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忆】一个小水潭(散文)

精品 【柳岸•忆】一个小水潭(散文)


作者:岚亮 举人,3937.0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03发表时间:2020-10-12 14:07:57


   庄子曰:“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一个小水潭,我很想写写它,但每毎提笔总是搁下。因为,我又想起了庄子的另一句话:“大知闲闲,小知间间;大言炎炎,小言詹詹。”
   前几天,我回了趟故乡,发小“豺狗”唤我跟他到龙井坑去钓蟹,我看到了那个久违的小水潭。
   它泊在“哗哗哗”的飞瀑之下,用水汪汪的碧眼望着我,仿佛在说,你这个娒儿,我可记得你哦,你还记得我吗?
   怎么可能忘记呢,我的小水潭。
   水潭不大,就像我长不大的童年。五面“糠老”(大簸箕)般大的水面,浮着绿绿的水,荡着粼粼的波。四周是黛色的岩壁,爬着毛茸茸的青苔,长着一簇簇的岩茅,摇曳着几丛黄色的花。一条小白龙似的瀑布,从潭的上方飞泻下来,不仅载来了水,还捎来了上游山林野果的问候。小水潭深清浅澈。深处不知到底有多深。浅处很浅,冲积着如赤豆般的细红沙子。顽童似的石斑鱼天天在那嬉戏,“草鞋耙”似的溪蟹儿日日在那演习泅渡,偶尔还会看到几只小虾公吊在岩边抓耳挠腮,有趣极了。
   那个小水潭,原先没有名字。后来,它有名字了,叫蟹儿潭。不错,这个名字,是我给它取的。
   因此,我就拥有了它的专利权。
   于是乎,我就很想写写它。
  
   二
   七岁那年盛夏的一天中午,豺狗穿着一件大花裤衩,赤着足,拖着两挂鼻涕,叫我跟他去学钓蟹。
   狗亮,钓蟹去。豹狗拍拍挂在腰屁股的鱼篓儿说。
   去哪钓?我坐在路廊槛的美人靠上看连环画,正琢磨着刘文学咋那么厉害,居然在夜里逮住了一个偷辣椒的老地主。
   阿欠,去龙井坑。豺狗吸了下鼻涕,打了个喷嚏,鼻孔边就冒出来一个透明的气泡泡。他说,告诉你,桃花垅的水蜜桃红了,我们顺便到那摘几个桃子吃吃。
   豺狗大我三岁,是路廊槛边老蒙头抱养的儿子,一天到晚在山上放牛牧羊,野得很,也是我们的“娒儿王”。
   我说,去就去。钓蟹,多有意思。偷桃,而且是偷水蜜桃,多么诱人。
   我们沿着柳溪溯溪而上,来到龙井坑和柳溪交汇处,便拐入龙井坑,一路涉溪爬坎去钓蟹。
   没有钓饵,两人都空着手。我把裤管卷到膝盖上,赤足走在溪流里,把一块块水中的岩石掰开,寻蟹。
   你这不是钓蟹,而是在掰蟹,但掰蟹也不是你这样掰的。豺狗说。
   我挺起腰,把双手叉在腰间问,掰蟹咋掰?
   你这样是叫盲眼人掰岩头,瞎掰。豺狗伸手把鼻涕摘到流水里,掬起一捧水抹了抹鼻子说,你得先看看哪个岩头下面有“蟹搜”,没有蟹搜的岩头下面是冇蟹的。
   我一脸茫然。豺狗见了,就现身说法。他蹚到一岩石边,说,这岩头下保证有蟹。
   那是一块圆扁扁的青岩石,水下岩边一侧,有一扁扁的洞穴,洞口边堆积着一道细沙梁子。豺狗说,你看,这就是蟹搜,蟹儿就躲在蟹搜边的蟹窝里。他小心翼翼地掰开那块青岩石,果然,岩石下躲着一只溪蟹。那是一只蟹儿,它的房子被人拆了,便挪动八爪欲跑。豺狗一把将它捉住,往嘴里一扔,“咔叽咔叽”地把它生吃了。
   接下去,豺狗就到溪滩上拔了几根长长的狗尾巴花,开始钓蟹。大蟹都藏在溪里和溪坎的大岩石下。豺狗先到那些大岩石边去寻蟹搜,发现蟹搜了,他便把狗尾巴花放在蟹窝的洞口轻轻晃动。溪蟹很傻,还以为是花鳅爬到它的蟹洞里去了,便张开猩红的大钳子把狗尾巴花紧紧地钳住。豺狗将其慢慢地拖到洞外,然后伸出闪电手,将其捉入鱼篓,一钓一个准。
   来到那个小水潭时,我发现潭里的溪蟹很多,豺狗一口气就钓到六七只蟹,其中还逮到了一只二三两重的蟹王。
   我问,这潭叫啥名?
   豺狗说,冇名字。
   于是,我就给它取了一个名——蟹儿潭。
   爬上蟹儿潭陡峭的岩壁,溪边有一条透向横山的小路。小路的尽头,就是桃树垅。一幢古老的木屋,院前的田坎上长有十几株水蜜桃。桃子成熟了,红彤彤地挂在枝条上,像蟠桃园里的蟠桃般诱人。豺狗叫我潜伏在路边的芒花丛中,自个悄悄地摸了上去。他摘了一个,又摘了一个,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不料,骤然从屋角杀出了一条大黄狗。黄狗不吠,径直闷不作声地朝豺狗身上猛扑了过去。大黄狗咬住了豺狗的花裤衩,豺狗连爬带滚拚命挣扎,裤衩被黄狗叼走了,赤条条在稻田上抱头鼠蹿。
   我们逃到蟹儿潭,豺狗跳到潭里洗净一身的泥巴。末了,在岩边拔了一大把墙络藤,临时做了一件藤叶短裙,扎在腰间,然后我俩一边啃着甜蜜的桃子,嘻嘻哈哈地回家转。
  
