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微型小说 >> 【看点】网 恋(微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网 恋(微小说)


作者:沙金 秀才,1834.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9发表时间:2020-10-17 17:23:00
摘要:根据真实事件改写


   常凯是教书的,还是镇小学的教导主任呢,他芳龄已近五十,而且还不用剃度就早早地谢了顶,因他天生笑相,又吃得肥头大耳,要不是脑壳周边还有些毛发,穿件僧衣,就能是个笑和尚。常凯和同在一个学校教书的夫人,育有一儿一女,也都长大了,要不是那二年超生了一个,常凯就不是主任,早就是校长了,没准还当上了大区教育办公室主任了,也就是俗称的大校长,也未可知。
   不知是真是假,反正人们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或者说,夫妻久了,会产生审美疲劳。
   这个常凯啊,他这把年纪了,还别说他这个主任是挂着名不需要干多少事的老资格领导,就算他只是教师,知识难免老化,主要课程都是排给中青年教师的,他也只会上几节豆芽儿科闲课了,又不能干脆离开学校去玩,在学校里成天闲得心痒痒的。
   自从只挂名没多少事情干开始,常凯就成天在电脑上上网。但常凯痛恨电子游戏,他认为那是害人子弟的,有了微信后,他又嫌智能手机操作麻烦,来了电话,声音又太小,于是没事就钻进寝室,在电脑上玩QQ。
   一来二去,时间久了,他先后接受了好些女Q友加他好友闲聊,渐渐的摸到了门路,也常按条件查找,加女Q友,没想到,聊来聊去,就聊些没法在人面前说的内容了,还被他夫人抓了一次现行,并对他提出了严正警告。从那以后,他和女Q友聊天,就跟做贼似的,对他夫人是严加防范。
   常凯和女Q友聊上瘾了,就把他最早的Q名“育英”改成了“翻墙”,其含义,估计他的那些女聊友一看就心知肚明了。
   银宝珍是个地道农民,三十岁前后在广东打过多年工,她天生丽质,找工作却老碰壁,打工期间换了好多次工作,每每总是找的最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她虽然心有不甘,但觉着到底还是比在家里种地强上天了。
   然而好景不长,银宝珍刚翻过四十岁坎儿那年,她在老家帮小包工头给私人建房的老公,一次因搬砖太多,把脚手架压断了,从二楼高的外墙摔下来,既摔断了小腿也摔断了腰椎骨,虽说小包工头倾家荡产还拉一大屁股债,给她老公医好了伤,还赔了二十万元钱,但她老公却残废了,废了一条腿,勉强也就能拄个拐行走几步,可断了腰毕竟是大伤,坐都不能坐,大部分时间只能躺在床上,拉撒都非常艰难,出了这样的事,银宝珍就只能回老家来,照顾老公和孩子。
   银宝珍四十五六岁时,她的孩子读大学去了,她觉得男人的赔偿钱还在,不愁钱用,就不想种那么多地了,只把离屋近的那块地种成菜,多少种点儿蔬菜,养了几只鸡吃蛋,把稍远点儿的四五亩地荒着长草了,自然,她也成天没事干。
   刚闲下来时,银宝珍也去搓过麻将,打过牌,但一连输了多次,虽然打得很小,但前后输了三百多元呢,这钱要是买成猪肉,那要吃很久呢!她不敢打牌了,不打牌就没事干了,就只在智能手机上上起了网,既玩微信,也玩QQ,还特意取了个叫“出墙”的Q名,因为她好几年没沾过男人了呢,潜意识里就盼着能红杏出墙,她留意在QQ上专门按条件查找,加男Q友聊天,她想着,多加几个,总能遇到一个能聊对眼的,也是一聊就上了瘾。
   时间长了,她感觉玩微信说话有声音,隐蔽性差了点,于是就把微信搁置起来单单玩QQ,并且关掉了声音。因为她男人身体不能动,耳朵却尖着呢,聊这些见不得人的肉麻话,哪可能让男人听见呢?
   今年开春后,常凯的QQ上加进来一个叫“出墙”的女Q友,说是查条件加他的,一看叫“出墙”,常凯就忙不及点击同意了,结果,“翻墙”与“出墙”两个人第一次就聊得水乳交融了。
   不过,聊QQ的,大都不问对方姓名,只会看看资料和空间,聊多久都不会知道对方真正姓甚名谁,是何方神圣。
   “翻墙”和“出墙”聊到一个月左右时,都忍不主要想见对方了,这才问对方是哪儿人,这一问,双方都大喜过望——原来都在飘渺县啊!一个县?这多方便啊!
