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山婶(散文)

编辑推荐 【流年】山婶(散文)


作者:孙兴盛 白丁,74.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3发表时间:2020-08-01 23:48:00

我在那所山区小学教书,山婶是教师灶上的炊事员。
   那年我高中毕业,因某种说不清的原因,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一根扁担挑了铺盖行李,从山外的大平原进入到这所山区小学校来。
   这是一座“小学戴帽”的中心小学,除六个班的小学外,还有三个班的民办初中。我一到这里,校长就分派我担任五年级班主任,语文、数学(那时称算术)一起包,另外,兼教初中班体育、音乐。那时候,我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二十。虽不及潘安的相貌,却也风流倜傥;虽不能和周郎比“羽扇纶巾”,却也衣冠楚楚。于是,山婶一眼就看中了我!
   山婶的男人,1946年在蓝洛县任游击区长,跟随李先念与国民党军队周旋在鄂豫陕边区。一次狙击战中,不幸中弹身亡,留下一个独生女儿,不足四岁。如今,这个叫灵芝的姑娘,虚龄十八,刚刚考上高小,分在我教的这个五年级班里。要说长相,可以用一句俗语去形容——高山头上出俊女!一副细柳条身材,留两条拖到屁股后边的长辫子,瓜子脸,脸蛋儿白中透红,粉嘟嘟的。
   山婶特别关爱我。她常常到我的房间里闲坐一会儿,拉家常,甚至漫不经心地打听一些有关我父母的事。除了温情软语,每顿开饭时,她还偷偷地给我碗里埋肉块——她总是用眼角暗示我,碗里有埋伏,吃饭时不要乱搅,免得招惹是非。
   起初,我以为山婶“巴结”我这个当班主任的,要我特别关照她女儿的学业,后来才知道她是为了女儿的婚姻大事。
   经过一段时间,山婶正式托校长来给我说媒,明确提出要把她女儿许配给我。这怎么行呢?我和灵芝是师生关系,况且,我已经结婚了,有了媳妇。咳,这个山婶,她弄得我简直哭笑不得!
   一年后,我因教学成绩突出,工作责任感强,被评为全县红旗手,转成正式教师,工资提升两级,紧接着又入了党。这下,山婶对我更殷勤了,可以说是“关爱有加”。
   这时候,适逢我国全民性的经济调整,需要加强农业第一线,其中有一项是下放超龄学生:小学生凡在虚龄16周岁以上者,一律勒令退学,回家务农。山婶的女儿灵芝也在其列。
   这下,山婶慌了,一种紧迫感促使她三番五次地找我,问:“灵芝怎么办?”言下之意,原指望女儿学点文化,再去成家立业,如今早早地就被“下放”回家,将来依靠什么呢?于是,山婶壮着胆子亲自向我提婚,而且用一种带有指令性的语言。我虽然作了许多解释,可总是无济于事,她说什么也不相信。我于是给家中写信,让我媳妇到山里来一趟,证实一下。
   我媳妇果然来了,穿了一身新衣服,刻意打扮了一下。我要她在学校里走动,在街面上逛荡,自然是要众人知道,我已经是有妇之夫了;也要山婶明白,今后再也不能纠缠那些办不到的事了。
   我媳妇来山区小学的日子里,曾和退了学的灵芝接触过好多次,因为年龄相仿,文化程度也不差上下,所以很能谈得来。待我媳妇回家的时候,两人好得简直像亲姐妹一样。
   除我而外,这个小学的其余十五名教师,都是当地人。校长和教导主任还是师生关系。教导主任是这个小学所在地街镇上的人,今年三十七岁,刚刚死了女人,丢下一儿一女两个孩子。一天晚上,教导主任和校长忽然一同来到我的房间,开门见山地要我去保媒,把山婶的女儿灵芝嫁给他。我惶惶然,不知该去不该去。
   他们走后,我心里说:一个三十七岁的老头子,竟然想娶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做续房,太不像话了!况且,我一向对教导主任没有好感:说话流里流气的,长得又是一副猪嘴猴娃相……
