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柳岸•忆】鸳鸯茶(小说)

精品 【柳岸•忆】鸳鸯茶(小说)


作者:寒塘瘦石 秀才,2670.9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77发表时间:2020-10-16 09:07:21
摘要:这里讲了一个看似离奇的故事,但生活中不乏其人。牧雨秋和欧筱琬经过了一番磨难,终于击败了狼心狗肺的寇世平,夺得了茶王的桂冠。

灯光璀璨的舞台上,貌美如花的青年女魔术师欧筱琬,将一双纤纤玉手,出奇地隔着玻璃伸进了玻璃罩中,点燃了里面的蜡烛。接着,欧筱琬作法,燃烧的火苗脱离蜡烛飞出了玻璃罩。欧筱琬用双手托起火苗,那火苗骤然变成了一只鸟。鸟儿振动翅膀,带着欧筱琬飞了起来。在舞台的高空,飞鸟展翅在舞台上空盘旋一周,陡然消失了。而那团火苗,却依然在欧筱琬的手里燃烧着。随之,欧筱琬缓缓地飘落下来。
   舞台下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此时,舞台上的玻璃罩换成了玻璃缸,里面盛满了水。欧筱琬被戴上手铐脚镣,捧着火苗沉入水中。只见她将火苗与蜡烛相接,越烧越旺。然而在她表演水中逃生的时候,非但手铐脚镣打不开,就连玻璃缸的盖子也被封死了。眼看着欧筱琬慢慢地沉入了水底,她体内的氧气已然全部耗尽,完全昏迷了。
   猛然间,一个人影蹿上舞台,接着一声巨响,玻璃缸破碎了,欧筱琬被大水冲出了舞台。这一切来得那么突兀,满场的观众个个目瞪口呆,都为欧筱琬捏着一把汗。然而,谁也没有察觉到在靠近舞台的阴暗角落里,一个男人的嘴角正露出一丝难以名状的冷笑。
   这场突如其来的演出事故,使欧筱琬变成了植物人。她无知无觉地躺在病床上,如同熟睡一般。守在她身边的人,只有她的崇拜者牧雨秋。当时,若不是牧雨秋冲上舞台砸破了玻璃缸,欧筱琬的心脏早就停止跳动了。
   欧筱琬的丈夫寇世平,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大茶商,用腰缠万贯形容他的财势,一点也不算夸张。他平时出手阔绰,无论走到哪里,总是美女相伴、香车随行。尤其是娶了貌似天仙的太太欧筱琬,更是踌躇满志,得意忘形。他常常自我标榜,不论是事业还是女人,都是一个极其成功的男人。然而再大的家业,也架不住花天酒地、穷奢极欲。没过多久,偌大的茶庄便面临着财务危机。假如不尽快解决一大笔周转资金,他的茶庄就要破产了。于是,寇世平使了一条毒计,为欧筱琬买了两股大额度的人身保险。倘若欧筱琬意外身亡,将获取很大的一笔赔偿金。
   舞台上,欧筱琬虽然发生了极其严重的演出事故,却由于牧雨秋的见义勇为,她没有命归西天。因此,寇世平拿到的赔偿金,也就大大的打了折扣。而变成植物人的欧筱琬,日后也需要一笔相当数目的护理费用。这对寇世平来说,是不能接受的。他便以“妻子成为植物人,已无行为能力和思想感情,不能尽夫妻义务”为由,向法院提出与欧筱琬解除婚约。但是,法院没有支持寇世平的诉求。理由很简单,必须妥善安排好欧筱琬的护理和抚养事宜。
   气急败坏的寇世平,把满腹的怨恨,一古脑扣到了牧雨秋的头上。若不是他砸了玻璃缸,欧筱琬也就一命呜呼了。自己拿到的赔偿金,足以渡过难关。现在可倒好,偷鸡不成蚀把米,蛮好的如意算盘,全都落空了。寇世平把他牧雨秋恨得咬牙切齿,连杀他的心都有。
   细说起来,牧雨秋不但是寇世平的商业对手,而且当年还是他的情敌。欧筱琬是一个很有观众缘的魔术师,拥有众多的粉丝,牧雨秋就是其中的忠实追求者。或许是因为月下老人打了一个盹儿,把红绳系错了对象。当牧雨秋得知欧筱琬嫁给了寇世平,犹如五雷轰顶,痛不欲生。
   牧雨秋太了解寇世平了,那是一个毫无廉耻的小人。在貌似华美的外表之下,窝藏着一颗比蛇蝎还毒的心。为了自身的利益,任什么卑劣的手段都使得出来,甚至连一奶同胞的亲兄弟,他都敢去坑害。如同圣湖一样纯洁的欧筱琬,哪里是他的对手。此刻,牧雨秋默默地凝视着无知无觉的欧筱琬,真如乱箭穿心一般。
   “牧老板,这些日子辛苦你啦!”
