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萌芽作文 >> 短篇 >> 萌芽作文 >> 【萌芽】一溜烟老孟(短篇小说)

精品 【萌芽】一溜烟老孟(短篇小说)


作者:方宇成 白丁,13.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90发表时间:2020-06-23 09:25:50

引子
   从下午开始,就狂风大作。忽然,空中划过一道刺眼的闪电,给万物罩上了一层银光,紧接着“轰隆”一声惊响。霎时,豆大的雨点“哗啦啦”地下了下来。打在地上,溅起了水花。远远望去,像拉开了一大幅雨帘。湿漉漉的马路上,偶尔过往的车辆像河里的小船,孩子们打着雨伞,像河里的点点花瓣。人们如果顺着风走,后面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推着你。如果逆风而行,就像海浪中挣扎的鱼儿。很快就到了半夜,但是雨,还一直在下。
   “吱——兹——”A市C区某街道,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你是不是有病啊!”车主打开车门,走下车,挥舞着拳头。
   “啊,对不起。我真的有急事,刚才车都过去好几辆了,要么挤满了人,要么理都不理我。劳驾您捎我一程。”说话的这位是老孟,一直在雨中撑着伞,等车,无奈等不到,只好想出了这个铤而走险的方法,还好司机驾驶技术比较好。
   “你这个人是不是……”车主又讲了两句。
   “算我求你了,我真的有急事。这样吧,你要多少钱都行。”老孟等车主消了消气,接着说。
   “哎,算了吧,下次注意点。去哪儿?”司机打量了他一番,一边说一边上了车。
   “哦,不远。我去L医院。”老孟一边说一边看了看手表,眉头紧锁,拧成了一股麻花。
   一
   过了十分钟,老孟便到了L医院,付过了钱,便匆匆地跑下车,奔轶绝尘地进了医院,过了测温点后,又像一阵烟似的向里飘。在这期间,老孟差点儿就撞翻了一辆手推车。
   “他是谁呀?怎么这么不小心。”推车的护士是刚来的,眼神里流露出不满。
   “在这里待长了,你就习惯了。对于他,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外号叫‘一溜烟’,现在在省公安厅工作,听人说破了不少案子,还会拆弹呢。‘一溜烟’每天晚上都要来医院一次,好像是来照顾他受伤的哥哥。至于他哥哥,记得是参加了什么战争,立了一等功,有一次一个炮弹轰了过来,就在他旁边炸了,大概是炸伤了颈椎,天天犯晕,而且非常严重,出院后,又因为什么事,复发了,只好重住院——我是听以前给他做手术的医生说的——而到现在,他哥哥还是躺在病床上,有时候‘一溜烟’来了,就帮助他下地走走,应该也快要康复了。”一个医生说,眼里流露出一丝怜悯。
   “哦,是这样啊。”那个护士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老孟很快就到了医院二楼他哥哥住的那个病房。这病房里住着四个人,除了他哥哥,都能动,是老年人,老孟不在时,他们会主动来帮忙。
   走进病房,老孟赶忙走过去,坐下,守候在他哥哥旁边,眼角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就在这时,老孟忽然感觉自己的左手有点儿痛,扭头一看,是老毛病了。于是,很久之前的一幕便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前:
