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忆】故乡的灯火(散文)

精品 【柳岸•忆】故乡的灯火(散文)


作者:山月 白丁,20.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10发表时间:2020-10-14 15:22:07
摘要:回忆故乡的灯火,重拾少年的记忆,采撷亲人之间那一缕温情。

【柳岸•忆】故乡的灯火(散文) 我在孩提的记忆里,故乡的灯火常常是天上的星星与月亮。
   夏日晴朗的夜晚,一家人聚在院子里乘凉。月亮悄悄地爬上了树梢,把银屑似的光辉撒向院子里。星星在天空一闪一闪的,跟院子里萤火虫的光交辉相映。田野里青蛙的叫声此起彼伏,蟋蟀躲在草丛里“吱吱”地应和着。父亲默默地吸着烟丝,母亲拿着一把棕榈扇不停地摇着,隔壁的表叔公躺在屋檐下的竹椅上慢条斯理地给我们讲“魏征丞相斩黄龙”的故事。
   若是天气寒冷或者雨天,一家人便聚在狭小的堂前间里。关上木格子窗户,围坐在一张方桌子边。桌上点着一盏煤油灯,油灯上升起一粒豆大的粉红色火焰。火焰轻轻地摇曳着,恰是桃花枝头上缀着一个含苞欲放的花骨朵。
   我常在油灯下写作业。作业写完了,表叔公便拿出一副旧得发黄的扑克牌摆在桌子中央,叫我们玩“四十分”。我们高兴地说:“好的。”便伸手轮流去抓扑克牌。我们兄弟姐妹一家,表叔公和父亲一家,堂前间里即刻传出“啪啪”放牌的声音。
   表叔公很在意输赢,要是玩输了便责备父亲哪一张牌不该出。要是打赢了则面带喜色,反复唠叨着自己哪一张牌出得好。父亲从不理论,只是“呵呵”地笑着。母亲则在一旁默默地纳鞋底。
   在油灯下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便是听唱词。有一天下午院子里走进一对中年夫妻,女的是瞎子,走路由她丈夫牵着。丈夫说他们是唱词的,问村里要不要“唱一夜”。母亲忙叫我去外湾问坤叔。坤叔说:“唱一夜就唱一夜吧。”叫我家里安排夫妻的食宿。
   那天晚上我家堂前间里挤满了人。由于热闹,桌子中间的油灯也似乎亮了许多。女瞎子坐在高高的凳子上“当当”地敲起了“牛筋”,带着浓重的平阳口音唱了起来。我们小孩听不懂唱什么,只记得那女的声音很好听。大人们也说唱得好,以后还要留她唱几次。由于我家是“东道主”,当时我感到非常自豪,渴望下次还在我家唱,可惜以后都被安排到别家里去了。
   我非常羡慕外湾阿娟家里有一盏闪亮的“十字灯”,十字灯点燃后套上一个高高的玻璃罩,灯光便会比原先亮好几倍。灯头的旁边还伸出一根横轴,可以调节灯光的亮度。当时整个村子里只有一盏十字灯,我们羡慕地看着十字灯,那神情极像如今的年轻人看见一辆高级宝马车的情景。
   我们村里人把煤油灯叫做“洋油灯”,可能起初煤油是外国进口的缘故吧。当时煤油凭票供应,要到十几里路外的供销社里去买。我家里的煤油时常接济不上,因而要千方百计省着点。为了省油,家里只备一盏煤油灯,每到夜里八点多的时候,母亲便说:“睡觉。”然后端起油灯往“间里”走去。我们紧跟在后面,按男女性别分别睡在父亲和母亲那一头。我们脱了衣服后,母亲便立刻吹灭油灯。
   后来兄弟姐妹长大了一些,我们便分开两个房间睡觉。我和父亲睡在楼上。上楼的时候,父亲点燃一根火篾,到了房间后把火篾插在板壁上的一个缝隙里。我躺在床上眼巴巴地看着火篾变短,火光慢慢变小,变黄,最后完全熄灭。
   火篾用毛竹做成。家里做篾的时候,做篾老司把“篾青”取走,留下的“篾黄”便是做火篾的好材料。父亲把篾黄掐成一米长许,捆成一团放进水塘里浸泡一个月左右,捞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晒。经过处理的火篾水分被完全析出,形态如老人的脊背一般弯曲起来。燃烧时不会冒烟,燃烧后留下的碳不红,掉到地上不容易发生火灾。火篾一般放在堂前间的角落里备用。
   点燃火篾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是用火柴点,须先把火篾的一端掐断,留下一个篾尖,火柴先点燃篾尖后再慢慢点燃整根火篾。若有炭火,便把火篾放在火里烤一下,等火篾带点火星的时候用火柴一点便着。