   三
   蟹儿潭口,有一片半月形的溪滩。滩上积着沙,堆着淤泥,杂草丛生,荒着。
   我十一岁那年,父亲在溪滩的边沿,用鹅卵石砌了一堵墙,又清理了上面的岩石,挑入了很多的泥土,把它拓成了我家的扩种地。我美名其曰:半月田。
   当年,这半月田上就种满了水芋。我父亲是个种田能手,水芋长势喜人,到了六月间,紫色的芋秆就长得比我还高,碧绿的芋叶像一把把大蒲扇铺满了一田。然而好景不长,从六月初开始,老天就闹起了大旱,连续个把月不下雨。蟹儿潭的瀑布断流了,潭水浅了一大截,幸好,潭底有暗泉,没有干涸掉。
   那些日子,我隔三差五地拎着瓜瓢的小水桶,到蟹儿潭往半月田戽水挑水。因为,水芋离不开水。更重要的是,半月田里还养着几十条鲤鱼,更离不开水。
   一天傍晚,我惊喜地看到,潭边的一巨石下,出现了一个特大的蟹搜。我赶忙将此告知豺狗。第二天下午,我和豺狗如期来到蟹儿潭。蟹搜仍在,但水位又上涨了,淹在水下。我们遂先戽水,待水浅了些,豺狗开始钓蟹。这次,他作了精心的准备,特地捉了几条泥鳅,放在烈日下晒韧,然后把泥鳅夹在龙丝竹竿上用铁丝扎紧,用来钓巨蟹。
   豺狗把泥鳅伸在洞口,轻轻摇晃,未几,巨石下就爬出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大蟹,张着两只半黄半红的大钳子,一下子就钳住泥鳅。豺狗轻车熟路地把它拖到水面,又是伸出闪电手,将它捉到鱼篓里。
   我站在岸边高兴得几乎要大叫起来。
   豺狗将中指竖在鼻尖上,朝我“嘘”了一声,说,别叫,乖乖,里面还有好货。
   说罢,他又把泥鳅伸在洞口摇晃。果然,洞里又爬出了一个大家伙。我细一瞧,妈耶,居然是一只大甲鱼。它伸出长长的脖子,张开口,狠狠地咬住了泥鳅。豺狗又是慢慢地、轻轻地拖。我兴奋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但见电光石火之间,豺狗甩掉竹竿,把甲鱼翻了个身,非常干净利落地将甲鱼塞进了鱼篓里。
   黄昏时分,我和豺狗踏着夕阳,回到村子。一到路廊槛,我们就叫,我们捉到大蟹了,我们捉到大甲鱼了。美人靠上,有男男女女坐在那闲聊,他们一听,便围了过来。在诊所坐诊的紫仙医生也凑过来看热闹。他把大蟹和甲鱼分别往小秤上一挂,诧道,乖乖,大蟹四两半,甲鱼两斤一。
   紫仙医生是个“酒老龙”,他说,豺狗,把甲鱼和大蟹卖给我吧,我给你六块钱,够你买一身新衣裳的。
   豺狗把脑袋转向我,说,狗亮,卖吗?
   我说,行。紫仙医生是村子里的活菩萨,他开口,谁敢说个不字。
   第二天,我和豺狗就到供销社去。六块钱,买啥好呢?供销社的柜子上有好吃的糖果和饼干,门口的柴油桶边有村里的屠夫“曹操胡”在卖猪肉。六块钱,可以买很多很多的糖果,可以买一只大猪脚。
   我们在那里犹豫了许久,最后决定,买两件汗衫。那是两件一圈蓝、一圈白的海军衫、豺狗自己拿了一件,分给我一件。当场,我俩就换上了海军衫,往路上那么一走,别提有多威风了。
   在我的记忆里,那件海军衫,是我小时候穿过最洋气、最漂亮的名牌。
  
