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暗香】入骨相思(小说)

精品 【暗香】入骨相思(小说)


作者:上官竹 进士,9122.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98发表时间:2020-07-30 16:26:46
摘要:“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阮小筝微弱的声音忽然在白仇飞的耳边幽幽响起。白仇飞悚然一颤,惊恐地扭头四顾,根本没有阮小筝的身影,唯见英小荷手持着手机,正泪流满面地在注视着他,目光似喜似怨……


   一、灵鸽传怨
   晚自习下课后,白仇飞故意磨蹭到最后一个离开教室,临走时,把一张纸条塞到了英小荷的课桌抽屉里。
   路过学校对面的公园门口时,白仇飞眼前突然闪过一抹灰影,一只灰鸽毫无征兆地掉在他前面。灰鸽似受了伤,歪歪扭扭爬起后,东倒西歪地在前面走着。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白仇飞喃喃自语着,情不自禁跟在灰鸽后面,不知不觉走到了公园角落里的一个小亭子里。
   亭子中间有口井,灰鸽扑棱着翅膀飞上了井沿。白仇飞轻手轻脚走上前,冷不丁扑过去,一把抓住了灰鸽。灰鸽突然低下头,在白仇飞的手心里狠狠啄了一口。
   白仇飞疼得一激灵,抓灰鸽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
   灰鸽猝然挣出白仇飞的掌心,噗地坠入了井中。白仇飞上半身跟着往前一倾,控制不住地朝井中缓缓滑了下去。
   “你干嘛呢?”一个男生的声音突然在白仇飞身后响起,一把将白仇飞拽离了井边。白仇飞心惊胆战地转过身,拉住他的原来是他同桌沈琥禅。
   白仇飞尴尬地道:“我在抓一只受伤的黄眼鸽,没想到被它狠狠啄了一口。”
   沈琥禅蹙眉道:“黄眼多鬼鸽,你抓它干嘛?鬼鸽也叫灵鸽,能帮鬼传递信息。灵鸽如果啄人,多数是在帮鬼传递怨念,被啄者会被怨灵缠上。”
   白仇飞的心咯噔了一下,呐呐道:“也不知那灵鸽在传递谁的怨念?”
   沈琥禅指着井边的一块大石头道:“听说上星期几个女生在这里打架,其中一个不慎掉下了井。出了此事后,公园里的负责人当天就把这口井用大石头封住了。今天这块大石头不知被谁无缘无故搬了下来,一定和这只灵鸽有关。”
   白仇飞听得心里阵阵发毛,还想继续询问究竟,蓦觉腕上一凉,低头一看,两只手腕上覆着一双沾满了淤泥的手!
   白仇飞头皮一奓,触电似的抽出双手,蓦然转身,见身后站着一个身上沾满了淤泥的长发女生。女生的脸近距离对着白仇飞,眼耳口鼻皆有淤泥不停流出。
   “难道是个女鬼?”白仇飞看得心翻欲呕,猛然张开嘴,面朝女生作出吐唾沫之状。趁女生受惊躲闪之际,白仇飞急忙扭头朝沈琥禅使了个眼色,转身拔腿就跑。
   女生怒不可遏,一把拽住了沈琥禅的左袖,一个劲地往井边拽。沈琥禅奋力一挣,猛听“哧啦”一声,他的左袖硬生生地被女生撕得脱线了!
   “晕,我这外套才买了两天啊!”沈琥禅心痛不已,眼看女生又伸手掐向了他的咽喉,来不及细想,跟着白仇飞拼命地跑出了小亭子。女生将手中碎布往地上一扔,紧跟着从后面追了上来。
   两人刚跑出公园,迎面又跑来另一个女生,手里拎着一大袋零食。
   跑在前面的白仇飞急忙闪到一边,后面的沈琥禅收势不住,和那拎零食的女生撞了个正着。
   女生尖叫着倒在地上,手里零食脱手飞出,撒了一地。
   沈琥禅被撞得眼冒金星,半晌才回过神来,发现被撞的女生,原来是他班上的英小荷。
   沈琥禅想走上前说几句,身子却动弹不了,回头一看,那个长发女生已经站在他身后,沾满淤泥的手紧紧拽住了他后背的衣服!
  
   二、女鬼真容
   “别再撕我衣服了!”沈琥禅又惊又气,使劲挣脱了女生的双手,狼狈地落荒而逃,边逃边回头朝还在帮英小荷捡零食的白仇飞大喊道:“别捡了,快跑!”