   由于没有油灯,点燃火篾又不易,比较麻烦的是半夜起床尿尿。我家没有舅舅家那样的放在床底下乌龟一般趴着的夜壶,只在门角处放着一个尿桶。尿桶用竹筒做成,约一米高。我夜里尿尿的时候须要推醒熟睡中的父亲帮忙。父亲起床搬来尿桶,我便站在床上摸索着对着竹筒尿尿。
   我也曾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位男眷在亲戚家里过夜,半夜里尿急了,由于没有灯,摸到门角里的竹筒就尿,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尿到主人家咸菜筒里去了。那位男眷尴尬得不敢在地方上呆,便跑到福建那边做篾去了。所以有经验的客人睡前必要鉴别清楚尿桶的确切位置。
   火篾灯的火苗比油灯大,不容易被风吹灭,比较适合在室外点。我家厨房里灶台的上面挂着一个铁夹子专用来夹火篾,我时常看见母亲在火篾灯下烧饭洗碗熬猪食。
   每当我们在山上劳动天黑了还没回家,家里便会派人把火篾灯送过来。要是出门回家天黑了,家里人便会送火篾灯到路上来接。我出门的时候家里人常常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家,我摸黑到了土地庙那里,看见自家堂前间的木格子窗户里漏出淡淡的白光。我大声叫起来:“妈!我回来了。”母亲立即叫姐妹给我送根火篾灯来。
   我家处在村口,我经常看到有人赶路黑了来家里点火篾灯照明。
   当年我晚上去外湾玩的时候,总是带一根火篾出去,天黑的时候点回来。要是路上风大便把火篾对折掐断两根一起点,到家的时候火篾刚好点完。风小的时候点一根,到家时还留下半截左右。
   每逢家里做场面上的事情诸如宰猪做佛事等,火篾灯不够亮,则要点燃松明灯,我们那里又称“火蓝灯”。松明取自山上老死的松树干底部或根部,木质坚硬,里面夹杂着很多松脂的成分。松明放进一个用铁丝扎成的篮子里,一头连着一根竹竿,竹竿用手举着或者固定到墙上。松明被点燃之后发出猛烈的火焰,整个场所便灯火阑珊了。
   家里做喜事一般会点上汽灯。汽灯的原理那时候我们不懂,只感到那是机械化程度很高的东西。我大姐出嫁的时候,姐夫亲属那边便提着一盏汽灯过来给我家办酒席的时候照明。汽灯挂在中堂的横梁上,发出耀眼的光芒,照得四周亮堂堂的。
   村里做木偶戏的时候,戏班便在台前挂上一盏汽灯,台上台下便一片通明。
   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村里才有了电灯,电线是从高领头水电站拉过来的。(就是如今铜铃山十二埕底下的那个被废弃的水电站)由于电站发电量很小,又要负责周围几个公社和林场的照明用电,电力便非常拮据,一天只在夜里供应三个小时。每户人家限制灯头的数量,一般是三盏。灯泡的功率不能超过二十五瓦。电费按灯头结算,每月一个灯头五毛钱,一个月收一次。由于电压低,电灯的光暗淡无力,像奄奄一息的火苗,放电影的时候常常拉不动电影机。到了干旱季节电厂便发不出电来,村里人只好重新点上煤油灯和火篾灯。
   后来乡里也造了一个水电站,村里的电线便从山底那边的悬崖上“飞了”过来,电力供应才渐渐稳定下来。后来周围水电站越造越多,互相并网,村里的电力便彻底得到改善。不仅全天供电,还拉了“三线电”,可以碾米和开动其他机器。
   二十一世纪初,村里人扶贫迁村去了外地。如今村里许多房子都塌了,为了安全起见,电业部门只好拉下村里的电闸。此后我便再也没有看到故乡的灯火了。
  