   那一次作战,老孟与哥哥都待在战壕里,准备冲锋。当总部下了命令,战士们像潮水一样涌向了敌人的阵地,人的数量之多,密密麻麻的,就像无数蚂蚁在搬运食物,简直水泄不通。但敌人也不是吃素的,刚到的补给里有许多炮弹,敌人便用它来轰击我军,一个炮弹一个坑,炸伤了一片人,权衡利弊,下令撤退。这时,老孟的哥哥有点儿不情愿,刚将枪瞄准,一个炸弹便落在了他旁边,炸了,整个人顿时失去了意识。老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见敌人暂停了开火,便像一阵烟似的飘向了他哥哥,脚都没碰地,敌人也是有准备的,没有松懈,顿时,一梭梭的子弹向他袭来。但老孟拿过跑步冠军,“一溜烟”不是徒有虚名,子弹连头发也没有碰到,全打在了黄土地上,飞沙走石。这时,老孟的队友老李(那时是他的领导,现在也是)发现了,立刻进行火力压制,这确实帮到了老孟。老孟来到哥哥身旁,一把将他背了起来,救回了营地,就在这途中,敌方的狙击手开了两枪,一枪掀掉了老孟哥哥的帽子,另一枪则打中了老孟的左手。回来后,老孟哥哥说完了一个坐标,就昏迷了,老李根据这个坐标,端掉了敌方的补给。
   “嘿,干嘛呢?别哭啊。”旁边有一个人压低了声音,拍了拍老孟的肩膀。这可将老孟吓了一跳。
   “谁啊?吓死我了。”老孟揉了揉通红的眼睛,回头看了一眼。
   “我,老李。”老李稍稍抬高了一点声音,对刚回过神的老孟说。
   “啊,是老领导啊。刚才没看见,失礼了。”老孟见到了老战友兼领导,客气地寒暄了两句。
   “在这里不用这么跟我说话吧,难道是看不起我?”要是真查一下族谱,俩人还是远房亲戚呢,算起来,老李还要大一辈,“提醒你一下,明天局里还有些事,虽然不大,但还要办,早睡些吧。刚才医生跟我说,你哥哥再过半个月,应该就能出院了。那,就这样,我先走了。”老李说完后,放下手里的一束花,又看了一眼老孟他哥,就走出了病房。
   老孟也看了看哥哥,眼角又滴下了一滴泪水,正滴在哥哥的手心。这时,老孟发现哥哥的手指动了一下,立即擦去眼泪,坐了下来,紧紧地握住那只手。紧接着,哥哥的眼皮跳动了一下,渐渐地醒了,睁开了蒙眬的双眼:
   “弟,你在干什么啊?我没事,只是睡了一觉而已。你也有高血压,不要再为我操劳了。”老孟的哥哥努力地想坐起来,但总觉得没什么力气,只好半躺着。
   这天,俩人聊了许多话。老孟渐渐地想睡了,便靠在哥哥的床头,竟睡着了。
   二
   “叮铃铃——叮铃铃——”老孟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老孟揉了揉眼睛,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拿起手机,看看上面的电话,是自己工作单位的固定电话,便接了。谁知,刚一接通电话,就传来了对面的一通怒火:
   “你是怎么搞的,昨天不是跟你说了,让你早点来,早点来,早点来,这倒好,九点了,一个人影儿都没有见到!”听这语气,大概是老李说的,因为他年轻时也这么发过火。
   因为开了免提,病房里的人都听见了这么大的声音,都不禁有一点反感:没醒的,翻了个身;醒了的,用眼神提醒了老孟;半醒不醒的,“嗯”了一声。老孟觉得有些尴尬,连忙压低声音,说:“这里不合适,等我出去再说。”便走出了病房。
   “啊,不会吧,老孟你不会还在医院吧?”对面的老李显得很惊讶。“没有没有,我已经准备出门了,马上就到。”老孟赶紧说。
   “那样最好。”对面简短地说了一句。
   “好,我马上就到。”老孟听得出来,这的确是有什么紧急事。
   挂了电话,老孟回到病房,从衣架上拿下自己昨天淋湿的衣服,套在身上。出门时,又看见了自己的哥哥,怔了一下,随即又走了出去,关上门,像一阵烟似的就走到了门口。
   三
   出了医院大门,他立即搭上一辆公交车,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今天这件事,一定非常重要,要认真地完成,但是,医院里的哥哥还需要自己,不能浪费太长的时间。对于一个警员来说,警务肯定是在第一位的,那么哥哥该怎么办呢?算了算了,不管了,既然已经出了医院,就不要再想太多了。
   经过一番心理斗争,老孟果断地选择了去执行任务。幸好,医院离警局不远,公交车十几分钟也就到了。老孟刚下车,就发现警局门前停候着许多警车。