   白仇飞猝然惊觉,拽着英小荷撒腿就跑。
   “干嘛呢?你弄疼我了!”英小荷又惊又羞,刚甩开白仇飞的手,蓦觉身后有异,猛回头,那个女生已追了上来,伸手抓向了她的后背。
   “鬼啊!”英小荷惊得汗毛凛立,尖叫着逃到了白仇飞前面。
   那女生好像一下子盯上了英小荷,如影随形地紧跟上来,一把抓住了英小荷的一只胳膊,咯咯怪笑着道:“不错,我就是个女鬼!”
   英小荷吓得魂都飞了,拼命狂甩着胳膊。可是,那女鬼的手宛若铁钳一般,根本无法甩脱。
   女鬼拖着英小荷往前就跑,英小荷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拖倒在地。女鬼突然松开手,弯身抓住了英小荷的两只脚跟,倒拖着英小荷,掉头奔回了公园。英小荷被女鬼拖得惊魂欲裂,朝白仇飞嘶声哭喊道:“快来救我!”
   白仇飞急得眼都红了,拼命地拔足狂奔,憋足了劲猛追上去。
   沈琥禅见势不妙,急忙转身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地追上了白仇飞,边跑边道:“这女鬼好像认识英小荷!”
   白仇飞急道:“管它认不认识,救人要紧!”
   女鬼倒拖着英小荷一路狂奔,又跑进了那个小亭子里。
   白仇飞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发疯似的狂奔过去,俯身抓住了英小荷的双手。
   女鬼不甘示弱,紧抓着英小荷的双脚,使劲往井边拖去。
   白仇飞与女鬼一个拉手,一个拖脚,宛若拔河一般,将英小荷的身子拔得笔直。
   英小荷一头长发被拖得披散开来,绷紧的神经已被女鬼折腾得濒临崩溃。
   沈琥禅在旁急得手足无措,环顾四周,发现亭子外的一个花坛边,放着一只给花浇水的洒花壶。沈琥禅心念一动,马上朝花坛边跑了过去。
   洒花壶里装满了水,沈琥禅拎着它返回了亭子。
   白仇飞与女鬼仍在僵持着,看到跑回来的沈琥禅,急忙大喊道:“快来帮忙啊!”
   沈琥禅提着洒花壶走到女鬼面前,突然提起洒花壶,将水朝女鬼迎面浇了上去。
   女鬼猝然受惊,果然松开了双手。
   白仇飞跟着松开手,弯着腰道:“快上来,我背你走!”
   英小荷抬手撩开遮面的乱发,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她刚想说话,缓过神的女鬼又朝她猛扑过来。
   英小荷大惊失色,连滚带爬地躲开女鬼,不敢再犹豫,心慌意乱地趴在了白仇飞背上。
   女鬼见状,怒火更炽,刚想再扑上前,沈琥禅突然大吼道:“李翊菲,手下留情!”
   女鬼一下子停止了动作,怔怔地注视着沈琥禅。
   白仇飞背起英小荷刚想跑,听沈琥禅这么一吼,不由一愣,不由自主地扭头朝女鬼看去。
   女鬼脸上淤泥已被洒花壶里的水冲得干干净净,露出了惨白浮肿的本来面目。
   白仇飞盯着女鬼端详了良久,愕然道:“李翊菲,真的是你!你不是和阮小筝一起请假旅游去了么?你俩到底出了什么事?阮小筝呢?”
   李翊菲与阮小筝都是白仇飞的同班同学,都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来上课了。
   英小荷无法压抑内心的恐惧,身子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三、心中块垒
   白仇飞安慰道:“别怕,同学一场,李翊菲不会为难我们的。”
   李翊菲走到白仇飞面前,盯着英小荷道:“你敢摞起袖子给白仇飞看一下吗?”
   白仇飞一怔,急忙低头去看,只见英小荷双手的手背与裸露在外的手腕上,俱布满了一块块触目惊心的淤青伤痕。
   沈琥禅跟着上前看了看,失声惊叫道:“这是鬼掐青!人的身上莫名其妙出现淤青,叫鬼掐青。鬼若掐人,一定充满了怨念,若不及时求鬼原谅,必被怨鬼索命!”
