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草色撩人(小说)

精品 【看点】草色撩人(小说)


作者:心序 白丁,83.2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94发表时间:2020-09-29 16:38:43

【看点】草色撩人(小说)
   高丰是个天生爱热闹的人,喜欢群居,不是在外应酬,便是在家宴请,离了那些朋友,便觉得生活索然无味。这日,他又邀了几位朋友来家吃饭。苏何心中有些不乐,平日工作一天忙到晚,到了周末好不容易歇息,却又要整这么一桌菜。但既然邀请了,总不能把客人退了,还是要招待得像样。
   她手艺不行,也不想太麻烦,便和高丰商量,去超市买几个卤菜,到饭店炒几个荤菜,自己再弄几个新鲜的菜,家里有花生米,可以炒一盘下酒。这样一桌菜也就齐了。商量完后,两人一起去买菜。
   买完东西回到家,高丰一边看电视一边联系客人,询问几时可以来。苏何在厨房忙着洗、切、炒。她最不擅长的是刀工,切菜时生怕伤到手,刀口与压菜的左手离得远,总是把菜切得很大块。这次她买了些不费刀工的菜,剥好的毛豆,只要清蒸的虾,直接炒的豆干条,以及几个叶子菜。炸花生米是她的拿手菜,热锅冷油炸,起锅前拌些盐。炸出的花生米很酥,而且越嚼越有甜味。每次请客,高丰都要她备这一道菜。
   还有几道菜未下锅,客人已到齐,苏何有些着急,慌了手脚。将洗好的毛豆倒入锅内,一滴热油溅到了她的脸颊,滚烫!她“哦”地叫了一声。用手揩掉油,气恼地胡乱在锅里翻炒。原本也是一张粉嫩的脸,却被生活沾满了油污,无人怜惜。每次请客,高丰从不踏进厨房,苏何觉得自己像佣人一样侍候他们,到了客厅,还得陪着笑脸,和颜悦色地待客,装出很热忱的样子。想到这里,两颗热泪滚了下来,她赶紧用手背擦掉,生怕客人看见。
   “嫂子,辛苦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顺着声音回头一看,一位穿着运动服的男子,进了厨房,衣服以白色为主,局部为草绿色,像春天刚长出的嫩草颜色,看上去很活泼。她第一次见他。
   她忙在脸上堆上笑容,“哦,不。快到客厅坐去,厨房有些脏。”
   男子并没离开,撸起袖子,“嫂子,我来帮你洗菜吧?”
   “哦。不用啦。菜都备好了。”她脸上还是堆着笑,一边翻炒着毛豆。“别叫我嫂子。我叫苏何。”高丰的一些朋友经常尊称她为“嫂子”,她不喜欢这样的称呼,显得有距离,而且无形中让她感觉老了。
   “我是高丰的朋友,叫冷峻。”
   “冷峻,出去吧,别在厨房待着。”苏何催着他。
   菜炒好了,满满一桌,客人一齐上桌,苏何还在收拾厨房。
   忙完之后,她也入席,刚要夹菜,高丰用筷子指着豆干炒肉,皱着眉头对她说,“这菜太咸了。”太淡了,可以再加些盐,太咸了又有何办法?她没有理会。
   “苏何呀,她手艺不行,大家将就些。”高丰对大伙说。然后举起酒杯劝酒,“来来来,一起喝酒。”
   一个人忙着弄了一桌菜,不仅没一点谢意,还在众人面前如此点评她,让她觉得不是滋味。她只管默默吃菜。
   冷峻坐在她对面,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正好与她的眼睛撞在一起,她不觉脸红了。冷峻的眼睛里分明露出了一丝怜惜,替她不平。
   “高丰,这桌菜对我来说是大餐。我一个单身汉,天天在外面吃地沟油。”冷峻碰了一下高丰的酒杯。
   “老兄,不嫌弃的话,以后常来我家吃。”说完饮了一口酒。
   众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喝了酒的人在一个世界,没喝酒的人在另一个世界。苏何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便借口离席,到厨房去忙乎。苏何知道,高丰与这些朋友不过是酒杯情谊,并不是可以推心置腹的。大家聚在一起,只是为了填补生活的空虚,寻找一种存在感。
   酒足饭饱后,人人带着微醉,并未离席,而是点着烟,谈论着谁喝的酒多,谁喝的酒少。一根烟完了,便吆喝着去房间打麻将。餐厅留下一片狼藉,酒气烟味充斥满屋。
   苏何开始收拾。冷峻从房间出来,径直过来帮她。她忙从冷峻手里抢过盘子,正好触碰到他的手,一种莫名的情丝,像触电般,“不用不用,别把你衣服弄脏了。”她低着头赶紧把盘子拿去厨房。冷峻只好去看电视。
   忙了一上午,苏何疲倦了,也该回房休息。隔壁房间传来“噼里啪啦”的麻将声,夹杂着脏话。苏何从不玩麻将,也从不看别人玩。她不是受不了那恼人的麻将声,而是受不了男人们时不时蹦出的脏话,打错牌了,悔了或输了,就拣爹娘骂起来,连十八代祖宗都要挖出来骂。即使长得再漂亮的男子,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没了丰姿。
   午睡起来,梳洗了下,便来到客厅。冷峻在看足球赛,看苏何来了,忙递遥控器给她,“苏何,你爱看什么节目?”