   不去又不行,我一个弱者——普普通通的小学教员,怎敢跟两位顶头上司作对呢?我只好暗里把教导主任的要求告诉了山婶。谁知山婶是个直性子,当着十五六名教师开饭的时间,高喉咙大嗓子地说:“我说教导主任啊,你别癞蛤蟆他妈的还想吃天鹅肉!你今年已经是三十七岁的人了,比我这当娘的还大一岁,我怎能将女儿嫁给你这个糟老头呢?做你的梦去吧!”
   这话要在背地里说了,也许影响不怎么大,但这话是说在全校教师的当面,而且脸色又是那么严肃,自然给教导主任带来莫大的尴尬。
   全国性的整党开始后,校长和教导主任两人就到当时的公社党委那里黑告了我。教育系统党支部的整改对象,非我莫属!
   党支部扩大会,扩大到山区两个中心小学,两个辅导区,六十多名教师。会上,由教导主任和校长师生二位扭在一起给我提意见,大言不惭地说我和山婶的女儿如何如何,并且声嘶力竭地拿出好多虚无缥缈的事实来证实他俩的“检举”是“铁证如山”。公社党委那位负责组织工作的书记,还亲自找山婶的女儿调查、谈话。一时间,把个山区搞得沸沸扬扬。山婶为了这莫须有的“横祸”到处喊冤。
   一个刚刚踏入社会的女青年,灵芝姑娘自然受不了这侮辱性的打击。在解释无望、申诉不能的境况下,竟然背着寡居的母亲,于一个星稀月朗的夜晚,跳进了大跃进时期修建的鱼池里,从此逃脱了这个污秽的人世,含冤九泉。
   山婶哭得死去活来。
   我虽然没有背上逼死人命的罪名,也因灵芝的死受到株连,撤销了“红旗手”称号,开除党籍。
   山婶从此不在小学校担任炊事员了。
   我媳妇知道山里边发生的这一切,就步行六十多里,赶到学校来,和我一同去安慰山婶。媳妇看一眼我,拉着山婶的手说:“从今往后,您就是我俩的干娘,我俩就是你的儿女!”
   我赶紧跪到山婶面前,低下头叫了一声:“干娘!”
   山婶是我一生中惟一确认的干娘。
   书是没办法再教了,这所山区小学再也不是我理想的腾飞之地了。我向县教育局写了申请,要求还乡,参加农业第一线。纠缠了一年多,主管部门终于给我发了“还乡证”,领到了三年的退职薪金。归去来兮,我又回到了山外那块大平原上。
   二十多年的农村生涯,忙得我几乎忘却了我那位干娘,只知道她后来孤苦伶仃,被生产队五保了,当上了五保户。
   改革开放后,我重见天日。当我的生活一步步迈入正轨,我想起了干娘。掐指算来,她至少已是70多岁的老人了。我打发老婆去山区接她,让她老人家进城享一享清福。三天后,老婆从山区回来,说干娘已经过世了,前两天刚过完头周年,去年这个时候,脑溢血夺去了她的生命,死后就埋在女儿灵芝的墓坟旁边。
   这个悲愤的消息,使我三天三夜没说一句话,沉浸在无言的痛苦中。
  

共 239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山婶是“我”在山区小学教书时,那所小学的炊事员,她有个刚满十八岁的女儿灵芝在“我”的班里读书。山婶喜欢“我”,想让“我”做她的女婿,但“我”已经成家,灵芝还和“我”媳妇成了好姐妹。可惜好景不长,学校教导主任的老婆死了,想让“我”保媒让山婶把灵芝嫁给他,山婶自然不肯,守着学校所有老师骂了教导主任。整党开始后,怀恨在心的教导主任和校长编造“我”和灵芝的谣言,进行挟私报复,灵芝不堪受辱,跳水自尽,“我”也离开了教师岗位,回乡务农。时过境迁,多年以后,功成名就的“我”想起了干娘——那个善良热情的山婶,想把她接出来享几天福,却得到了她已去世的消息,不由唏嘘不已。散文用质朴的语言,讲述了多年前的一段往事,为我们勾勒出山婶这个鲜明的人物形象,并通过灵她和灵芝的悲剧人生,揭露了教导主任等的丑陋和不堪。流年推荐阅读!【编辑:闲云落雪】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20-08-01 23:49:06
  感谢老师赐稿流年,祝老师写作愉快!
闲云落雪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