   白仇飞急道:“英小荷,你的手怎会弄成这样?快告诉我!”
   英小荷不敢正视李翊菲的眼睛,从白仇飞背上下来后,低着头讲了起来。
   上午上数学课时,不知何故,英小荷的眼皮沉重得无法睁开。
   数学老师站在黑板前讲课,英小荷却听不到老师的声音。她想问同桌,才发现自己发不出了声音,身体也无法动弹。
   隐隐约约中,英小荷感觉有双手使劲按住了她的双肩,如按摩一般,从她双肩开始,捏遍了她的两条手臂。
   英小荷悚然一颤,猛地清醒过来,感觉双臂无比酸痛。她惊恐地摞起袖子,只见两条胳膊上都布满了一块块淤青……
   听完英小荷的讲述,白仇飞惴惴不安地看了看李翊菲。
   李翊菲道:“别看我,英小荷不是我掐的。”
   白仇飞一怔,不由自主地朝那口井看去,心中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忍不住问道:“上周几个女生在这里打架,难道就是你们?”
   李翊菲道:“是的。”
   上周一,晚自习下课后,李翊菲到公园里散步时,看到英小荷与几个女生在亭子里说话。她悄悄走过去,才知英小荷在说阮小筝的坏话。
   阮小筝是李翊菲闺蜜,李翊菲忍不住冲进亭子,和英小荷吵了起来。
   一言不合,两人立刻扭打在一起。这时,有人偷偷去通知了阮小筝,阮小筝赶来劝架,混乱中被推下井,等到叫人救起,已经气绝身亡。
   回去后,李翊菲整夜噩梦颠倒,总觉阮小筝就是她推下去的。伤心与恐惧排山倒海般袭来,李翊菲绷紧的神经瞬间崩溃,走投无路地选择了投井自尽。
   第二天,李翊菲没来上课,英小荷害怕到了极点。刚好白仇飞向她询问阮小筝与李翊菲的事,她随口谎称两人都请假旅游去了。
   李翊菲讲完后,慢慢走到井边道:“吐出了心中块垒,我不想再记恨谁。怎样才能解除鬼掐青的怨念,英小荷你自己琢磨吧!”
   没等英小荷开口,李翊菲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东西,飞快地塞在白仇飞手里,随后纵身一跃,扑通一声投入了井中。
   白仇飞疾步奔到井边,只见井底涌动着一团模糊的黑雾,幽森森的,深不见底。
   白仇飞看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手里的东西毛茸茸的,好像还在动,低头一看,竟是那只受伤的黄眼灰鸽。
   没等白仇飞回过神,英小荷忽然飞奔过来,一把将灰鸽捧在手心,又惊又喜道:“白仇飞,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鸽子?今天刚好是我生日,谢谢你的生日礼物!”
   沈琥禅忍不住感慨道:“怪不得要去抓鸽子,原来为了俘获美人心!”
   英小荷听得晕生双颊,朝沈琥禅白了一眼,突然低下头,情不自禁地朝灰鸽吻了下去。
   白仇飞一惊,刚想上前制止,灰鸽突然扭过头,朝白仇飞狠狠瞪了一眼。
  
   四、凶多吉少
   白仇飞心突地一跳,失声惊叫道:“快把鸽子扔掉!”
   英小荷罔若未闻,依然低着头,忘情地吻着鸽子头。白仇飞急忙问沈琥禅:“这灰鸽真的是灵鸽吗?”
   沈琥禅道:“凶多吉少。”
   白仇飞忧心忡忡地走到英小荷面前,没等他开口,英小荷突然抬起头,一双眼睛瞬间全都变得漆黑如墨,宛若两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白仇飞惊得猛退一步,大声道:“阮小筝,是你么?如果英小荷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替她向你赔罪!”
   英小荷面无表情地站着不动,如泥雕木塑一般。
   白仇飞心急如焚,扑通一声跪倒在英小荷面前,哽声道:“要杀要剐冲我来,放英小荷一马吧!”
   英小荷蓦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揪住了白仇飞的头发,使劲地将他往井边拖去。
   白仇飞身不由己地被英小荷拽到了井边,上半身不由自主地往井里倾斜了下去。这时,那只灰鸽忽然从英小荷的手里挣脱出来,盘旋在白仇飞的头顶,朝英小荷的手背狠狠啄了下去。
   英小荷猝然受惊,噌地缩回了手。白仇飞急忙直起腰,一把抓住了灰鸽。灰鸽也不挣扎,一双鸽眼一动不动地看着白仇飞。
   白仇飞咬了咬下唇,刚想把灰鸽扔进井里,沈琥禅忽然疾步冲上前来,使劲把白仇飞拉到了一边,厉声道:“不能扔!”
