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浪花诗语 >> 短篇 >> 江山征文 >> 【江山•成长】【浪花】我的“江山朋友”(散文)

精品 【江山•成长】【浪花】我的“江山朋友”(散文)


作者:怀才抱器 进士,11516.7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74发表时间:2020-06-23 13:16:12
摘要:我在江山成长,幸遇江山朋友。本文截取与江山朋友交往的一些片段,记住曾经和正在的岁月,岁月无痕,我刻痕其上。很多江山朋友,因篇幅而没有写到,是遗憾,也留着念想。感谢江山朋友,一路同行,谨以此篇问候。

【江山•成长】【浪花】我的“江山朋友”(散文)
   一
   江山,是我笔耕的园地,也是我的“朋友圈”。
   江山,卧虎藏龙,入了江山,我可以择友呼朋,让写作生活生动起来。
   “天下快意之事莫若友。”我想,志怪小说家蒲松龄这样感叹朋友之事,应该是源于他路边设茶求人讲故事的切身体验吧。我也深有体会。写作,应该是孤独秉烛苦游之旅,更应该有志同道合之友相伴。咫尺可谈,万里可邀,开门迎朋,开屏见友,我在“江山”也“快意”。漫步“江山”,远近朋友相左右,近两年了,文字之亲,朋友之暖,将我包裹,可谓人生得意。还是诗人张九龄参得透我的心思:“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
   结识了名“习之乐哉”,打破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的魔咒。我是教书匠,他是警察,私下,他称呼我“师爷”,我呼他“警爷”,两个爷们相逢已三载有余了。
   曾经闯荡过很多网站,记得是在“散文在线”相遇,在“短文学”上有了过密的关系。我们突然找到江山文学,源自一个计划。习之乐哉说,他已经从公安战线退居二线了,多少年与案子打交道,满脑子的“血腥”和不愉快,从破案里可以得到“一戳窗户破”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快感,但时常觉得远离“美”好远好远。他想把故乡泰山的美写成“泰山系列”,这是一个超出他能力的计划,我这样提示他,他点头,说我能不能搞一个“胶东计划”,两个计划齐头并进,互相启发,那样就不难了。要找这个载体,我们选择了江山。我想,志同道合,不仅仅是一个结识的理由,而且还是互相砥砺的原因。
   真没有想到,一度夕阳红,让我和习之乐哉一同有了人生最宏伟的一段规划。从个人发展看,这是我们的“大手笔”,江山之水为墨,手笔再大,墨海都可运笔恣肆。
   关于美,我们有过尖锐的交锋。
   源于习之乐哉的两篇文章涉及的人事。一篇是写他所在村子的儿女不孝,命题为“夕阳红下最阴暗的颜色”,这个题目一目了然,那些阴暗颜色,玷污了夕阳的美。他认为,批判的尖锐,可以让美凸显。第二篇是《泰山赤鳞鱼》,他极力宣扬自己曾经吃过两次“赤鳞鱼”,美味至今难忘。赤鳞鱼可是野生保护动物,他以此为荣,实在让我不解。他说那是陈年旧事,怀念泰山的赐予,也是泰山之美。我很无言。
   “‘泰山文化’应该是‘大美文化’,千古以来,皇帝重臣、文人墨客,沿着十八盘拾级而上,才将泰山‘抬举’起来,于是我们仰望。泰山不是靠尖锐的批判而去伪存真的。”这是我的观点。
   “泰山千石万壑构成,石头,不都是‘石敢当’,也有顽石碛砾,尊重事实,还原事实,才可凸显泰山的真美。”这是习之乐哉的直陈力争。
   最终,我们从处于种族矛盾与歧视最糟糕的美国社会谈起,找到了马克吐温。他是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他说自己的所有创作,都是被美支撑的。他说:“有皱纹的地方只表示微笑曾在那儿待过。”我们应该理顺那些“皱纹”,去发现皱纹里的微笑。一个不可救药的社会,还要用美去打磨拯救。文学的真谛,应该是从繁复芜杂的世界找到最美的火花。