共 267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散文用细腻的笔墨,以第一人称的写法,讲述了“我”的家乡灯火故事。小时候,家的照明用的是煤油灯,那时候,我们经常在等下听父亲讲故事,我经常在油灯下写作业,写完作业,又和表叔公一起玩扑克牌,母亲则默默地在一旁纳鞋底。油灯下,我们还留宿一对落难的夫妻,女人是个盲人,在丈夫的牵手下,来到我们家,善良的家人收留了他们,那一夜,我们家挤满了人,家里也在她的曲子中热闹了一番。当时的村里人点燃的灯还有阿娟家的“十字灯”,灯光明亮,还能调节光度,在我们年轻人眼里属于高档的灯。煤油灯也叫“洋油灯”,当时煤油凭票供应,要到十几里路外的供销社里去买。为了省油,家里只备一盏煤油灯,两个屋子用着一个灯,很早就睡觉了。后来,我们兄妹分开屋子睡觉,父亲用火篾点燃照明。火篾不易点燃,半夜起来尿尿都成问题,我也曾听有一位男眷在亲戚家里过夜,半夜里尿急了,由于没有灯,把尿到主人家咸菜筒里去了。火篾灯的火苗比油灯大,不容易被风吹灭,比较适合在室外点。我们家就经常用它来照明。我们劳动回来晚了,母亲也很会给我们送根火篾灯来。那时,家里做场面上的事情诸如宰猪做佛事等,火篾灯不够亮,我们称“火蓝灯”,松明被点燃后发出猛烈的火焰,把整个场所照得亮堂堂;姐姐出嫁的时和村里做木偶戏的时候,都是用的汽油灯,照得四周灯火通明。随着时代的发展,村里渐渐有了电灯,但那时由于电压低,村里人依然还有用煤油灯和火篾灯。后来村里造了水电站,村里的照明问题彻底得到解决。可如今村里许多房子都塌了,为了安全起见,电业部门只好拉下村里的电闸。散文通过回忆家乡的灯火故事,描述出在过去的年代,在没有电力事业发展的时代,由于贫穷给家乡人带来的苦难日子,也更加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散文情感丰富,感怀岁月,回忆往昔,记录时代轨迹,给人回忆,很有正能量,给人向上的力量!好文,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1015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4 15:26:10
  问候作者,写作快乐,中秋快乐!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2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4 15:28:25
  故乡的灯火,无论经历多少年,无论身在何方,回忆起来,总有温馨在心头!为佳作点赞!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3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4 15:28:51
  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4 楼        文友:山月        2020-10-14 15:36:49
  谢谢刘老师的鼓励!
5 楼        文友:老百        2020-10-14 15:37:28
  佳作欣赏,欢迎山月,为方便联系,请加入柳岸花明社团QQ858852421
柳岸花明社团欢迎各位文友 联系群QQ:858852421
6 楼        文友:乡音        2020-10-14 16:53:01
  回忆过去,更应该珍惜现在。
7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20-10-14 17:24:24
  不得不佩服作者的记忆。回忆中的细节真是清晰如昨天。欣赏作者精彩散文
8 楼        文友:山月        2020-10-15 08:29:07
  谢诸君,回忆也是一种美丽!
9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5 11:46:25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10 楼        文友:山月        2020-10-16 07:38:54
  非常感谢!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