   牧雨秋一听那阴阳怪气的语调,就知道是寇世平,便头也不回地说:“自欧筱琬躺在这间病房里,你总算是露面啦!”
   寇世平斜乜着牧雨秋说:“请问牧老板,你是以何等身份,质问欧筱琬的法定丈夫呢?”
   牧雨秋说道:“既然你知道自己是欧筱琬的丈夫,就应该恪守做丈夫的责任和义务。而却置她的死活而不顾,竟然忙着四处拉关系,企图胁迫法院支持你的离婚述求。”
   寇世平哈哈一笑:“我的狼子野心没有得逞,四处碰壁了,这你想必也已经知道啦!不过,你不想问问我,打算怎样处置我的太太吗?”
   牧雨秋警惕地注视着寇世平,说:“我洗耳恭听!”
   “好,我就说给你这个不相干的人听!”寇世平在病床前踱来踱去,说,“欧筱琬虽然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姿,但如今卧在床上,只比死人多了一口气儿。既然法院不准许我跟她离婚,那我就只好把她送到乡下,找个认钱不认人的村妇,每天好歹喂上几口汤水,苟延残喘地活到几时算几时。嘿,你瞪什么眼!”
   牧雨秋气愤填膺地骂道:“你还是个人吗?”
   寇世平说:“你怎么骂起来啦?”
   牧雨秋一捋袖子说:“我还想揍你呐!”
   寇世平禁不住吓得倒退了两步,说:“牧雨秋!你别乱来啊!我怎么处置自己的老婆,关你什么事儿?你要是看不下去,你拉回家去养活好啦!”
   牧雨秋愤怒地说:“你这是想推卸责任呀!”
   寇世平油腔滑调地说:“我为什么要侍候一个不能尽妻子义务的女人?”
   牧雨秋问:“你真的想要我把她拉走?”
   寇世平说:“一口唾沫一个钉!”
   “好吧!”牧雨秋恨恨地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寇世平可不要反悔!”
   寇世平嬉皮笑脸地说:“真没想到,给个棒槌就当真!就算我答应了你,又怎么样呢?你把别人的老婆拉到你家里养着,就不怕街坊四邻戳你的后脊梁骨?”
   牧雨秋一下子怔住了。
   寇世平用手指蹭了一下鼻子,说:“你要是真想把她拉走,也不是不可以通融。你看这样好不好,我跟欧筱琬一别两宽之后,你把欧筱琬娶走。从此我和她便是天涯陌路,后会无期。”
   牧雨秋冷笑着说:“就这么简单?这可不是你寇世平为人处世的风格。”
   “当然不是!”寇世平嘿嘿地笑了起来,“你最了解我了,赔本的买卖我是不干的。你也不想一想,我的老婆,叫你拉走养着,这不是在往自己的脑袋上扣绿帽子嘛!”
   牧雨秋问:“若以你的意思呢?”
   寇世平说:“如果我跟欧筱琬解除了婚约,无论你把她拉到哪去,全都名正言顺。不过,你不能毫无表示,就轻易弄走一位绝代佳人。”
   “寇世平,我真恨不得抽你的耳光!”牧雨秋气愤地说道,“你把话说明白了吧,你要多少钱才放过欧筱琬?”
   “十万!”
   “你可真敢狮子大开口啊!”
   “你是说,她不值这个价钱?”
   “我是说,你太恬不知耻啦!”
   “是,我就是恬不知耻了,你又能怎么样?”寇世平涎着脸皮说,“就是家里养的一条狗,你也不能空着手把牠牵走。何况……”
   冦世平的话未说完,牧雨秋上去就狠狠地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寇世平的脸颊上,顿时泛起了五个红红的手指印。
   “寇世平,我打你了,横是你不敢轰我走吧?”牧雨秋蔑视地说道,“因为你知道,我不会吝啬那十万块钱。你更知道,我不可能让你把欧筱琬抛到乡下,叫她自生自灭。”
   寇世平皮笑肉不笑地说:“没错儿,牧老板!咱们这是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你刚才已经说过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掏十万块钱,我去摆平法院,欧筱琬归你啦!”
