 楼        文友:想飞的企鹅        2020-06-05 18:28:00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戏子的人生,怪谁?城越来越远,留下了什么?遗憾?还是那悲悲切切的经历?说不好、不好说!美文欣赏了。
6 楼        文友:峙榛起航        2020-06-06 10:49:22
  人生如戏,我们都是戏里的一枚棋子!故事构思精妙,赞一个!
坚持原创文学,梦想将在这里起航!
回复6 楼        文友:宇蓝        2020-06-06 12:09:46
  谢谢老师到访鼓励。
回复6 楼        文友:宇蓝        2020-06-14 22:35:41
  感谢老师留评鼓励。
   敬茶问好!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