   泰山文化,是精美的自然文化与人文文化相融而生的美,是中华文明的一座巨大的精神图腾,在图腾的鳞身上掉落了一个鳞片,可以拾起,但不能说就是我们唯一的所见。这段话,让习之乐哉与我有了相同的文化视野,生出共鸣。最终他以美粘合那些人性中的裂痕,写出了《给夕阳涂上最美色》,用生动的孝道事例和光芒照射融化了那些污点。用愧疚的心,向赤鳞鱼道歉的态度,写出了《泰山赤鳞鱼》的美文。“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俩的这番交锋,才显出“淡”的深度,也让我体会出“上善若水”的本义应该是相融而达唯美意境。晋·葛洪说:“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志不合则求合,也可以将山海的距离拉近。迁就或许可以令人悦色,但不会诚悦心服。
   朋友,在思想交锋中,会让关系擦得更亮。
  
   二
   我们在彼此母亲身上也找到了文字的最亮色。我为自己的抛砖引玉而高兴,因为我将习之乐哉的两篇写母亲的美文看成是我的《母亲的风景》的姊妹篇。
   那篇文章,我努力回忆,用诗意的眼光去解读早逝的母亲。习之乐哉几次跟我探讨文章,他说,我触发了他迫切创作的灵感了。这个时间,是他来江山写文五篇就搁笔的寂寞期。他觉得,自己的笔尖蘸不到灵感的墨汁。我说,你戳痛了我的心,因为我的母亲作古,他说,我把自己活着的母亲写出来,“我母是你母”。就这样,他连续写出几篇关于母亲的文章。《书事》,他让父亲留下的书长了足,走到了母亲搬迁的新楼,伴随母亲的日夜。《陪伴》,让他觉得最美的关怀不是物质可以表示的,他将自己退居二线的“半休”时间都给了母亲。《陪读》,最让我垂泪,我多么想如他那样,将自己的文章一篇篇念给自己的母亲听,唤起母亲最美的微笑。我无憾,遗憾可以弥补,就像古董瓷器可以修补复原。习之乐哉的文中让我找到了母亲在的幻觉。幻觉有时候很真实,我一度这样认为。
   其实,文字的美不全是我注意的东西,一个人能够将母亲晚年的时光视为自己的全部,让我感受到大孝无疆的美意。也许,他的骨子里已经有着很浓厚的爱母之意,但我为我的一篇文章可以激发他的爱母之情喷涌而感到欣慰。
   我以为,成长是一个至死都可以谈的主题。我们俩都是差不多步入老年的人,但依然在母爱的文字里成长,必须感谢江山文学开辟的这块成长乐园。
   很多人恼怒的竟然是对方不够懂得自己。显然,我们已经超越了这个魔咒,是在彼此的空间里添加了一个“相看两不厌”的朋友,在一个高度上彼此影响着眼界,温暖着情感。
   记得一部影片的名字是“快乐的心”,生命里的快乐,逐步成为一个重要的生命质量的考量项。彼此不必相见也有快乐,这才是朋友的含义。相见恨晚,不必曾经相助,因为有了精神层面的交流和感染,相视为兄弟,仿若朝夕相处了。
   我的很多文章是习之乐哉给我写的编按,他的编按未必是江山最好的,但却最入我的心。我和他曾经在文后点评交流里说:一写一编,就像对情歌。他在“跑马溜溜的山上”唱《康定情歌》;我在西北的塬上唱《走西口》。距离不是问题,情之所至,其声必达。私下未必没有交锋,交锋也是情歌,我感谢他为我的拙文“挑刺”“捉虱”,这两个碍眼的词儿都被他否定了,他和我都是不论人非的人,我知道他是在鼓励我。他说,是“瑕不掩瑜”,是“指瑕”,也是学习。《论语》里有“无友不如己者”的话,杨伯峻先生在《论语译注》里释为:不要跟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习之乐哉文才道德令我崇敬,他也是我的“诤友”,不掩饰我的错,不奉承我的好。每写一文,我赶快呈送他斧正,真是二人行也有我师。江山送我一朋友,“两肋插笔”,笔力才健。
  
   三
   认识文友李湘莉,我称她“江西老表”,“赣江一支笔”。她说“老表”接受,“一支笔”可是秃笔,这支秃笔也不能随心所欲涂鸦。