   走过去一看,原来,大家都在等他。
   “你啊你,说你什么不好,偏偏这个时候要来迟,赶紧上车。”老李显得很生气,命令他赶紧上车。
   “跟你说啊,这次的行动非常重要,千万不能搞砸了,听明白了吗?”老李郑重地对老孟说。
   “啊?昨天不是说事情不大吗?我还得回去照顾我的哥哥呢。”老孟睁大了眼睛。
   “不行!既然你做了一名警察,就要履行好一个警察的职责!”老李义正言辞地说。
   “明白!”老孟回答。
   “好,接下来我要宣布一下今天的任务。由于是紧急出警,要抓紧时间。”老李很快、也很简短地说了这次行动要求。
   事发地点在市中心,距警察局是二十分钟的路程,待老李宣布完后,就到了事发地点。这时,这里已经拦上了警戒线,不少警察在一旁警戒着。
   老孟很少碰到这种大场面,便又像一阵烟似的飘了过去,过了警戒线,与一个警察撞了个满怀。
   老孟立即向警方了解情况。原来,早上,一名身绑炸药的歹徒闯入了这个地方,挟持了两名路人与警方对峙。歹徒时而仰天大笑,时而痛哭流涕,情绪非常激动。而他提出的条件更令人哭笑不得:要求警方立即枪毙犯人刘某,否则就与人质同归于尽。歹徒已经失去理智,人质生命危在旦夕。
   警方迅速查明了歹徒的身份背景。这人曾经在矿场工作多年,精通爆破技术,后来改行经商,但被最好的朋友刘某骗得倾家荡产,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刘某已经在一个月前被老孟逮捕了,歹徒的条件太荒诞了,警方不会答应。歹徒虽然失去了理智,但是一点儿也不笨,他身上绑的是挤压式炸药,也有计时器,既能引爆,而且在受到三千克以上的外力时也会引爆,如果他倒地时同样会引起爆炸,因此警方不能将其击毙。
   为了稳住歹徒,警方派出了谈判专家与其周旋,准备伺机而动。谈判还在继续,一直持续到中午,歹徒的情绪稍稍稳定。老李说:“老孟,该你上了,与他周旋,必要时拆弹。”
   老孟穿上防爆服,径直走向了歹徒,此时的场面非常得安静,没有一丝响声,甚至能听到老孟鞋子走在路上的声音。
   “你,你别过来啊。再过来我就拉引线了啊!”歹徒手上拿着刀,指着老孟,他的手在颤抖。
   “这样,我们来做个交易,用我一个人来换他们两个人,行吧。”老孟用手指指自己,又指指两个人质,“我知道,你肯定不放心,好,防爆服我不穿了,行不行?再或者,我什么也不带。”老孟一边说一边脱下了防爆服。
   “你疯了!”老李嘀咕了一声,刚准备站起来,又坐了下去,因为他认为老孟会有解决的方法。
   “好,好。那,那你过来。”歹徒显得很小心。
   在老孟接触到歹徒的一瞬间,歹徒一把抓住老孟,用脚将那两个路人踢走:“你们两个滚!”
   为了分散歹徒的注意力,老孟东一句西一句地跟他聊天,此时的歹徒早就没有了警惕心,两名特警悄无声息地从背后接近。也许是老孟讲到了什么与刘某有关的事,歹徒先是一愣,顿时警惕起来:
   “想捉我,没那么容易,当我是傻瓜啊?”环顾四周,歹徒立即发现了身后的一切。他下意识地拉紧了手里的炸药引信,暴跳如雷:“骗子!你们全都是骗子!”警方功亏一篑,气氛骤然紧张。
   指挥点的老李看见了,用拳头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老孟见这样行不通,便趁歹徒讲话时,一把夺过了他手中的引信,歹徒发现后,引信已经牢牢地控制在老孟手中。歹徒不甘,就来争抢,引信便在空中飞舞,谁也没有拿到。最后,引信重重地磕在了地上,于是,定时器启动了,这令两人都很吃惊。
   老孟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而歹徒这时已经完全清醒了,见定时器启动了,便央求老孟救救他:
   “救救我吧,我不想死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啊!”