   苏何坐在沙发上,与冷峻隔了两个座位,她把遥控器推了回去,“我不爱看电视,看看足球也不错。”
   冷峻天生有一张笑脸,与他的名字很不匹配。苏何觉得他像东风吹拂的嫩草,欣欣向荣,不免多看了几眼,并没专心看电视。她翘起二郞腿,抖了抖,“冷峻,你还没对象吗?”
   “没呢。”冷峻看着电视,苦笑道。
   “是不是太挑剔了?”
   “哪敢?社会太现实了。女孩子一听说我没房子,都打退堂鼓。现在房价这么高,就我这一穷教师,哪买得起。”
   “女人呀,物质上一旦满足了,又想精神上得到满足。”她还抖着腿,不小心把前面的垃圾桶抖翻在地,便伸手去扶好。
   “现在,像你这样贤惠的女人很少了,会下厨,还会收拾家里。”冷峻称赞道。
   没想到冷峻会这样评价她,置于众多女人之上。苏何更加自信起来。
   高丰从不这样夸她,认为女人做家务是天经地义的事,她不免怅惘,“太实用的女人令人尊重,却不惹人爱。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上一个女人的勤劳。”
   “我就喜欢这种实用的,不喜欢那种打扮得太花哨的女孩。”
   冷峻未意识到说话太直接。苏何涨红了脸,把脸轻轻扭过一边,不敢看他。然后默默地假装看电视。
   客人识趣,在晚饭前都离开了。
   晚上,高丰一躺床上便睡着了,还打着鼾。苏何睡不着。她想起冷峻,想象他抱着她的身体,用手触摸她的背部,吻她的脸,颈,两人发出急促的鼻息声。她的身体不免躁热起来。
   假如跟高丰离婚了,不知冷峻是否会娶她?如果跟冷峻结婚了,又会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呢?冷峻会疼她吗?她不敢肯定冷峻会喜欢她这种类型的,或许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也许会嫌弃她结过婚。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她翻了个身,奇怪自己竟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见了一面而已,到底是怎样的人还不了解。何况,她和高丰现在还没到离婚的地步。
   冷峻成了他们家的常客。每次知道他要来,苏何都会刻意打扮一番,平日不爱化妆的她竟化起了妆,使本就清秀的脸庞显得更为精致。
   冷峻是来蹭饭的,不好意思坐享其成,每次都会来厨房帮忙。他很活泼,常给苏何讲学校有趣的事。苏何认真听着,很少说话。
   那日,苏何为了将土豆丝切细,将左手压住土豆,挨着刀口,不小心切到了食指。她轻声地“啊”了一声。正在洗白菜的冷峻赶紧用抹布擦干手,从口袋里掏出创口贴。因在学校给孩子上体育课,孩子们总是手上、腿上擦破皮,所以他随身带着创口贴。
   “我来帮你贴。”冷峻命令道。
   苏何伸出流着血的食指,冷峻熟练地贴起来。她与他如此近。看着面目俊朗的他,真想在他的薄嘴唇上吻下去。
   贴好后,冷峻说:“你负责炒菜就行,其它的由我来。”说完便去切还未切完的土豆。
   苏何将锅烧热,想起刚才,如果真的吻下去了,冷峻会不会反过来吻她?还是只是接受而已?他的感情是不明朗的,或许因她是结了婚的人,有所顾忌,有所收敛。
   饭桌上,高丰突然提起冷峻的事。“冷峻,我们单位有一女同事,长得很漂亮,还未婚,我觉得与你很配。”
   苏何心一沉,变得紧张起来,她希望冷峻能够拒绝。
   冷峻站起来敬高丰酒,“我相信你的眼光,只是不知道她是否能看上我这个穷教师。”
   这几句话,不管是敷衍也好,都让苏何有些失望,感觉冷峻终究要归别人,他是不会再等她了。可是一想,冷峻从来就没有属于过她,那些只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
   日子就这么过下去,她与高丰的亲热也只停留在生理上的需要。时常还是怄气。一日上班前,高丰在衣柜找那件上月刚买的白衬衣,怎么也找不到,急得发脾气,大声嚷道:“苏何,你把我那件白衬衣放哪去了?我今日开会,必须要穿。”
   苏何用洁面乳搓出一脸泡沫,听他这么一嚷,没好气地回答:“就跟西装挂在一起,你再找找吧。”
   “我已经找过了,根本没有。”高丰大喊,将手上的一件衣服愤怒地往地上扔。
   苏何也气得大嚷,“每次帮你把衣服熨得笔直笔直,叠得整整齐齐,现在倒怪起我来了。你今天先穿着那件旧的白衬衣凑合凑合,下了班再来找。”
   “那件旧的已经发黄了,穿上去太不像样了。”高丰面目狰狞地咆哮。
   “你自己看着办。”苏何一腔怒气,胡乱地洗着脸,把脸盆里的水都溅出来了。
   高丰“啧”了一下,不情愿地穿上那件旧衬衣,便摔门出去了。
   听到他摔门的声音,她也将脸盆“哐当”一声扔在了地上。苏何最受不了他这脾气。
   晚上一进家门,高丰便将身上的衬衣脱了往地上扔。
   苏何把炒好的菜端到餐桌上,刚好看见。她拉长了脸,捡起衣服便往垃圾桶扔。高丰上前抓住她的手,抢过衣服,厉声呵斥:“你在干什么?”