   我们相悦阅文,互相鼓励。我不知她的难处,直到彼此熟络,她才告诉我实情。她原本有很好的工作,但老公在外地工作,为了三个女孩,她做了“职业主妇”,她想找到“第二职业”,才拿起了一支笔。她说,不同的人,赋予写作不同的意义,对于她来讲,写作是一种倾诉方式,倾诉那些难以言说的情感。写作,也是一种记录方式,记录自己的生活,把记忆留下来,有岁月可回首。
   她不瞒我说,和老公有着裂痕,是观念上的。老公不舍得她辛辛苦苦码字,让她做一个休闲夫人。她曾经天天追剧,像疯子一样,跟着剧情哭,跟着剧情笑;丢了魂似的巡河逛山,想消弭内心的寂寞。一个有工作的人,和一个不再工作的人相处,是何等艰难。老公每次休假回家,二人总是舌战,好在床头闹床尾和。这样的生活,她已经心力交瘁了。火山爆发不可逆料,而二人见面的火气说来就来。她在某社团写作三篇文章就搁笔了,随我来“浪花诗语”,她焕发了创作热情,来了灵感。为何?我问她。
   她说,唯文字磨砺一个人的性格,自己也变得温柔起来,用她的话说,“天下浪漫莫如字”,在文字里,她感受了美丽,性子变得柔软起来,看老公,辛辛苦苦在外赚钱养家,回家自己不给好脸子看,必然“家战”不断。
   秋夜,月光如华,她在院子里摆上茶桌,陪伴着老公品茶赏月,写下《明月装点了我家的生活》,手机微信传给老公,老公还给了她三百字的美评。夫妻的距离,不再遥远,即使平时不能面面相看,但可以相视一轮月。
   每次,她写好了文章,就等周末回家的老公鉴赏,她知道老公喜欢纸质的文稿,放在手中,注视半天,比看妻子的时间都长,两人对视,眼光中满含几多相惜相悦的情意。忘不了那篇《心怡处,人生便开满花》,老公一手握住她的手,一遍念念有声,陶醉在文章的意境里。
   家,可以唤回老公的身,女人可以唤回老公的心,而文字可以唤回老公的魂。这是她的人生感受。
  
   四
   我相信李湘莉跟我说的这些是真的,因为一个写文章,流连于文字美的人,性格是会得到濡染的,“就像很小的孔穴可以窥见阳光一样”,文字一旦渗透进性格的空间,性格就会蝶变。妻子那日说我,自从我在江山每日写字,说话变得不俗了。我说是不是文白夹杂那种?她笑着说,若是退回三十年,她会找个本子记下来,不过,现在很喜欢听我唠叨了。唠叨?我警觉起来,她赶快纠正说,唠叨里多的是幽默。我因写文章而被妻认可,日子里多了一份难得的愉快。我告诉妻,我的快乐源在江山,汩汩如泉,潺潺若溪。她指责我:说你胖你就喘,说你白你说还没点脂抹粉。
   自从李湘莉做了浪花诗语社团副社长,女儿所在的学校便邀请她担任常任家长委员会主任。她的日常可忙了。
   她发来女儿朗读的视频,要我指导。稿子是她执笔,《献给母亲花开的歌》,女儿的朗读在学校获得一等奖。她帮助所有登台朗读的孩子审稿润色,为朗诵会写开场白。这些本事,是来江山获得的。若没有这些,她说,自己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长。现在她成了女儿学校里的名人了,被评为“教子有方”的家长,和女儿同框的照片贴在了学校“光荣榜”上。孩子的老师说她是“小学校里的大作家”,但她越发感觉自己的水平不足。把心给了孩子,让孩子成长的拔节声,响彻在耳畔,她说,之前总是烦躁,自卑孩子怎么这么一丁点事儿就办不好,现在,她有了耐心辅导孩子的快乐,孩子们的吵闹声“声声入耳”。
   能够在相隔千里分享一个人朋友的成长,应该是人生最值得纪念的一件事。
   这不是一个挽救家庭的故事,可有着让一个家庭生动活泼和睦相悦的温暖情节。那日,她跟我讨论唐诗人王驾的诗句“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她说,不再怀疑春色飞邻家,我家春色正好着呢。
   一个人的感动,常常让我们对生活有了深刻的理解。不是生活无趣,而是因为我们无趣,才没有看见生活的斑斓。夫妻若苦于无趣,缠于琐事,找不到相处的新意,是苦恼的,也是可怕的。李湘莉老师坦言。
  
   五