   白仇飞愕然道:“它不是灵鸽吗?留着它不吉利!”
   沈琥禅道:“刚才如果没有它,你早就葬身井底了!”
   白仇飞一怔,刚低下头去看灰鸽,英小荷突然又猛冲过来,伸手抓向了白仇飞手里的灰鸽。白仇飞条件反射地往后急退,英小荷紧追不放,猝然飞奔过来,一把握住了灰鸽的脖子,硬生生地将灰鸽从白仇飞手里抢了过来。
   白仇飞急忙伸手去夺,可惜只抓住了灰鸽的两只脚。
   两人各自紧抓不放,白仇飞忍不住抬起头,却见英小荷原本黑洞洞的双眼,此刻全部翻成了恐怖的白色。
   白仇飞心突地一跳,蓦觉双腕酸痛难忍,低头一看,一双沾满淤泥的黑手正紧紧抓着他的双腕!
   白仇飞吓得大叫一声,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
   黑手亦随之松开,一把夺下了英小荷手中的灰鸽。
   白仇飞悚然抬头,只见英小荷的肩膀上多了一颗腐烂发黑的人头,那双夺灰鸽的黑手就勾在英小荷的脖子上。
   此刻的英小荷好像被人点了穴,神情僵硬地怔立不动。
   白仇飞急忙朝在旁边已经被吓懵的沈琥禅大喊道:“快来帮忙,英小荷被鬼缠上了!”
   沈琥禅猛然回过神来,目不转睛地盯着趴在英小荷背上的黑鬼,忽然拎着那只洒花壶走出了亭子。
   白仇飞急得大叫:“别走啊,你不能见死不救!”
   不消片刻,沈琥禅又拎着洒花壶跑了回来,将洒花壶里的水全部浇在黑鬼的背上。
   一股浓烈的尿骚臭猝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黑鬼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下子从英小荷背上跳了下来,龇牙咧嘴地扑向了沈琥禅。
   沈琥禅闪身避过,猛然举起洒花壶,朝黑鬼头上狠狠砸了下去。
   一股腐臭的污浊液体夹杂着淤泥如喷泉般射出,喷了沈琥禅一脸。沈琥禅急忙放下洒水壶,抬手使劲揉了揉眼睛,只见被砸的黑鬼嘶声怒吼着,又朝他猛扑过来。
   沈琥禅吓得胆裂魂飞,连滚带爬地逃到了井边。
   紧追过来的黑鬼突然纵身一跃,宛若一只巨大的癞蛤蟆,朝坐在井沿上的沈琥禅飞扑而来!

共 630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娓娓道来,由灰鸽引起的一个故事。白仇飞跟着灰鸽来到井边,似乎要被坠下井底,却被这时的沈琥禅看到了,叫了白仇飞,而这时却从井里出来了一个女鬼,而这个女鬼正是前几日投井自尽的李翊菲,而李翊菲之所以会投井自尽那是因为和阮小筝、荷小英等人在井边因为那份情书而起的争执,是荷小英把阮小筝失足掉进井里的,而李翊菲却以为是自己害死她的。才会投井自尽,而荷小英也因此被鬼掐青了,才会被黑鬼上了身。最后,在灰鸽脚上发现了一张情书,原来阮小筝一直暗恋白仇飞,而荷小英却没说成了阮小筝情书没给白仇飞,才会发生刚才一系列的事……小说情节突出,人物刻画鲜明,环境描写细致,由一份暗恋而引起的人鬼争执的画面,也许尽早说开了,才不会发生这些事。主题鲜明,对应题目,故事新颖。问好老师,祝创作愉快,期待更多精彩呈现!推荐文友共赏!【编辑:易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73100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易辞        2020-07-30 16:28:24
  品读老师佳作,读这篇小说,不得不为老师的构思点赞,问好老师,期待新续~~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2 楼        文友:易辞        2020-07-30 17:21:05
  已报精品组!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3 楼        文友:易辞        2020-07-31 22:29:28
  祝贺老师,荣获精品文,期待再次来稿!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