   “你刚才怎么没想到?”老孟白了他一眼,“别急,我来拆。”
   老孟从容地拿起了拆弹的工具,对着计时器开始寻找突破口。
   “唉,这计时器要是机械的还能拆,瞧你都用上电子的了。”老孟看完计时器,又开始检查引信。
   “引信都是死线,不管剪哪一根,都会爆炸。”歹徒颤抖地说。
   “理论上来说,一次剪完全部的引信,就有可能排爆。”老孟想了一会儿说。
   “这引信是两条,你该怎么剪啊?”歹徒不安地问。
   “这就需要你帮忙了。”老孟一抬头,递给歹徒一把不导电的金属钳,“待会儿我喊一二三,喊到三时一起剪。”
   说完,老孟便目不转睛地看着计时器,因为要在最后一秒剪才有用。
   “一——二——三剪!”老孟喊了出来,于是两人闭上眼睛,“咔嚓”一声剪断了引线,最终,炸弹没有爆炸!
   此时,歹徒非常高兴,但下一秒就被带走了。老孟也笑了,但他笑得很僵,最后倒了下去。
   “老孟!”老李站了起来,“快叫救护车!”
   四
   老孟很快就被送到了医院,经检查,只是因高血压和过度兴奋引发的轻度昏迷。医生们又在他哥哥床位的旁边摆了一张床,将老孟搬到了这里。
   “老孟,你醒醒,你醒醒!”老李哭了——这时他平生第一次为某个人哭。
   “好了,不要打扰他了,让他歇一会儿就好了。”旁边来查房的医生劝说道。
   此时的老孟,面部黝黑,头上的白发似乎又多了许多,脸上的皱纹更深了。“老孟……”老李又哭了。
   “老李,你哭什么?我又没事。”老孟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尽管气息很微弱。
   “老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老李拭去了脸上的眼泪。
   “帮我照顾一下我哥哥吧,我没事。”
   “嗯。”老李点了点头。
   五
   若干年后。
   “老孟,你觉得这儿的景色怎么样?”老李问。
   “我觉得挺好的,尤其是这松树。”老孟回答。
   这时,俩人都已退休了,一起来到黄山上赏景。
   “哥,你觉得呢?”老孟回过头来,对身后的哥哥说。
   “我也这么觉得。”老孟的哥哥的病已经好了。
   三人共同坐在一把长椅上,看着日出的地方。太阳慢慢升起,金色的阳光笼罩着他们……
   作者系安徽省安庆市人民路小学五(5)班方宇成2009年四月出生

共 485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近5000字的短篇小说,无论是构思立意、智慧含量,还是艺术品位的考量,都称得上了佳作美篇。小说紧扣老孟“一溜烟”雷厉风行的行事作派做文章,以镜头回放的形式,再现一个个精彩场景,追溯老孟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轨迹,成功塑造了一位恪尽职守、关爱兄长、心怀苍生、除暴安良的人民警察形象。五个断章,五幕场景,看似各自独立又起承转合,让情节的推进波澜起伏,让人物形象鲜活灵动,让主题表达层层深入,让老孟这座丰碑在读者心目中渐渐耸立……好小说,耐读,耐品。力荐,那是必须的。【编辑:心花一瓣】【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628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花一瓣        2020-06-23 09:38:42
  一溜烟老孟,风风火火,来去匆匆。身浴战火,戎马空偬。转战地方,再立新功。保家卫国,平民英雄。好孟,你是好样的!
但愿意绽放成一瓣心花,长成一棵小草,愉悦心境,点缀江山。
回复1 楼        文友:方宇成        2020-06-23 12:12:15
  谢谢老师的点评!
2 楼        文友:一文独秀        2020-06-23 11:17:44
  上佳之作,了不起!赞一个!
3 楼        文友:心花一瓣        2020-06-23 16:41:29
  一溜烟老孟,风风火火,来去匆匆。身浴战火,戎马空偬。转战地方,再立新功。保家卫国,平民英雄。老孟,你是好样的!
但愿意绽放成一瓣心花,长成一棵小草,愉悦心境,点缀江山。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