   我驻足“浪花诗语”社团,原本是为了让诗洗染一下我的苍白。浪花是一个以诗歌创作为主的社团,年轻人也多,富有朝气。尤其是我认识了社长望雪,让我与认识的诗人刘文龙联系起来。刘文龙,干过52个行当,他说,那些行当是他的“幸运52”。搬运工、建筑工、抬尸工、锅炉工、清洁工……他在各种行业里寻找“诗和远方”。望雪社长是一位在建筑工地上打拼的中年男人,从与他交流,才隐约知道他的工作状态。
   早晨4点,晨曦正在弥漫,他在微信群和浪花文友群里,热情问好,发出各种悦目的图片。5点,他发来视频,一束晨阳,一个人,头戴安全帽,肩扛着钢筋,穿行在脚手架的影子下。中午,11:40,他给我发来问候的卡通符号,说12:30就要开工,社团的事儿,要我多担待,废话不能说,情感不能过多交流,相安无事就好。遵嘱,我努力负担起一部分社团管理工作。他几次说,要让位于我,都被我拒绝,因为我知道,这是他的“诗和远方”,他是我看到的现实版的寻梦偶像,也是每一个“浪花人”寻找诗和远方的榜样。为此,社团每有精品消息,他都制作好奖状和喜报,及时报喜。真的,我好像重新回到了学校,每次都试着双手捧起漂亮奖状,挺胸抬头,启口微笑,表达我的喜悦,更有一份回报望雪社长劳动的意思和情感在其中。
   其实,我对诗歌及其鉴赏理论知之甚少,专业学习时,我得过且过了。望雪社长的诗歌《草色返青》获得绝品,我要为之写一篇赏析文章,尽管我不懂得诗歌,但理论此时都是灰色的,我眼前出现了一个肩扛钢筋的诗人,灿烂的阳光,辽远的山河,蔚蓝的天空,他在举目眺望,眺望边陲西藏,看见布达拉宫的雪,在诗意地消融,听见了转经筒呢喃的梵音。这组诗,我读得懂,是心的向往,是劳作的号子嘟嘟吹响,是一份情思穿越了阻碍,是一个劳动者对青春的遥远呼喊。于是我写作了《诗心落雪域,草色遥看有》的赏析文章。我在他的诗里恣肆,我在他的空间里穿行,我和他一起瞭望远方。这篇赏析,完全是我心和他的文字的对话。我想,朋友的概念,应该是心的碰撞,如此,一个在胶东半岛的花甲写手,与在“钢铁之都”本溪的打工仔,有了精神的吻合,咬住了彼此的心。

共 768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此文醇厚而又馨香,温婉而又情长!文章开头出手不凡,吸人眼球,并起到总领全文的作用。文章线索明朗,主题突出,紧紧围绕“江山朋友”进行。文章结尾恰到好处地点明中心,呼应标题,含义深刻,耐人寻味!“天下快意之事莫若友”,“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作者引用张九龄诗句,巧妙引出下文。结识了名“习之乐哉”,他是警察,“我”是教书先生,我们打破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的魔咒。“我”和“习之乐哉”一同有了人生最宏伟的一段规划。我们选择江山,习之乐哉以“泰山系列”,“我”以“胶东计划”,我们齐头并进,互相启发。关于“美”我们有过尖锐的交锋,有过直陈力争,但最终找到了相同的文化视野,生出共鸣。我们在彼此母亲身上也找到文字最亮色,我们俩都差不多步入老年的人,但依然在母爱文字里成长,必须感谢江山文学开辟的这块成长乐园。“我”很多文章是习之乐哉编辑的,他也是我的“诤友”。认识文友李湘莉,我称她“江西老表”,能够千里之外分享一个朋友的成长,应该是人生值得纪念的一件事……在此,小编要说两句,我何德何能,让怀才抱器老师把我写进文里,一直以来都是怀才抱器老师在无私帮助我,聆听我的苦恼,给我关怀,给我帮助,每当我遇到创作上的难题,我第一个想到就是怀才抱器老师,怀才抱器老师总是不厌其烦的予以深入浅出的指导解惑,我每发表一篇文章,怀才抱器老师都会帮我修改把关,怀才抱器老师是个德文双馨的好老师,好作者!……在此,我要说声谢谢怀才抱器老师才对!“我”驻足浪花诗语社团,认识了社长“望雪”,望雪是一位在建筑工地上打拼的中年男人,每天起早贪黑,工作辛苦,但依然不忘初心,心怀“诗和远方”,“我”努力负担他的社团管理工作,望雪社长几次说让位于我,都被我拒绝……可见,这段友情建立在互相体贴和互相敬重上。