   于是,两人约好,这个星期六上午,在县城马背山公园见面,就在马超的塑像下面,不见不散。
   银宝珍简直比打了鸡血针还兴奋、积极,星期六这天,她一大早起床,把饭弄给男人吃了,再给男人照顾好拉撒,就换上了她在外打工添置的最时髦的衣服,认真梳洗打扮一番,更特地抹了不少香香,早早地就跑到公路上去等侯进城的早班车,不到上午九点,人就站在了县城边上马背山公园马超的塑像下面了,开始眼巴巴地等侯一个自称Q名叫“翻墙”的网恋帅哥前来约会,心里甚至想着,今天的开房费,可不能让帅哥掏呢!
   常凯是开车进城,他倒不急,不过也不敢急,因为他给她夫人说的是,要去城里县教研室去一下,事情很重要,所以周六都不能休息,要他上午必须赶到。既然是上午赶到了就行,开车就算慢点儿,也就一个小时路程,去那么早干啥?
   等常凯来到马背山公园时,都快十一点了,常凯忙着找地点停好车,快步朝马超塑像而去。
   然而,常凯还没走拢,老远看见一个人,心里直叫苦:我好不容易来这里约会网上情人,你早不进城晚不进城,而且也跑到公园雕像跟前来了,这不是坏我的好事吗?今天这事儿,要是被你瞧见了,传回去了,那还得了?
   常凯正在懊恼,站在雕像下都等得喉咙冒烟的银宝珍,心里也在叫苦:唉呀呀,该来的人不来,不该来的人倒来了,真倒霉!万一今天的事儿传回去了,那咋个得了啊?得赶紧把这人打发开去!于是,赶忙往前跑几步,装笑叫道:“他大叔,你今天怎么也进城了,你来逛公园吗?”
   原来,这个银宝珍,是常凯老家同生产队里的人,按常家班辈,还是他侄儿媳妇儿呢,常凯在常家辈分高,银宝珍的男人虽然比常凯小不了几岁,却该叫常凯叔父。
   常凯也装笑回答道:“原来是你呀,你今天怎么也来了嘛?你进了城,咋个不去城里逛呢?这公园里有啥耍头啊?”
   常凯虽然在装笑,心里却非常反感,不仅这个侄儿媳妇搅了他的好事,而且,他一看见这个侄儿媳妇,心里就非常不适——窄额头,高颧骨,瘦脸还黑,这也就算了,还长着一口上下嘴唇总包不住的发黄大暴牙!常凯平常回趟老家,要是老远看到这个侄儿媳妇了,都要避远点儿!
   两人又说了几句面子上的话,话里都有劝对方早点走开的意思,但常凯到底脑子灵,猛然意识到什么,问:“你总想让我快走开,你是要在这里等哪个吗?”
   银宝珍听了,心想不如明说了,你好早点儿走开,就心里一横,说:“不瞒你说,我今天来这儿,是等一个网友。要是他来了,你在这里,可不方便呢,拜托他大叔你快进城去吧!”
   常凯见估计准了,心里更是“格登”了一下,说:“不巧得很,我今天也约了网友在这里见面,那就……嗯,喂,你约的网友是啥网名?”
   银宝珍本不想说的,但为了“他大叔”到那头去等人,把这里留给自己,就说:“我那网友,他叫‘翻墙’。”
   常凯一听,心里咕咚一声,言不由己地说:“我那网友,网名叫‘出墙’。”话刚说完,嘴就闭不拢去了!
   “出墙?啊?我就是‘出墙’!”银宝珍一听,顿觉跌进了无底洞,心里也在惊呼:“天哪,糟了!糟大了啊!”
  

共 267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真是叫人哑然失笑的一篇小说。小说中的常凯因为工作轻松玩起了QQ,还为自己起了个别出心裁的网名“翻墙”,一发不可收拾地玩起了网恋。与此同时,一位名叫“出墙”的网友入了他的法眼,两个人在网上谈着谈着擦出了情的火花,彼此约定星期六在县城马背山公园一个特定的位置相见,谁想,这一见巧了,原来……小说构思很妙,结尾出人意料。欣赏荐读。【编辑:兰花悠悠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20-10-17 17:25:15
  一篇很有意趣的讽刺小说。感谢老师赐稿看点。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沙金        2020-10-17 17:54:42
  谢谢兰花悠悠香老师,这么及时就编发了!
2 楼        文友:冰泉        2020-10-18 20:26:07
  佳作已申报江山精品。
以文会友,与诗同行;让生命之花,盛开在文字的海洋!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