   四
   庄子说:“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往事如烟。那个被我戏称为“蟹儿潭”的小水潭,差点就在记忆里被多年的风雨冲刷成空白了。豺狗知道我有很深的童年情结和深深的乡愁,所以才会出了钓蟹一招。他说,要带我去寻找远去的少年时光。
   这天,秋高气爽,天气晴好。两个半老头子,沿着当年走过的路,到龙井坑钓蟹。出发之前,我非常忐忑。故乡的溪流在早些年已遭养殖业污染严重,后经大力度治理,水质从浊返清还没几年,我担心溪流里根本就见不到蟹。
   万幸的是,龙井坑的溪水仍然保特了它原有的清纯,淙淙潺潺地在淌着玉,流着碧。在清清澈澈里,我看到有许多彩鳞的石斑鱼儿在自由自在的游戏,还有许多鬼头鬼脑的小虾公。我们很快就捉到了很多的溪蟹儿。
   来到蟹儿潭,我们就不再往上爬了。风景依旧,玉瀑在飞泻,水波在荡漾。只是那坵半月田已经荒芜了,长满了草,开满了花。
   我与豺狗似乎心有灵犀,我们在潭边站了一会,便不约而同地将鱼篓里的蟹儿一只一只地投入水潭里去,让这些小生灵回归自然吧。我在心里默数了一下,一共是六十六只。很好的数字,六六大顺哦!
   溪风吹来的时候,我的心情有点激动,有点感慨,但我不想发表任何评说。
   我认为,这样很好。
   因为,我又想起了庄子的话:“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
  

共 334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散文《一个小水潭》,清丽美妙、细腻灵动的文笔,第一时间给读者眼帘里描摹出了这样一个情景:一个小水潭,泊在“哗哗哗”的飞瀑之下,用水汪汪的碧眼望着作者,仿佛在说,你还记得我吗?作者在心底说,怎么可能忘记呢?文章以第一人称的写法,淳朴自然的笔墨,打开记忆的闸门,回忆了孩童时代与小伙伴豺狗相约去钓蟹,发现了这个小水潭,并且看到潭里的溪蟹很多,豺狗一口气就钓到六七只蟹,其中还逮到了一只二三两重的蟹王。因为听豺狗说小水潭没有名字,“我”就给它取了一个名叫蟹儿潭。因此,我就拥有了它的专利权。也许,这也是我很想写写它的原因吧。文中顺其文脉,又叙述了之后与小水潭的几次交集,文情并茂的语言,勾勒出来了小水潭以及它周边的环境,惟妙惟肖的文字营造出的乡村场景,令读者心旷神怡,感染读者也喜欢上了这个小水潭。清晰的段落,唯美的描述,淳朴的感情,难忘的记忆,刻画出了活灵活现的人物形象,展示了藏在作者记忆深处的可爱的小水潭,以及和小水潭的缕缕情缘,在读者的感官上显示了令人心驰神往的美感和画面,彰显了作者丰厚的精神世界和扎实娴熟的文字写作功底。的确,小水潭很美,作者的文字更美。拜读精彩佳作,问候作者!倾情推荐文友共赏。【编辑:安平静好君】【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1013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20-10-12 14:09:08
  拜读佳作,问候岚亮老师!
   欢迎您投稿柳岸花明社团!
2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20-10-12 14:10:10
  真情实感的文字必定引人入胜。
   祝福写作快乐,生活美好!
   期待佳作连连,不断绽放柳岸。
3 楼        文友:乡音        2020-10-12 14:59:47
  岚亮老师的作品,精品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实在是佩服。学习、欣赏!
4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2 17:28:22
  承蒙安平老师抬爱,每毎为拙作雅编。编按精彩精准,多谢!辛苦了,敬茶!
5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2 17:29:17
  多谢乡音老师美评,向你学习,问好!
6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20-10-12 21:07:17
  小水潭依旧碧波清澈,映照着岚亮先生的童年。问候岚亮先生晚上好。
7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3 10:28:11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8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3 10:36:26
  谢谢刘社抬爱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