望雪社长的诗歌《草色返青》获得绝品,“我”为之写了一篇赏析文,“我”想,朋友的概念,应该是心的碰撞,我们有了精神的吻合,咬住了彼此的心。几天前收到岚亮老师转达的一个梦,“愿以远盟结弟昆”,不久,山泉老师又来“三结义”,古有“桃园三结义”,今有天南海北三兄弟聚首。人生啊,不能没有朋友,不然就孤单了。“我”在江山得友三千,柳岸“老百”、苏州“小小莲儿”、“走乐”、“罗莲香”、“素心若雪”、“刘开阳”、“鲁紫苏”、“孙巨才”、“只留阳光”……作者如数宝贝,抓住每一个朋友的写作特点,如电影镜头特写一样呈现在读者面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的江山朋友给了我“历寒彻骨”的精神涵养。“我”还有两个“江山”外围的老朋友,我的江山朋友不能一一列名,驻足江山,就是扎在朋友堆里。是呀,人生贵在知己,四海相逢骨肉亲!我想,江山的朋友肯定也想说,此生遇见怀才抱器老师,很美!相同的兴趣爱好,共同的努力方向,是今生注定的朋友,千金易求,知己难得,相知相惜的真友情,夫复何求?纵使人生老去,有文字,友情故在!何时一樽酒,与君细论文?文章作者虽然没有详细说自己与朋友如何情感深厚,但从字里行间,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作者与每一位朋友情感的不一般!文章叙议结合显深度,富有文化底蕴,富有音韵之美,全文清逸婉丽,流畅连贯,收放自如,感情真实细腻,言语感人至深,娓娓叙谈之中,缕缕温情自然流露!是一篇情意浓浓,似香醇美酒,令人不饮而醉的佳作,力荐文友品读。问候作者祝安!【浪花诗语编辑:李湘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625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李湘莉        2020-06-23 13:36:49
  感谢投稿浪花,为读者带来倾情之作,洋洒洒七、八千字呀,辛苦了,怀才老师!湘莉敬茶一杯,解解乏吧!谨祝夏祺,创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6-23 14:36:09
  走笔就收拾不住了啊,这么长的文章,是否有裹脚布之嫌,我都担心了。湘莉老师拨冗编辑,写出详细精美的编按,给与热情推介,是对怀才抱器的鼓励。在此表示感谢,辛苦了。江山朋友情,岂是千八百字可以写出的啊,很多江山朋友都给了我写作动力和精神感染,这些只是其中一部分。谢谢江山朋友。奉茶一盏,问候湘莉老师。遥握,感谢!
2 楼        文友:习之乐哉        2020-06-23 14:30:42
  怀才老师一篇洋洋洒洒近8000余字的妙文,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啊!江山文学的“最讨厌”的几个朋友,全让怀才老师这块巨“石”给从“浪花”飞溅起来。我习之首当其冲啊!把我们俩的那点“隐私”全抖擞出来。说实在,三年前在“散文在线”认识怀才老师,是习之人生之大幸。三年来,亦师亦友,更是宽厚大度的兄长。没有一点文学基础的习之,是怀才老师“死拉硬拽”的把习之带到江山,爱上了文字,爱上了江山,认识了一批天南地北“江山人”。千言万语一句小品王范伟的话:“谢了!--“师爷!”
回复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6-23 14:40:48
  警爷所言,也让我泪目了。相识在散文在线,相悦在江山文学。转战南北,扎根江山,这是人生一段最值得纪念的段落。怀才抱器文章所写习之乐哉老师,都是写作背后的浪花,翻出来,我觉得还很美,所以就不惜笔墨以记。说实在的,和习之老师江山切磋最多,彼此启发,共同长进,亦师亦友了。文章中所言不当还望海涵。遥握,谨祝警爷笔健!