   说完,寇世平逃也似的走了。他不是耽心牧雨秋翻悔,而是怕再挨耳光。这时候,静下心来的牧雨秋,望着沉睡也似的欧筱琬,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对于法院来说,植物人欧筱琬既然有了妥善的安排,而且又调查出,她与牧雨秋曾经是一对恋人,所以也就判决寇世平准予离婚。私下里,寇世平稳稳当当地拿到了十万块钱,美得屁颠屁颠的。
   牧雨秋带着毫无知觉的欧筱琬,回了自己的家乡——茶山。他不但精心地护理着睡美人,而且还到处求医。也不知用过多少民间秘方给欧筱琬治疗,但是均无效果。他看到电视节目里,有以谈话、唱歌、按摩之法,使植物人康复的例子,便如法炮制。然而两年过去了,欧筱琬依然沉睡不醒。
   牧雨秋并没有气绥,每天仍然坚持对病人勤观察、勤翻身、勤按摩、勤擦洗、勤整理、勤更换,几乎是昼夜不分。因此,欧筱琬保养的非常好,甚至连褥疮都没有患过。茶乡一传十、十传百,都夸牧雨秋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但也有人背后讥讽说:“这家伙中邪了,守着一个木头人,还挺上劲!”
   牧雨秋为了照顾欧筱琬,自然荒疏了生意。然而,这正是寇世平所希望看到的状况,既摆脱了债务,又换了新欢,还拖住了生意对手牧雨秋。
   一天夜里,风雨交加,雷动山摇,欧筱琬出奇地惊醒了。然而,在她的眼前是一个昏暗的世界,一时弄不清自己身在何处。她静静地躺在那里,迷茫地听着风声、听着雨声、听着雷声。这时候,一曲《平沙落雁》的古琴曲,悠然传来。舒缓的旋律隽永清新,委婉流畅。霎那间,没有了风声、没有了雨声、也没有了雷声。她仿佛置身在暮色中,望见一行大雁从远方飞来,掠过烟波浩淼的秋湖空际,回环顾盼,飞鸣相应,敛翅降落在静谧的白沙滩上。
   欧筱琬十分熟悉《平沙落雁》,此曲借抒发鸿鹄之远志,写逸士之心胸。这是牧雨秋特别喜欢的一首古琴曲。记得很久很久以前,牧雨秋经常为她演奏《平沙落雁》。如今听起来,既感到温馨亲切,又感到凄凉酸楚。
   骤然间,一道银灰色的闪电划破了黑暗,欧筱琬朦胧地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震耳欲聋的一声霹雳,使她禁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她蓦然感到一种恐惧袭上心头,便挣扎着起身下床,却一下子滚落在地上。她这才发觉,自己的下肢竟然毫无知觉了。
   在电闪雷鸣中,欧筱琬吃力地爬到门口,奋力推开了房门。她看见厅堂里,一个男人正在弹奏古琴。案头上的香炉里,冒着袅袅的青烟。尽管那个背影很熟悉,她却想不起那个人是谁。
   门的响动声,惊动了那个男人,他蓦然回首,看见欧筱琬卧在房间的门口,惊愕地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呆住了,就那么直不楞登地凝视着欧筱琬,直到听见欧筱琬发出呻吟声,他才疯狂地扑了过去。
   “筱琬!筱琬!欧筱琬!你真的醒过来了吗?”
   牧雨秋的眼泪止不住地夺眶而出,他一把托起了欧筱琬,将她抱到了床上。
   此时,欧筱琬默默地凝视着牧雨秋,眼前不禁浮现出当年灯光灿烂的舞台。她似乎重又感受到表演水中逃生的时候,由于手铐脚镣打不开,玻璃缸的盖子又被封死,体内的氧气已然全部耗尽了。蓦然间,她看见靠近舞台的阴暗角落里,自己的丈夫正露出难以名状的冷笑。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被丈夫算计了。就在自己即将昏迷的刹那间,观众席中一个人突然跃起,奋不顾身地冲上了舞台。那时节,她只记得那是一张熟悉的面孔。然而此刻,那张熟悉的面孔,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的眼睛被一股湿气蒙住了,两颗硕大的泪珠顺着面颊滚落下来。
   欧筱琬的苏醒,让牧雨秋欣喜若狂,于是更加细心地看护着欧筱琬。牧雨秋带着欧筱琬看了一家又一家的医院,多么想治好欧筱琬的下身瘫痪。可是经过检查,医生们几乎异口同声,欧筱琬的下肢并无大碍,除了肌肉有些萎缩,其它生理指标均属正常。他们也闹不明白,为何欧筱琬就是站不起来。然而,牧雨秋却没有放弃,一如既往地每天给欧筱琬做腿部按摩。
   沉睡了两年的欧筱琬突然醒来,简直是个奇迹,很快就传遍了茶山,也传到了城里。万没有想到,一些债主纷纷找上门来。当初,欧筱琬为了帮助丈夫做生意,以她的名义所借的债款,寇世平推得一干二净。眼见得欧筱琬不堪其扰,牧雨秋主动地承担起了这些债务。他将茶庄仅剩下的资金,又变卖了不少东西,拿来替欧筱琬还债。这样一来,本来就入不敷出的茶庄,濒临倒闭了。
   “雨秋,你不觉得自己很傻吗?”欧筱琬眼看着牧雨秋的茶庄因她而败落下来,心里不禁暗暗着急,“我曾经伤害过你的感情,你却不计前嫌,依然如初地爱护着我。为了替我还债,你掏空了家底儿。可这笔债,本不应该算在我的头上呀!”