   “你反正扔了,我干脆把它扔垃圾桶。”
   “今天让我穿了件发黄的衣服去开会,发点脾气还不行吗?”说完便到房间去。
   出来的时候,他穿上了衣服,看着桌上的菜,冷冷地说:“今天我去外面吃饭,你自己吃吧。”
   高丰走后,苏何的眼泪一串串掉下来。没了半点胃口,索性也不吃饭了,歪倒在床上一直哭。她想起冷峻,想打电话给他。拿起手机,正欲拨打,又放下了。她把冷峻当作了朋友,而冷峻是否把她当作了朋友?他们的友谊还未到可以倾诉的地步。再说,女人一旦受了委屈,不找女性倾诉,却在男性面前倾诉,似乎图谋不轨。
   她想跟高丰离婚,大胆地告诉冷峻,她要跟他在一起。冷峻会接受吗?如果被拒绝,这在高丰的朋友圈将会是一个多大的笑话。
   她要再试探试探冷峻,如果他有一片真心,她将赴汤蹈火,不顾一切地跟他在一起。她这样决定着。
   这次吵架后,他们一直冷战,谁也不轻易打破僵局。似乎谁先开口说话,便是谁低头认输了。
   “我去超市买点东西,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高丰冷冷地对她说。
   “去吧。”她低声回答,有些不情愿。
   在超市,他们各推一辆购物车,分头买东西。苏何想买一块砧板,在几块砧板间比较着材质和价格,一时拿不定主意。
   “苏何。”
   她顺着声音找去,正是冷峻,还是很活泼的样子。他搂着一位女孩的肩膀。
   “冷峻。”她挤出笑容。
   女孩冲她微笑。是个甜美的女孩,染着黄头发,扎成一个短马尾,显得俏皮可爱。她看上去并不是实用的女孩。
   苏何有些失望。原来男人对爱情是没有标准的。那些一套一套的道理,不过是显摆自己的智慧。
   简单寒暄后,他们便道别。苏何懒懒地推着购物车,毫无目的,竟忘了是来采购的。她怅惘着,备用感情不复存在,冷峻终究成了别人的,跟自己毫无关系了。
   从超市回来,她坐在车子后座,看着窗外。一个白色种族的瘦小老头拉着一个亚裔女人的手,女人并不漂亮,依正常的审美,应该可以说是丑。老头突然在女人脸上响亮地吻了一下。
   车子很快掠过,苏何把脸转回来,眼睛里噙着眼泪,似掉非掉。
   (作者注,本文原创首发)

共 421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爱情需要呵护,婚姻也是需要保养的。就像汽车一样,每跑几千公里就得保养一次,苏何与高丰的婚姻也到了需要保养的时候。编者站在小说之外评价高丰,他不仅不知道呵护爱情,也不知道适时保养自己的婚姻生活,而且还时时以自我为中心,不顾妻子苏何的感受。例如妻子根本不会做菜,甚至讨厌切菜和炒菜,可他还偏偏找一帮酒友到家里热闹,酒足饭罢后还要打麻将玩牌,弄得家里乌烟瘴气,完了也不知道帮着收拾。难怪苏何会在同高丰的好友冷峻接触几次后,会有草色撩人的假想。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1005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20-09-29 16:59:09
  爱情需要呵护,婚姻需要保养,这是我看过一篇小说后的感慨。欣赏佳作,问候心序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天生我才        2020-10-01 11:21:03
  不保养的汽车要抛锚,不维护的婚姻难长久,这个道理隐藏在字里行间,写酒不言酒,这才是写小说的高度。欣赏老师佳作,顺祝老师节日愉快。远握。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