3 楼        文友:李湘莉        2020-06-23 14:58:52
  好文章皆为我友,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是否无奈之举?江山溪水淙淙,岂止三千,每一瓢挹出的都是朋友的心血。这句话说得好,让人共鸣!
   看情形,今生注定是朋友了,期待时光流转,能有相见的一天,也或许今生不会谋面,想来,有些酸楚,可一切还是美好,如同美丽的月光流淌在我们的情感里……甚好!
回复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6-23 15:01:38
  不再猜测,朋友之情因江山而充沛而深厚。喜欢“注定”两个字。江山一面,竟然成了一段难忘的岁月。是的,每个作者的文字都应该得到尊重,是我们成长过程的音符。谢谢湘莉老师再度美评。遥握。
4 楼        文友:罗莲香        2020-06-23 15:35:57
  怀才老师的文章总令我叹为观止!好一篇铺叙有致的美文,浓浓的友情,自带芬芳的文字,真情涌动,思绪飞扬。朋友遍江山,不亦乐乎?自去年八月走进江山,从柳岸到浪花,我拜读最多受益最深的是怀才老师的力作,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等,各种文体驾轻就熟,惊艳了时光!而当我懒散日久,疏于动笔之际,怀才老师在微信中发出友情呐喊,催我猛醒,鞭策我发文,我很是感动,同时汗颜不已,后又提起拙陋的笔写出稚嫩的文字,每每得到老师用心点拨费心润心。我常慨叹,自己何德何能遇见了怀才老师,竟如此关怀扶持。您是文字的导师,心灵的挚友!遥握,谨颂夏祺!
回复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6-23 15:40:54
  洗洗罗老师留墨。在文中虽着墨不多,但并不等于不重要。罗老师的文章也在熏染着我的俗。真的,朋友的力量总是温暖心窝。文字,可以唤起我们的激情,罗老师来浪花,希望心情也璀璨。真的,怀才抱器何德何能,只是喜欢结交文友,遇到罗老师,也是缘分,但得文字之美,足以丰满人生。遥握,感谢美评。
5 楼        文友:素心若雪        2020-06-23 16:41:08
  江山是一个大家庭,一群人能聚在一起也是缘分,是因为有共同的好爱或兴趣,时间久了因为熟悉而不忌,虽然有各自不同的个性,但都能和谐友善相处。在江山结识怀才抱器老师悉知颇有长者之风,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每读老师的散文,都能感觉到,含蓄、飘逸、简明、生动,而且诗意盎然。读之如行云流水的文章,既能熔铸今古,又能会通中西,那决非轻率从事,而是长期锻炼臻入化境的结果。老师对文字严谨态度与敬畏之意也是我很敬佩的。以及热爱教育的毅力也让人感动。有言:有遇良师何其有幸!洋洋洒洒一篇很温暖的好文章,拜读学习。
视与荷般静,原同梅样清。
回复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6-23 16:57:48
  遇到素心若雪老师,也是因为文字,好的文章总是如磁铁一般吸引人。若雪老师文章精美,特别是古韵诗词文赋,信手拈来,有着深厚的文化功底,很是敬佩,引以为师,只是文章题目是“江山朋友”,所以这样称呼,有失恭敬,见谅啊。遇到才情道德俱佳的人,怀才抱器总是生出敬佩。所以就在文章里提到,只是片言只字,不能一一写出若雪老师的好,见谅啊。看见若雪老师的文中入绝,为之高兴,在此祝贺,更祝佳作频出。问候夏祺!
6 楼        文友:习之乐哉        2020-06-23 16:41:21
  我的笔名“习之乐哉”还是在怀才抱器老师的启发下才出现的。在“散文在线”时为“习之”,而怀才抱器老师是“怀才”,而到了江山都成了“复姓”。当时取“习之”,无非是想在文学一角,秉承孔夫子“学而时习之”而取“习之”,结识了怀才这亦师亦兄的朋友,才知道有朋友的快乐。于是又从孔夫子的“有朋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口头语里,又取“乐乎”二字。怀才老师说,“乐乎”即“乐哉”,那就在江山一块“乐哉”吧。于是有了“习之乐哉”。江山的第一朋友,非怀才莫属了。当然习之也在江山浪花朋友“弱水三千”了。譬如望雪,湘莉,潇潇,太阳,岚亮,梅骨,莲香....。幸福啊!