   “寇世平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是不知道。”
   “正因为他是个无赖,才不能让他白占便宜!”
   “是,对于寇世平那种不知廉耻的人,是应该针锋相对。”牧雨秋平静地说道,“可是你想过没有,我们要付出多少时间和精力,跟他在法庭上周旋。而那些个债主,难保不是受了寇世平的煽惑,才寻上门来闹着讨债的。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我们不能为了那桩打不清的官司,再拖垮了自己。筱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散去的钱,我们还能挣回来。”
   “我们?”
   “是的,你和我!筱琬,嫁给我吧!”
   “天呐!”欧筱琬禁不住叫了起来,“你还嫌我不够麻烦的吗?让我拖累你一辈子,这怎么可以呀!”
   “今生今世,我非你不娶!”
   “你……你是不是吃了迷魂散啦?”
   “也许是吧!”牧雨秋笑了笑,“自从与你相识的那一天,我就被丘比特的神箭射中了。谁又能想得到,那箭头上抹了迷魂散呢!”

共 1072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貌美如花的青年女魔术师欧筱琬在表演的时候,被丈夫寇世平欧算计了,发生了极其严重的演出事故,却由于牧雨秋就是其中的忠实追求者、茶商牧雨秋的见义勇为,她没有命归西天。因此,寇世平拿到的赔偿金,也就大大的打了折,而欧筱琬变成植物人。寇世平便以“妻子成为植物人,已无行为能力和思想感情,不能尽夫妻义务”为由,向法院提出与欧筱琬解除婚约。但是,法院没有支持寇世平的诉求。理由很简单,必须妥善安排好欧筱琬的护理和抚养事宜。寇世平把他牧雨秋恨得咬牙切齿,连杀他的心都有。私下里,寇世平威胁牧雨秋拿到了十万块钱,法院也判决寇世平准予离婚。牧雨秋并没有气绥,每天仍然坚持对欧筱琬勤观察、勤翻身、勤按摩、勤擦洗、勤整理、勤更换,欧筱琬在他的精心照顾下,终于醒了,渐渐地也恢复了健康。欧筱琬和牧雨秋以极简单的形式,步入了婚姻殿堂。在牧雨秋的点拨下,欧筱琬茶艺越发精湛了。她从茶道中,进而感悟了人生的真谛。经过苦思冥想,她又将魔术揉入了茶艺之中,为牧雨秋引来了众多客户。最后,牧雨秋和欧筱琬经过了一番磨难,终于击败了狼心狗肺的寇世平,夺得了茶王的桂冠。小说人物刻画淋漓尽致,情节起伏跌宕,引人入胜,堪称一篇精品佳作。推荐共赏。【编辑:钟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1017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钟远        2020-10-16 09:09:05
  问好作者,欣赏佳作了。
天才,无非是长久的忍耐!努力吧!
2 楼        文友:寒塘瘦石        2020-10-16 09:34:30
  谢谢编辑老师的编者按
3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6 09:50:05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回复3 楼        文友:寒塘瘦石        2020-10-16 12:01:28
  谢谢刘社老师
4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20-10-16 17:09:24
  寒塘瘦石的小说太精彩,看完第一页寒梅眼睛就开始流泪,可流着泪依然看完这起伏跌宕的故事。邪恶终究会败给正义。不过人呀一定要有双慧眼识别人,不然有苦头要吃。
回复4 楼        文友:寒塘瘦石        2020-10-16 17:42:47
  谢谢寒梅老师对拙作的关注。
   一定要保护好眼睛。眼睛经常流泪,会不会是泪囊炎或结膜炎,亦或泪道堵塞、泪点外翻。必须要看眼科医生进行全面检查,找出最终的原因,及时治疗。
5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20-10-17 05:30:37
  点赞精彩小说,人物塑造极其丰满,有血有肉,很吸引人。故事情节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出人意料,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问候瘦石老师!感佩您的创作精神!祝福写作快乐,丰收满满!
回复5 楼        文友:寒塘瘦石        2020-10-17 09:49:37
  谢谢安平老师的精彩点评,一定更加努力创作。
6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10-17 20:39:04
  喜欢瘦石老师的小说,是典型的动作片,我对当下的电视剧里的二人对话就是一集实在无语。瘦石老师的小说,别开生面,好。
回复6 楼        文友:寒塘瘦石        2020-10-18 09:30:50
  谢谢怀才老师的点评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