回复6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6-23 17:04:22
  想起来了,这个名字的确有故事。是啊,朋友很多,引以为傲,只是怠慢了很多朋友,在江山,在浪花,太多的朋友,一篇文章不能一一写出,是朋友则会见谅的啊。是啊,风潇潇,梅骨君,雨中太阳……很多啊。生怕未写到而得罪了朋友。各位朋友见谅啊。怀才抱器这厢拱手行礼了。谢谢习之老师提醒。遥握。
7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20-06-23 16:45:09
  怀才老师说文里提到了我,赶紧过来欣赏。没想到怀才老师用的是"羡慕嫉妒"一词,阳光荣幸啊。这词也是我想对怀才老师说的,羡慕怀才老师时间充足,佳作频出;嫉妒怀才老师交友甚众,知己遍布。阳光尚处于为工作奔忙的时候,无更多精力和心劲来写文交友,然得怀才老师之青眼,视为一友,也是阳光在江山的收获之一了。问好怀才老师。
只留阳光
回复7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6-23 16:51:47
  谢谢阳光社长拨冗留墨。其实,朋友不必说什么,心中暗许,便是了啊。阳光社长不会介意吧?有时候看文章,就像我,对了心思便好。很羡慕阳光社长随时可以将课堂所见所遇拿来在江山加工成美文的功夫和情趣,不仅仅是为一篇文章,更是一份难得的忠于职业的情感,所以引以为友了。或许怀才抱器不配,哈哈,无妨啊,依然暗许。谨祝阳光社长,文章与事业双丰。遥握,谢谢!
8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20-06-23 16:55:42
  莫暗许,明许吧,哈哈。我说的无精力是相对而言,对怀才老师,早已视为友了。
只留阳光
回复8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6-23 17:00:08
  “不配”是怀才抱器的俏皮话啊,有点逗得阳光灿烂的意思啊。多虑了。朋友,说话就随意了啊,莫在乎哦。问候阳光老师。
9 楼        文友:岚亮        2020-06-23 17:39:27
  皆云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古有伯牙和钟子期,武林中有曲洋和刘正风,实乃笑傲江湖,千古美淡也。我到江山,能与怀才兄长相遇,实为人生之幸。拜读佳作,居然有吾,又为一幸。到江山,激扬文字是惬意的,以文会友更加快意。兄长满腹经伦,才情横溢,文章锦绣,是吾之楷模。与兄相交一场,也不枉到江山走一回。但愿青山不老,友情长久。期待“三兄弟”相聚的那一天,能早日到来。祝福兄长!
回复9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6-23 17:47:06
  不是互相捧着,是相惜的感觉,在江山写文章,得遇岚亮老师,心中敬佩,我在文章里,概述了岚亮老师的文字特色,不一定很准确,可能理解还不到位,见谅啊。但的确给了我很多思考,让我对文章写作有了改变的想法,尽管不能达到岚亮老师文章的高度,但看齐之心早就有了。江山开辟了写作的崭新模式,让我们得以相聚,也有了学习交友的机会,感谢江山。兄弟三人,相聚有时。一定的。学习岚亮老师留墨。遥握,谨祝笔健。
10 楼        文友:岚亮        2020-06-23 22:21:32
  如画的江山,卧虎藏龙,高手如云。怀才兄长的文章,每篇读来,不仅字字玑珠,活色生香,更重要的是切点独到,引经据典,用诗意之笔,娓娓道来,让人如食文化之大餐,深受启迪。羡慕兄长,在江山拥有这么多文友,好温暖哦。朋友不怕多,真挚的友谊难能可贵,吾等当倍加珍惜。再次拜读佳作,祝兄夏安!
回复10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6-24 06:42:14
  相视温暖,读文有获,便是好朋友啊。我想岚亮弟也是如此想的,不一定交往甚密,但可取其长,我视为友。来江山,行文纵情,看文染意,读读写写,仿佛是走景观云,何处有这般滋润。怀才抱器文较之岚亮弟的文中,自知很多不足啊,见你的文章,每读必叹不及也。所以学习是真的。特别感谢兄弟谬赞鼓励。问候夏安,谨祝笔健。
共 17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